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既然斷了我兒一條手臂,那你們便也留下一條手臂好了。」孟山爆喝一聲,飛劍朝洛月斬來。他沒說要了洛月的命,因為洛月太年輕,孟山怕她有強大的後台。

但是,洛月先出手斬斷自己兒子一條手臂,他出手斬斷洛月一條手臂的話,那就還算符合霍城的規矩。

孟山散發出初陽期的實力,讓洛月十分忌憚,有些害怕。

「月兒你先走,我拖住他!」王逸站到洛月前面,他想為洛月爭取一點時間。

「王哥哥你先走,我來擋住他!」洛月沒想到王逸面對初陽期修士竟然還敢擋在自己前面,頓時覺得心中一暖。一級之差,但洛月有姐姐給她的法寶,不一定完全沒有機會逃掉。

「哼,你們一個都走不了。」

孟山話音剛落,飛劍就出手了。他的飛劍猛然大了數倍,似乎不是實體,而是一個虛影。

「疾!」

孟山大喝一聲,巨大飛劍直接斬向洛月與王逸二人。

「風靈紗。」 神豪的安逸生活 洛月知道,自己飛劍絕對拼不過孟山,於是立刻就取出了洛顏交給自己的保命法寶。

風靈紗本是洛顏的法寶,因為洛月上次差點被無極峰的人抓走,才給了洛月。洛月無法全力催動風靈紗,甚至只能發揮出一小部分威能。如果是一個5品修士催動風靈紗,足可以完全擋住孟山的攻擊。

可惜洛月只有4品修為,風靈紗在空中和巨劍對峙了幾分鐘,洛月終於無法承受巨大的靈力反噬,身子一顫,被巨劍找到了突破口。

「小心!」

眼看巨劍朝洛月斬來,王逸把洛月向後一甩,毅然決然的擋在巨劍飛行的路線上。

巨劍剛剛與風靈紗對峙其實已經消耗了大半威能,但這仍然不應該是一個築基期修士可以抵擋的。洛月剛剛被靈力反噬瞬間失去了防禦能力,被王逸扔到後面時才緩過氣來。

「王哥哥,不要!」

在洛月看來,王逸這是找死的行為。她和王逸才認識這麼幾天,王逸救過姐姐、救過自己,還救過玉如霜。這麼大的恩情,她還沒來得及報答,王逸就又要因為救自己而死嗎?

但是巨劍來得太快,洛月無力阻止。

「太極!」

一個強大的威壓瞬間在王逸四周出現,這是王逸築基期以後第一次全力催動太極陣,飛沙走石,就連孟山都下意識的閉了下眼睛。

轟!

巨劍斬在太極陣上,下一秒就向上彈開,王逸則被巨大的衝擊力撞的老遠。

「王哥哥!」洛月瘋了一樣朝王逸衝去。王逸剛剛在體外行成的圓陣洛月沒看懂,但他實實在在接了孟山一擊是沒錯。

王哥哥,千萬別死!

洛月要崩潰了。

孟山卻是眉頭一皺,飛劍再次巨大化,朝洛月背心斬去,洛月甚至忘記了回身防守。

然而就在此時,一道驚雷從天空浮現,下一秒便徑直劈在孟山頭頂上。

轟的一下。

孟山的攻擊被阻斷,他雖然堪堪撐起防護仙法,但仍然險些被劈的外焦里嫩。

「是誰?」

孟山大怒,而硬接孟山怒火的,則是一個由遠及近的遁光。一個藍袍男子背著手說道:「孟山,你對我們妙玉仙宗的晚輩出手,所為何故?」

……

***********************

有些話要說

單機了這麼久,終於還是堅持不下了。

說實話,我心裡是挺不想放棄的,太多好玩的內容已經構思好,但沒寫出來。

但是,這麼寫書對我的壓力太大。

其實三個月前那次推薦效果不好,我就應該放棄的。總以為會等到下一次推薦,然而並沒有。

這下我也是死心了,安心構思下一本書。

謝謝大家的陪伴,但也要說一聲,對不起! 一個月後,王逸從床上醒來,最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洛月水晶般的雙眸。

「月兒……?你還活著?」

「王哥哥,你終於醒了。」洛月又驚又喜。

王逸轉頭,又看到洛顏那張完美無瑕的臉。

「顏顏,你回來了?」王逸看到洛顏,頓時感慨萬分。

砰的一聲,洛顏旁邊的桌子被直接拍成粉末:「你叫誰顏顏?」

洛顏長這麼大,沒想到竟然被王逸出言調戲。

「你不是……,等等。」王逸剛剛清醒沒太注意,現在再仔細觀察,發現和自己的記憶有些偏差。

洛月的修為貌似不高,洛顏也沒有那毀天滅地的威壓。

這是……

「念在你捨命救下月兒,我不計較你剛剛的無禮之舉。」洛顏起身,拂袖而去。

洛月也是皺著眉頭,輕聲呢喃道:「王哥哥,你怎麼了?」

「我……,好像,做了一個很長的夢。」王逸終於從冗長的夢境中清醒過來。一夢百年,原來,自己仍然還是那個築基期的小修士。

在夢中,星河洛月竟然利用王逸一次傳送的機會,跟著王逸來到太古。

洛月,其實就是星河洛月。

王逸在探入幽蝕冢最深處時重傷拚死,洛月為了救王逸,選擇了被星河洛月融合。牧熙雯雖然活了過來,但洛月卻永遠消失了。

最讓人意外的是洛顏,這位太古時期所有陰謀的焦點人物,這一次卻沒有選擇任何人,而是在和王逸大吵一架后含淚而去。那天之後,王逸才知道,原來洛顏竟然深愛著自己。

王逸緊握住拳頭,他不知道自己夢中所見是真是假。但這一次,他絕不會讓這些事情再發生。

王逸輕輕握住洛月的手,柔聲說道:「謝謝你,這一次,不會再讓你受傷。」 一年一度的「越雷澤」大比開始了,這次冠軍的獎勵比歷年都要豐厚,是一枚「雷霆桑果」,煉化后可獲得異能「雷霆臂」,威力超凡!

不出意外的話,這次風雷宗外門的所有弟子都會前往參加,場面會十分熱鬧。

而考核長老們就頭疼了,想想外門近萬弟子,就算只有一成參賽,都夠他們忙的焦頭爛額了。可獎勵是「雷霆桑果」啊,多麼誘人,就算是考核長老們都有些蠢蠢欲動,更別說那些弟子了,這次大比少說也有七成的人蔘賽啊!

為此,考核長老們還特地向宗門提出要求,要加薪!

這個要求最終是被批准下來了,不過效果卻不盡人意,長老們一個個唉聲嘆氣,沒精打采地趕往大比現場。

有長老在抱怨:「宗主未免也太摳門了吧,三千枚一級獸核硬是被砍價砍到了一千枚,我嘴皮子都磨破了,也沒說過宗主……」

旁邊的長老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別想那麼多了,有就不錯了,咱還是老老實實的幹活吧…..我,我,我,窩草!」

話剛說完,這位長老連說三個「我」,接著就爆出了一句臟罵。

與其同時,其他長老們也都傻眼了。

「介是個什麼情況?」

有長老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也有長老急忙查看手札要記:「沒錯啊,我張貼的布告上寫的明明白白,今天就是大比的日期啊!」

「我的天啊,誰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畫愛 「這麼重要的大比,一個弟子都沒來?我不會是還沒睡醒吧?」

「一定是打開方式不對……」

……

西河沼澤。

四處黑壓壓地一片人頭晃動,非常的熱鬧,看起來這裡才像是大比現場。

這些弟子們伸手在泥沼里胡亂摸索,好像是在找什麼東西,異常專註。

突然,一名弟子大叫:「寶物,寶物啊!」

所有人都急切地看了過來。

就見那名弟子艱難地從泥沼裡面拔出來了一個黑乎乎的東西,開心的不得了,連忙用袖子將「寶物」上面的泥漬擦去,笑容忽然就僵在了臉上。

旁邊一名弟子湊過來看了一眼,臉上各種精彩表情,最後忍不住大笑道:「什麼寶物,明明就是尿罐子嘛~」

頓時,整片沼澤就熱鬧了。

只見那名弟子愣了半響,突然就破口大罵:「張彬你個王八蛋,你騙老子!」

「不可能!」

當即就有人反對:「我可是親眼看到張彬從這片沼澤里淘到一枚紫金仙果,上面足足有兩條仙紋,比起『越雷澤』大比的獎勵不知道強上多少倍!」

「就是,我也看到了!」

「你小子別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我剛才就淘到了一件寶物,萬年前洛璃仙子的褻衣,現在聞起來都有一股香味呢。」

「我也淘到寶物了,是一塊黃銅片,上面紋理玄奧,絕對隱藏著大秘密!」

「我那會兒就看到有個人淘到了一枚三級獸核,偷偷被他藏起來了。」

「我的天,三級獸核那簡直是破階神器啊!」

「張彬真是我們的大恩人啊,發現這樣的寶地居然拿出來分享,大公無私,大公無私啊!」

「我太崇拜他了!」

「有了這樣的寶地,還去參加什麼『越雷澤』大比啊,就算去了也拿不到冠軍。但是在這裡,只要運氣好一點,隨便淘個寶物,都比那『雷霆桑果』要厲害!」

「就是,你看連大比冠軍熱門陳東玄也來了。」

拯救後青春時代 「這必須的啊,他要是跑去參賽了,到時候這裡的寶物被咱們淘光,等他來了腸子都要悔青了……」

……

西河沼澤淘寶的氣氛越演越烈,這些人恨不得將這裡的每一寸泥土都翻遍。而發起這次事件的主人公,張彬此刻卻偷偷摸摸地來到了「越雷澤」大比現場。

舉行大比的地點是風雷宗外門的練武場,是外門最大的場地,可以容得下十多萬人在這裡同時練武,一般外門的比賽都會在這裡進行。

張彬從外圍偷偷看去,果然和預料的一模一樣,整個練武場除了十來個吹鬍子瞪眼的考核長老外,空蕩蕩的沒有任何一名參賽弟子。

放下了心后,張彬大搖大擺地走進去,一邊還感嘆道:「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

考核長老們已經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就連張彬的畫像資料也都擺在了他們的桌子上面。

現在看到張彬慢悠悠地走過來,其中脾氣最位暴躁的火烈長老一下子捏碎了手中一塊圓潤的玉石,這是他專門用來活絡筋骨的,一向視之為「摯友」,不料這一生氣直接給捏碎了,心疼的要死,但也可以看出他是多麼的氣憤。

火烈長老咬牙切齒:「越雷澤這麼重要的大比都敢搗亂,看我不把這混賬生吞活剝了!」

一旁的青木長老卻若有所思地說道:「其實這未免不是一場好事……」

其他長老不明白,紛紛看了過來。

火烈瞪著眼睛:「好事?這小子把所有的參賽弟子都騙取西河淘什麼亂七八糟的寶貝去了,『越雷澤』大比都被搞砸了,你還說這是好事?」

青木撫了撫長須:「你想想,咱們的任務就是決出冠軍,雖然那些參賽弟子都跑了,但總算是有一人來參賽了,大比照樣可以進行,冠軍照樣能決出來,咱們不但能完成任務,還樂得清閑,不是嗎?」

「咦,你說的也不是不無道理……」有長老沉吟道。

「那這樣一來不就便宜張彬那臭小子了?」

青木笑道:「那你們願意在這裡坐上個幾天幾夜去考核近萬弟子?」

「不不不。」

眾長老紛紛搖頭。

青木則看向火烈長老:「你覺得呢?」

「哼!」

火烈冷哼了一聲,直接撇過了頭,不過看他樣子也是默許了。

而這個時候,張彬已經走過來了。

正巧他就走到了火烈長老前面,看這位長老長的慈眉善目的,便問道:「長老,我是來參加『越雷澤』大比的,請問可以開始了嗎?」 「混賬!」

火烈長老心裡本來就很不爽,沒想到這小子直接往槍口上撞,恨不得現在就出手,一巴掌把這小子給抽飛。

好在青木長老及時阻止了他,他才沒有做出過激的行為。

而張彬就納悶了,壓低聲音嘟囔道:「我又沒招你惹你,發這麼大火幹嘛?看你也七老八十的,更年期早就過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