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明白。」

聖白蓮忍不住苦笑了,自己怎麼就忘記去問他了啊?早聽說封獸?經常去找那個東方遙玩耍了,這一次出走,很大可能也是去找他的。

畢竟在幻想鄉,她們所熟悉的也就只有那個人了。

雖然並不清楚東方遙到底住在什麼地方,可要找到他,絕對要比找到封獸?簡單得多。

「喂,既然她們都可以進去,那也讓我們進去吧!」


「不行。」

「為什麼?」

雲居一輪感到十分不忿了,幹嘛其他人可以進山,她們去不行?

「這是大天狗的命令。」

少女一板一眼的回答道,雲居一輪縱然有氣,一時也沒辦法發作的了。

「該怎麼辦?姐姐。」

無計可施之下,她只有向聖白蓮求助了。

「我也不知道。」

「不如直接衝進去算了。」

「絕對不行。」

聖白蓮毫不猶豫的就否決了雲居一輪的這個建議。

硬闖是行不通的,看樣子,她們也只能在山外等候封獸?出現了。

「這樣不行,那樣也不行,啊,?那個傢伙,等見到她之後我絕對要好好的教訓她一頓。」

「好啦好啦,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兩位哨戒天狗見她們站在那裡不走,有心想叫她們離開,可看著那個強壯的大塊頭,又猶豫著沒膽量開口。

「一堆人站在這裡,是不是發生什麼有趣的事情了?」

略帶著有些調皮的話同時在各人耳邊響起,所有人趕緊轉頭望去,就看到一個異常高大的身影迅速的從空中落下,停在了兩位天狗少女身後不遠處。

銀sè的長發,還有那對看起來十分可愛的犬耳,乍一看的話還以為這個少女也是一名白狼天狗,但是認真觀察的話卻發現她跟旁邊那兩個哨戒天狗是不一樣的。她的打扮很是奇怪,雙手袖子跟巫女的一樣,也是露腋的;腰間綁著一圈紅繩;一身長長的外衣幾乎到了腳跟,底端綉有火焰一般的紅sè花紋;與長外衣相比較,她穿的裙子就似乎太短了點。

背後長著五六對若隱若現的小翅膀,在她臉的右側,還戴著一個奇怪的面具。

少女的身材原本應該比這兩位哨戒天狗還要矮一點的,不過由於穿著一雙長達一米的木屐,以及那頂高的過分的天狗帽子,才讓她看起來似乎很高大的樣子。

踩著高蹺一樣的長木屐,頭上還戴著高高的帽子,一般人打扮成這樣的話肯定會十分的滑稽,但是換成了天狗族女孩,感覺就完全變了。

站在她面前,彷彿是面對著一座高不可攀的大山。

讓人不由自主的生出畏懼之情。


少女並不是獨自一個人來的,三位少女雙手擺在身前,以一種極為恭敬的姿態落後幾步站在了她的後面。

見到她,兩位哨戒天狗臉上猛地流露出了無比震驚的神sè,其中一個比較機靈,猛拉了幾下自己的同伴,兩人撲通跪倒在了地上。

「大……大天狗大人!」

實在難以置信,想不到已經隱世不出了數百年的大天狗這一次居然從山上下來了。這件事等下肯定會在天狗跟河童的村落里引起軒然大浪的。

儘管不知道大天狗下山的原因,不過兩個人還是激動的無法自已,上一次見到這位大人,她們都還是小孩子。

「這裡發生什麼事了嗎?」

大天狗眨了眨紅sè的眼眸,居高臨下的向她們問道。

過了好久都沒有聽到回答,兩隻白狼天狗已經被她下山的事情搞昏頭腦了。

「喂,你們兩個笨蛋,沒聽到大天狗大人在問話嗎?」

shè命丸文對於這兩個新人覺得非常的不滿,就算是知道大天狗終於肯下山了,她們也不用緊張成這個樣子吧?

只是她忘記了自己剛剛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也是興奮的直捏姬海棠極的臉。

然後被她暴打了一頓。

「行了,你們兩個先站起來再說吧!」

「是,是。」


兩個小姑娘兢兢業業的站起身來,低著頭不敢看大天狗。

「說吧,她們來這裡到底是為了什麼事?」

大天狗看了一眼聖白蓮和雲居一輪兩個,妖怪之山在幻想鄉幾乎屬於禁地,如果不是有什麼特殊的原因,其他人是不可能跑來這裡的。

大天狗想著,卻看到那個頭髮罕見的竟是兩種顏sè的女子對著她微微笑了下,讓她心中不禁一動。

這兩個人,感覺力量非常的強大,似乎來頭不小呢!

「她們說,她們的一個同伴跟著東方大人進山裡去了,所以想進去找她。」

「咦?」

後面的shè命丸文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忽然輕叫了一聲。

「怎麼了?」

大天狗回頭望著她問道。

「我想起來了,她們兩位是居住在命蓮寺中的僧侶。」

shè命丸文趕緊回答她的問話,末了又加了一句。

「有一次我跟隨東方大人去寺里見她們的時候,還訪問過她們呢!」

剛剛只是思維有些混亂,她才會一時認不出這兩個人的。

聖白蓮其實早就認出shè命丸文來了,聽她這麼說,對著她笑了一下。

「哦,原來也是跟那位東方大人認識的人啊!」

「是的。」

shè命丸文點了點頭。

「那就好辦了。」

大天狗頓時笑了,兩步就來到了聖白蓮的面前。

「阿彌陀佛,聖白蓮這廂有禮了。」

見到她過來了,聖白蓮連忙扣手合十行禮。

「初次見面,年輕的法師。」

大天狗也像她那樣,合十還了一禮。

「我是負責掌管居住在這座山裡的天狗一族的大天狗,靈鳩伊凜。」 直望著犬走?帶著聖白蓮二人逐漸遠去,最後身影都變得模糊了,靈鳩伊凜才收回了目光。

「大天狗大人,讓她們進山真的沒問題嗎?」

姬海棠極猶豫了一下,還是忍不住發問了。

「既然是跟東方大人認識的,那就破例一次吧!」

大天狗挽著一束銀髮,慢悠悠的回答道。

「況且,我也感覺得出,她們都是秉xìng不壞的人。」

「大天狗大人說的沒錯,海棠你想得太多啦!」

shè命丸文拍了拍姬海棠極的肩膀,笑道。

「哼,你懂什麼?我擔心的不是這個。」

姬海棠極暗哼了一聲,這傢伙還是老樣子,想問題都還停留在表面。

「那是什麼?」

「我擔心的是一旦開了這個頭,那以後別人不就有各種借口進入妖怪之山了嗎?」

shè命丸文也並非愚鈍之人,聽她這麼一說,楞了一下,接著眉頭深深的皺成了一團。

「吶,文,極,你們說,像我們這種幾乎等於是把妖怪之山從幻想鄉里dúlì出去的做法,會不會有一天,連這裡的人都將遺忘掉我們的存在啊?」


靈鳩伊凜仰望著天空,目光變得無限的深遠。

shè命丸文和姬海棠極對視一眼,雙雙陷入了沉思之中。

「或許,東方大人會知道這個答案。」

shè命丸文忽的幽幽地說道。

「可惜了,只可惜我現在並沒有時間,暫時還不能去見他。要不然我倒想見識一下,那位鼎鼎大名的東方大人,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物。」

「這個,還真的很難說呢!」


「呵呵呵。」

靈鳩伊凜輕聲笑了起來。

「行了,她們的事情就到此為止,我還有事要交給你們去做呢!」

聽到她這麼說,shè命丸文和姬海棠極一正臉sè,單膝跪倒在地。

「文,你立刻去一趟博麗神社,把萃香殿下給我請來。極,你負責去地底世界找勇儀殿下。告訴她們,伊凜有萬分重要的事情要跟她們商量。」

「遵命。」

「記住,越快越好。」

「是。」

shè命丸文和姬海棠極一震雙翼,留下了一連串的呼嘯聲后,轉眼間就在天邊消失了。

「大天狗大人……」

「嗯,我們先回村子去吧。」

那麼多年沒回去,村裡恐怕有不少的問題等著她去處理呢!

「遵命。」

兩名天狗少女一路小跑的,追上了靈鳩伊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