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一道金光閃動,裂開了虛空,從虛空之中飛出,金色的劍氣出現在了洛天幾人的視線當中。

劍意驚天,如能開天。

金色的劍氣轟然暴漲,瞬間出現在了洛天幾人的身前,斬在了已經飛到洛天幾人的身前的黑色符文之上。

「嘭……嘭……」一道道黑色的符文在洛天幾人的身前轟然破碎,讓洛天幾人露出驚駭之色。

一道白衣身影從虛空之中走了出來,手中提劍,站在天空之上,衣服破爛,滿臉的鬍渣,但是雙眼之中卻是爆發出陣陣的金光,整個人就彷彿一把沒有出鞘的利劍一般。

「你是誰!」無面大聲開口,不過誰都能夠聽出無面聲音中的凝重之意。

「我是個酒鬼!」中年人輕聲開口,取下腰間的酒葫蘆,大口灌了了一口。

「真仙巔峰!」葉良辰幾人臉上露出狂喜,看著中年人,沒想到這時候竟然有大能走了出來。

「嗡……」波動再起,四道身影撕裂了黑色的蒼穹,從虛空之中邁出,正是姜幻天,還有三大宗門的三名真仙後期的老祖。

「無面!」看到無面,四人心中驟然一驚,目光之中帶著不可思議之色。

「地獄之門!」姜幻天臉色狂變起來,目光深邃,看向那被黑氣籠罩的無盡深淵。

「怎麼可能,地獄之門怎麼會出現在下三天,不是在……」姜幻天雙眼之中露出陣陣的驚駭。

「我想起來了,九玄鬼門的一共九門,但是有一門卻是一直沒出現過!離門!」姜幻天再次開口,想到了某些東西。

而三名天仙後期的三大宗門老祖,卻是一愣一愣,不知道姜幻天在說著什麼。

「嗡……」就在四人驚訝間,那名中年人卻是出手了,又是一劍斬出,朝著無面斬了下去。

「該死……下三天,怎麼會有真仙巔峰的存在!」無面聲音之中帶著瘋狂,如今他的實力不是巔峰,維持著那些符文,讓他消耗甚大,面對真仙巔峰,對他造成的威脅是極大的。

「嘩啦啦……」黑色的符文席捲,成千上萬天條符文再次舞動起來,朝著那驚天的劍氣纏繞而去。

「嘭……嘭……」大片的符文再次湮滅起來,那緩緩上升的黃泉水再次停了下來,不過,現在洛天等人站在天空之上,甚至能夠用肉眼看到那無盡的鬼物。

「殺……」中年人低喝一聲,手持七尺長劍,一步邁出,朝無面沖了過去。

「剩下的交給我們吧!」姜幻天看到洛天和葉良辰幾人,眼中露出讚歎之色,隨後將視線放到了鄭天德的身上。

「前輩,不可!」洛天臉色蒼白,阻擋住了姜幻天,他知道鄭天德跟龍悠然和龍力的關係,若是姜幻天出手,鄭天德,必然會被滅殺。

「讓晚輩試試!」洛天沖著姜幻天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堅定。

「嗯,好……給你半刻鐘,若是半刻鐘解決不了,我出手滅殺他!」姜幻天沉思了一下,想到了洛天和江玉澤的關係。

「殺……」姜幻天說完話,邁步朝著已經同中年人戰的火熱的無面殺了過去。

「你們三個,不想看著下三天生靈塗炭就過來幫忙!」姜幻天沖著三名呆愣的三個老祖開口。

「殺……」三個老祖聽到姜幻天的話回過神來,下三天是他們的根基,他們怎麼能不擔心。

「多謝前輩!」洛天躬身,緩步走到了依然被星河府六名真仙初期控制的鄭天德的跟前。

「鄭伯,我是洛天!悠然,讓我帶你回家!」洛天沖著鄭天德開口,隨後雙手舞動,龍象鎮獄功再次施展起來,四龍四象再次飛出,朝著鄭天德鎮壓而去。

被龍象鎮獄功鎮壓,鄭天德身上的氣勢也是不斷的下降起來,最後停留在了天仙初期。

「呼……」看到鄭天德的修為,葉良辰還有六名真仙大口喘了喘氣,天仙初期他們其中任何一人都是能夠鎮壓。

「啊……」不過,鄭天德依然還是雙眼黑氣瀰漫,絲毫沒有恢復正常的趨勢,被一名真仙初期鎮壓在那裡,不斷的大吼。

「不行,他被侵襲的太深了,根本無法救治,還是給他個痛快吧!」葉良辰輕輕的搖了搖頭。

「悠然是他帶大的!」洛天明白葉良辰的意思,輕聲嘆息,讓葉良辰的臉色微微一變。

「得救啊,一定要救!」葉良辰的轉眼變臉,大聲開口。

「將他的修為全部抽出來,讓他歸為凡人,還可以活上幾十年!」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眼下他只能夠想到這樣的辦法。

「抽吧,總比現在死去要好!」葉良辰伸手取出一枚丹藥,濃郁的藥力讓洛天的微微一變。

「少主,這復生丹,是府主賜給你的,相當於一條性命的存在,不可輕易使用啊!」一名真仙初期的老者再次開口,聲音之中帶著焦急,在他門看來,鄭天德的價值遠遠不如這枚丹藥。

「少廢話,我說救他就救他!」葉良辰伸手一彈,手中的丹藥化成一道流光,飛進了不斷大吼的鄭天德的口中。

「天哥,這枚丹藥可以護住他的經脈!」葉良辰看著鄭天德身上的傷勢恢復,沖著洛天開口說道。

「好,來日我還你十枚復生丹!」洛天點了點頭,有著這枚丹藥,洛天的把握更大了,龍象的嘶吼之聲再次在鄭天德的身體之中響起。

三十息后,洛天伸手一抓,一顆黑色的覆蓋著龍象虛影的圓球從鄭天德的身上飛出落在了洛天的手中。

「可惜啊!」洛天輕輕的嘆息了一聲,將黑球收了起來,目光看向鄭天德。

「天道境……」鄭天德身上的氣勢再次下降起來,最終徹底消失,沒有任何的氣息波動傳出,鄭天德的雙眼也是終於恢復了清明。。

「我……」鄭天德回想到了之前的事情,聲音之中帶著迷茫,隨後身軀劇烈的顫抖起來,看著蒼老的雙手,臉上露出苦笑。

「鄭伯,我儘力了!」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他知道失去了一身修為對於一名修鍊者的打擊有多大。

「一切都是貪心做怪啊!」鄭天德長長的嘆息了一聲,被葉良辰扶在那裡。

「你們這些雜魚,竟然讓本座受傷了!」嘶吼之聲在幾人的耳中響起,讓洛天幾人的視線轉移到了圍攻無面的戰場之上。

此時無面沒有了之前的從容,不再是不動彈,而是不斷的閃動起來,那之前差點要了洛天幾人的小命的黑色符文不再是強大的攻擊手段,反倒像是一種拖累無面速的累贅。

「這就是真仙巔峰的實力么?」洛天看著中年人,整個人氣勢如虹,手中金色的神劍,不斷的斬出,劍芒斬在無面的身上,讓無面的狼狽不以,每碰撞一下,便是在無面的身上留下道傷。

姜幻天四人也是不斷旁出手,將無面壓制,一條條黑色的符文長龍,不斷的崩滅著,幾人腳下升起一道狂暴的漩渦,混亂的氣息不斷的傳出。

「啊……」

「等我,本座讓你們死!」無面終於堅持不住,主動斷去了那些黑色符文的聯繫,深淵中的黃泉水開始緩緩的退去。

雖然斷去了聯繫,但是無面依然還是沒有提升實力,依然被中年人和姜幻天四人壓制著。

「嗡……」無面腳下升起陣陣的波動,主動退出,朝著深淵之中衝去。

「不可讓他觸碰到黃泉,若是觸碰到黃泉,必然會恢復到半步仙王,到時候我們沒人是他的對手!」葉良辰大聲開口。

「等的就是你回去!」中年人伸手一揮,長劍收鞘,目光閃動陣陣的光芒,伸手取出一塊令牌。

「補天令!」洛天看到那青色的令牌,頓時便是認出了那塊令牌是什麼。

中年人伸手一揮,青色的補天令開始轟然暴漲起來,瞬間化成了一塊青天,朝著那散發著黑氣的深淵鎮壓而去。

「轟隆隆……」青色的補天令徹底將黑色的深淵掩蓋,讓姜幻天四人長長的出了口氣。

「嘟嘟嘟……」中年人大口喝了酒,隨後朝著虛空狠狠一噴,仙霧升騰,彷彿下起了仙雨一般,落在補天令之上,神則流轉。

「啊……竟然敢鎮壓本座,終有一天,黃泉之水會席捲仙界,彼岸之花盛開在仙界的每個角落!」無面那不甘的聲音在補天令下響起。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江太白

「轟隆隆……」強烈的撞擊之聲,不斷的從洛天眾人的腳下升起,即使是撞擊,也是讓洛天幾人心神巨震。

「封……」腰間掛著酒葫蘆了的中年人,長劍再次拔出,一道道符文在中年人的刻畫之下烙印在那龐大的補天令之下。

符文瀰漫,那強烈的撞擊之聲和無面那爆怒的聲音也是逐漸減弱,消失在洛天等人的視線當中。

洛天的眉頭微微一皺,猛然間想起來,星河府好像還沒有找機會給葉良辰,眼下末日森林被夷為平地,想要在給有些麻煩。

「嗡……」不過,洛天卻是伸手一彈,一道流光從洛天的手中飛出,朝著天空飛去,所有人都集中在中年人的身上,不過在流光升起之際,姜幻天,還有三名宗門老祖,目光卻是微微一閃。

黑雲散去,整個下三天也是隨之安靜下來,露出了浩瀚的星空,而一道流光卻是從天而降,如同流星一般,朝著眾人飛來。

「轟隆隆……」轟鳴之聲震天,讓眾人的目光看向波動的來源,葉良辰還有六名真仙初期的星河府強者臉色頓時微微一變。

青色的宮殿,披著陣陣的星光,朝著他們狠狠的砸了過來。

「星河府!」

末世之帶球跑 「是星河府!」葉良辰和六名真仙看著那從天而降的龐大的宮殿,臉上露出狂喜之色。

「星河府的傳承至寶!」中年人低聲自語,姜幻天還有三名宗門老祖的臉上也是露出不可思議之色,隨後將目光看向洛天,他們可是清楚的記得,剛才洛天手中閃過一道流光,之後星河府便是從天而降。

「過來……」中年人伸手一抓,青色的宮殿,縮小到了巴掌大小,落在了中年人的手中。

「沒想到當年威名赫赫的星河竟然會變成這副模樣!」中年人臉上露出感嘆之色,手中拖著青色的星河府,長長的嘆息了一聲,彷彿回憶起了什麼一般。

「這……」葉良辰幾人看到星河府落入了中年人的臉色頓時變化起來,中年人的強大他們剛才見識到了,眼下星河府落入中年人的手中,若是中年人不給,他們也沒什麼辦法。

「唉……我跟星河府的葉勝有些交情,拿去吧!」中年人伸手一揮,將星河府送到了葉良辰的跟前。

「大伯?」葉良辰微微一愣,沒想到這個強的一塌糊塗的中年人竟然跟他大伯葉勝有些交情。

「拜見江長老!」姜幻天微微躬身,沖著中年人開口,聲音之中帶著恭敬,顯然認識這個中年人。

「此人是誰?竟然讓幻天島主如此恭敬!」洛天等人心中疑惑,不知道下三天何時出現這樣一個人物。

「姓江,背一把劍,別著酒葫蘆!認識我大伯!」葉良辰眼中露出思索之色,隨後猛然睜大了雙眼。

「酒劍仙,江太白!」葉良辰失聲開口,目光看向中年人,眼中露出恭敬之色。

「江太白?」洛天等人疑惑起來,只有姜幻天一直恭敬的站在那裡,目光看向中年人。

「好了,事情已經解決了,那麼我就走了!」江太白恢復了那副邋遢模樣,取下腰間的酒葫蘆,大口灌了一口,擦了擦嘴,沖著姜幻天開口。

「按照輩分來講,我應該管你叫大大伯吧,拜見大大伯!」葉良辰臉上露出激動之色,直接對著江太白跪了下去。

「我草!」洛天大跳起來,目光之中帶著不可思議之色,看向跪在那裡的葉良辰。

「少主!」葉良辰帶來的六名真仙臉上也是布滿了驚駭,在他們的印象中,除了葉無道,葉天幾人葉良辰還從來沒有給長輩以外的人跪下過。

「……」

「你小子,跟葉勝一個德性……」江太白臉色也是微微一愣,隨後搖了搖頭,看著葉良辰雙眼直勾勾的看著自己,沒有起來的意思,傻子都知道葉良辰是想要見面禮。

「這玉佩你拿去,可保你一次性命!」江太白隨手一揮,一枚玉佩落在了葉良辰的跟前。

「多謝大大伯!」葉良辰將玉佩收了起來,但是還是跪在那裡。

「小王八蛋,雖然你是葉勝的侄子,但是若是惹惱我,依然要打你的屁股!」看到葉良辰貪得無厭,江太白嘴角微微一抽。

「那個,大大伯,我這人有個愛好,就是喜歡吃喝玩樂,對什麼寶貝我到是不太喜歡,就是喜歡美酒啊,聽說大大伯的酒壺裡有著仙界第一的美酒,大大伯能不能給我點,我也不要多,來個七八桶就行了!」葉良辰將玉佩收了起來,沖著江太白開口。

「你小子,真是無恥,跟葉勝一樣無恥,當年那個老王八就沒少順老子的酒,還七八桶,只給你喝一口,不能再多了!」江太白伸手將酒葫蘆的扔到了葉良辰的手中。

「一口就一口吧,總比沒有強!」葉良辰雙眼范光,他是星河府的獨苗,從小就備受疼愛,葉勝也是經常跟葉良辰說些其他人不知道的事情,酒劍仙也是葉勝同葉良辰講的。

「良辰,你聽好,遇到江太白,你無論用什麼辦法,都要喝到他的酒,哪怕耍無賴,放心他看在老子的面子上,不會把你怎麼樣!」葉良辰響起葉勝同自己說的話,一直沒有忘記,如今看到了江太白,葉良辰哪裡會放棄。

葉良辰拿過酒葫蘆,沒有絲毫猶豫,直接仰頭灌了下去。

「咕嘟嘟……」葉良辰的喉結開始動了起來,而在葉良辰喝酒的一瞬間,葉良辰的雙眼便是瞪的老大,臉色瞬間紅了起來。

「嗡……」陣陣的嗡鳴之聲在葉良辰的身體之中回蕩起來,同時葉良辰身上的氣勢開始緩緩的攀升起來。

天地再次大變,星空之下,青色的漩渦形成,出現在了眾人的頭頂之上。

「不錯!」江太白點了點頭,看著頭頂的星光遍布的漩渦。

「晉級,少主竟然晉級了!」六名真仙初期的強者大聲開口,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一道道狂風,從葉良辰身上傳出,彷彿一道道風刃一般,讓洛天臉色微微一變,連忙將鄭天德護了起來。

「咳咳……」十幾息后,葉良辰停了下來,臉上露出不甘和不舍,看著手中的酒葫蘆,此時他徹底明白了當初葉勝為什麼要讓他非要喝江太白的酒了。

「不錯,能夠堅持十三息,你小子沒給葉勝那老小子丟人!」江太白點了點頭,將酒葫蘆收了回來。

「唉……我原本就快晉級到了天仙後期!」

「大大伯……那個這酒實在是太好喝了,能不能再來一口!」葉良辰舔著臉再次沖著江太白開口。

「滾蛋!」江太白一腳將葉良辰踢開,聲音之中帶著不耐煩,目光落在了洛天的身上。

「小子,你是叫洛天么?」江太白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目光打量起洛天來。

「嗯?」洛天心中一凜,不知道江太白為什麼知道自己的名字,自己是第一次見到江太白。

「晚輩,的確叫洛天!」雖然心中警惕,但是洛天臉上還是帶著恭敬,沖著江太白開口。

「江長老,他叫洛天……」姜幻天連忙開口,將洛天在幻天島的事情講述了一遍,一點都沒落下,包括救治江玉澤的事情。

「呵呵,小九是你救好的?」江太白點了點頭,隨後眼中露出思索之色。

「古天輸,是你什麼人?」不過江太白接下來的話,卻是讓洛天的臉色劇烈的變化起來。

「前輩,認識古天輸?」洛天不聲不響,臉色沒有絲毫變化,不知道江太白是敵是友。

「見過一面,喝過一次酒,他當初也施展過你那變身巨人的功法!」江太白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古天輸,乃是我家老祖!」洛天輕聲開口,感覺對方沒有惡意,若是有惡意,沒必要跟自己客客氣氣的說話。

「果然!」

「看在你之前拖延了時間,又救治了小九,還是古天輸的後人的份上,請你喝口酒!」江太白伸手一揮,將酒葫蘆遞到了洛天的身前。

看到江太白的做法,姜幻天的臉色微微一變,他知道江太白的酒有多麼難求,很多人想要,江太白都不給。

江太白給葉良辰,姜幻天知道是看在葉勝的面子上,但是江太白給洛天,姜幻天卻是有些想不通。

聽到江太白的話,三名宗門老祖,六名真仙初期,臉上露出羨慕之色,剛才葉良辰喝了一口就突破到了天仙後期,傻子都知道江太白的酒肯定不簡單,肯定是無價值寶。

「多謝前輩!」洛天接過酒葫蘆,心中暗自打定主意,一定要喝死。

「一口……」江太白輕聲開口,站在那裡,等待著洛天。

「是!」洛天深吸了一口氣,揚起頭來,端起酒葫蘆,並沒有向葉良辰那樣仰頭灌下去,而是細水長流。

「嗡……」酒一下肚,洛天的便是感覺渾身一暖,整個人有些發暈,身上的傷勢瞬間便是恢復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