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你不厚道啊,見色忘義,小弟我今晚還想陪著你一塊睡嘮嘮嗑呢。」古老六說道。

「你小子再多說一句試試看,看我揍不揍你!」方逸天臉一沉,笑著說道。

古老六嘿嘿笑了笑,便是與方逸天走了出去。

走出金鳳酒樓后古老六問道:「大哥,要不要我載你一程?」

「不用了,你先走吧,明天有時間我再聯繫你。」方逸天說道。

古老六笑了笑,意味深長的說道:「那好吧,大哥,晚上可要留點兒精力,可別精盡而亡了那可就惋惜了。」

「他媽的,你小子別跑,我他媽的抽死你!」方逸天笑了笑,古老六卻是飛快的鑽進了一輛黑色賓士中,跟方逸天招了招手便是開車離去。

方逸天輕吁口氣,看著夜幕降臨的夜空,心中默念了一句:傾城,白虎美女,我來找你了! 方逸天此番上京城,還有一大目的就是要幽會顧傾城,想起這個容貌絕美傾城傾國,身材更是名列超級名模行列的國際巨星大美女,方逸天心中還真是有些期待。

正想著給顧傾城打個電話,可這時他的手機卻是率先響了起來,他一怔,看了眼卻是侯軍撥打過來的電話,他連忙接了,問道:「喂,阿軍嗎?什麼事?」

天海市那邊他已經委託侯軍暗中保護林淺雪的安危,因此接到他的電話後方逸天還是很緊張的。

「呵呵,方哥,也沒什麼事,就是跟你說聲,林小姐已經是安全回到了別墅,明天我會繼續暗中保護她的安危,方哥請放心吧。」侯軍說道。

方逸天稍稍鬆了口氣,笑了笑,說道:「那就好,阿軍,感激的話我就不多說了,回去了肯定下去找你們喝頓酒。」

「呵呵,沒問題,那麼沒事了我就先掛了。」侯軍應了聲,便是掛掉了電話。

方逸天想了想,便給林淺雪打了個電話:

「喂,小雪嗎,這麼晚了應該回去了吧?」

「嗯,回來了,你到京城了嗎?」林淺雪問道。

「到了,早上的飛機,早就到了,小雪,這些天你也不要太忙了,多注意身體,我可不想回去了看到的是個病怏怏的林大小姐噢。」方逸天笑了笑,說道。

「我知道的啦,你在京城那邊辦完事了就早點回來吧,好不好?」林淺雪說道。

「嗯,我會的,回去了吃飯就休息吧,保重身體。」方逸天笑了笑,說道。

「嗯嗯,你也保重身體!」林淺雪電話里輕輕一笑,而後便掛了電話。

有侯軍在天海市暗中保護著林淺雪方逸天也就放心下來了,而後他便是撥打了顧傾城的電話,電話響了一遍卻是沒人接。

方逸天稍稍疑惑,接著又是撥打了一遍,還是沒人接。

難不成傾城還在忙著?方逸天皺了皺眉,便心想著過一會兒再打過去。

看著夜色漸晚的夜空,方逸天思緒紛紛,華國龍組的總部就是設立在京城,在華國龍組中他也有著不少的兄弟戰友,其中華國龍組的組長龍嘯天更是他所敬重的大哥,他心想著有空了得要去找龍嘯天聚聚,喝兩杯。

當初離開華國龍組的時候龍嘯天百般勸留,不過他還是選擇了離開,但兩人間那份情意是不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減淡半分的。

正想著,他手中的手機卻是響了起來,一看正是顧傾城打過來的,他一笑,便接了電話。

「喂,是逸天嗎?剛才我正在洗澡呢,沒聽到手機響。」顧傾城那優美而又動聽的聲音傳了過來。

「是我,剛洗完澡嗎?今天是不是又忙了一天?」方逸天笑了笑,問道。

「嗯,剛出席了一個代言發布會,然後就回到了酒店,剛洗完澡出來就看到你打過來的未接電話了。怎麼,想我啦?哼,這麼多天才打過來電話,你分明是在存心氣我。」顧傾城語氣幽幽地說道。

方逸天笑了笑,說道:「你剛回到酒店啊,你住在哪個酒店呢?今晚真的是太想你了,說不定我會連夜趕飛機去找你哦。」

「真的啊?」顧傾城語氣一喜,而後便是嬌嗔了生,哼聲說道,「我才不信你的話呢!又來騙我不是?」

「這可難說,如果你盛情邀請,我真的會立刻飛過去。你倒是先說說你在哪個酒店住?」方逸天笑了笑,問道。

「我在希爾頓……跟你說了又沒有用,到頭來也是白高興一場!」顧傾城嗔了聲,又說道,「不過你能打電話給我我也很開心了。可我想的是你能在身邊陪我,可惜你又不上來,我也暫時沒法脫身,真是難受。」

「京城的希爾頓酒店是吧?記下了,指不定今晚深夜我會敲開你的房門哦,信不信?」方逸天笑了笑,問道。

「不信,不信……」顧傾城連續說了幾聲,又忍不住的問道,「你、你真的會來嗎?」

「這個——看我有沒有空吧,哦,對了,我還有事,先掛電話嘍,一會兒再給你打過去,好吧?」方逸天笑道。

「你、你……你還說連夜飛過來,看吧,又有什麼事忙去了,指不定去找什麼美女去了。」顧傾城心中一氣,好不容易等到方逸天打個電話過來,可沒說幾句他又要有事忙去了,她心中當然是不高興。

方逸天笑了笑,說道:「我能去找什麼美女?再說了,這世間比你漂亮的美女可不多哦,有你一個我已經很滿足了。」

「騙人!」顧傾城輕啐了聲,不過內心卻是一陣欣喜,而後又說道,「好啦,你既然忙就先掛了電話吧,不過你要記得一會兒給我打電話哦。」

「行,不但要給你打電話,說不定還會給你一個驚喜。」方逸天笑了笑,說道。

「我才不稀罕你的什麼驚喜呢,你要是能出現在我面前還差不多!」顧傾城嗔了聲,而後又說道,「好啦,你忙去吧,接到你的電話我真的很高興,嘻嘻……」

方逸天呵呵一笑,便是掛掉了電話。

希爾頓五星級大酒店?也不知道能不能查詢得到傾城住在哪間房間,不過只消動動手腳就能夠查詢得到的吧?希望自己的那張華國龍組的令牌還能夠唬唬人。

方逸天想著便是笑了笑,攔下了輛計程車,朝著希爾頓大酒店的方向飛馳而去。 京城希爾頓五星級大酒店。

希爾頓酒店集團在全世界範圍內都是影響深遠的,而位於京城的希爾頓大酒店更是富麗堂皇高貴優雅之極,在裡面進進出出的客人無一不是政商界或是文藝界的大腕。

方逸天走進了希爾頓酒店,酒店大廳寬廣明亮,燈光璀璨,乾淨優雅,酒店前台上的幾個美麗而又有禮的服務員已經是站起身對方逸天問好。

方逸天面無表情,甚至是臉色帶著一絲的嚴肅沉重,走過去,開口問道:「你們的值班經理是誰,我要見他。」

「先生不是來用餐或是住宿的嗎?請問找我們的經理有什麼事?您事先有預約了嗎?」一名臉色白皙的前台小姐微笑有禮的問道。

「我再說一遍,把你們的值班經理叫出來,我有事找他,如果延誤了事情,那麼後果不是你可以承擔得起的。」方逸天目光一沉,看了這名前台小姐一眼,說道。

深邃的目光,犀利的眼神,嚴肅的表情……那麼前台小姐看著方逸天,臉色微微一怔,稍稍遲疑片刻便是說道:「那麼先生您請稍等,我打個電話給我們的王經理。」

前台小姐說著便是拿起了座機,撥打了一個電話。

「喂,王經理,有個先生要見您,說是有事情找您……」前台小姐說著看了方逸天一眼,又說道,「他、他沒說他是什麼人,只是說有事情找您,還說事不宜遲,後果自負之類的話。」

「好的,好的,他就在前台這裡,行,行!」前台小姐掛掉了點,而後對著方逸天微笑說道,「先生您請稍等,王經理很快就會下來。」

方逸天點了點頭,暗想希爾頓酒店的服務態度果真是名不虛傳,換做是其他的大酒店,要想找值班經理沒有報出身份來頭只怕是不容易。

一會之後,酒店大廳一旁的電梯門口打開,走出來了一名西裝革履的中年男子,戴著一副眼睛,斯文穩重。

那些前台小姐看到這名中年男子之後便是敬聲稱呼了聲王經理。

王經理走過來,目光看向了方逸天,眼神稍稍有點遲疑,走近之後便是問道:「這位先生你好,請問是你在找我?」

方逸天點了點頭,淡淡說道:「王經理,借一步說話吧。」

王經理臉色一怔,便是微微笑道:「這位先生,不知您找我有什麼事?是不是我們的服務不周,引起了您的不滿?」

方逸天淡淡笑了笑,走上前,在王經理的耳邊低聲說道:「王經理,我是華國龍組的一名特工,這是我的證件,希望能夠借一步說話!」

方逸天說著便是把一張藍皮封面的證件掏了出來,在王經理的面前閃了閃。

王經理聽到方逸天那句話時全身已經僵硬,再定眼看著方逸天掏出來的證件,上面蓋著華國的鋼印,華國龍組四個紅色的大字又是讓他心頭一顫,下面便是華國龍組方逸天,代號S005!

王經理的臉上頓時變化極大,一會震驚,一會又是驚怕,一會又是恐懼起來,他從沒有想到,只有在電影電視上看到過的所謂的特工會出現在他的面前。

照理來說,國家的特工不是處理調查罪犯,竊取情報,保衛國家安全的嗎?怎麼會找到自己頭上了?自己平時兢兢戰戰的工作,並沒有觸犯到國家法律的條款啊!也就是在外面養了幾個女人,這、這也會查到自己的頭上?

王經理頓時臉色蒼白了起來,雙腿微微顫抖,似乎是有些站不穩,心中有種惶恐不安的感覺,一時間頓時發愣了。

「王經理!」方逸天看著王經理的臉色,淡淡說道。

「啊——方、方先生,不、不知道您來找我有什麼事?我、我好像沒做過什麼犯罪的事吧?」王經理頓時回過神來,扶了扶鼻端上的眼睛,語氣有點急促的說道。

方逸天拍了拍王經理的肩膀,笑道:「王經理,這次我只是有些個人的私人要求請你幫幫忙,並沒有涉及到你的事,不知道是否可以找個清靜的地方說說話?」

王經理聞言后先是一愣而後又是一喜,趕緊的說道:「原、原來是這樣啊,方先生,您請,這邊請!」

王經理說著便是趕緊的把方逸天請到了大廳里的一間會客室,而後又叫人端來了上好的茶水,殷勤不已。

方逸天笑了笑,說道:「王經理用不著這麼客氣,這是我在華國龍組任職的證件,王經理可以再看一遍,不過我希望王經理看了之後能夠把剛才所看到的都忘了,你也知道,特工一向來都是國家的機密,半點的泄露便是引來殺身之禍。」

方逸天說著又把那張當初在華國龍組時的證件掏了出來。

王經理聽了方逸天的話之後大驚失色,連忙說道:「不了不了,不用看了,我相信,我完全相信。」

王經理倒也不是那種稚嫩的貨色,他相信這世間沒人會無緣無故的假扮一名特工,酒店裡都有著攝像頭,在前台上的時候方逸天的身影已經是被錄製下來,如果他是假扮的那麼事後肯定是遭到公安局的緝捕。

再則,方逸天臉色如此的淡然鎮定,更是讓王經理確信不疑,事實上,方逸天本身就是一名特工,雖說是退出了龍組。

「你們酒店裡都有監控錄像,如果王經理有所懷疑,那麼可以把錄製下我的監控錄像呈遞給京城公安局的局長熊偉平,不客氣的說,熊偉平還要接受我的調度。」方逸天抿了口茶,淡淡說道。

王經理臉色一怔,額頭上顆顆冷汗冒出,方逸天越是不把具體什麼事說出來,他心中越是不安。況且,能夠直呼京城公安局局長名字的人,好像沒幾個吧?

「呵呵,不、不知道方先生這次來找我是有什麼事?我、我能幫得上忙?」王經理忍不住擦了擦冷汗,問道。

「這次我是有件私事找你,我想找個人,這人姓顧,是名女性,名字我暫時忘了,目前這人正在你們酒店住宿,你讓前台的工作人員把一份姓顧的顧客住在你們酒店的詳細列表列印出來,交給我。」方逸天淡淡說著,他並沒有說是直接來找顧傾城的,顧傾城這名字太造謠,說出來了只怕是影響不好。

王經理臉色稍有遲疑,問道:「方、方先生是想找一名姓顧的客人在酒店住宿的詳細資料?可是,可是我們酒店歷來都是要保護顧客的隱私的。」

「我知道,所以才來找你,怎麼,你擔心我會泄露了你們顧客的隱私不成?」方逸天目光一寒,冷冷問道。

「這個——不敢不敢,只是公司有所規定,要不這樣,如果方先生肯登記下您的身份證號,那麼萬一以後我也好有個交代,您看?」王經理冷汗淋漓,連忙說道。

「哦,沒問題,這是我身份證,你拿過去吧。」方逸天把自己的身份證掏了出來,遞給了王經理。

王經理連忙點頭接過之後說道:「那麼方先生您請稍候片刻。」

……

王經理走出去之後方逸天笑了笑,而後便是心想著,傾城啊,為了直接奔向你的房間我可是煞費苦心,到時候你可得要好好地服侍服侍我才行!

很快,王經理便是快步走了出來,拿著一串列印條,說道:「王先生,近日來在我酒店住宿的姓顧的顧客就這麼多,您請過目,還有您的身份證。」

方逸天點了點頭,接過列印條之後順著往下一個個的看著,看著看著,他腦海中頓時閃過一個念頭:萬一顧傾城來這裡住但為她登記住房的不是她而是她的經紀人或則是其他人豈不是白忙乎一番了?

方逸天倒吸口涼氣,再往下一看,頓時「顧傾城」這三個字便是躍入眼帘,他心中一喜,再看看她是住在酒店第十六層的1608號總統套房中。

「好了,我已經找到了要找的人,這次還真是多謝王經理你了,希望剛才沒有給你造成任何麻煩。」方逸天笑了笑,說道。

「不會,不會,這怎麼會是麻煩呢。」王經理立即訕訕笑道。

「還有,關於我的身份,如果王經理無法忘記那麼就爛在肚子里吧,切勿泄露了出去。」方逸天看了眼王經理,淡淡說道。

「絕對不會,絕對不會泄露半句出去!」王經理立即說道。

方逸天點了點頭,先是走了出去撥打了一個電話。

王經理看到方逸天在打電話,也沒去驚擾他,在一旁等著,待到方逸天打完電話之後這才上前笑著問道:「方先生,您看您還有什麼需求?」

「呵呵,沒什麼了,對了,王經理在這工作多長時間了?」方逸天隨口問道。

「快有五年的時間了,呵呵,如果方先生不介意,待會我可以讓人送給方先生一張金卡,以後在全國各地入住希爾頓酒店都是八點五折的優惠。」王經理討好的說道,畢竟,如果就此認識這麼一個神秘的大人物,倒也是不錯。

「不必了,我已經麻煩了王經理不少,再說了,我們龍組對這些查處得比較嚴。」方逸天笑了笑,回拒說道。

王經理聞言后一怔,而後便是點了點頭。

這時,酒店門外突然走進來了一個穿著工作制服的男人,他的手裡抱著一大束火紅的玫瑰花,他走到前台之後便是說道:「你好,我是春天花店的員工,有位先生給貴酒店1608號房間的客人送了花,請你們查收。」

方逸天見狀之後,暗暗笑了笑,心想居然這麼快就來了?

「1608號房間?噢,王經理,我要找的那位朋友恰好就住在1608號房間,要不我就順便把這束花送上去吧。」方逸天淡淡說道。

「這麼巧?呵呵,如果方先生願意那麼當然沒問題。」王經理立即笑道。

而後,那名送花的人帶到前台把花束簽收之後便離開了,接著,方逸天抱著那束花,王經理早已經是在電梯裡面等著他。

「王經理,我希望我任何的行動都不會有人在旁監視,包括你。」方逸天說道。

「不會,不會,我、我這是上去二樓,我的辦公室在二樓。」王經理連忙說道。

方逸天笑著點了點頭,到達二樓之後,王經理便是走了出去,微笑著跟方逸天告別,而後電梯門關上,朝著第十六層樓升了上去。

原來,在趕來希爾頓大酒店前方逸天便是在附近的春天花店預定了這束玫瑰花,不過並不知道顧傾城住在哪個房間,他便在花店留下了電話號碼,弄清顧傾城房間之後再打過去,讓花店的人把花束直接送到希爾頓大酒店。

「叮!」的一聲,電梯門打開了。

方逸天一路走到了1608號總統套房,他的心情也不由得變得激動起來,他站在套房門前,將手中的花束遮住了房間門口的門孔,這樣就算是裡面的顧傾城透過門孔看到的也是一大片艷紅的玫瑰花。

咚咚咚!

一枝金蓮壓海棠 方逸天敲了敲門,而後故意用一種難辨的嘶啞低沉的聲音說道:「顧小姐,有人定了這束花送給你,請你查收!」

接著,方逸天隱約聽到了房間里傳來的走動聲,他猜想此刻顧傾城肯定是透過門孔看向外面吧?

「是那個人送來的花?請幫我退回去吧,我不需要!」

顧傾城的聲音隱隱從裡面傳了出來,果真是顧傾城的聲音,裡面住著的就是顧傾城!

「那位先生說了,這話你務必收下,還說你打開門就知道了。」方逸天又用另外一種聲音說道。

「是哪個先生?他沒有留下電話姓名嗎?」顧傾城在裡面問道。

「沒有,那位先生說只要顧小姐把花收下就明白是誰送的了!」方逸天又說道。

「究竟是誰這麼無聊?我倒要看看是這人是誰!」說著,門口哐當一聲打開了,身上穿著一件睡裙,外面披著一件袍巾的顧傾城站在門前,那張傾國傾城的容貌精緻唯美,盈盈的眼眸顧盼之間足以傾倒眾生,身上那絲醉人的幽幽體香更是迷人萬分。

如此的女人已經稱得上是絕世妖嬈,不可方物,不似人間有,彷彿廣寒宮裡的仙子般!

「顧小姐,請你務必收下這束花,要不然我回去了可是無法交代的!」方逸天恢復了原來的聲音,接著,將手中的花束稍稍朝下一低,也露出了他那張帶著懶散笑意的臉。

「啊——」

顧傾城立即嬌呼了聲,春筍般的玉指頓時掩住了性感誘人的紅唇,宛如星辰般深邃而又柔美的目光中又是震驚遲疑又是不可置信又是欣喜過望的看著眼前對著她一臉笑意的方逸天! 顧傾城似乎是完全怔住了般,盈盈秋水的眼眸撲閃著,波光流轉間如夢似幻,唯美如夢境,隱約的,還閃動著絲絲晶瑩的光芒,似乎是晶瑩的淚花折射出來的光芒般。

方逸天看著顧傾城那張白皙如玉而又美輪美奐的玉臉,心中一動,目光變得輕柔起來,笑了笑,輕聲說道:「這束花,你到底是收還是不收?」

顧傾城回過神來,目光幽幽而又欣喜之極,口中卻還是不可置信的說道:「逸、逸天,真、真的是你嗎?我不會是在做夢吧?」

「除了我,誰要敢給你送玫瑰花,我非要打斷他的腿不可!」方逸天斬釘截鐵的說著。

「噗嗤!」

顧傾城禁不住的嫣然一笑,心中歡喜之下已經是迫不及待的伸手把方逸天拉進了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