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頓時,鮮血從他的體內流了出來,滴在了這冰冷的雪地上。

這滿滿的白雪,瞬間是被鮮血染成了鮮紅色。

風華頌直接倒在了這鮮血之上。

他望著這一灘已經被他鮮血沾染過的白雪,腦海里突然浮現出蘇婉嫁給他的場景。

那時候萬神都沒有來祝福,只有他小團圓,葉炎,還有閻王。

那時候雖然十分的期待,可是卻是那麼的幸福。

蘇婉穿著一身鮮紅的嫁衣,輕輕的牽著他的手。

她說過永生永世都只會愛他風華頌一個。

風華頌想到這裡的時候,他的臉上洋溢出了幸福的笑容。

雖然冰棱貫穿了他的右側肩膀,很是痛苦。

但是他依然覺得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此時,凡界之中公孫婉兒穿著紅仙衣正在月光之中舞劍。

她的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此時此刻,她突然明白了,當初趙玄並不是真正的愛她。

原來愛一個人,是可以為他付出一切,付出一切心思的。 風華頌嘴角雖然是洋溢著笑容,可是他的眼神之中依然是帶著憂鬱的。

此時,雪月上神已經是殺了許多了天兵天將了,她更是毫無畏懼的走到了風華頌的身邊。

「放棄吧,你們還是回你們的神界去吧。」雪月上神勸道著。

她其實已經是看出來了,這個風華頌身上的神力出現了問題。

這一定是有神對他的神力做了什麼手腳。

雪月上神伸出了她白皙的手從風華頌的頭上輕輕地一掠過。

呵,果然是如此。

在風華頌的身上有一件法寶。

這法寶名叫竇羅圈。

它是一件十分罕見的玩意。

相傳中,這個竇羅圈可以增加一千年的神法。

是用來祝福將領出征決勝歸來的法寶。

呵,其實,它真正地用處,是限制神法的爆發。

每個神到了危難關頭,這神法就會超常發揮。

散發出前所未有的力量。而這個竇羅圈,就是阻止這種力量的爆發。

當然,這種力量的爆發,會使得神體本身受到傷害。

所以,這將竇羅圈送給風華頌的那個神,一定是十分有心機的。

怎麼說呢?

因為假設日後風華頌要是發現了這個竇羅圈秘密的話。

那個神就可以說這一切都是為你的神體考慮。

這樣即便是風華頌知道了真相后,他也不會過多的怪罪這個神。

那到底是誰將這個竇羅圈送給風華頌的?她似乎是有意在阻止風華頌奪取冰晶的。

此時風華頌還想奮力抵抗。

但是他已經是站不起來了,也無法發出任何強大的神力。

就在這樣危難之際,突然遠處的天際之中出現了一個身著藍衣的女子。

雪月上神,抬頭看著這位女子。

覺得很是奇怪,這個女子並非是神,也並非是妖。

而是一個半神半妖的體質。

只見這女子手裡持著一把劍而來。

當雪月上神看到那把劍的時候,她似乎都明白了。

這把劍是來自妖界的法寶,名叫冰玉劍。

對,就是它,它是這個世界上唯一可以秒殺雪月上神的法寶。

而這個半妖半神居然有這麼一個法寶。

她為什麼之前不拿出來,而是現在才飛出來的?

可見,她就是想來「英雄救美」的吧。

她可能是鐘意這個風華頌,特地是給自己排了這麼一出好戲。

這個冰玉劍是可以秒殺雪月上神。

而這個雲芙蓉卻沒有這麼做。

她只擋在了風華頌的面前,說道:「雪月上神,只要你交出冰晶,我便可以放你一條生路。」

雪月上神冷冷一笑。

她就看著這個女子在這裡裝。

這個雲芙蓉本來就沒有安什麼好心思,她的心腸也一定不是這麼善良的。

所以他剛剛說的那些話,只不過是為了讓風華頌聽見罷了。

呵呵,果然是心機啊。

雪月上神自然是知道自己根本就打不過這把冰玉劍。

她淡淡的一笑,隨後往後退了幾步,化為了一陣狂風暴雪。

她與這月宮之中的冰雪混為了一體。

隨後,這陣暴雪之中,突然散發出了萬丈的金光。

一縷一縷神魂從這暴雪當中抽離出來,離開了月宮,匯入了這個銀河當中,化為了一顆十分閃亮,而且奪目的星星。

風華頌很是震驚,沒有想到雪月上神會自爆而死。

隨後,整個月宮天旋地轉,從地里發出了陣陣的轟鳴聲。

月宮即將塌陷。

凡界之中,一片黑暗。

在月光之中舞劍的公孫婉兒覺得很是奇怪。

這月光怎麼說沒就沒了。

她抬頭看了看這天上,似乎這月亮突然是消失了,在這夜幕之中的。

天上的星星倒是有一顆特別的閃亮,是她以前從來沒有見過的。

雖然這顆星星十分的耀眼,但是比起月亮來說,它的光芒依舊是十分的微不足道的。

這天有異象啊!

風華頌與殘餘的天兵天將在那一瞬間逃離了月宮。

他很是震驚,也覺得奇怪,但是內心還是十分欣喜的。

可謂是百感交集。

可悲的是,這冰晶不知道還在不在?

可喜的是,月宮毀滅了,凡界再也不會有月圓之夜。雨霖神君的禁術就永遠用不了。

他根本沒有辦法能滅了蘇婉的七竅。

「沒事吧!」雲芙蓉十分擔憂地說道。

她倒是故意地撫摸了一下風華頌手中的那個竇羅圈。

瞬間,這個竇羅圈被另外一個圈代替了。

這竇羅圈是雲芙蓉送給風華頌的。但是又如何,誰見過真正的竇羅圈呢?

換一個圈,也好。

要是以後風華頌發現這個圈並不是什麼法寶的話。

雲芙蓉就可以解釋,這她也不清楚,原來這只是十分普通的圈子啊,她還以為是那個法寶竇羅圈呢。

雲芙蓉已經是將往後的路都一步步設計好了。

她絕對不允許這條路上有任何的錯。

「你沒事吧。」風華頌關心的問道。

畢竟剛剛那個情況是十分危險的,要是他們剛剛稍微晚點走出這月宮一步的話,他們可能也會跟隨著這月宮一起毀滅,化為神魂,入了銀河。

雲芙蓉沒有理會風華頌的話,她只是一直在關心他的身體到底是如何了。

她的眼神之中充滿了關懷,還有一些責備。

她正在認真的想要處理風華頌的傷口。

她先是施加了神法,將這把冰棱從他的身體之中弄了出來。

隨後,她的手掌心凝聚了一股神力。這神力也迅速地化為了一瓶仙藥。

雲芙蓉一把扯住了風華頌的衣領,想要將他的衣服解開。

風華頌攔住了她。

「我……」他現在也是疼得說不出話來。

「讓他們來?」風華頌看了看在旁邊的神將們。

「他們的神法不足以運轉這瓶仙藥。我來吧。我閉眼。」雲芙蓉將仙藥的蓋子打開后,立馬是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她摸黑著,雙手輕輕碰到了風華頌的嘴唇。

這嘴唇的熱度……

還在呼著氣……

雲芙蓉的心,在瘋狂跳動著。

她的臉一瞬間是紅了。

這一切風華頌都是看在眼中的,他也很無奈,卻又有點享受現在的歲月靜好。

要是她是蘇婉就好了。

可惜,她就是雲芙蓉而不是蘇婉。 雲芙蓉漸漸地,輕輕地打開了風華頌的外衣。

她的手又解開了他的內衣。

這個過程十分的輕柔,十分的小心翼翼。

她就怕會弄疼了風華頌。

她似乎已經摸到了他的傷口了。

隨後雲芙蓉的手掌心微微發熱,她將這仙藥緩緩地覆蓋在他的傷口當中。

沒過一會,他的血液已經是凝固了,這傷口上的痕迹也是越來越小了。

沒過一會兒,這傷口便已經是癒合了。

只是可惜這冰附帶的寒氣,已經是直逼到了他的身體當中。

那麼一刻風華頌突然覺得自己的身體十分的寒冷,他不僅瑟瑟發抖起來,隨後不久,他的眉毛上頭就結上了一層白白的霜。

如今的他就像整個身體被關進了冰窖一樣。

「你們帶著一隊神兵,去找冰晶的下落。剩下的天兵天將則趕緊護送頌神回神界。」

雲芙蓉突然站了起來,她面對著這些已經是受了傷的神兵神將,眼神當中卻沒有一絲的心疼,反而是叫他們繼續的來回奔波。

風華頌已經是徹底的昏厥了,過去失去了知覺。

他覺得自己就像被壓在厚厚的白雪之下。

風華頌的眼睛閉上了。

可是沒過多久,他倒是覺得自己的身體外部有一股熱量正在傳輸著。但是他卻沒有辦法睜開眼睛來,他只是輕輕的動了一下自己的手指頭,卻碰到了十分嫩滑的皮膚。

這皮膚應該是雲芙蓉的吧?如此的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