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你們可看見了?此女便是那夏天當初放過的王家禍患!這便是斬草不除根的下場!此番我等大計不可chuxian偏差!待得夏天一死,頃刻將尚武城控制!夏家之人一個不留!」月印冷笑道,滿臉的陰沉之色。

「是!」

東方敬天等人齊齊應聲,面龐恭敬無比,眼中閃爍著銀白二光,周身流轉的氣息盡皆在霸者之境,如今已經完全被月印所控制。

「呵呵,界主之位!萬載前便是我月家之人榮獲!這萬載后依然不變!」月印輕聲笑道,神色得意不已。

……

而隨後的數日間,大陸之上爭殺不斷,聖城九門之名響徹大陸,但最為響亮的自然是聖城聖主夏天之名,隨著九門斬滅大陸異族,本是四處躲藏的眾人盡皆遷移到了乾州。

飄渺老人也隨之散布消息,將人皇當年事迹道出,大陸之人得知人皇當年所作所為,不但傳授**還多次拯救大陸於為難之中,此番事後皆是稱夏天為第二代人皇。

人皇禁地外。

九門眾人圍攏,經過數日的連番征戰,不論男女周身皆是環繞著濃重的血腥與殺氣,此時人人面龐肅然寒冷,好似雷打不動的為殺戮而生一般。

「殺!」

月櫻嬌喝一聲,率先帶領著戰門眾人齊齊奔入人皇禁地,而隨後的連番腳步聲叫喊聲響起,九門眾人齊齊奔殺進了禁地之中。

嗖!

「時候已到!這界主之位該由誰擔當?又是誰擁有破入仙神界的資格?老朽真是期待啊……」飄渺老人緩緩笑道,撫了撫鬍鬚消失在禁地之外。

……

人皇府。

夏天身形閃動,手中握著人皇珠,不斷的閉目探視著一座座殿中,連番尋視了數日,卻沒有半分yiyang發現,六大異族少族長的影子也沒有chuxian。


「呵呵,小少主如今居然達到了霸者之境!真不愧為人皇所選之人啊!」一聲輕笑聲響徹耳旁,隨即便見到樹聖顯化身前。

嗖!

一道人影飄過,丹奴也隨之chuxian,同是盯著夏天左右查看,眼中皆是閃過欣慰之色。

「兩位前輩!可曾發現六大異族與四大聖門之人進入?」夏天抱拳問道,見二人面色疑惑,便將大陸發生之事簡短的概述了一番。

「什麼!六大異族破封而出?居然還敢踏足人皇禁地?本聖不活劈了他!」樹聖怒聲咆哮,壓制住情緒不在怠慢,周身樹榦延伸地底,開始搜查起來。

「小少主不必擔憂,人皇禁地與其他禁地不同,有人皇當年親自布下的封天鎖地仙陣,即使是仙人境也難以從中逃脫!」丹奴和聲說道。

「仙陣!」夏天心下驚駭,既然得知異族無法逃脫而出,便也放下心來,只要等樹聖將異族蹤跡尋出,便將其滅殺即可。

唰!

「不對!這些進入之人也不是異族才對啊,豈會無法查探異族所在?這不應該啊!」樹聖不停的搖擺著軀幹說道。

「前輩剛剛說除了異族還有人進入禁地?」夏天瞳孔頓時一縮,心中不安起來,難道是尚武城之人?

「不錯,其中有幾人身上有你的氣息……咦!這不就是當初與你一同進入禁地的那幾個女娃娃嗎?」樹聖點了點頭隨即便驚訝的說道。

「還請前輩將她們阻攔在人皇府之外!不可讓她們參與此事!」夏天雙目一沉說道,雖然想到幾女會來,但也沒想到如此之快。

「這幾個女娃娃帶領的人,實力到是可以,不過對付異族卻是太過弱了……你能有此意也屬極佳!本聖便將他們封困在埋骨之地!」樹聖搖頭嘆了聲道,樹身綠光閃爍,一道道力量順著枝幹漫延地底。

「看來此番那異族手中定然是掌握了仙界之物!不然絕不會躲過樹聖查探!這人皇禁地為一座仙陣,而樹聖便為陣眼,若沒有仙界之物,絕不可能查測不到所在蹤跡!」丹奴沉沉說道,面龐凝重萬分。

「仙神界之物?不好!是身為仙神之體的汐兒!」夏天目光一冷,咬牙哼道,周身殺氣席捲而出,神色頓時陰沉了下去。 「仙神之體!難道當年那個女子真的履行了諾言?」丹奴眼睛瞪得老大,滿臉的不可置信之色。

「看是如此沒錯了!少主快隨我去六大神殿!」樹聖急忙說了聲,枝幹圍繞在夏天與丹奴身上,樹身沒入地底消失不見。

咔嚓!咔嚓!

樹聖在地底不斷的揮舞枝幹碾碎土石,樹身之上那皺紋遍布的臉龐,此時滿是焦急與沉重。

「前輩剛剛說的那女子是誰?履行了什麼諾言?」夏天輕聲問道,早在六-合宗之時便聽戰天器靈與雲芊芊談及過。

「唉……那女子姓氏我等也不知曉,只知她為仙神界的天之驕子,當年異族一事平息,便由天聖門弟子破入仙神,而那女子便是接引之人,當時她發現了人皇所在,驚嘆其實力足可堪比仙神界大能,便對人皇出手比試,但人皇卻與她定下了協議,若是輸了,便來做戰天傳人妻子,若是她勝了,任由其處斷!而人皇也是在那一戰之後隕落!」丹奴嘆息道。

「人皇當年散去修為平定異族,居然還能將那仙神界天之驕子戰敗!」夏天心中驚駭,但隨即卻又苦笑起來,為何定下的協議是給zi做妻子呢?

「那仙神之體敗北之後,便將天聖門弟子送往仙神界,而後便耍了個心計,只將自身一道分身意念轉修此界,人皇卻也沒有追究,只是笑笑便隕落天地之間!」丹奴緩緩說道。

「汐兒如今只是那仙神界驕子的分身意念?這怎麼可能!」夏天臉龐陰沉道,若真是如此,便證明早有一日這道意念會回歸本體,那豈不是永遠也無法見到雲汐兒了?

「哼!少主不必擔憂,人皇豈是那般容易隕落的?那女子即使再強,也無法將仙神之體意念收回,除非……重修的意念之體隕落才可!」樹聖不屑的哼道。

「不好!該死的六大異族!若是汐兒有半分傷害,勢必讓其受到萬般折磨致死!」夏天瞳孔猛的一縮,咬牙陰狠道。

丹奴與樹聖對視了一眼,眼底微微閃爍,意念相傳間,好似做了什麼決定一般,望了望滿臉陰沉的夏天,臉龐之上儘是深意的期盼。

咔嚓!咔嚓!

片刻后,樹聖撕破地底破出,chuxian在一座大殿之中,地面之上躺著面色蒼白的雲汐兒,此時已經完全昏死了過去,全身肌膚也隨之乾癟了下去,片片血跡仍未乾枯,其上卻擺列著六道座位,之上坐著六位中年人,身後則站立著十人,正是六大異族的少族長與四大聖門的四位太上長老。

「汐兒……」夏天臉龐剎時間猙獰扭曲,身形連番閃動,將雲汐兒環抱懷中,望著皺紋遍布的蒼白臉龐,那一條幹癟的手腕之上仍有血跡流淌,急忙運轉生之力為其恢復。

「戰天傳人!等候多時了!當日在禁地之時,你居然敢將我族欲力凝練魄身!真是罪該萬死!」欲族少族長冷冷說道,正是當日幻神禁地封印的欲族石棺中的女子。

「你該死!你們都該死!」夏天抬頭一字一頓的冷道,層層霸者之力席捲,黑白二色大磨盤凝聚在頭頂,殺氣不可抑止的漫延在大殿之中。

「咦!這是生死之力?果然是那人皇所選的傳人,在這貧瘠之界都能將這道力量領悟!」六大座位齊齊訝異說道,六位中年雖說是震驚,但更多的卻是貪婪,正是六大異族的首領。

嗖嗖!

樹聖與丹奴對視一眼,身形顯化在夏天一旁,面龐凝重的盯著六位中年人,枝幹則纏繞在了夏天與雲汐兒身上。

「小少主!先行帶這女娃娃離去,這六人成功以仙神之血破封,實力皆是仙人之境,與本聖和丹奴同等,無法護住你二人安危!」樹聖意念傳道,隨即光芒大展,將夏天二人壓入了地底之下。

夏天瞳孔猛地一縮,仙人境為霸者之上的境界,絕非zi能夠抗衡的,遲疑了一番,望著懷中氣息微弱的雲汐兒,點了點頭便沒有阻斷,唯有先將雲汐兒傷勢恢復,不然功虧一簣!

「走?走的了嗎?還當本仙是封印之中任你封印嗎?欲族長!你們幾位將那戰天傳人擒回!」中間座位的中年男子緩緩開口道,隨即對著旁邊五位異族族長道了聲,便戲謔的看著樹聖二人。

嗖嗖嗖嗖嗖!

座位之上的五位異族首領殘忍一笑,點了點頭便閃身而出,周身氣息散發震出,頓時將樹聖的枝幹打碎,沒入地底的夏天又重新回到了地面之上。

哧啦!哧啦!

「摩柯!當老奴不存在嗎?神火傲世!」丹奴冷喝一聲,黑色的火焰席捲而出,頓時覆蓋向六位少族長與四大聖門之人。

「這便是天火之上的神火!」夏天瞳孔收縮,當即面龐一沉,更加快速的為雲汐兒恢復起來,見其面龐漸漸浮現血色,心下驚喜。

嗤!

坐於位置不動的妖族首領摩柯,咧嘴嗤笑了一聲,隨意的翻起手臂,頓時將層層而來的黑色神火拍滅,而身後的幾位少族長則也是面龐不屑,連躲閃都沒有做出。

「將那戰天傳人……殺了!」摩柯淡淡的說了聲,目光一直緊緊的盯著夏天,對著五位異族族長示意,便愜意的閉上了雙目。

「找死!仙樹通天!」樹聖冷哼一聲,周身仙光閃爍,枝幹剎時間伸縮大殿每一處角落,將夏天與雲汐兒緊緊的包裹其中。

「神火傲世!」丹奴大喝一聲,目光陰冷的撇了摩柯一眼,便翻手對著五位異族首領攻殺而上,黑色神火漫延氣息可怖。

「呵!區區仙火也敢稱作神火!不自量力!你等將這兩個廢物斬殺,我前去斬殺那戰天傳人!」欲族族長不屑的冷喝一聲,身形消失不見。

紈绔天醫 嘿嘿!」

剩餘的四位異族首領低笑一聲,分化成兩人對付一人,頓時便與樹聖丹奴戰在了一起,二人意欲抽身卻無法顧及,面對四人攻殺也只能苦苦支撐。

啪嚓!

欲族族長身形顯化,chuxian便一掌拍在了枝幹之上,頓時將枝幹打的支離破碎,夏天與雲汐兒的身影也從中顯現了出來。 「少主!該死的異族!給本聖滾開!」樹聖驚吼一聲,狂亂的搖擺著枝幹攻殺刺擊,但任憑如何躲閃,都無法躲避開五位異族首領的攻勢。

「哈哈哈!若是一對一搏殺,也許你還有些閑暇,但面對兩位仙人,你現在不過是個被玩弄的螻蟻罷了!」身後八道黑色羽翼展開,夜魔族的首領不屑的大笑道。

「嘿嘿!這個煉丹的老傢伙到是有些用處!不如拜入我骨族煉丹如何?」骨族首領陰笑道,躲閃著黑色火焰的攻勢,與鬼族首領二人不急不緩的阻困著丹奴脫身。

「該死!神火炎焱!」丹奴面龐陰狠不已,連聲大喝間,黑色火焰徒然增長,攻勢更加狠辣起來。


「去死吧!」欲族長淡淡的說道,手掌當空抬起,掌心粉色光芒閃爍化成劍刃,對著夏天頭頂掃落而下。

夏天面部扭曲猙獰,運轉全身戰力卻發現毫無用處,隨即運轉生死之力活動了一下,而就是這一下的時機,直接便將雲汐兒推送了出去,自身則再次被仙力禁錮不動,望著粉色的劍刃,目中有的只是殺意。

「住手!」

「住手!」

兩道大喝聲響起,一則是高台之上的欲族少族長,二則自虛空中響起,而後虛空猛然撕裂而開,一道極為滲人的無情氣息顯露。

而也正因為欲族少族長的一聲嬌喝,欲族首領手勢微微停頓,不明所以的望了一眼,但隨即而來的恐怖氣息,頓時令其心下一震,手勢徒然斬落而下。

「區區仙人初階,也膽敢對戰天傳人出手?滾!」陸婉晴身形顯化,冷冷的掃了欲族族長一眼,手掌猛然揮出。

砰!

啪嚓!

恐怖的氣息席捲肆虐,欲族首領斬落的劍刃突然揮起阻擋,劍刃當即被震碎,身形也急速的倒飛而出,狠狠的砸在了大殿牆壁之上,掉落在地上再無一絲生息,臨死之前的眼中仍然帶著不可置信與驚恐之色。

「父親……啊!」欲族的那位女子凄厲的嬌呼一聲,粉色的霸者之力布滿全身,閃動身形便欲沖向陸婉晴。

唰!

妖族首領摩柯雙目突然睜開,攻殺丹奴與樹聖的四位首領也抽身而退,目中皆是驚疑不定,一招便將一位仙人斬殺,這是何等的力量?

嗖嗖!

「小丫頭來的時機剛剛好!若是小少主有半分閃失,我等兩個老傢伙也要以死謝罪了!」樹聖沉聲說道。

「師姐……多謝!」夏天臉龐一僵抱拳說道,身形閃動,將雲汐兒護在懷中,見其乾癟的身體慢慢恢復,面色也變的紅潤起來,便將其收入到了領域之中。

「人皇的那位徒弟,陸婉晴?當年本仙族人受了你不小的恩惠,此番又要來施恩了嗎?」摩柯冷冷說道,身形緩緩站起,將掙扎的欲族少族長禁錮在身後,自身則面向了陸婉晴。

「哦?既然你認為那是恩情,何不現在自散修為呢?也免得我親自動手!」陸婉晴漠然說道,面龐之上冰冷無情,完全沒將異族首領放在眼裡。

「哈哈哈!好大的口氣!你我同為仙人中階!我等妖族體質卻絕非人類可比!你真認為你可以活著離開此地?」摩柯雙眼微微眯起,隨即大聲嘲諷不已。

「能與不能戰過才知道!飄渺老人,難道你還要繼續旁觀嗎?夏天可是你徒兒的夫君!若是我將其ji恢復,你可知道後果?」陸婉晴淡淡的說道,隨即便望了望半空中。

咔嚓!

「呵呵,看來這yiqie都被人皇算計在內了,老朽想要置身事外都不可了!」一聲輕笑聲傳出,便見到飄渺老人撫著鬍鬚從虛空中顯現。

「巡查者!你難道要違背上天之意嗎?」摩柯怒吼道,身形一震,望著陸婉晴與飄渺老人,目中忌憚不已。

夏天雙目一凝,見飄渺老人chuxian,居然讓摩柯如此面色,心中又對那巡查者疑惑萬分,一直便覺得這老人不簡單,沒想到居然強到了這等地步。

「呵呵,違背上天之意?為何不可?當年我也是這般勸人皇,但他還是阻止了那萬年大劫!今日老朽便逆天而行又如何?四大聖門叛離大陸!該殺!」飄渺老人淡淡笑道,隨即雙目一狠,手掌凌空一擺,道道氣息當即越過摩柯斬向四位聖門太上長老。

啪嚓!啪嚓!

啪嚓!啪嚓!

頃刻間,四道身體爆碎,眾人根本來不及反映,四位四大聖門的太上長老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身軀便化作了血霧灑落,濺在了六位少族長滿身。

嗖嗖嗖!


以摩柯為首的剩餘五位異族首領,身形當即chuxian在六位少族長身旁,運轉起力量便將其護在中間,目中極為顧忌的盯著飄渺老人。

「陸婉晴與飄渺老人交給本仙,你等四人速速將樹聖與丹奴斬殺!到時我等五人聯手也不懼他!」摩柯沉聲說道,幾人對視一眼,自身則攻殺向了飄渺老人與陸婉晴。

「哼!不自量力!」陸婉晴冷哼一聲,無情氣息徒然轉化,不像之前那般冰冷,取而代之的則是給人極為安穩的氣息。

「呵呵,老朽今日能見到陸姑娘施展有情之道,真是大開眼界啊!飄渺仙蹤!」飄渺老人緩緩笑道,話音一落身形消失,chuxian之時便與摩柯對擊一掌,三人當即戰在了一起,打出了大殿之外。

「殺!」四位異族首領齊齊冷喝一聲,一同出手攻殺樹聖與丹奴,攻勢兇猛狠辣,再不像之前那般拖延。

「嘿嘿!樹聖!既然陸姑娘與飄渺老人已到,我們兩個老傢伙也該活動活動筋骨了,速速將這四人滅殺!」丹奴突然冷笑一聲,氣息徒然增長,黑色的神火剎時間凝為實質,一把黑色長刃chuxian手中,遊刃有餘的攻殺著兩位異族首領。

「小少主,那幾位異族的少族長,你可能斬殺?」樹聖緩緩說道,枝幹收縮,變化為一道鬢髮綠色的老者,雖說是身老體衰,但體內澎湃而出的生命氣息,卻帶著無邊偉力的轟擊而出。

「正有此意!」夏天一字一頓的冷道,腦中不斷閃爍著雲汐兒身軀幹癟的樣子,臉龐剎時間猙獰起來,兩掌抬起間,黑白二色大磨盤顯露頭頂。 啪嚓!

「狂妄!」天魔族少族長冷喝一聲,身後四道黑色羽翼張開,手中多出了一把黑色長槍,其上魔氣翻滾,羽翼一展間,衝殺而來.

「給我之父陪葬!死!」欲族少族長厲叫一聲,粉**力剎時間凝聚,十指指甲如刀,粉光一閃,對著夏天心口劃過。

「掌陰陽!」夏天冷冷喝道,身軀不動,手掌微微抬起,頭頂的黑白磨盤急速轉動,頃刻間將衝殺而來的二人覆蓋,戰天之力隨之席捲。

轟!砰砰!

欲族少族長與天魔族少族長二人,身軀定在夏天面前,被黑白二光籠罩,任憑如何掙扎沒有半分用處,目中滿是不可之信與驚恐之色。

「區區霸者高階居然如此之強?這生死之力到底是何力量?」妖族少族長身形急速後退,躲避著黑白二光的纏繞,目中驚疑不定。

「嘿嘿!將他魂魄抽出,這生死之力便可轉為本少族長所用!」鬼族少族長陰笑一聲,躲過黑白光芒覆蓋,身形奔行向夏天。

「桀桀……應該為我骨族擁有才是!」骨族少族長咧嘴笑道,伴隨著骨身晃動,笑聲刺耳。

嗖!

魂族少族長左右掃了掃,衝上前的身影微微停頓,突然化作點點光芒消失在大殿之中,再chuxian之時卻已經繞到了夏天頭頂處。

夏天掌控著生死之力攻殺著六人,望著衝過來的骨族與魂族,心下冷笑不已,也沒有過多在意,雙目一直沉沉的盯著妖族少族長,幾人中以妖族最強。

「掌控!」夏天大喝一聲,黑白磨盤突然消散,大殿之中黑白二色布滿,將沖之過來的幾人盡皆封鎖在生死之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