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那……你等我想想辦法吧!」

只見小虎妖露出有點兒麻煩的表情,還假裝抓抓頭就像是真的在想辦法一樣。

秦壽被這個態度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的小虎妖給嚇到了,還以為又是一個像暮瞳一樣的年紀輕輕就裝高冷的小傢伙,沒想到卻是一個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的小屁孩,還是一個小小年紀就會犯花痴的小鬼。

「咳咳咳!」

秦壽在旁邊適時地打破了這個對於他來說不怎麼喜歡的氛圍,沫沫看上去可是要比對方大好多呢好不好!怎麼能讓這個臭小子給佔了便宜呢!再說了沫沫可是他的小狐狸,怎麼能讓這個小鬼有什麼想法呢!

「那個!沫沫,衣服的問題以後再說吧!我們先辦正事,到時候我去給你找,保證你滿意!」

他一拍胸脯向小狐狸保證,果然就看見女孩的臉上又恢復了一片晴天。

「好啊好啊!還是壽壽最好了!」

秦壽聽著心裡美滋滋地,還向面前的小不點挑了挑眉,就像是男人之間的示威一樣。

對方白了他一眼,不滿的表情也完全寫在了臉上。

不過秦壽也就得意了幾秒鐘,他轉念一想,自己現在可是在人家的家裡,不討好他的話沒準還沒見到什麼族長就不小心真的被當做盤中餐了!

這麼一想秦壽趕緊收起了得意的表情,又表現的畢恭畢敬。

「呵呵!那個小兄弟,不知道你能不能帶我去見你們的族長大人啊!我是真的有點兒事情想和他說!」

他特意彎下身子好像是在照顧對方的身高或者是怕對方聽不清楚他說的話,不過這看在那個小虎妖眼裡根本又是一副赤裸裸的挑釁。

「哼!族長說了今天太晚了不見客!明天再說吧!」

小不點瞪了他一眼,語氣十分蠻橫,不過誰讓這是他的地盤呢!

我忍!

「好吧!那我們今天怎麼辦啊「」?」

秦壽不死心依舊追問道。

「誰讓你們專挑晚上來!」

「我!」

我再忍!

「我也不知道你們族長的作息這麼規律啊! 穿書後她成了惡毒女配 剛才不還在外面和我們說話呢嘛!」

「那也不代表他現在就想見你!」

天哪! 原來愛情那麼傷 忍無可忍了!

就在秦壽即將爆發的時候,誰知道對方突然一個轉身。

「走吧!跟我來!我帶你們去客房!」

我去!就這麼活活地把他這口怒火給扼殺在搖籃里了!

「好的,那謝謝了!」

還得好言好語地向對方道謝,這世道真是太不公平了!

秦壽拉著沫沫跟上前面的身影,不過背後卻在心裡偷偷地腹誹著對方。

只見小虎妖帶著他們來到了二樓的一個房間,裡面只有簡單的兩張床,連個椅子都沒有,好像知道他們只會在這兒住一晚似的。

秦壽他們走進屋子簡單地掃了一眼,然後他回過頭和對方禮貌的道別。

「好了!謝謝你啊!我們會好好休息的,那明天見!哦!對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的,不過我並不好奇,所以明天再說也一樣!」

他直接擺出了一副送客的樣子,露出一個標準的不能再標準的微笑朝小不點眨眨眼,然後「咣」的一聲關上了門。

「呼!」

他呼出長長的一口氣,終於不用見到這個令他感覺很不爽的小傢伙了。

「好了!沫沫,早點兒休息吧!你睡那張床,我睡這個!」

秦壽指了指房間裡面的一張床對小狐狸說道。

「可是他睡在哪兒啊?」

沫沫坐在床上指著秦壽的身後好奇地問了一句。

「嗯?他?」

一回頭,秦壽的小心臟差點兒沒嚇出來!

「我說大哥你怎麼進來了!你不知道這樣會嚇死人的嘛!」

他對著不知道怎麼進來的小虎妖大聲吼了一句,對於這種沒有一點兒聲音的行為他是非常厭惡的,尤其是對膽子不怎麼大的他來說。

「你是人嗎?」

不錯過對方卻很淡定,完全沒有被他的獅吼功給震驚,反而很冷靜地回問了他一句。

「額……我當然不是人,我的意思是你會嚇死妖的!」

好吧!終於自己承認一回自己不是人了!雖然可笑不過也沒有辦法。

「這不就得了!」

小不點兒很是理所當然地坐在本應該屬於他的床上。

「我說大哥!你能告訴我你又進來幹什麼了嗎!」

秦壽插著腰站在門口,對於對方的這種很不外道的行為感覺非常不滿意,再怎麼說現在這也是他的房間好不好,這麼自由地出入真的好嘛!

「哦!我是覺得告訴一下你我的名字比較好!」

「什麼!就為了這個啊!好吧!那你快說,說完快走!我們要休息了!」

「你們?」

聽到這兩個字小虎妖突然又露出一副驚訝或者說是不滿的表情。

哼!這全都落在了秦壽的眼裡,沒錯!他就是故意的!

「沒錯,是我和她,怎麼了你有什麼問題嗎!」

「你們!」

「哦!我知道你沒有,那你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然後離開了!」

沒等對方開口說完,秦壽直接打斷了他的話。

只見對方像是真的賭氣了一樣,居然學著沫沫撅起了嘴,還很不情願地轉頭看了一眼小狐狸,不過人家剛才就躺在床上去見周公了,根本就沒有再看他。

這顯然讓他感覺到更不爽了。

小虎妖站起來走到秦壽的面前,仰頭看了他幾秒鐘,然後賭氣著開口。

「我叫虎彪!你就叫我小虎!」

「好!我知道了小虎,現在可以走了吧!」

秦壽假裝打了個哈欠漫不經心地說了一句。

「不可以!因為我還沒有對你例行檢查!」 第232章:你太弱了!

什麼?例行檢查!搞什麼鬼啊!

秦壽在心裡在心裡無語地一聲尖叫怒視著眼前的這個小不點兒,虧他想的出來,居然還有這一招。

「檢查什麼?再說了,你憑什麼!」

秦壽假裝用手抱著自己,因為不知道對方到底是唱的哪一出。

「因為我是族長的秘書!我當然有權看看你們是不是安全的,要是你們對他威脅的話我怎麼能讓你們見他呢!」

那個被稱為小虎的小妖很不情願地回答他。

「秘書?」

好吧,他現在似乎是沒有什麼資格拒絕的。

「那你要怎麼檢查,我倒是沒什麼關係,不過沫沫可是個女孩子!」

秦壽還是很警惕地瞪著對方,尤其是不知道這個想法是不是對方突然冒出來的,會不會對小狐狸有什麼不利。

幸好他之前又吃了一粒斂氣丹,現在他終於知道那個東西的好處了。

「沒有她,只檢查你!」

「什麼!為什麼!你性別歧視啊!」

「哼!我願意,我就是覺得你有問題!」

只見小虎理直氣壯地一暼他,然後把頭轉到了一邊,完全就像是個無理取鬧的小孩子一樣。

但是秦壽偏偏就對付不了這個小傢伙,誰讓人家人小官兒大呢。

好吧!豁出去了,反正自己身上也沒有什麼武器,大不了就讓他看看唄。

「那就來吧!反正也不怕你檢查!」

他不想再繼續和對方啰嗦了,所以兩手一伸做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只想讓對方快點兒看完趕緊走。

「這還差不多!轉過去!」

小虎這下似乎很滿意秦壽的態度,轉過臉來吩咐道。

秦壽無奈只得照做,他翻著白眼轉過身去。

身後,秦壽感覺小虎一點點靠近他,在他身上聞來聞去圍著他繞了好幾圈,把他的汗毛都給嚇出來了。

「好吧!還不算臭,可以接受!」

什麼!居然嫌他臭!這個臭小子!他來之前剛洗過的澡好不好!

正在他對對方的這句話感到十分不爽時,突然又感覺一雙小手在慢慢地在自己身上遊走。

這下秦壽的心差點兒被直接嚇出來,尤其是小虎拿起他的那條假尾巴摸來摸去的時候,嚇得他幾乎連呼吸都停止了,生怕他一不小心給自己揪出來。

「嗯!看樣子沒什麼肌肉,估計也沒什麼威脅!」

就在他嚇個半死的時候,對方又成功地把他的恐懼轉化為憤怒。

「什麼!居然說我瘦!是不是看不起我啊!」

他忍無可忍了最後終於吼出了聲,但是又怕吵醒那邊的小狐狸,便又下意識地趕緊閉上嘴。

小虎似乎很是瞧不起他,竟然皺著眉搖了搖頭,那樣子讓秦壽看上去好想扁他一頓,不過卻硬生生地忍住了!

哼!不和小毛孩一般見識!雖然對方說的是事實,不過也不允許他當著他的面說出來,還是找機會再收拾他吧!

「現在好了吧!」

秦壽很無語地要放下自己的胳膊,以為對方終於忙活完了。

「等一下!別動!」

顯然對方並沒有想這麼輕易地放過他,只見他伸出手來在秦壽身上一點,然後他就看見自己的周身剎那間染上一層淡黃色的光暈,不知道對方使用了什麼妖術。

「好吧!你居然妖法等級這麼低!真是辜負了我的期望!」

這語氣怎麼聽怎麼像是一種嘲笑或者是輕蔑。

哼!他本來就是一個人類怎麼會有什麼妖法呢!這不是廢話嘛!

當然這些只是在秦壽的心裏面默默地嘀咕,而多虧了那個小小的斂氣丹才能蓋住他身上只屬於人類的特殊的氣味,不過要是對方一會兒突然想扒了他的衣服的話,那……

秦壽突然越想越害怕,只能趕緊想辦法結束這次的例行檢查。

「呵呵呵!那個我當然等級很低了,肯定是不能和你比的!」

他趕緊收回剛才的和對方對立的語氣,變得像哄小孩子一樣。

「那當然了,你們臭狐族本來就沒有我們虎族厲害!」

「是是是!你說什麼都對!」

「這還差不多!」

「那個,那現在檢查完了吧!你可以走了吧!」

秦壽又一次不得不委婉地下了逐客令,因為對方在這多待一秒他就感覺到自己多一分危險。

「嗯……基本上可以了,不過如果你和她不睡在一起的話我想我應該就更加沒有什麼問題了!」

小虎指了指床上的那個小姑娘,假裝很大度地對秦壽說了一句。

「哼!這你說的可就不算了!」

秦壽沒有再和他廢話,直接把他推出了房門外然後趕緊關上門,還站在門後邊擋住,生怕對方再像剛才一樣神不知鬼不覺地就闖了進來。

居然還敢打他沫沫的主意,真是痴心妄想!

秦壽一邊在裡面把對方基本上是罵了個狗血淋頭,一邊死死地堵著那扇門,不過事實上他的做法完全沒有任何的用處,因為人家想進來簡直就是輕而易舉。

但是這一次外面似乎沒有了什麼動靜,秦壽靜靜地等了幾分鐘,確定外面好像真的沒有任何聲音之後終於鬆了一口氣,一下子趴在床上時就睡死過去了。

舟車勞頓了一天,現在大床才是他的最愛。

就這樣,秦壽和沫沫完全的睡了過去,就在這個陌生的地方,陌生的種族。

不知道過了多久,秦壽被耳邊的一陣嬉笑聲給吵醒了,聽起來像是一群女人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