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此之後的相遇都是巧合,還是你們故意為之?」

「主人一直默默守護者你,救你完全是放心不下。至於水上相遇,本想早你們一步,打點好行程,卻沒想到,真的是被打劫。」

嚴浪想了一下,怕有所誤會,又說道:「主人暗地裡為你付出了很多,你不知道而已。你以為,一路上會這麼太平嗎?那都是我們暗地裡解決掉,就為你的安全考慮。」哦,她說這麼沒有追兵呢。 小九聞言沒有停止,慢悠悠的圍繞著嚴浪轉了兩圈,看著他哆嗦的模樣,唾棄的開口:「沒用的白痴狼。」

小九能開口說人語並未嚇壞嚴浪,反倒讓他不安的望向水月然,讓小九這般稱呼自己,難道……她都知道了?

「小白,好久沒見了啊!」如果不是小九拿萬靈丹救了大海,讓她明白了很多之前沒有能明白的事,也許到現在她還被蒙在鼓裡。

萬靈丹的原料是天山雪蓮果,記得紅娘說過,她曾經機緣得到天山雪蓮果服下后比同類更早的幻化為人形。作為天山上的靈獸,小白應該是與九尾狐一般,具有靈性,加上一年前的果子,幻化人形理應不難。

可媲美犬類的靈敏嗅覺。所有動物一見他就顫抖的王者本性。喚冷星辰為主人,而不是主子。見到小九開口說話,竟與平常無異……難怪當時小九罵他是只白眼狼的時候,他能如此大方的承認。這所有的一切不都在暗示嚴浪就是當年的小白嗎!

嚴浪抿著嘴拚命的搖頭,打死不認。

「你剛向冷星辰撒嬌時,尾巴不小心露出……」

「真的嗎?!」說完,嚴浪就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頭,這是不打自招了。

「小九!」

「不要,你想知道什麼就問吧!我覺得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別讓她再靠近了!」嚴浪幾乎是哭喊著把話說完。

水月然挑眉微笑,打了個響指,說道:「好,那我問你,什麼時候發現當年的女子就是我的。」

嚴浪面露難色,支吾著不語。

使了個眼色,小九立刻跳上嚴浪的膝蓋,伸出一根爪子,奸笑的緩緩戳向他的胸膛。

「在京城之中的大街之上,有次無意的撞見!」

小九看來比什麼都有效,水月然微笑的說道:「小九,你就在那呆著,等他把事情交代清楚后,你再下來。」

「明白!」轉臉對嚴浪時卻慢悠悠的****著自己的利爪,滿意的看著他額角的汗珠直冒。

水月然眼珠子一轉,似乎又想到了什麼,開口聞到哦:「那之後水晶的暗送,與寫信的告知,都是你們所為了哦!」

幾乎是肯定,那束銀白的發色,放眼天下除了冷星辰,還有誰能擁有!

嚴浪雙眼含淚,拚命的點頭。

「為何不現身?」

「主人所不想打擾你的生活……」回答著水月然的話,可眼睛卻死死的盯著小九,就怕稍有不慎,她會做出什麼事來。

當然,還有嚴浪沒有說的是,她的身邊有著當朝五皇子的守護,他自然也不便現身,徒增她的麻煩。

「在此之後的相遇都是巧合,還是你們故意為之?」

「主人一直默默守護者你,救你完全是放心不下。至於水上相遇,本想早你們一步,打點好行程,卻沒想到,真的是被打劫。」

嚴浪想了一下,怕有所誤會,又說道:「主人暗地裡為你付出了很多,你不知道而已。你以為,一路上會這麼太平嗎?那都是我們暗地裡解決掉,就為你的安全考慮。」哦,她說這麼沒有追兵呢。 「還有個問題,冷星辰的黑髮黑眼……」

水月然提到這事,嚴浪忽然就變得義憤填膺,兩眼憤恨的望著她,牙咬切齒的說道:「他為了出來找你,特意找來十顆可以煥顏的藥物,只為黑髮黑眸在人群中不受歧視……說是煥顏葯,根本就是毒藥……」

「毒藥?」

「對,他的銀髮是渾然天成,不管如何的染,顏色根本上不去。直到有次身重劇毒,髮絲竟奇迹的變黑,這讓他有了想法,劇毒合成的丹藥或許能夠改變……」

回想過往,水月然驚呼。「那你採摘的毒草就是為了幫他更快的達到效果?」

「不,是為了中和一些毒性。那煥顏丹雖然能改變眼睛與頭髮的顏色,可畢竟是毒藥,武功縱使高,也承受不住。但解除毒素,發色又會變回原來的樣子……所以才會以毒攻毒,中和大部分毒素之後,讓少量的毒素殘留,人體能夠自行排出,不至於特別傷害身體。」

水月然問道:「為什麼不用少量的毒劑?」

「你以為我們不想嗎?經過多次的驗證,只有劇毒,還必須是大劑量的,經過以毒攻毒,渾身被碾壓過一般的疼痛之後,發色和瞳孔才會轉變,這樣的效果最多也就一個月左右……就為讓你不受異樣的目光嘲諷,主人他想要以一個正常人的模樣接近你,這些年一直都在找變回黑髮黑瞳的方法……」每一次都在期待與失望交替中度過,讓他都跟著心疼。 錦衣血途 望著水月然的目光更加的怨恨。

解開了心中所惑,心卻為之悸動。看似平常的一切,對於冷星辰來說都是無比的艱辛,她從來沒在乎過他的相貌,但就為自己不受他人歧視,不受他人嘲笑,能堂堂正正的接近自己,付出的遠遠超出想象。他為她想的面面俱到……如果今天不是小白說,難道準備瞞她一輩子嗎?水月然眼眶有些濕潤了。

「紫炎草是不是真是你們所找之物?」

「是,因為這也是傳聞,它具有白髮變黑的功效。是合成藥劑必備之一,不過多年來只要稍有苗頭就會被收購走,就再無蹤跡可尋。」尋找紫炎草是目的之一,但就怕這也是一次空歡喜。這樣失望已經太多太多,多的連他都快絕望。

水月然停頓了下,心中仍有一個疑惑,問道:「最後一個問題。一年前,他為什麼會突然離開。」

冷哼一聲,說道:「還不是某人,睡的死豬似的,追殺主人的殺手再次出現在洞口附近,為了你的安全,獨身一人引開殺手……」

「後來怎麼樣?」水月然緊張的問道,俏臉微紅,她不是故意的,人累的正常反應。記得,一年前,冷星辰可是身負重傷啊。

「掉入山下,差點死掉,幸得一位被親信找到,在床上躺了大半年的時間才恢復。如果沒有強烈的意志支撐,恐怕他早就死了。一恢復就滿世界的找你!」當時都怪他那是還是狼形,幫不上半點忙。 「還有個問題,冷星辰的黑髮黑眼……」

水月然提到這事,嚴浪忽然就變得義憤填膺,兩眼憤恨的望著她,牙咬切齒的說道:「他為了出來找你,特意找來十顆可以煥顏的藥物,只為黑髮黑眸在人群中不受歧視……說是煥顏葯,根本就是毒藥……」

「毒藥?」

「對,他的銀髮是渾然天成,不管如何的染,顏色根本上不去。直到有次身重劇毒,髮絲竟奇迹的變黑,這讓他有了想法,劇毒合成的丹藥或許能夠改變……」

回想過往,水月然驚呼。「那你採摘的毒草就是為了幫他更快的達到效果?」

「不,是為了中和一些毒性。那煥顏丹雖然能改變眼睛與頭髮的顏色,可畢竟是毒藥,武功縱使高,也承受不住。但解除毒素,發色又會變回原來的樣子……所以才會以毒攻毒,中和大部分毒素之後,讓少量的毒素殘留,人體能夠自行排出,不至於特別傷害身體。」

水月然問道:「為什麼不用少量的毒劑?」

「你以為我們不想嗎?經過多次的驗證,只有劇毒,還必須是大劑量的,經過以毒攻毒,渾身被碾壓過一般的疼痛之後,發色和瞳孔才會轉變,這樣的效果最多也就一個月左右……就為讓你不受異樣的目光嘲諷,主人他想要以一個正常人的模樣接近你,這些年一直都在找變回黑髮黑瞳的方法……」每一次都在期待與失望交替中度過,讓他都跟著心疼。望著水月然的目光更加的怨恨。

解開了心中所惑,心卻為之悸動。看似平常的一切,對於冷星辰來說都是無比的艱辛,她從來沒在乎過他的相貌,但就為自己不受他人歧視,不受他人嘲笑,能堂堂正正的接近自己,付出的遠遠超出想象。他為她想的面面俱到……如果今天不是小白說,難道準備瞞她一輩子嗎?水月然眼眶有些濕潤了。

「紫炎草是不是真是你們所找之物?」

「是,因為這也是傳聞,它具有白髮變黑的功效。是合成藥劑必備之一,不過多年來只要稍有苗頭就會被收購走,就再無蹤跡可尋。」尋找紫炎草是目的之一,但就怕這也是一次空歡喜。這樣失望已經太多太多,多的連他都快絕望。

水月然停頓了下,心中仍有一個疑惑,問道:「最後一個問題。一年前,他為什麼會突然離開。」

冷哼一聲,說道:「還不是某人,睡的死豬似的,追殺主人的殺手再次出現在洞口附近,為了你的安全,獨身一人引開殺手……」

「後來怎麼樣?」水月然緊張的問道,俏臉微紅,她不是故意的,人累的正常反應。記得,一年前,冷星辰可是身負重傷啊。

「掉入山下,差點死掉,幸得一位被親信找到,在床上躺了大半年的時間才恢復。如果沒有強烈的意志支撐,恐怕他早就死了。一恢復就滿世界的找你!」當時都怪他那是還是狼形,幫不上半點忙。 唔,又是一下,低頭死死的盯著小九,眼睛發出危險的信號。

臭狐狸,別得寸進尺,小心我剝了你的狐狸皮。

小九慵懶的一笑,眼中的意味也很清楚。來啊!怕你!

在旁的水月然則黯然神傷,每聽一點,她的心就揪著一分,緊咬著嘴唇,如果冷星辰此時在的話,她會撲進他的懷中,緊緊的抱著他……

屋內的兩人一狐,都沉寂在自己的世界中,沒有人留意,屋子的窗沿邊,有個細小的竹筒捅破窗戶紙,冒著縷縷白煙。

不出一刻,屋內的人都覺一陣炫目,就倒地不省人事。

「把他們抬走!」推門進來的蒙面黑衣人向身後的人吩咐到。如果水月然還醒著,肯定能認出此人正是乾瘦身材的綠豆眼掌柜。只是此時的他沒了掌柜的庸俗感覺,陰狠勁十足。

「老大,全部都帶走嗎?」黑衣手下詢問著,心裡念叨的是剛迷暈的隔壁屋的虞翊,許久曾見過上等的美女了,真想嘗一嘗。

「對,你別想打什麼歪腦筋。」一個巴掌就拍了上去,打的黑衣手下摸頭叫疼。

「這幾個人正好彌補了上次死掉的幾人。人數不對,東家肯定會發火,到時候就不是一巴掌的問題,而是……明白沒?」在頸間做了一刀切的樣子,嚇得黑衣手下立刻哆嗦了下,趕緊點頭。上頭的作風他可清楚的很,手段絕對不是他們想要嘗試的。有所的歪念一下全無。

「好了,去吧,記得,把旁邊屋子的兩人一起帶上。」

「是!」黑衣手下趕緊搬起人,趁著黑夜,運走。

等到水月然醒來,發現自己身處一個黑暗囚牢之中,打量了下四周,地面鋪滿稻草,老鼠囂張的竄來竄去,而自己的手腳更是被鐵鏈鎖綁。

囚牢之外的牆壁上零星的點著幾盞昏黃的燈,依稀的可以看見周邊的囚牢之中還關著不少的人,細數了一下,大致有十個人。

怎麼回事?拍了下腦袋,回想暈倒之前說發生的事,似乎沒有發生什麼異樣。究竟是誰抓了她?上官凝香嗎?

手中的鏈條聲引起了看守人的注意,走到牢門前,用鐵棍狠狠的擊打了下鐵做的牢門,兩者相碰,發出激烈的火花。

「安穩點!不然要你好看!」說完便徜徉而去。

水月然火冒的看著囂張的看守人,運力想打斷鐵鏈,一下,沒有預期的斷裂,鏈條絲毫不動。再來,又是一下,依舊紋絲不動。怎麼會這樣?!

「沒用的,不用再試了!」

「誰?!」循聲望去,就見一位中年男子依靠隔壁牢房的牆壁上,衣衫破爛,頭髮四散,看樣子已經待了不少的時日。猶豫太過黑暗,如果他不出聲的話,水月然根本就不知道旁邊還有人存在。

「為什麼你說不用再試了?」

男子哈哈一笑,但聲音聽著沒有任何的精神,顯得十分的無力。

「你到現在還沒有發覺嗎?你的內力已經沒有了!」 唔,又是一下,低頭死死的盯著小九,眼睛發出危險的信號。

臭狐狸,別得寸進尺,小心我剝了你的狐狸皮。

小九慵懶的一笑,眼中的意味也很清楚。來啊!怕你!

在旁的水月然則黯然神傷,每聽一點,她的心就揪著一分,緊咬著嘴唇,如果冷星辰此時在的話,她會撲進他的懷中,緊緊的抱著他……

屋內的兩人一狐,都沉寂在自己的世界中,沒有人留意,屋子的窗沿邊,有個細小的竹筒捅破窗戶紙,冒著縷縷白煙。

不出一刻,屋內的人都覺一陣炫目,就倒地不省人事。

「把他們抬走!」推門進來的蒙面黑衣人向身後的人吩咐到。如果水月然還醒著,肯定能認出此人正是乾瘦身材的綠豆眼掌柜。只是此時的他沒了掌柜的庸俗感覺,陰狠勁十足。

「老大,全部都帶走嗎?」黑衣手下詢問著,心裡念叨的是剛迷暈的隔壁屋的虞翊,許久曾見過上等的美女了,真想嘗一嘗。

「對,你別想打什麼歪腦筋。」一個巴掌就拍了上去,打的黑衣手下摸頭叫疼。

「這幾個人正好彌補了上次死掉的幾人。人數不對,東家肯定會發火,到時候就不是一巴掌的問題,而是……明白沒?」在頸間做了一刀切的樣子,嚇得黑衣手下立刻哆嗦了下,趕緊點頭。上頭的作風他可清楚的很,手段絕對不是他們想要嘗試的。有所的歪念一下全無。

「好了,去吧,記得,把旁邊屋子的兩人一起帶上。」

「是!」黑衣手下趕緊搬起人,趁著黑夜,運走。

等到水月然醒來,發現自己身處一個黑暗囚牢之中,打量了下四周,地面鋪滿稻草,老鼠囂張的竄來竄去,而自己的手腳更是被鐵鏈鎖綁。

囚牢之外的牆壁上零星的點著幾盞昏黃的燈,依稀的可以看見周邊的囚牢之中還關著不少的人,細數了一下,大致有十個人。

怎麼回事? 嫡女無雙 拍了下腦袋,回想暈倒之前說發生的事,似乎沒有發生什麼異樣。究竟是誰抓了她?上官凝香嗎?

手中的鏈條聲引起了看守人的注意,走到牢門前,用鐵棍狠狠的擊打了下鐵做的牢門,兩者相碰,發出激烈的火花。

「安穩點!不然要你好看!」說完便徜徉而去。

水月然火冒的看著囂張的看守人,運力想打斷鐵鏈,一下,沒有預期的斷裂,鏈條絲毫不動。再來,又是一下,依舊紋絲不動。怎麼會這樣?!

「沒用的,不用再試了!」

「誰?!」循聲望去,就見一位中年男子依靠隔壁牢房的牆壁上,衣衫破爛,頭髮四散,看樣子已經待了不少的時日。猶豫太過黑暗,如果他不出聲的話,水月然根本就不知道旁邊還有人存在。

「為什麼你說不用再試了?」

男子哈哈一笑,但聲音聽著沒有任何的精神,顯得十分的無力。

「你到現在還沒有發覺嗎?你的內力已經沒有了!」 經過的他的提醒,水月然才發現,自己的丹田空空如也什麼也沒有。對,還有魔法。嘴巴輕動,食指一伸,什麼也沒出現。怎麼會這樣?!雖然知道自己之前因為幫助卓爾生產耗費了不少的魔力,可不至於一點也沒有!癱坐在地上,水月然從來沒有感覺這麼無力過。

「每個人都一樣,進來之前都會餵食丹藥,消除內力,再加上鐵鏈鎖考,別想能逃出去。」中年人身體向牆上靠著,閉上眼,說著。

「大叔,怎麼稱呼?您為什麼會被抓?」水月然見逃脫無望,索性就走到囚牢邊坐下,與中年大叔攀談起來。

「哈哈,你就林大哥吧!我可沒有你想的那麼老。我是雲來客棧入住到半夜被虜過來的,想想也有十天的時間。」

雲來客棧?看來這件事與它脫不了干係。只是……抓他們的目的是什麼?水月然思索了一會,開口問道:「林大哥,我的情況和你如出一轍……你可知虜我們的到底是什麼人?我們不是女子,定不是做販賣人口的勾當。如是劫財,定會殺人滅口。我是想不出有什麼目的……」

林姓男子,猛的睜眼,渾身一震,想到他們的手段,就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如果不是妻兒尚在,心中仍有心愿未了,也許早就如他的手下一般,放棄生的希望……

「能肯定的是,定藥王谷有關!」

「藥王谷?」

林姓男子接著說道:「在這囚牢中的人,都是拿來試藥的!」

「試藥?試什麼葯?」

「不清楚,每隔一段時間,他們就會在牢中選一些人,餵食同樣的藥物,並記錄下吃藥後的反應……有人咬牙能挺過去,有人則因為受不了藥物的痛楚,自盡而亡。還有人則因為藥性太強而被奪去性命。」

「什麼,直接拿活人做試驗?太殘忍了!」聽著述說,水月然想到了實驗室中的白老鼠,無助,弱小,可以被任意的掠奪生命。

「對,他們還特別喜歡意志力堅強的人,看到那邊沒有?」

順著林姓男子的手望去,相鄰的一個牢籠中,地上躺著一位男子,同樣的披頭散髮,同樣的衣衫襤褸,就在那一動不動,除了胸口還有先起伏,她根本看不出那還是個活人。

「他比我還要早的被抓進來,那些人也最喜歡拿他試藥,與他同時被抓的,不是瘋就是死,只有他沒有放棄……」

「吵,吵什麼吵,再吵就把你們統統拉出去嘗試新葯!」看守人不耐煩的指著水月然一邊怒吼,但見到水月然的俊逸面容,縱慾過度發黃的眼睛,忽然一亮,見到獵物般的興奮。隨即,看門進了囚牢,走到水月然的身邊,抓住她的下頜,左右審視著。半響,滿意的點頭,口中念叨著。

「東家一定會滿意!」說完,厲聲呵斥著:「起來!」

水月然任由擺布,先不說現在她無反抗之力,就是有,他倒想見見所謂的東家,摸清底線才好出手。變裝假裝掙扎無效的被拉起推出門外。 經過的他的提醒,水月然才發現,自己的丹田空空如也什麼也沒有。對,還有魔法。 此生非你不可 嘴巴輕動,食指一伸,什麼也沒出現。怎麼會這樣?!雖然知道自己之前因為幫助卓爾生產耗費了不少的魔力,可不至於一點也沒有!癱坐在地上,水月然從來沒有感覺這麼無力過。

「每個人都一樣,進來之前都會餵食丹藥,消除內力,再加上鐵鏈鎖考,別想能逃出去。」中年人身體向牆上靠著,閉上眼,說著。

「大叔,怎麼稱呼?您為什麼會被抓?」水月然見逃脫無望,索性就走到囚牢邊坐下,與中年大叔攀談起來。

「哈哈,你就林大哥吧!我可沒有你想的那麼老。我是雲來客棧入住到半夜被虜過來的,想想也有十天的時間。」

雲來客棧?看來這件事與它脫不了干係。只是……抓他們的目的是什麼?水月然思索了一會,開口問道:「林大哥,我的情況和你如出一轍……你可知虜我們的到底是什麼人?我們不是女子,定不是做販賣人口的勾當。如是劫財,定會殺人滅口。我是想不出有什麼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