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讓我過來看看你們有沒有事!」打量一眼林玄仲和紅淚,見兩人沒有什麼異常,青羿漸漸放心下來。

「我們回去吧,不要讓他們擔心」,見青羿提起中年領隊,紅葯同樣想起自己的爹,一看人員聚集的地方離他們有幾百米遠,紅葯當即開口說道。

紅葯這麼一說,林玄仲當即想起紅淚,當即向後方看去,還好此刻紅葯正同著高大男子他們過來。

在相互示意后,三人便一起回去。洪水傾泄后,路況變差很多,腳下有些泥濘。好在在看到紅淚沒事後,林玄仲沒心情去管那些瑣事。

剛才整個佣軍隊伍中除了林玄仲和紅葯兩人被衝到這麼遠外,其他人都在被洪流衝來時及時抓住一下樹木,或其他可以保證他們安全的東西,當然被衝到這麼遠地方的還有一些貨物。

走在路上,地上零零散散都是貨物和一些車輛上的物件,三人都沒有心情去拾。

不多時,林玄仲忽然想到身上還帶著劍法書,趕忙向衣袖摸去,還好兩樣東西都沒少。

取出那本劍法書來,林玄仲發現劍法書沒有損壞的痕迹,但是裡面紙張都濕了,還好用的紙張都不是尋常的材質,沒有筆墨散開。翻看起來不會出現破損。現在佣軍隊伍的損失可以不管,林玄仲只想儘快把劍法書弄乾。

至於那裝著綠色藥丸的盒子,林玄仲取出來簡單看看,在確定藥丸沒濕后又把藥丸裝起來,然後放回衣袖中。與此同時,一旁的紅葯一臉沉默,不知在想著什麼事情。

沒多久,三人回到車隊附近,原本車隊的七張馬車有三張全被衝散,還有兩張被沖壞不少,只有剩下的兩張還算完整。好在猛獁都還在,而且沒在洪水衝來時被淹死。

老張他們已經在收拾殘局,按照中年領隊的指示先把散落的貨物收在一起。而在風雲佣軍隊伍那邊,由於馬車有武修保護,除了為首的四輛馬車散開外,其他的車輛情況都還好。即便如此,現在的麻煩也夠他們忙好一陣子。

另外,兩個佣軍隊伍一些散落的貨物混在一起,所以風雲佣軍隊還有一些人過來幫忙分開貨物。在打量一眼兩個車隊的情況后,林玄仲的目光又回到眼前的幾人來。

「紅葯,你沒事吧?」還沒走到近前,吳玉已經隔著很遠關心問道。

「姐姐,你沒事吧?」跟著,紅淚同樣擔心的問道。

在幾人等著紅葯回應時,林玄仲注意到一旁紅葯的臉色有些特別,不知什麼時候又變成原來那副冷冰冰的模樣。

「我沒事,」簡單回應一聲,連語氣都變得冰冷起來。

「沒事就好,」紅葯剛說完,吳玉便一臉擔心地跑過來,只是林玄仲發現紅葯看著對方的眼神一點沒變,似乎還有些抵觸。本來還以為吳玉是真的關心紅葯,可是現在林玄仲有些不確定自己的想法,而且還不由自主地想到剛才紅葯被洪水沖走的事。

按理說,當時吳玉應該是在保護紅葯,那麼吳玉沒事紅葯卻被洪流沖走,那其中的關係就很引人猜測。

「沒事就好,紅葯你們先去找個地方生火把衣服烘乾吧。」在吳玉走到紅葯旁邊后,高大男子神色關心地對紅葯說道。只是在其望向吳玉的身影時,高大男子明顯有些不悅。

在吳玉過來后,林玄仲有意無意地打量對方一眼,不知怎麼回事心裡沒來由地生出一股反感。好在紅淚跟著過來!

「大哥哥,多謝你救了我姐姐。」只見紅淚一臉笑容對林玄仲說道。

轉過身迎上紅淚的目光,林玄仲同樣高興的笑出來,紅淚沒事,林玄仲是發自心底的高興。

「紅淚,你先陪你姐姐去烘乾衣服,」不過高興之餘,林玄仲又想到把劍法書弄乾要緊。想起剛才高大男子說過的話,林玄仲便如此說道。

好在紅淚同樣很關心其姐姐,所以在林玄仲交代下,又去照顧其姐姐。按照吳玉的提示,三人向山上走去。 第130章

「清風,多謝你救了紅葯!」

「聶叔不用客氣,當時只是我離紅葯更近一些而已。」話說回來,林玄仲還真沒把剛才救紅葯的事放在心上,因為當時注意都在腳下的黑蛟上。現在又一心想著劍法書,林玄仲哪還會在意剛才救了紅葯的事。

「此事聶叔先記下了,日後清風要是有什麼事可儘管來找聶叔幫忙。」高大男子點點也沒多說什麼。

見對方這麼說,林玄仲也沒推辭,隨後和青羿告辭離去。

回到車隊里,先找個安全的地方把劍法放在那裡曬著,林玄仲又同老張他們一起收拾散落在地的貨物。

在忙著撿貨物的時候,眾人根本沒法去管是否還穿著濕衣服。還好現在正值中午,太陽高照,還不算冷,忙活半天後,那些已經撿回來的貨物都已分類放在一起。

有的貨物不能太潮濕,所以晒乾之後才能收起來。總之,眼下有很多事情要忙。

在所有人不停忙著的時候,期間中年領隊和高大男子帶著幾人向前方的湖泊走去。

剛才那條黑蛟落入湖中后完全失去蹤影,現在眾人想要看看湖裡還有沒有黑蛟存在的痕迹,只是不管黑蛟現在哪裡,眾人都無法追蹤黑蛟的蹤跡。

湖面上一片平靜,同之前烏雲散去一樣,一切景象看起來平靜如常。若不是地面還有積水到處都是泥濘,剛才的那一陣洪流就像從未出現過一樣。

在湖岸邊,眾人四處查看一下,可什麼都看不到,不過值得一提的是原來湖泊正是一直以來那條河流的源泉。而且因為那黑蛟的關係,湖泊的深度令人無法想象,沒有人敢下去查看。

站在湖邊,所有人都只能幹瞪著眼,面面相覷。如果真有黑蛟從湖中衝出來,那隻能是生死由命。不過經幾人推測,那條黑蛟渡劫失敗,即便沒死也是元氣大傷,肯定不會突然衝出湖面。

只是眾人不知道的是其實黑蛟已經乘著洪流而去,渡劫失敗意味著黑蛟不會再留在湖泊中。

在繁忙中時間過得很快,一轉眼,一個時辰過去,眾人才堪堪把部分貨物分開來曬,可以說每個人都累的不成樣子,還沒有時間顧著休息。

在同青羿他們忙活半天後,林玄仲放下手中的事情,轉而跑到放置劍法書的位置,趕緊把曬了半天劍法書拿起來看看有沒有什麼問題。

離開始幫忙已經過去很長時間,在此期間,林玄仲翻動過幾次劍法書,現在翻看起來已經全都被晒乾,摸起來有些褶皺,不過並不影響觀看。

在確定劍法書沒有問題后,林玄仲欣喜異常。而過去那麼長的忙碌,林玄仲身上的衣服都變干。坐在一塊石頭上,林玄仲不再想著過去收拾貨物,一個人專心地參閱起劍法書來。

剛才在幫忙的時候,林玄仲就聽其他人議論,車隊可能會在此停留一段時間,所以林玄仲想儘快學會劍術。

劍法書中有劍招的繪圖,只要依照裡面的描述來練即可。一共十五式,林玄仲沒花多長時間便把前面的招式學完,然後如痴如醉練著完全不知道時間的流逝,甚至連飢餓的感覺都忽略不顧。

直到紅葯和紅淚端著香噴噴的食物過來,林玄仲才注意到中午早就過去。

停下手中的動作望著兩人,林玄仲有些疑惑地問兩人道:「你們怎麼來了?」

「我姐姐和我來給你送吃的,特地感謝之前你救了她。」紅淚歡快的說著。也是在這時,林玄仲才想起來似乎早就過了吃飯的時間,打量一眼車隊那邊,許多人正在忙著生火造飯,再看看紅葯端著地那盆食物,忍不住咽咽口水,腹中更是一陣飢餓難耐。

「給,」不知不覺間,紅葯已經走到面前,將那一盆熟食遞給林玄仲。

聞著那一陣陣肉香,林玄仲完全沒有理由拒絕,簡單說聲謝謝后便輕輕從對方手中接過食物。

看著盤子里那一塊塊熟肉,腹中的飢餓感更加強烈,林玄仲恨不得找個地方坐下把盆里的食物一口吃光。

「你們吃過了嗎?」但是想想不能讓兩人干看著自己吃,在動口之前,林玄仲還很有禮貌地詢問一聲。

「放心吧,我和姐姐都吃過了!」面對林玄仲的詢問,紅淚直接笑著說道:「是我姐姐看你們隊伍還沒有做飯,才讓我和她一起來給你送吃的。」

「紅淚!」似乎覺得紅淚的說法挺讓自己尷尬,紅葯不滿地輕呼一聲,有些害羞。

與此同時,林玄仲正好看向紅葯。 我不是超級警察 只見對方完全不是平常那樣冷冰冰的樣子,一抹紅暈在臉上使得紅葯的容顏越發驚艷動人。

另一邊,迎上林玄仲的目光,紅葯卻趕緊移開目光。不敢與林玄仲對視,像是有些不好意思。

見紅葯慌忙移開目光,林玄仲感覺紅葯的舉止有些奇怪。緩緩收回目光不管兩人在想什麼,林玄仲直接走到剛才參閱劍法的地方坐下,然後直接用手拿著熟肉大吃起來。

一邊吃著,一邊還不忘翻閱劍法書,剛才在練習招式時,林玄仲發現劍法書中還有許多不懂的地方,似乎自己練習的招式和書中描述的不太一樣。

還是第一次完全依靠自己的知識學習劍法,林玄仲知道可能自己會練錯,所以更要好好地研究劍法書中的內容。

一旁的姐妹兩人見林玄仲走到那裡坐下,自顧自地吃著,站在原地挺尷尬。於是,紅淚直接跑過去坐到林玄仲旁邊。

「大哥哥,你在看什麼啊?」

「你爹送給我的劍法書!」

「你能看的懂嗎?」

「可以看懂一些吧。」由於太過專註,與紅淚對話時,林玄仲根本就沒有抬頭。

在兩人對話期間,紅葯也慢慢鼓起勇氣走到近前。目光落在那本劍法書上,想想她們來時林玄仲正在練習裡面的劍招,心裡有種異樣的情緒,因為這本劍法紅葯其實修鍊過。

「大哥哥,這本劍法我姐姐早就學會了,我看你還是不要自己練了,乾脆跟我姐姐學吧。」

「哦,」林玄仲本想隨意回應一聲,可是又忽然反應過來,隨即抬起頭看向面前的紅葯,但不知道該說什麼。

「公子若不嫌棄,紅葯的確可以指點一二。」對於劍法書的學習,紅葯倒是分自信。

紅葯說完,林玄仲完全反應過來,之前已經見識過紅葯的劍術,如果現在能有紅葯指點,的確可以省下許多時間,更重要的是自己還不會練錯。

「當然不會,」想想有紅葯指點對自己有利無害,林玄仲趕緊搖頭,說著便放下手中的食物站了起來。

見林玄仲為了練習劍術連飯都顧不得吃,紅葯有些意外噗嗤一聲輕笑出來。

「還是等公子吃完飯再練不遲,」見林玄仲此時的表現非常特別,紅葯不再像之前那樣拘束,言語都變得自然起來。

「是啊,大哥哥,你還是趕緊吃你的飯吧。」一旁的紅淚見林玄仲的舉動如此激動,頓時滿臉不悅地大喊一聲。

兩人這麼一說,林玄仲也感覺到自己似乎有些心急,不好意思地沖兩人笑笑后隨即又坐下來。

渣妻翻車日常 一頓飯吃的很快,林玄仲狼吞虎咽地把盆里的食物吃的乾乾淨淨,然後直接跑到河邊洗洗手回來。

而在林玄仲吃飯期間,姐妹倆自顧自地聊著上午的事,有時還會提醒林玄仲吃慢些。

提到觀看黑蛟渡劫一事,林玄仲回想起之前收拾東西時,車隊里那些人的議論。記得有人說一旦黑蛟渡劫成功,便可蛟化成龍,一飛衝天,那人還說天上還有另一個世界,對於如此驚奇的說法,林玄仲在大開眼界的同時難免想入非非。

在姐妹兩又談起黑蛟渡劫的事時,林玄仲自然對此大感興趣,連吃飯的速度都放慢一些。只可惜林玄仲很快就從兩人的對話中聽明白,所有說法都指示猜測而已,所以很快又把心思放在劍法上。

一想到之前與比試的情況,林玄仲便更加覺得有對方指點,自己的學習會輕鬆很多,所以洗完手后,林玄仲一刻不停地從河邊趕回來。

見林玄仲回來,姐妹兩不再討論剛才的話題,轉而把注意都放在林玄仲身上。

「大哥哥,你吃飽了吧?」看著林玄仲跑到近前卻又不知該說什麼,那一臉矛盾的神情,紅淚有些奇怪地出聲問道。

「當然,」林玄仲趕快回答一聲。

「那好我們現在就開始吧。」

本來還怕紅淚再說什麼耽誤時間,誰知紅葯卻跟著說出正合心意的話,林玄仲忙笑著點頭。

「劍法書中的內容有沒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在林玄仲拿起劍法書後,紅葯輕聲問了一句。 第131章

「這裡、這裡……還有這裡。」才翻開幾頁,林玄仲已經指出十幾處自己不太明白的地方。

「大哥哥,你真笨,那些我都能看的懂,你怎麼會看不懂。」一連看著林玄仲連續指出那麼多處問題,紅淚毫不掩飾地說出自己的想法。

言語如此直接,還真讓林玄仲有些尷尬,不過林玄仲沒時間為此不好意思,因為現在真的是機會難得。

好在一旁的紅葯臉色倒沒變化,還是剛才那副很有耐心的神情。「不急,我們還是從頭開始說吧。」

見紅葯這麼說,林玄仲忙跟著點頭,如果能從頭開始自然再好不過。

跟著在林玄仲從劍法的開頭部分翻起,一個接一個指出問題。另一邊,紅葯則耐心地一一為林玄仲講解起來。

一段時間后,幾乎每次在紅葯為林玄仲解釋新的問題時,紅淚都會在一旁沖林玄仲嚷著,「大哥哥,你真笨。」

半個時辰后,林玄仲都不知自己為此臉紅過多少次,可是每次都怕被紅淚打斷自己學習,所以乾脆點點頭表示同意。到最後,林玄仲脖子都疼了,還好紅淚也說的不耐煩了。

在紅淚漸漸減少說話的頻率后,林玄仲總算可以好好地聽著紅葯為自己講解功法書中的內容。而在講解的過程中,紅葯也發現林玄仲幾乎是什麼都不懂,宛如一個初學者般,甚至連最基礎的學習方法都不知道。

其實之前紅淚她們爹送給林玄仲劍法書也,算是高估了林玄仲。十幾年前,林玄仲一夜墜入萬丈深淵,從此再沒有受人指點的機會,一直以來都處於自學狀態。對於很多基本常識以及基礎的學習方法可以說是一無所知。

按常理說,本來做為一個三階武修,即便不會什麼高等武技,可總能有獨自學習某種武技的能力,這在武修的世界算是一種常識。所以既然林玄仲是一名三階武修,自然不會不知道學習方法,可事實情況就是與常理不同,林玄仲的確沒有獨自學習的能力。

在一些基本常識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劍法書中的專業術語對林玄仲而言只能全靠猜測,林玄仲能理解的不多,而且還會經常猜錯。總而言之,在獨自學習武技的能力方面,連紅淚都不知要比林玄仲強上多少倍。

對於自己的發現,紅葯同樣驚訝不已,最後由於林玄仲的問題實在太多,紅葯乾脆不讓林玄仲詢問,自己從頭一點一點為林玄仲講解起來。一來一回又用掉半個時辰,一旁閑著無事的紅淚因為無聊又開始不停地數落起林玄仲來,把林玄仲說的一無是處。

好在林玄仲心思都在功法書中的內容上,沒心思關注紅淚說的那些自己不能在意的言辭。再說紅淚的用詞雖然難聽,但好在清脆婉轉的音調沒變,所以最後林玄仲乾脆當紅淚不存在。

見林玄仲對自己的「嘲諷」不理不睬,心思都在劍法書上,紅淚有些生氣又有些無奈,結果因為怕打擾到林玄仲,在最後幾次說林玄仲笨后,反而跟著紅葯一起幫助林玄仲理解書中的語句來。

如此一來,有姐妹兩共同為林玄仲解釋,林玄仲的學習進度大幅加快。各種各樣的知識不停沖入腦海中,兩人的每一句話對林玄仲形成一種衝擊,林玄仲感覺到自己的學識在不斷增長,原本劍法書中的那些不了解內容,現在都漸漸明白過來。

不知又過去多長時間,姐妹兩總算帶著林玄仲把劍法中的內容都學習一遍。兩人說的是口乾舌燥,唯獨林玄仲聽的靜靜有味,一副樂此不疲的樣子。

現在好不容易說完,姐妹兩總算可以休息一下,而林玄仲則拿起劍法書自己獨自翻看起來。

一字一句從頭閱讀,完全沒有一開始那樣生澀。因為紅葯的耐心指點,一邊看著文字內容,一邊看著關於劍法中的招式繪圖,林玄仲感覺到那些繪圖都活起來,動作在自己腦海中一直變著直到最後成招。

一連翻看幾頁都是如此,林玄仲情緒激動異常,完全忽略一旁兩人的存在。

「我去回去找點水喝,姐姐你先在這裡等著。」簡單招呼一聲,紅淚看都不看林玄仲一眼就往車隊那邊走去。

「嗯,」一旁的紅葯輕聲應了一聲,跟著目送紅淚離開。說了這麼長時間,的確有些口渴,不過看著林玄仲如此專註,紅葯反而更加高興,心裡想著自己的辛苦非常值得。

在紅淚離開后,林玄仲的注意都在劍法書上,一邊看著,一邊還不忘用手比劃那些招式。一臉認真之色配上的英俊的臉龐,紅葯幾乎移不開目光,想想剛才指點林玄仲時候的情況,紅葯心裡又有一種異樣的情緒。

察覺這一點后,紅葯趕快收回目光,臉上不由自主地浮現一抹羞澀。還好林玄仲一心都在劍法書上自然沒注意到紅葯的舉動。

距離紅葯姐妹兩人過來已經快有一個半時辰,車隊那邊的人自然早就吃完午飯。現在一些人在忙著晾曬貨物,一些人在忙著修補車輛,還有一些之前傷勢未愈的人因為傷口受到水流衝擊正忙著處理傷口。

之前那一陣洪流把許多藥膏都被沖走,對於他們那些受傷的人來說的確是個問題。至於修補車輛,有些原本用來組裝車輛的木頭被大水沖壞無法繼續使用,他們只能到山腳下砍伐一些木頭回來,而修補車輛要用到的釘子,兩個車隊都有配備。

因為即便不發生剛才那樣的事,車輛在行駛過程中依舊有許多損壞的可能,所以用來修補車輛的一些配件每個車隊都會準備。現在還是有許多的事要忙,只有少部分人在閑著。

時間過得很快,等到紅淚回來時,林玄仲已經把書看完一半。

「大哥哥,別忙著看了,我爹說過武技是用來練的不是用來看的,你還是繼續練習你的劍招吧。」一看林玄仲還在專心地翻看劍法書,完全把其姐姐晾在一邊,紅淚當即不高興沖林玄仲道:「大哥哥,你什麼時候能聰明一點?」

紅淚的聲音很大,一下子打斷林玄仲的閱讀,一看紅淚正不高興地看著自己,林玄仲努力回想紅淚剛才說過的話,只記得說什麼要練劍招之類。陡然驚醒,林玄仲很快想到自己一直看著的確沒有多大用處,還需要真正練習才可。

等到完全反應過來,林玄仲趕忙起身看向紅葯,心裡不斷地想著既然紅葯練過這本劍術,那隻要紅葯能演示幾遍給自己看,自己便能學會。一時間,林玄仲又像是有重大發現一樣。

可是四目相對,想想剛才對方已經為自己講解一個多時辰,林玄仲又不好意思再開口。

「公子不用介意,紅葯可以先演練一遍劍術給公子看。」紅葯似乎看出林玄仲的想法,當即笑著說道。不知何時紅葯的聲音變得非常柔和,聽的林玄仲心裡暖洋洋的。

「姐姐,你別忙著教他,清風哥哥那麼笨,還是讓他先自己練練吧。」在林玄仲正在觀察紅葯的變化時,紅淚卻突然出聲,說完把手中的水遞給紅葯。

接過水袋,有些口渴的紅葯便喝起來。只是輕泯幾口,便把水袋遞向林玄仲。

「別給他喝,」在林玄仲還沒碰到水袋之前,只見紅淚一把搶過水袋,神色不滿地沖林玄仲說道:「我看他一點都不渴。」

不知道今天怎麼回事,紅淚總是找自己麻煩,想起之前觀看黑蛟渡劫時紅淚害怕地抱住自己的手臂,林玄仲有些無奈地搖搖頭。

現在離天黑還有一個時辰左右,如果不抓緊時間練,還真來不及。既然如此,林玄仲不再想起他的事,當即向紅葯謝道:「多謝你!」

「不用客氣,」紅葯對林玄仲的言語一點都不介意。接著不顧紅淚的反對,紅葯便為林玄仲演練起招式來。

一共只有十五式,演練過程需要的時間非常之短。幾遍之後,林玄仲已經大概記下所有招式,然後像以前學習拳法一樣自己練著。

等出現錯誤的時候,紅葯便會在旁邊指點。值得一提的是紅淚因為閑著無聊也跟著練起來,結果練習效果比林玄仲還好。

要不是以前在驛站的時候,林玄仲就知道自己學的慢,還真不能接受眼前的事實。當然不管林玄仲心裡怎麼想,被紅淚「稱讚」一番在所難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