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帝的召見如天之諭令,你無需多問,照做就好!」艾達淡淡道。

雷吉諾德心中的預感更加強烈了,如果大帝是有什麼事情需要好好商討,哪裡會以這樣一種粗暴的姿態邀請?這分明就是去接受拷問啊!

血族的大帝,就是血族至高無上的存在,沒有誰敢拒絕他的命令。

「如果我拒絕呢?」雷吉諾德殷紅的雙眼,漸漸浮現堅定之色。

風聲很有可能已經走漏。

黑伊人大帝如果是為了聖祖的事情而來,那麼就算是心智堅定如他,也絕無可能承受得住這位大帝的拷問與搜魂。

與其這樣,倒不如果斷拒絕!因為他不想泄露任何有關聖祖的情報,他是絕不可能背叛聖祖的!

艾達臉色稍稍一變,顯然有些驚奇於雷吉諾德的果斷,幾秒后才冷聲開口:「拒絕大帝的命令,等同於背叛血族,下場你是知道的!」

「哈哈哈……我雷吉諾德只忠於自己體內的血,從始至終都沒有背叛。至於你們,來了就不要走了!」雷吉諾德哈哈大笑,猛地一踏地面,暗紅色的大陣代替了之前破碎的陣法。

「神盤生滅陣,啟!」

神盤生滅陣是神盤聯盟的殺手鐧,受鮮血澆灌上萬年,吸收血液精華而成。大陣徹底觸發,甚至能在一瞬間,發揮出合道級別的力量!

雷吉諾德已經決定,啟動最後的殺陣,為聖祖清洗敵人,然後再逃離黑澤大地,等待聖祖的召回!

轟隆隆!

懸浮在天空上,緩緩旋轉的巨大血盤,突然以上百倍的速度旋轉起來。血盤周圍,無數的血流如巨大的漩渦般,朝中心匯聚。

獵愛遊戲:早安,金主大人 同時,極為恐怖的力量從大陣出現,直接作用在艾達的身上。

那是極為濃郁的生命之力和死亡之力,兩者的結合,能產生極為爆炸的威能,它們像磨盤一樣,足以將尋常返虛瞬間碾為齏粉!

艾達的周身,金色神輝化作最為堅固的壁障,竟是將那鋪天蓋地而來的力量,全部隔絕在外。

「雷吉諾德,你果然對大帝們有異心!也是因為聖血之事嗎?」艾達整個臉都沉了下來,怒喝道。

「你竟然知道聖血?」雷吉諾德臉色一變,立即捏碎了一枚蘊含某種訊息的玉符,「那我更留你不得!」

他單手一按,暗紅色的力量如磨盤般瞬間集中在艾達身上。

轟!

方圓數十里的區域,瞬息被大陣能量無視一切,統統攪為齏粉!

就連神盤的本身,都被大陣力量侵蝕,出現了一個極為巨大的空洞。

但讓雷吉諾德震驚的是,在空洞虛空的中心,金芒赫赫。

不僅是艾達釋放出了金色神道之輝,就連身後的兩個黑袍強者,也釋放出無與倫比的金色神輝之光。他們站成了一個穩定的三角結構,構築出了一個三角形防護屏障,將輪盤的攻擊擋了下來。

「這神輝……黑伊人大帝的三大金聖護法都來了?!」雷吉諾德臉色再次一變,三大金聖護法有一種聯合招式,三個一同施展時,威能通天,甚至可短時間媲美合道級別的力量。

看來黑伊人大帝早就懷疑他了,否則不會準備的如此充分,不僅出動了艾達,連其餘兩位神秘的金聖護法也一同出動。

血色輪盤上,一個個血族強者飛了出來,神色驚恐地望著艾達等人。

「盟主,這是怎麼回事?」不明真相的吃瓜群眾大聲問道。

同時,一個個氣息強悍的血柱直衝雲霄。

血族返虛大能們,從血色輪盤中走出,滿是敵意地望著艾達等人。

「快逃!!」雷吉諾德對著神盤聯盟的眾人大吼道。

他不僅是對那些不明真相的血族們說,更是對他默默發展的下線,聖祖的忠實信徒們說的!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 邪帝狂妻:神醫王妃要逆天 「晚了。」籠罩在金輝之中的艾達,淡淡開口。

她抬頭望向高空,半跪在地上,神色極為恭敬道:「金聖護法,恭迎黑伊人大帝!」

轟隆隆……

天空上方夜幕遮天,黑暗降臨。

一條條墨色絲綢交錯相接,如牢籠般從天落入大地,將方圓三百里的空間封禁,讓神盤聯盟的所有血族都沒有了逃脫的機會。

雷吉諾德臉色變得慘白,絕望地望著蒼穹:「這怎麼可能,連黑伊人大帝都親自出動了?」

其餘血族強者也是驚恐不已。

合道級別的大帝在血族眼中,是至高無上的存在,主宰一域,近乎無敵,沒有任何生靈膽敢忤逆。

如今,一名大帝親臨此地,他們還有什麼反抗的希望?

「雷吉諾德,你涉嫌背叛血族,如今又違抗我的旨意,做好被我搜魂的準備了嗎?」一個淡漠無情又充滿威嚴的聲音從蒼穹傳來。

雷吉諾德大吼一聲,將所有力量傾注於神盤生滅陣之中。

大陣瘋狂轉動,一道紅芒凝聚成上萬米的血矛,帶著極為恐怖的生滅之力,直赤蒼穹之上的帝王。

這是大陣最強的爆發術,也是雷吉諾德困獸最後的掙扎,血矛之威,媲美合道境超級大能的一擊,所過之處,就連虛空也一同湮滅!!

血矛直刺十萬米,最終碰撞在黑色天幕,極致的銳芒和強悍的血威,將黑色的天空刺得一片劇烈的涌動。

「勉強媲美合道的力量,終究及不上我真正的合道……」蒼穹之上,開始出現一個黑色宮裝女子,她身材高挑,一頭黑色捲髮,精緻清冷的臉上有著殷紅似血的眼眸,透著嗜血與無情。

血矛劇烈地顫動著,卻不得寸進。

因為它已經被黑伊人緊緊握在手中。

「嘭!」爆裂聲響起。

血矛劇烈顫動之後,竟被捏碎,炸裂成無數血雨,傾灑大地。

「雷吉諾德,你竟敢主動攻擊血族帝王,罪加一等,死吧。」

說罷,她一掌落下。

這一掌,攜帶著毀天滅地的威能,籠罩了所有的生靈。

神盤聯盟的血族都有了一種無處可逃的絕望感受。

有的在尖叫逃跑,有的在跪地求饒,大呼和雷吉諾德的背叛沒有任何的關係,畢竟知道有關聖祖的事情,只有少數幾個返虛級別的大能。

但黑色的手掌,依舊無情落下,不分敵我,一路摧枯拉朽!

堂堂血族大帝,才不會分誰是無辜,誰是有罪。寧可錯殺一萬,也不願放過一個,就是黑伊人大帝的準則。

漆黑巨掌將神盤生滅陣碾碎,將懸浮在天空宛如大陸一般的輪盤拍得四分五裂,隨後將所有的血族強者吞沒!

雷吉諾德大吼著爆發渾身的神道力量進行反抗,但兩者的力量就像螢火和皓月的差距,他根本無法抵抗黑伊人大帝的力量。

隨著一陣驚天的轟鳴,輪盤消失於世間。

曾經屹立在黑澤大陸數萬年的古老勢力,一朝覆滅!

黑伊人大帝傲立在蒼穹,雙眸閃過無數信息流,那是被她殺死的血族們的魂魄記憶,它們匯聚成海洋,湧入黑伊人的腦海之中。

黑伊人分析完所有的記憶之後,面露震驚之色,一時半會兒,竟然有些難以回過神。

「黑伊人大帝,怎麼了?」

艾達看到主人神色有異,不由得有些擔憂道。

黑伊人回過神,沒有說話,而是神色凝重地望著黑澤大地最為中心之地,那裡是血祖聖地,只有血祖欽定的聖子才有機會進入的地方……

此刻,血祖聖地之內。

三個一襲紅色聖袍的大能,正並肩走在莽荒古地之內。

看不到盡頭的大地之上,黃沙茫茫。

這裡有著古老且破舊的建築,有著觸目驚心的戰鬥痕迹。比如長達數百里的劍痕,比如凹陷到看不到有多深的拳印,又比如直到如今還遺留著極為恐怖能量波動的術法痕迹……

古老而奇異的骸骨隨處可見。

破敗的兵器掩蓋在黃沙之內。

血祖聖地不是什麼仙家福地,而是一處以血族為主導的異界古戰場!血祖就是在這個戰場上,受了不可逆的傷,這才隕落。

這裡有不知何時遺落的古老兵器,有戰鬥殘留的至高至上的道法真意,更有異變的珍寶等著他們發掘。

「聖祖大人畢業了,我們也是時候跟他彙報一下下線發展的進度了……」一頭金髮,面容美艷,身材極其誘人的女子目光熾熱地開口道。

她似乎已經在想象著和聖祖血液交融的愉悅。

這位女子正是血族三聖子的可可斯蒂。

「聖血教的發展速度,遠超我們預料,如今已有十二個血族頂尖勢力,共計十九位返虛大能願意誓死效忠……」麥倫同樣一臉微笑道。

「剩下的都是大帝們的依附勢力,需要特別謹慎才行。」塔伯淡淡開口道,「真想讓大帝也嘗嘗聖祖的聖血啊……」

「我也想啊,雖然很危險,但是萬一成功了呢……」可可斯蒂同樣十分期待,但她也知道這做法跟在死亡邊緣試探沒什麼差別。

萬一失敗,後果如果是他們死了,那還不算最嚴重的,但發展聖血教之事因此敗露,那就麻煩了。

可可斯蒂等人一邊聊著,一邊進入一個被砍成了兩半的宮殿。

「咦,這裡有個燃燈?」可可斯蒂美眸一亮,伸手將一個古銅色蓮花狀的燃燈抓了起來仔細打量。

燃燈似乎感知到了什麼,竟然突然燃燒了起來。

一個黃色小人虛影,從火焰中出現,面露慈悲之意,神色高深莫測,淡淡開口道:「我是燈神,你把我召喚出來了,你要滿足我三個願望。」

可可斯蒂:「???」

燈神繼續道:「第一,你要帶我離開這個鬼地方,第二,你要天天給我飲血,讓我恢復力量,第三,你要幫我找一副完美的軀體。如果你做不到,你將承受我最為恐怖的詛咒……」

「啪嘰!」

可可斯蒂目無表情,直接將神燈摔得稀爛。

塔伯揉了揉眉心:「又是這種神經兮兮的器靈。」

這個地方,除了各種詭異莫測的寶物之外,還有許多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是經過漫長歲月衍化出來的只能嚇唬人,卻沒啥用器物。

三人又在宮殿翻找一遍。

「這裡好像沒什麼東西了,我們換一家。」可可斯蒂道。

他們剛剛走出宮殿,納戒同時亮了起來。

緊接著,三人的臉色同時一變。

「糟了!雷吉諾德的事情敗露了!他現在正嘗試著逃跑!」

「我們先聯繫其餘聖血教徒,讓他們收斂隱蔽。」

然後,沒過多久,包括雷吉諾德在內的,所有神盤聯盟的聖徒,生命令牌全都碎裂成粉末!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三位聖子都知道,神盤聯盟的所有聖徒都死去,意味著什麼。

事態已經到了最為嚴重的地步!!

「我們的事情,很有可能已經被血族的帝王所知曉!」可可斯蒂神色凝重,柳眉深深皺起。

「唯一讓我們慶幸的是,只有我們知道其他聖徒的身份,聖徒之間並不彼此知曉身份,消息不會泄露太多。我已經通過特殊訊號,將消息傳達給其他聖徒,讓他們好好做好隱蔽……」塔伯淡淡開口道。

「可是,聖徒知道我們的身份啊……」麥倫緊張道,「我們很可能已經暴露了,還是立即逃離黑澤大地吧!」

錦鯉仙妻甜如蜜 可可斯蒂嘆了一口氣:「你認為,合道超級大能從知道消息,到趕來這裡,需要多少時間?我們還未逃出血祖聖地,恐怕大帝已經在血祖聖地外面等著我們了吧?」

「那我們該怎麼辦?」麥倫額頭已經冒出了冷汗。

他們在血族中的地位崇高不已,甚至可以媲美大帝。但是一旦被確認有威脅血族之事,被眾大帝認定為叛徒,那麼合道級別的大帝依舊有權利將他們送到血祖面前當眾裁決。

換句話說,失去了聖子的身份,他們將無法抵抗合道境大帝的力量!

「第一,我們現在就自殺,魂飛魄散那種,這樣大帝就無法從我們身上得到任何的情報。」可可斯蒂道。

塔伯和麥倫嘴角都微微一抽,他們已經做好為聖祖獻出一切的準備,但一言不合就自殺,總覺得太草率了?

「但這樣一來,聖血教將群龍無首,這對聖血教的打擊也很大……」

「第二種方式,就是我們在血祖聖地之中躲著。非血祖欽定的聖子,是不能進入這裡面的,我們就這樣在這裡面,等待我們聖祖的救援……」

可可斯蒂將精巧耳朵旁的金色髮絲撩至耳後,抬眸望向遠處天空,緩緩開口道。

「可是,聖祖如何能進來這裡救我們?」麥倫仍是擔憂不已。

「聖祖之所以是聖祖,那是因為,他的力量,不是我們所能想象的!你憑什麼說聖祖進不來?!」可可斯蒂冷哼道。

麥倫:「……」

三人互望了一眼,皆是從中讀懂了對方的心思。

「我還想再嘗嘗聖祖的血液。」

「聖血教的輝煌還沒看到,我不甘心!」

「聖祖一定會來救我們的!」

就這樣,三人都選擇了第二種方式。

轟隆!

天地突然出現奇異的波動。

可可斯蒂臉色猛地一變:「糟了,有別的生靈闖進來了!」

「是暗芒大帝……」麥倫倒吸一口涼氣。

暗芒大帝是上一任聖子,自然也有資格進入血祖聖地!

「還站著幹什麼,快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