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

王影一聲暴喝,整個人踩空升起,手中的長槍對著不遠處的一顆大石落下,一道巨大的長槍憑空升起,足足有幾十米長,彷彿攜帶著開山斷海之威,重重的落下。

「嘭~」

足足有一座小山般大小的巨石瞬間四分五裂,被這可怕的力量震成了無數塊小石頭,小石頭攜帶著可怕的力量在空中激射,將周圍的大樹撞的紛紛晃動,大雪紛飛。

「嗷嗚~」

王影這邊沉浸在修鍊之中,發出的巨大聲響,很快就吸引了佔領這座大山怪獸的注意力,一頭猶如犀牛般大小,全身雪白的狼腳踏虛空而來,地面上跟著幾十頭同樣雪白的狼,所過之處,大雪紛飛,樹木都被撞倒一片。

看到王影在自己的地盤上肆無忌憚的發出巨大的聲響,為首的巨狼對著天空咆哮,聲若洪鐘,猶如一道衝擊波,颳起可怕的大風。

PS:求收藏、求點擊、求推薦票~~ 「來的正好,拿你練練手!」

王影看著踏空而來的先天怪獸,嘴角微微一笑。

修鍊果然是不能閉門造車,一直待在自己的練功房進步實在是緩慢,只有真正置身於廣闊的宇宙天地環境之下,才能夠更加貼近自然,去感悟雷正所說的天地宇宙的力量。

王影僅僅只是看到湖面上掀起的大波便有所啟發,修鍊起疊浪戰法來,以往總覺得不夠流暢,無法揮灑自如,可是今天,順著那種感覺和意境,不知不覺之中就已經將五疊浪給修鍊成熟。

長槍揮舞之前,一股磅礴的氣勢慢慢的升騰,猶如大海的潮汐,伴隨著月亮的升起,開始一浪強過一浪,變的澎湃洶湧。

「嗷嗚~」

眼見王影竟然沒有絲毫離開自己地盤的意思,踏空而來的巨狼再次嚎叫起來,它的身後,一頭頭同樣體型大如牛犢的雪白巨狼一同跟著嚎叫,聲音在群山之間回蕩,猶如鬼哭狼嚎,讓人一聽都忍不住暗暗發顫。

「這是A級怪獸銀月狼,這貨該不會是以前的哈士奇變異進化而來的。」

王影看著這些狼的額頭,額頭上全部都一個銀白色的彎月標誌,銀月狼是一個非常強大的族群,至少在江南基地市周圍一帶是如此,族群當中甚至誕生了一頭王境的怪獸,銀月天狼,銀月天狼所在的萬狼谷更是紅色禁地,無人敢入。

「呼~」

眼前王影依然沒有離開的意思,幾頭銀月狼猶如一輛輛重型坦克一般朝著王影沖了上來,在厚厚的雪地里,速度都非常快,帶著一陣陣疾風。

還沒有到就已經張開了自己的血盆大口,露出了自己森寒的鋒利狼牙,同時一股讓人聞之作嘔的血腥味迎面而來。

「還真是夠充滿的,竟然讓手下先來試探我的實力。」

王影嘴角微微一笑,手中的長槍一抖,揮舞出幾道槍影,幾頭衝上來的銀月狼彷彿被一股巨力撞擊了一般,立刻以更快的速度倒飛出去,然後重重的撞到周圍的大樹上,大樹上的積雪大塊快的掉落。

「狼皮可是好東西啊,帶回去給媛媛做幾件狼皮大衣也是相當不錯的,這毛髮可是沒有一點雜色。」

王影收槍,微微的一笑,顯得非常自信,剛剛他直接用長槍橫掃,非常的簡單的一掃,可怕的力量再加上無堅不摧的境界,幾頭A級的銀月狼直接被巨力給震死,外表雖然看起來毫髮無損,可是內部卻已經變成了爛泥。

「嗷嗚~」

為首的巨狼一聲嚎叫,眼中露出了凶光,接著甩開四蹄,猶如一道疾風沖了上來,它的前爪高高的抬起,銀月之間有白色的光芒湧現,爪子威壓之下,厚厚的白雪彷彿被無形之中的力量壓迫一般,瞬間深深的凹陷到地面上。

「喝~」

王影運足了體內的元氣,手中的長槍不斷的揮舞,一招接一招都對著空氣虛放,直到第五招的時候。

王影眼睛一睜開,手中的長槍猶如潛龍出水,呈一條直線,瞬間沖向巨狼。

「刺槍術~」

疊浪戰法第五疊浪,再加上無堅不摧的境界,王影的速度快到了極致,在王影的身後,空氣炸裂,掀起無數的白雪,激蕩飛揚。

「噗~」

王影和巨狼的身影瞬間交匯,接著又瞬間分開,然後巨狼口吐鮮血,重重的倒下,在它的額頭上,有一個血洞,鮮血從中不斷的流出。

「呼~」

王影吐口濁氣,將手中的長槍輕輕的一甩,長槍上面的血跡就被甩的乾乾淨淨,目光看向剩下的銀月狼。

一頭頭銀月狼彷彿看到了魔鬼一般,一個個瞬間低咽之聲,夾著尾巴,掉頭就急速的朝著遠處跑去,一眨眼的功法,全部都消失的乾乾淨淨。

「還真是夠聰明的。」

王影笑了笑,也沒有繼續追殺的意思。

王影來到巨狼的身邊,進入到先天境之後,它的生命力非常強大,即便是自己一槍貫穿了腦袋,此時依然還沒有完全死去,眼睛血紅,四肢還想要掙扎著重新爬起來。

「噗~」

王影手中的長槍再次狠狠的一次,巨狼這一次徹底的死去,眼睛慢慢的閉上,四肢一動不動。

「現在真是對岳老頭有點羨慕嫉妒恨了,有個儲物戒指,來荒野之中再多的東西都可以帶的下。」

王影看著幾頭銀月狼的屍體,微微皺眉,這銀月狼可是非常值錢的,單單是這沒有一絲雜毛的皮毛帶回基地市都能夠換到十多萬積分,皮膚非常的堅韌,是製作作戰服的上等材料。

還有銀月狼的狼牙可以用來製造成斷刀、短劍之類的小型兵器,比起鐵制的兵器還要更堅硬、鋒利,是武者最喜歡的兵器之一。

不過幾頭銀月狼實在是太過龐大了,自己全部扛回去自然是不現實,王影就有點羨慕起岳老頭來了,他的神錘宗傳承戒指也是儲物戒指,再多的東西都可以裝的下。

無奈的搖搖頭,王影從自己的背包之中拿出一把短刀,開始剝皮,將銀月狼身上值錢的材料全部收集起來。

沒有一絲雜色的皮毛,鋒利堅硬的牙齒,還有背脊脊椎上的那根筋,四隻爪子也是非常的鋒利,一顆都價值好幾萬積分。

王影眼前這頭先天境的銀月狼,它的價值還要更好,王影微微一算,單單是這一頭銀月狼也要價值好幾百萬積分。

手機完材料,王影帶出來的背包都鼓鼓的,王影背起背包,腳踩虛空,整個人冉冉升起,迅速的朝著另外一座高山踏空而去。

這裡血腥味太重,為了免去不必要的麻煩,王影自然是不會久留。

另外一座高山上,王影站在一塊巨石上面,看著湖面上激蕩起的一圈圈漣漪,一波接一波的朝著四面衝擊。

王影感受波浪衝擊的意境,手中的長槍跟隨著揮舞,一招一式,隱約之間漸漸的有了大海的澎湃、洶湧的感覺。

時間慢慢的流逝,大雪都開始漸漸的變小,天色也漸漸的昏沉下來,巨石上的王影依然沉浸在修鍊之中。

伴隨著他長槍的揮舞,隱約之間彷彿能夠聽到大海潮汐的聲音,一波接一波,聲音轟鳴,意境空曠而寂寥,彷彿置身於大海邊,看著水天相際之間一道道潮水猶如一條條長線慢慢的延伸。

「嘭~」

王影腳踩虛空,冉冉升起,手中的長槍對著前方的虛空一劈,一道長長的棍影落下,瞬間在大地上炸裂開來,一顆顆大樹紛紛倒下,大雪紛飛,一道深深的溝壑出現在下方的大地上。

「呼~」

王影緩緩的落下,突出一口白氣,臉上露出了笑容,對於今天的修鍊還是相當滿意的。

自己本來元氣不足,還不足以元氣外放,可是因為自己今天觀看湖水的漲落,在意境上有所突破和領悟,所以即便是元氣還不足,可王影現在依然可以做到元氣外放,一招長槍劈下,前方出現了一條長達幾十米的深壑。

「該回去了,明天再來,去看看大湖和長江連接處,想必哪裡的風景應該更美!」

王影看了看天色,背起自己的背包,身影如電,猶如一道疾風迅速的朝著基地市方向返回。

接下來的日子,王影每天都會悄悄的走出基地市,來到這座大湖旁邊,有時候還會前往大湖與長江的連接處。

觀看湖水的激蕩、澎湃洶湧,領悟長江滾滾東逝水的意境,磨礪自己的槍法,實力也在慢慢的不斷提升。

十幾天之後,在大湖與長江相連接處,一座高山之上。

王影揮舞手中的長槍和一頭體型龐大的花斑大貓廝殺,花斑大貓體型龐大如虎,身型矯健,速度非常快,身上激蕩起強大的氣息,隱隱之間有黑色的光芒閃現,它的爪子籠罩王影,不斷的揮舞,帶起一道道殘影。

「喝~」

王影一聲暴喝,手中的長槍同樣不斷的揮舞,猶如一輪清冷的圓月,帶著一陣陣可怕的大風,不斷與這頭強大的先天怪**手。

一人一貓之間的戰鬥,速度都快到極致,周圍的空氣不斷的炸響,激蕩起無數的雪花,大貓的一爪,王影的一槍,每一招每一式都要在周圍留下可怕的痕迹。

一顆顆大樹被大貓的爪子掃過,瞬間就彷彿被最鋒利的利刃切割一般,轟然斷裂到底;王影的長槍一掃,彷彿是被百米的巨浪泰山壓頂,可怕的力量瞬間迸發,擊打處,大樹的樹榦變的粉碎,同樣轟然倒下。

大地上留下一道道深深溝壑,時不時這座高山都要不斷的震動,猶如發起了大地震一般,大石翻滾,積雪崩塌。

「疊浪戰法第九浪~」

王影一聲怒吼,手中的長槍呈一條直線,猶如一道白光,速度快到極致,瞬間刺向大貓的頭部。

「噗嗤~」

清脆的聲音響起,王影一個後空翻,接著腳踩虛空,瞬間爆退幾十米。

「呼~」

看著大貓重重的倒下,王影嘴角露出了微笑,十幾天的苦修,王影進步飛速,以前惹都不敢惹的先天境後期的怪獸也死在了自己的長槍之下。

PS:求收藏、求點擊、求推薦票~~ 「每天師法自然,還有強大的先天怪獸陪自己廝殺,在生死之間遊走,感悟宇宙天地,進步不快都不行。」

王影看了看遠處的長江,滾滾江水奔流不息,再看了看自己身上破碎的衣服,還有身上一道道猶如蜈蚣一般的傷痕。

這十多天來,王影每天都會來荒野之中觀看湖水和江水,同時尋找實力強大的先天怪獸去廝殺。

自然而然,王影的實力進步非常快,無堅不摧的境界原先僅僅只能發揮出五六倍的增幅效果,現在卻是已經能夠發揮出八九倍的增幅效果。

疊浪戰法的修鍊上,王影原先的時候僅僅只能夠做到五疊浪,現在卻是可以做到九疊浪,離疊浪戰法的第一重十疊浪也僅僅只差一步。

同時在元氣的修鍊上面,因為每天都會吃一顆先天果,再加上王影堅持不懈的修鍊睡夢呼吸法,王影體內元力的增長非常快,畢竟不是誰都能夠奢侈到天天吃先天果。

要知道即便是強大如雷正這樣的先天境高手,他手中的先天果也非常的少,先天果可遇不可求,而且一般都有強大的先天怪獸守護,想要獲取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以我現在的實力,對上王中平,我一招就可以殺了他。」

王影非常自信,比起自己剛剛進入先天境的時候,王影的實力強大了太多、太多,境界的進步,疊浪戰法的進步,自身元力的雄厚,他有這個自信。

「該回去了,最近武者聯盟這邊實在是太安靜了,安靜的有些可怕,暴風雨前的寧靜,羅堯出去了半個多月的時間竟然還沒有回來,他到底去哪裡了?」

想到這裡,王影心中隱隱有些不安,匆匆的採集完先天怪獸身上的材料就往基地市返回。

……

江南基地市的北城門口,武者和獵人們進進出出,非常的熱鬧,在距離城門口僅僅只有100多米的一處地方,五道身影靜靜的佇立,看著熱鬧非凡的城門口。

這五道身影,四男一女,一個個臉上都帶著桀驁的神態,其中唯一的那個女的,身材婀娜、豐滿,面容姣好,一對鳳眼不斷的掃視城門口進進出出的武者。

「這就是江南基地市?練武之風倒是非常的興盛,據說整個基地市有一萬多武者。」

「這個江南基地市有一個武道社,竟然跟白痴一樣,將自己的修鍊功法以白菜價格傳出去,所以整個基地市當中的武者很多,我們江北基地市的武者數量也僅僅只有2000多而已。」

「真想和武道社的劉遠山較量一番,竟然能夠重傷王境怪獸,可惜了,最後還是死了,不然真想領教一下他的人刀合一。」

「人都死了,說這些又有什麼用,聽說現在的江南武道社社長雷正也是一個非常厲害的高手,或許到時候你可以上去試一試。」

「雷正~聽羅堯說,這個雷正的實力還在他之上,我就是因此而來的,我這個人沒有比的什麼愛好,唯一喜歡的就是和高手決鬥。」

「打打殺殺的有什麼意思,我看這個江南基地市當中的武者似乎都很嫩啊,一個個英俊不凡,實在是讓人喜愛。」

五人當中唯一的一個女的,眉毛閃閃,看著進進出出的武者,臉上帶著笑容,這笑容猶如夏日裡盛開的花朵,嬌艷欲滴,讓人忍不住想要上前親一親。

聽到她的話,其他四人一個個都忍不住打個冷顫,這個女的叫花玉貞,別看她長的貌美如花,如花似玉的,可是卻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先天境高手,實力極為強大、可怕,在江北基地市當中都是有數的高手的。

當然了,這都不是讓幾人顫慄的原因,真正讓人害怕的是她的外號,黑寡婦花玉貞!

黑寡婦花玉貞在江北基地市也是傳奇,在末世前,她是江北大學人人愛慕的校花,有一個家世顯赫的男朋友。

可是末世之後,他的男朋友為了在末世之中獲得一桶泡麵,竟然給她下藥,讓人玷污了她,從此以後她就性情大變,後來不知道從哪裡學到了一身厲害無比的功法,竟然越來越強。

她殺了對自己負心的男朋友,從此嬴~盪不堪,每天都要找男人,但是每次讓對方舒舒服服之後,她就會將對方給殺了,黑寡婦花玉貞的大名也漸漸在江北基地市當中傳開,讓無數男人一邊留著口水,一邊卻是恐懼無比。

「嘖嘖,這一次也不知道有多少男人要遭殃了!」

花玉貞的旁邊,一個身材矮小,手持一把短刀,臉上有一道難看疤痕的人笑著連連搖頭。

「什麼遭殃,說的怎麼難聽,和我好過的男人,哪一個不是舒舒服服、欲仙欲死,在最享受的狀態下離開這個苦難的世間。」

花玉貞白了姜海龍一眼,聲音嬌媚,讓人一聽都覺得全身酥麻,荷爾蒙暴增。

「對,對~」

姜海龍根本就不敢多看花玉貞一眼,生怕自己也死在對方的裙子之下。

「每種的傢伙~」

花玉貞輕蔑的笑了笑,她清楚自己的魅力,只要是一個男人,見了自己都會動心,不過只要認識自己的,基本上都會離自己遠遠的。

「哈哈~」

其他三人一見姜海龍的慫樣,一個個也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笑什麼笑,有種你們三個去試試她的深淺?」

姜海龍微微惱怒,對著其他三人說道。

「咳咳~我家裡妻管嚴。」

「我從來不亂搞。」

「我覺得我還想多活幾年。」

其他三人一聽,頓時一個個也是慫了,即便是實力最強大的段博也連連搖頭認慫。

「有色心沒色膽,我看啊,還是這江南基地市的小哥哥們更有膽量。」

花玉貞笑了笑,扭動著猶如水蛇一般的腰朝著江南基地市走去,一路上頻頻對著看到的武者放電,讓一些人忍不住對她吹口哨。

段博、姜海龍、古少雄、蒙瀚四人也是彼此笑了笑,接著搖搖頭跟了上去,要說彼此廝殺,他們還真未必怕了誰,可是要說去找花玉貞,一個個都如同老鼠看到了貓,慫的一逼。

「嘖嘖,這個女人真騷啊,有誰認識啊?」

「真想干她一炮!」

「這身段、這臉蛋,還有這櫻桃小嘴,這聲音,實在是勾人魂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城門口,花玉貞的到來引起了不小的轟動,一個個武者或者獵人都用火辣辣的目光看著她,彷彿想要將她給吃了一般。

花玉貞笑盈盈的看著周圍的人,一臉的嬌羞,這更是引起了一片口哨聲,有大膽的直接上前好花玉貞攀談起來。

「真是一群不怕死的,要是知道她黑寡婦的名號,不知道會不會再也硬不起來。」

姜海龍看到城門口熱鬧非凡的景象,忍不住連連搖頭。

「有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