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陳明哽咽點頭,說道:「放心吧,盟主,我一定會把硬碟帶回去!」

「還有……還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

「不好,盟主,陳明大人,後面有一架直升飛機追上來了!」

「影門,一定是影門的人!」

「他們一定……一定是不想讓我們返回華夏!」

「陳明,時間不多了,你是我這幾十年之內見過的,最有天賦的人,你只用了兩天就領悟了小五境,你是天才,真正的天才!」

「我死之後,你代替我,成為天盟的盟主。以後,希望你能將天盟發揚光大,讓它繼續履行保護華夏的責任!」

「華夏的發展離不開精英,這些精英留在華夏已經是付出了很大的代價,不能讓他們寒心。」

「知道了,盟主!」

「糟了!」

小周回頭看了一眼跟在幾十米之外的另一架直升飛機,說道:「盟主,陳明大人,我看見另一架直升飛機的艙門打開了,他們竟然拿出了火箭炮,看來,他們是想炸掉咱們的直升飛機,他們想殺了咱們,現在怎麼辦?」

天盟盟主說道:「小周,盡量低空飛行,靠近水面!」

「是,盟主。」

小周控制直升飛機往下方的空間飛了下去,在貼近海面二三十米的高度飛行。小周駕馭直升飛機的本事很好,左轉右轉,可是卻仍舊沒能甩掉身後的直升飛機。

此時,跟在後面的直升飛機上,影皇坐在艙門的位置,肩膀上扛了一門小型的火箭炮,頭上戴着特殊的防護眼罩,回頭看了一眼在身後架設儀器的錄像師,說道:「怎麼樣,準備好了嗎?」

錄像師朝着影皇打了個OK的手勢,說道:「放心吧,影皇大人,沒問題。」

影皇眉頭微蹙,收回視線,十分不耐煩的說道:「你的左手回去就把它砍了吧。」

「啊?」

「影皇大人!」

「我說過的話,我可不想再說第二次!」

「是!」

錄像師額頭滲出了汗水,不敢再有半句反駁,專心的看著錄像機,影皇抱起了肩膀上的火箭炮,透過瞄準鏡讓搭載着陳明和天盟盟主的直升飛機始終處於准心所在的位置,說道:「OK,三,二,一,去死吧!」

影皇按下了發射按鈕,下一秒,火箭彈從炮筒之中飛射而出,巨大的衝擊力直接將影皇拽的坐着滑退了半米,隨即,只聽「嘭!」的一聲巨響,火箭彈追上了直升飛機,直接發生了爆炸,火光在瞬間包裹了直升飛機,數秒之後,燃燒着的直升飛機墜入了蒼茫大海,平靜的海面泛起了層層漣漪,許久方才恢復平靜。

。 「我是真的預約了!不信你直接去問唐先生啊!」

儘管鄭同試圖解釋,但是對方是一點也不信。

「唬誰呢你?衣服都不換身好的,也好意思來這兒招搖撞騙?」保安很是不屑,在他看來,這小子妥妥的騙子一枚。

鄭同很是無語,自己就來見個人,你管我穿什麼啊?

難不成為了上樓我還得浪費錢買一身牌子貨不成?

「把手放開!我要給唐總打電話!」

保安懶得理會他,走回去繼續站崗了。

「喂,唐先生!我這已經到樓下有一陣子了,但是你們這裡的前台和保安不讓我上去啊!」

「有這事?我馬上派人解決。」

唐總的辦事效率那是相當的高,沒到兩分鐘的時間,樓上便下來的一個人。

周圍的員工紛紛向他點頭哈腰:「尤秘書長好!」

秘書長竟然是男的?鄭同有些意外,他一直以為男姓老總都會挑選女生當秘書的。

對方直接來到了鄭同的面前。

「您就是鄭先生吧?唐總有請。」

周圍人一下子都露出了詫異的目光,這個全身便宜貨的小子,真的被唐總親自派人迎接了?

隨後幾個剛剛得罪過鄭同的人心中立刻趕到擔心。

不知道這小子會不會因為剛才的誤會,讓唐總責罰他們,說不定工作不保?

這下這些人的臉色驟變,態度也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嘿嘿,鄭先生,剛才使我們有眼不識泰山,還請您不要見怪。」

屋裡的前台經理也趕緊倒了杯咖啡走了出來。

「真是抱歉先生,剛才怠慢了您,請和咖啡。」隨後又呵斥了下兩個楞在前台的員工:「還不快過來給鄭先生道歉!」

「先生,真對不起,我們這就帶您上樓!」

尤秘書看了看幾個人的態度,並沒有說什麼,安靜的等待鄭同的決定。

畢竟下來的時候,唐總可交代過了,這位可是公司的貴賓,一定要好生招待。

即便他私自做主要把這些人都開除掉,這個尤秘書也會按照鄭同的意思做。

不過鄭同這初來駕到的,自然不可能表現的十分放肆,員工畢竟是別人家的,而且他們也只是堅守了崗位罷了。

「我可不是斤斤計較的人,這事就過去了,只要我下次來的時候你們別再攔我便是。」

「那是自然!下次您再來我們一定好生招待!」

幾人也已經長了記性,將他的長相深深地印在了腦海里。

接著他在眾人的簇擁之下,走進了電梯。

「你們繼續工作,鄭先生由我帶上去便可。」

「是,尤秘書長。」

兩人乘坐著電梯,終於來到了總裁辦公室。

「唐總,這見您一趟可真難啊!」

「怪我,本來打算讓小尤準時下去等你的,沒想到你提前這麼早來了,讓你見笑了。」

隨後唐總對著尤秘書使了個眼色,讓他退出了辦公室。

確認周圍無人後,唐總緩緩問道:「協會怎麼會派你這樣一個毛頭小子過來?據說你還是副會長?是杜先生逝去后,協會沒人了嗎?」

顯然,唐總也知道協會的現狀不太穩定,所以決定借著鄭同此次前來,試探下協會的情況。

如果跟在協會背後沒有前景,那他自然要重新考慮考慮了。

鄭同也沒想到,自己只是打算以私人名義過來談判,卻牽扯到了協會的命運。

但對方的意圖很明顯,他必須好好表現才行。

「我過來談判,自然是最適合的。想必您也了解到了一些內情。聖賢院已經跟協會徹底開戰,為了保證隔牆有耳,談判的事情自然由我來最合適了。」

隨後鄭同直接使用了塔羅牌,拉著唐總一起來到了異空間。

「現在這個異空間之中,只有我們兩個,沒有任何人聽得到我們的談話。」

唐總也曾經聽聞過協會新聖使徒的傳言,沒想到竟然是眼前的這個小子。

不過他直接將我帶入這地方,難不成是在給我下馬威?

如果我不同意,直接跟他翻臉,這小子會不會直接在這裡將自己抹殺?

唐總就是一個普通人罷了,對於這種魔法可一點不了解,但已經感受到了十足的不安。

「說吧,協會這次想讓我做什麼?」

「這次屬於我的個人委託。我想讓唐總幫我遏制一下沈家。」

「哪個沈家?」

「港城的沈家。」

唐總想了想,這才想起來,圈子裡好像有這麼一號人物。

「哦,就是那個開酒店的?簡單。你想怎麼樣?讓他的公司破產?還是說收購過來?」

聽對方的口氣,彷彿整個沈家在這位的眼裡就是一個不起眼的勢力罷了。

「您跟沈家什麼關係?」

「我名下有家投資公司,在沈家的企業有四成的股份,只要收購一些散戶和小股東的股份,很容易就能掌控整個公司。」

好傢夥,這還真是個大人物。

「我跟沈家沒什麼仇,我只是希望您能夠幫我阻止沈家和黃家的聯姻。」

聽到鄭同這麼說,唐總突然笑了起來,聽著這小子的話,明顯就是他看上了哪個姑娘啊!

「這個簡單,不過你也要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

「我要你幫我竊取一個商業對手的資料。」

鄭同一聽,連忙拒絕道:「竊取資料?這樣不好吧?我可是新時代的好青年,怎麼可能做這種事情?」

「要不你幫我挖一個人過來也可以。」

挖人牆角?雖說聽上去不是什麼好事,但鄭同清楚,這種事情在商業競爭中來說很平常。

「好吧,這個要求我答應了。但前提是您的公司要給對方足夠豐厚的條件才行,讓我空手套白狼肯定是不現實的。」

「這個你放心,所有的待遇問題,回頭我會讓人寫進合同里,你帶著合同過去找他便可以了。」

「那我的事……」

「只要你將人帶來,我立刻幫你解決沈家的問題!」

唐總都這麼乾脆的給了答覆,鄭同也不好再要求什麼,只能先嘗試下再說了。

於是他解除異空間,等待尤秘書擬定完了合同,他便按照唐總給的資料前往了目標家中。儘管日本人來了,當了亡國奴,但是老百姓的日子還得過。

南石頭北山村的覃雲林家,爺爺病了兩年多,半死不活的,吊著半條命,已經半年多了。

老人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覃家的墳塋地不好。總想着在死之前,找一塊理想的墳塋地,讓覃家的子孫後代能夠興旺發達。

這一天,孫子覃雲林終於帶

《永不暴露》第99章有價值的線索 縣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