「大帥,你別浪費口舌跟這幫毛孩子解釋了,趕緊安排吧!我知道有你在,我們肯定能順利奪回落河古都的!那裡面還有不少仙界百姓都沒逃出來呢!他們如今在都城裡呢!我……哎!」

幾大世家子弟一聽,心理都有點不是滋味!這廉將軍也太目中無人了,根本就沒把我們這些世家子弟放在眼裡啊!好歹我們可是不遠萬里,好心趕來救你們的啊!

不過畢竟是身經百戰的名將廉老將軍,就算被他看不起,甚至被叫毛孩子,眾子弟一時間也無力反駁什麼,只能在心中暗自不滿。

尤其是廉榮因為魔族圍城,就連楚河會來落河的消息都不知道!更別提楚河如今的境況早已大不如前了!眾弟子雖然之前佩服楚河,但是那也是面上的,實際上此行至今,誰都沒在他手上看到任何結果,眾人心中難免還各自打著小算盤!

這老將軍眼下如此盲目的相信楚河,莫不是人老了,心也偏執了?

「廉將軍,您先別著急,師兄自然是有辦法的!這些世家子弟,此次前來也是為了保護仙界的安定!只是他們沒有經歷過戰爭,難免缺少經驗!師兄也是為了讓他們更了解情況,才會與他們解釋的!您老不用擔心,有師兄在,我們很快就會奪回落河古城的!」

別人或許不清楚,可蕭慕雲倒是明白廉榮擔心的是什麼!

落河其實還不算是最靠近邊界的都城,裡面的仙界百姓和經常受到魔族滋擾的邊界居民不一樣,沒有那麼高的心理承受能力,又是第一次被魔族攻破城防,此刻裡面不定慌亂成什麼樣子!

但是她更明白楚河的用意,原本他在這裡放慢腳步就是為了磨練這些身居內陸的世家子弟。如今林海的鍛煉還未結束,他是擔心這些世家子弟搞不清楚狀況,到時候一向無組織無紀律的世家子弟不服從他的指揮,最後平白丟掉性命不說,還會在如此重要的戰機中起到反作用!

到那時,可就得不償失了! 之前廉榮的心思一直都在與楚河彙報戰局和擔心落河城內的百姓身上,這個幫自己處理傷口的姑娘當時他只是隨口道了謝,卻並也沒怎麼細看!

此刻聽她出聲好言相勸,又稱楚河為師兄,這才細細打量了起來。

這一看,還真讓他認了出來!這就不是仙尊之前在林海撿的那個小徒弟嗎!

「你!難道是…小雲兒?」

隨著廉榮顫抖著聲音,眾人不由的都看向了蕭慕雲,不少人之前都沒特意瞧她,這一眼望去,卻不由的被她的容貌氣質所折服!這不是楚河仙上那個天人之姿的師妹——慕雲仙子嗎?她剛才一直忙著幫眾將士治療,除了林皓,大家進來后反而沒注意到她!

說起這小丫頭,就算別人不知道她,那白羽十衛和赤羽營里的將帥可是沒有不知道的!

畢竟她小時候仙尊可沒少帶她到處「溜達」,甭管什麼仙界閑人免進的要塞重地,還是魔族那邊風景獨特的「名勝」,只要她想去,那都是仙尊親自抱著進的!又有哪個不長眼的敢攔著?

十幾年過去了,她也都長這麼大了!而且這次竟然不顧危險跟著楚帥來了前線,想來也是為了給仙尊報仇吧!想到這,廉榮心裡反而冷靜了下來!

「沒想到你都長這麼大了!……你說的對,是老夫一時心急了!大帥,諸位,老夫之前擔心城內百姓,一時言語無狀,失禮之處還望諸位莫要怪罪!」

廉榮身經百戰,早先心中焦急失了冷靜,此刻平靜下來,自然明白蕭慕雲的用意!

他早已人老成精,知道之前的「失言」,可能已經得罪了眾世家子弟,如今的情況,即便是楚河,想要逆轉現狀,那也只能靠著這幫娃娃軍!想到此,他便趕緊向大家一拱手!

世家子弟們見廉將軍如此,便也不好再生出齟齬,是以都一一拱手回禮!這麼一鬧,各家代表看向蕭慕雲的眼神,也多了些探究,原本以為只是楚帥的貼身藥師,如今看來,這慕雲仙子對局勢的參透,也未必就在楚帥之下。偏她還低調細膩、冷靜隱忍、而且善於洞察人心!

楚河見大家都回了禮,便也順勢拍了拍廉榮的肩膀,示意他不必過於憂心!接著再不做停頓,開始了極其詳盡的部署!

……

一個時辰后,林皓已經帶著一隊林家好手,悄悄出現在落河的北城門附近的林海邊緣。

「怎麼樣?」林皓壓低聲音問身後的林子坤。

「少主,果然如楚河仙上所料!魔族的大部隊已經派出去追捕四散奔逃的仙門將士,留守城內的主力雖然魔力都不可小覷,但是人數上絕對是我們這邊佔優!」子坤手上拿著一塊廉榮給的落河主城布局子母圖的子圖,根據身旁深雪提供的信息一個個安插標註點。他每安插一個點,楚河那邊的母圖就會對應出現一個標識,這樣他們後續的行動就會更加自如!

「師伯果然了解魔族,這位魔族的魔帥怕是做夢也想不到,我們會在此時殺個回馬槍!吩咐下去,按楚帥的計劃行動,此戰能否反轉獲勝,關鍵就在我們身上了!」

「是,少主!」子坤低聲應道,手上標註的速度也越發加快!深雪則在一旁,用自己附在雀落身上的神識,一邊四處查看,一邊跟子坤彙報敵情。

「少主,屬下覺得此行您不該親往,讓我們幾個去就好!您畢竟是林家唯一的繼承人,再說,楚帥幹嘛不派李家二公子來呀!明明他那種武力強攻效果應該更合適吧……」這時隊里的一名隊員,突然有些憤憤不平的說道。

原來,楚河的厲害各大世家領頭人、核心人物都早是紛紛試過了的!可他們各家此次派出的手下人數眾多,這些人對於楚河還十分的陌生與不信任,所以這少年見他安排自家少主來當這麼危險的特遣先鋒,一時不忿便沒忍住!

「楚帥安排我們,自然是因為我們是最合適的人選!哪有你多嘴的份?」子坤眼中閃過一絲厲色,低聲喝止了他繼續往下說!那人被子坤鋒利的視線掃了一眼,渾身一個機靈,身子不由的往後縮了縮,可眼中心中都還顯示出他的不服氣。

「此行諸多地方都需要隨機應變,李家那劍愣子怎麼可能勝任的了?楚帥做的判斷還輪不到你們來質疑!這是在戰場,收起你們心裡那些小九九,如果做不到絕對服從,現在立刻滾回去!免得壞了我們奪城的大計!」

林皓突然的訓斥讓剛才說話的少年一愣,似乎沒想到自己的好意會被如此斥責,可見子坤和林皓都如此篤定楚河的計劃,便知楚河大約也是有些本事的,是以也再不敢多言,靜候一旁等候指示。

林皓視線掃過眾人,見再無人有異議后,便開始按照楚河的意圖,安排此次的突襲部署。

「飛臨,你的鷹見目標不明顯,行動前再去做一次確認偵查。深雪,你的雀落也放出去,它的神通技剛好用得上!在這裡、這裡、這和這周圍幾處放好埋伏用雷暴丹!還有這三處,放好撤退時的煙幕!」

「主城區那家最大糧油店,著重放一把火吸引魔族巡邏兵的注意!飛臨、深雪、小余和多多一會跟著我一起服用楚帥給的隱形丹,乘著鷹見潛進去!子珅,我們走後這裡的指揮就交給你了,一旦我們成功了會讓深雪發信號給你,到時候你第一時間讓鵬宇帶著廉將軍他們過來匯合,載他們進城打開幾處重要通道,放大家進城,再來接應我們!」

「是,少主!」幾人都是林皓從崑崙域帶出來的心腹,配合的十分默契,答應完后便都已開始各自去準備了。

不多時,林深雪的伴生鳥【雲雀】雀落便使用自己增值的神通技,將所攜帶的雷暴丹與煙幕投放到了指定的位置!

在得到眾人準備就緒的反饋后,林皓五人一鳥都吞下了那珍惜無比的隱形丹,隱去了身形!

「出發!」林皓一聲令下,幾人只覺身下騰空,趕緊抓緊鷹見,向落河主城急掠而去!

歷史上那轉瞬即逝,足以逆轉落河戰役的戰機,終於被楚河把握住了!它在林家小隊的悄然入侵中開始,並以鯨吞海嘯之勢,迅速蔓延至整個戰場! 「報——!魔帥,主城區以北突然起火了!趁著風勢,火勢蔓延開來,燒毀了不少仙界的民房!之前龜縮在房子里的那些仙界人,都不受控制的四散奔逃了!」一名傳令兵突然跑了進來!

那坐在城主府主坐上的魁梧男子,聽到傳令兵的話眼皮都沒抬一下,那一頭代表著自身強大魔煞之氣的雪白長發,此刻正隨意披散在他的身後,一身威武的白金戰鎧,襯得他那蒼藍色的皮膚越發的冰冷,周身隱隱有黑色的煞氣環繞。

此刻,他手中正擺弄著的一顆光芒四射的碩大珠子,似乎是覺得這珠子成色不錯,拿在手中反覆的把玩著。


「這種小事也要來報,不就是些個仙界人?殺!」男子隨意的答著,彷彿他所答之事不過是揮手趕走眼前飛蟲那般,不值一提的小事。

「是,魔帥!」傳令兵得令后,便迅速出去傳達魔帥的指令了!

可沒過多久,他卻又回來了!

「報——!魔帥,主城區那邊的火勢控制不住了!現在大片的濃煙瀰漫,能見度極低!大火燒毀的房屋建築,阻礙了向北城區那邊行進的道路,再加上不少仙界的居民阻撓,我們趕去救火的部隊被阻攔了!還有,也不知道這仙界的火是不是有什麼干擾作用,我們和那邊駐守的士兵突然聯繫不上了!」傳令兵跑的滿腦袋汗,也顧不上擦一擦,原本就黝黑的皮膚上此刻看起來更是髒兮兮的,引得南摩耶十分的不悅!

「那還不趕緊滅火!廢物!」南摩耶坐在那邊身子依舊未動,眉毛卻一挑,黑色的豎瞳里滿是不耐煩的回道!

那傳令兵被南摩耶身上上位者的氣勢所壓,哪敢再磨蹭?顧不上擦拭額頭上的冷汗,趕緊又跑了出去。

「報——!魔帥,北城區關押的那些剛抓捕回來的仙界士兵,趁亂往南城區逃竄了!」前面那名傳令兵才剛出門,另外一名傳令兵便急匆匆的跑了進來。

「混賬!那還不趕緊追?」南摩耶不爽的捏爆了他一直把玩的稀罕珠子,緩緩的直起了身子。

這幫仙界人,實在是狡猾的很!之前見落河主城保不住了,便迅速的帶領城內的百姓棄城四散而逃,害得他不得不動用大量的兵力四處圍捕!

若非如今望舒的戰線由魔尊陛下親自指揮,仙界又群龍無首,這落河又怎會因抽調兵力而導致防守不足?只怕他的計謀也根本沒可能這麼容易得逞!

如今雖然明面上是自己奪下了多處城池,可都是靠著「新魔尊」的「提點」,這讓原本心高氣傲的魔帥心中早已十分的不爽,偏偏這落河主城又彷彿陰魂不散似的,接收起來麻煩不斷!

那傳令兵感受到了南摩耶的怒氣,還以為自己說錯了什麼,引得魔帥不快!此刻嚇得兩腿發軟,頭低的恨不得能埋進地板里。

可還不等他領命退出去,外面又傳來了報信兵飛奔而至的腳步聲!

「報——!魔帥……」

嘭——!!

在聲音爆出的瞬間,整個落河城主府也隨著那音爆的擴散,為之一震!

兩名傳令兵只覺得氣血翻湧呼吸一滯!彷彿被人迎頭打了一記重拳,身子彷彿破布一般飛了出去!

嘭嘭——的兩聲巨響!二人狠狠撞在門板上,隨即又摔在了地上,兩個魔族兵口中哇的噴出了一口血來!

眾人只覺腦中耳中嗡鳴一片,再看那兩名離得最近的傳令兵,竟是已是被南摩耶的怒氣波及,被震成了重傷!

原來是南摩耶一拳將身前的玉石桌子震了個稀碎!甚至就連那原本擺放桌子的位置,都被他的暗勁鑿出個好大的坑!

明明是剛攻下落河古城的大捷,可怎麼這次後續接收城池搞的這麼不順?

「說!又怎麼了?」南摩耶此時心裡煩躁的很!目光如鷹隼一般,銳利的掃向了後進來的傳令兵!

「報、報告……魔帥!北城區幾處巡防點突然出現不知名的爆炸,我方巡防的士兵傷亡慘重!而且火勢越來越大,趁著風勢擴散的更快了!眼看控制不住了……請您,請您……加派些人手吧!」那傳令兵趴在地上,勉強將話說完,便兩眼一翻昏了過去!

一旁守在門口親兵顧不得壓制各自翻湧的氣血,趕緊將他們兩人拖了出去,生怕他們二人礙了魔帥的眼,再引得魔帥不快,遭殃的肯定又是他們!

等等,這未免也太巧了?

南摩耶發過脾氣后,隨手拎過自己的愛刀刑天,雙手扶在刀柄上,眼中精芒一閃,他怎麼感覺到了那麼一絲……有些熟悉的被陰謀算計之感?

雖然這些年仙界大不如前,不過白羽十衛畢竟是那個人一手調教出來的,眼下望舒戰場那邊始終僵持不下互有損傷,按照魔尊下一步的計劃,他即將親自統帥大軍前來與自己匯合,這個檔口,他決不能大意輕敵!

「來人,集結城內現有兵力,分成兩批,一批往北城區方向開始逐一排查!另一批趕緊特么的去把火情給老子壓下來!另外,讓傳訊兵不惜一切代價,儘快與城北駐守的士兵們取得聯繫,那些逃跑的士兵翻不出城去,讓四大魔將守好城門,回頭再抓!」


「是,魔帥!」門口的親兵得令,迅速下去安排。

就在南摩耶剛下達了部署不久,林皓那好看的眼角不受控制的一跳,一絲不好的預感爬上了心頭,此行他們的任務便是攻陷城北的六個駐兵點,這幾個駐兵點之間,互相可以形成防禦陣勢,其中還有北城門的開關操作陣,所以是此次反擊突襲必爭的!

還不待他細想,就收到了楚河傳來的通訊。

「小羽,你那邊怎麼樣了?魔族的兵力突然集結,眼下分成了兩波,其中一波開始向你們那邊移動擴散了!估計我們的意圖被那傢伙察覺了!」楚河的聲音從一塊玉牌上傳了過來。

看起來與當年蕭慕雲給墨羽的那塊玉牌十分相似。當年蕭慕雲留給他的玉牌被林承頤發現后,趁著墨羽昏迷未醒,偷偷毀了!也因此,蕭慕雲後來無論怎麼嘗試都一直聯繫不到墨羽。

而如今這塊是楚河新煉製的改良過通訊玉牌,而不是像項目之前那塊,類似雲山一脈特有的身份證明一般的!這通訊玉牌,楚河給了核心家族每家兩塊,林家的兩塊,分別在林皓與林子坤手中。

「這麼快?可我們還差兩個駐守點!」聽楚河這麼一說,林皓不免有些著急。

「抓緊!這些魔族的反應確實很快,不愧是魔帥親自統領的魔族軍!留給我們的時間恐怕不多了!你們趕緊分頭行動,只剩下兩處了!完成之後,不要戀戰儘快撤出來,我派人去接應你們!」

「不用,我們能行!」林皓說完,便不管那邊的楚河,一賭氣便掛掉了通訊。 掛掉了通訊后,林皓倒也沒耽擱,接過深雪拿著的另外一張子圖,細細琢磨了起來。

多多和小余戒備著四周,飛臨和深雪則靠了過來。而此刻這張子圖上的標識上卻突然開始慢慢移動了起來。

林皓的目光微動,便已瞭然!知道這是楚河見自己賭氣掛了通訊,便在地圖上在給了他相應的提示!

這子母圖只有母圖可以左右子圖,子圖添加的所有標識母圖非但都可以看到,還可以自由更改或者去掉,可反過來就不行了!林皓雖然心中不爽,可也看出楚河的提示十分的及時且有效!

「魔族的行動比我們料想的要快,我去引開他們!」飛臨看了一會地圖,也察覺到了楚河的用意,便提出自己去引走即將靠近己方小隊的魔族搜查兵!

「不行,敵方人數眾多!深雪飛臨你們這邊,小余多多那邊!任務完成後到北城門外與子坤匯合!我去引開他們!」隨著林皓迅速一指,得令的幾人便對視一眼,十分默契的就各自散開了。

「少主,我跟你一起!」飛臨早與深雪眼神交流過了,此刻他心中擔心林皓亂來,也不等林皓拒絕,就跟上了他的身影,迅速向前略去。

林皓見飛臨跟了上來,也知道他得了父親的命令要保護自己,心中閃過一絲感動,便也沒再多說什麼!

兩人迅速向前極略而去,幾個起落間便已經發現了魔族兵小隊的身影!

「什麼人?」一名眼尖的魔族兵突感頭上嗖嗖的飛掠過去什麼,一抬頭便發現了林皓與飛臨,他這一喊,眾魔兵也發現自上空「逃竄」的二人!



「是仙界人!抓住他們!」一個小隊長裝扮的魔族兵趕緊下令捉拿!

他猜測這北城區突然出現的問題,搞不好就是他們在搗鬼!只要抓到二人,魔帥必然重重有賞!心思轉瞬間便想到此,急急帶著眾人追了上去!

「上鉤了!去著火點!」林皓嘴角浮起了一抹計謀得逞的笑意!敢在我們仙界的地盤撒野?看小爺一會怎麼玩死你們這些魔族渣滓!

二人迅速提起身法,全力向前方奔去!二人要去的,正是最早開始著火的地方,那裡有林皓提前做好的爆炸點,這些雷暴丹可是蘇家出品的上等貨!只要引得這些魔族小隊進了那些巷子,這幫渣滓就算炸不死也都得炸殘了!

不得不說楚河的人選的極好,若不是林皓自小的際遇導致他一向敏銳度夠高,再加上他為人狡猾機靈的緊!恐怕還真會被南摩耶的部署打亂節奏,進而導致失去奪得北城門的最佳戰機!

落河古都這座主城也是座老城池了,城門的開關還是採用最古老的六陣開合的方式,就是六個北城區的駐守點必須都同時打開開關,只有這樣才能打開北城區的大門!

當林皓得知此事的時候,他提出肯定是駐軍內部出了姦細,不然怎麼會被敵方如此詳細的了解到布局及駐軍情況?

廉榮老將軍卻說,恐怕是因為這落河古都實在太古老了,城門開關的事,在城內其實也不算是個秘密,至於魔族……恐怕他們早就埋伏在城外了!

只要隨便抓個出城的百姓,狠狠折磨一番,都能輕鬆獲取到這個情報!再加上當時仙魔大戰的主戰場還在望舒,那邊攻勢強橫他還派了一部分駐兵前去支援……都怪他一時疏忽才叫魔族的人鑽了空子。

這老將軍一向盡忠職守,只是為人太過耿直了些,他也沒想到魔族竟會如此狡猾!趁著駐兵調離的機會前來城內偷襲,還被他們一朝得逞!

說到這裡的時候,廉老將軍自責不已,楚帥還安慰他半天!

他大概分析了一下,便已猜出這局恐怕不是一朝一夕的布置,不管是望舒的強攻還是落河這邊的偷襲,應該是蓄謀已久了!想來他們奪下落河的目的並不單純!

不過也正因為如此,魔族在城門的看守上會比之前仙界駐軍更嚴!因為他們自己就是鑽了這個空子,又怎麼會不地方仙界殺個回馬槍呢?

當時楚河就很猶豫派誰前去的問題,換了是他受傷之前,單憑一身修為自己一個人就可以輕鬆潛進去搞定,可如今……

楚河把在場的世家子弟看了一圈,最終視線還是落到了林皓(墨羽)身上。


這也算是無奈之舉,因為在場的世家子弟里,論應變論膽識論歷練論實力論配合,不管論什麼,恐怕很難找出比林家精銳更強的組合了!畢竟林家別的不說,光是鎮守崑崙域是功績,便已是仙界實力極為強橫的存在了!

林家少主的這支小隊又是經歷過崑崙域歷練的佼佼者,相比於其他未經事的姚晴兒等人,那在處理暗殺對敵的經驗,那可是不知高出多少!

可即使是如此,其實楚河私心裡也不想讓墨羽去犯險,蕭慕雲甚至提出自己帶些人去,最終卻被楚河壓下了。

原本,這潛進去開個門的事,他一個人就能完成!若是他實力尚在,留下蕭慕雲指揮讓蘇哲配合著,應該拿下落河也不是什麼問題!

可偏偏眼下他修為幾乎盡失!眼下而此戰的成敗,在此一舉!一座古老的仙都,上百萬的百姓性命都在他的一念之間,他沒時間猶豫!

眼下,他只能賭!賭他這個小師侄可以拿下這個戰機!

此刻,楚河帶著眾人已經感到了落日山的腳下,魔族畢竟是外來的,對地形怎麼也比不過楚河熟悉!又因為部隊里大部分的人都四散出去「抓捕仙界人」了,因此這被他們利用完,更靠近望舒戰場方向的落日山,他們反倒疏忽了!

楚河在林家飛鳥斥候隊的探查下,自然沒有放過這個紕漏,蘇家的鶴樓此時已經罩上隱匿的結界,停在了山腳下的密林中!

臨時議事廳里,楚河看著代表著林皓的通訊玉的光點,一邊閃爍一邊在往主城區方向移動,他衣袖中的手緊了緊,繼而看向了同樣有些焦急的蕭慕雲!

而此時林皓與飛臨還在逃竄中!他們利用之前的埋伏點,炸死了不少魔族兵,可不知怎的,那些追在屁股後面的魔族兵非但沒有減少,反而越來越多,甚至根本都甩不掉了!

二人四處逃竄,卻發現前面竟然也出現了魔族兵,這一下林皓心裡都有些不淡定了,於是他帶著飛臨,幾個閃身,藏進了一處人去屋空的民房裡。 「少主,深雪傳信來了,她那邊成了!」飛臨手裡握著自家的通信玉,有些激動的向身前的墨羽轉達收到的消息。

「小余他們呢?」林皓沒有回頭,視線還飄在外面,暗中觀察著魔族兵的動向。

「還沒有,他們那邊……說是情況好像有些複雜!」飛臨確認了一下回復道。

「應該不會比我們這邊還複雜了吧?讓深雪去支援,搞定后讓他們立刻撤出去找子坤!算算時間,應該差不多了!」林皓說完,嘴角浮起一抹輕笑。這是他在遇到危急關頭時所特有的習慣,像極了遇到挑釁的百鳥之王!

「是!少主,出發前楚帥還特意囑咐了,讓您遇事切不可魯莽!您還教訓下面的人要服從命令,可您看咱們眼下這情況……」飛臨戒備著四周,鷹見已經將在外面看到的情況通過神識告知他了。

他們此刻,已經被魔族兵層層包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