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裡?」兔子收回了腿,詫異的看著激動的爾東晟,撇了撇嘴「還能是哪裡,深淵唄!難道你還以為這是陽光位面嗎?」

兩隻兔子眼死死的鄙視了一下大驚小怪的爾東晟!

「不可能,深淵?你說這裡是深淵?那這是什麼?這又是什麼?」指了指額頭上的瑩白星星,又指了指穹頂的破碎星空,爾東晟冷笑著!

「哦,沒想到你居然是來自那裡!」兔子歪著腦袋,認真的看了一眼爾東晟額頭上的深淵星,然後轉過身,一步一步的向著城堡門口走去,手中的根莖已經消失,身體也不知不覺的變成了原本那種模糊的人影。

「其實說這裡是深淵沒錯!」看著已經跟過來的爾東晟,人影背對著他揮了揮手,外界漆黑的天空中顯露出一片星空圖案!

破碎的大陸,涌動的龐大星雲,恐怖的龐大意志!無數瘋狂的惡魔在星空中遊盪。

「這是真正的深淵!蘊含著最純粹的深淵意志!億萬年來,無數惡魔生存的地方!」

轟隆~

換面一轉,露出了一片片龐大的森林,無盡的草原,廣袤的高山,一切的一切都那麼熟悉!

「這也是深淵!只不過」模糊的人影頓了頓,似乎想到了什麼一般。

「只不過什麼?」

「這裡只是它的侵染之地而已!意志弱小的可憐!」

「侵染?」為何要用到這個詞語,不都是深淵嗎?爾東晟不解!越加的疑惑起來。

「是啊!侵染!」人影輕輕的感嘆著,語氣幽幽「每個惡魔都是自私自利的,尤其是惡魔之主,更是如此!」

頓了頓接著道:「所以那些強大的惡魔會在深淵中開闢一方『凈土』,隔絕深淵意志的窺探,讓自己成為高高在上的王者!」

「而這裡,也只是一個惡魔隨手開闢的小空間罷了,連凈土也算不上!」

「至於你原來身存的地方呵呵」人影莫名其妙的笑了笑,神色中有些悲涼~

「說起來,你們也只是可憐的試驗品罷了!」身影慢慢的轉過身,第一次正面面對爾東晟!

外部模糊的聲影如同霧氣一般散了開來,露出了裡面插滿密密麻麻鋼針的身體!胸腔是透明了!無數的血液在其中流轉,透過猩紅的血液,仔細看去,蘊藏在裡面的居然是

一把武器,怎麼可能!

爾東晟驚駭的看著眼前的景色,這個恐怖的生物居然身體內蘊藏著一把如同鎚子一般的武器,怎麼可能!

「你你到底是」


「如你所見,我就是一把武器,之前就和你說過了,我只是一把被人丟棄的工具而已!」語氣平靜,毫無波瀾,似乎被拋棄的不是自己一般!

「這怎麼可能!」一把武器而已怎麼可能成為有些有肉的生命!

「萬物皆有靈,武器,為什麼不可以成為生命!就好像」人影面對著爾東晟,突然一笑,伸出一隻手突然向著爾東晟抓了過來!

虛幻的身體瞬間刺透了爾東晟的胸膛,一反手,一把漆黑色的長槍被他抓了出來!

「沒想到這個小傢伙已經有了靈智!好好對他,將來」一股充滿靈姓的能量灌入了索蘭卡的長長的槍身,碩大的槍身開始散發出幽幽的光芒,一瞬間,爾東晟就感覺,那傢伙好像真正的活了一般!

轟~

隨手一甩,毀滅之槍又瞬間回到了爾東晟的體內!

人影又一次盯著爾東晟,露出了輕輕的感嘆聲!

「沒想到你身體里居然有這麼多莫名其妙的玩意!」又是一抓,虛幻的手透過爾東晟的頭顱,一個充滿了無盡編碼,無盡的神秘文字的黑色球體被抓了出來!

「嘖嘖,這就是宇宙意志賜予你的天賦?」人影如同發現了十分新奇的玩意一般,看著系統嘖嘖稱奇。

「完美,真是一個完美!讓我看看,居然有一絲深淵意志的漏洞在裡面!」人影略帶吃驚的看爾東晟一眼,又看了看手中的神秘天賦系統,嘖嘖稱奇!


這個東西,如果不是此時的自己用不到了,絕對會奪過來。 主宰三界

「十分不錯的東西,好好運用它,在你沒有成為傳奇前,想必這個會成為你的最大助理!如果有可能」

「最後,額頭上的這個東西已經沒用了,帶著它進入真正的深淵,你只會遇到**煩!」說著,也不顧爾東晟反對,一下子把他額頭上的深淵星揪了出來,同時伸手一揮,暈倒在地上的希爾捷姐妹額頭上的深淵星也飛了出來!

啪!

五指微張,這個傢伙居然把幾顆深淵星瞬間捏碎了!

一股痛徹骨髓的感覺襲來,靈魂就如同碎裂了一般!

超神學院之光能無限 你你到底是什麼意思!」爾東晟忍受著劇烈疼痛,嘴角抽搐著問道。

「平白無故送我這麼多好處,告訴我這麼多信息,這絕對不是惡魔的風格!」

「告訴我,你想要什麼!」 夏浮澄和樓筱箏來到醫院就看見張莉焦急的身影,她們忙走過去。

「媽,我哥呢?」夏浮澄過去,拉住張莉的手。

「你爸帶他進去做檢查了。」張莉眉間擰著愁容。

夏浮澄感覺到張莉的手冰涼,還在發抖,她安慰道:「不會有事的,媽你放心吧。」

「嗯。」張莉點點頭,可眼睛里卻都是擔心。

這時,兩個保鏢推著夏雲飛出來了,夏建忠跟在夏雲飛的輪椅邊。

「雲飛。」張莉急匆匆的腳步迎上去。

夏浮澄也跟上去,樓筱箏跟在夏浮澄的身邊,低聲說:「阿姨還讓你叫爸,他是你爸嗎?配不配?!切!」

耳邊是樓筱箏的聲音,眼底便印入了夏建忠的身影。夏浮澄腳步突然慢了,距離夏建忠越來越近了,她其實一直都怕面對夏建忠,她的內心還是把這個男人當父親的,只是,這個男人卻不要她這個女兒。


夏建忠這些年,從始至終都不曾正眼看她,他的眼裡只有兒子夏雲飛。根本沒有她這個養女。

哦,現在,她已經連養女都不是了。

「媽,你來了。」

夏雲飛明明長著一張成熟剛強的臉,卻在看見張莉的那一刻變成了可憐巴巴的小可憐。配合著張莉焦急的目光,母子倆開始了催人淚下的擁抱。

夏浮澄站在張莉身後,看著夏雲飛享受寵愛。

樓筱箏一雙黑眸凝著夏雲飛,那張小白臉一般的臉上一丁點傷痕都沒有,抬起來擁抱媽媽的手臂也如同小說里描寫的女主的那如藕的胳膊和蔥白的大手,這哪是受傷了!?


樓筱箏扁扁嘴,心裡腹誹:這哪是被打了?分明就是來炫耀母愛的!可恥!可惡!可恨!可討厭的傢伙!什麼時候都不忘刺激夏浮澄!


「怎麼樣?傷哪兒了?嚴不嚴重?」

張莉抓著夏雲飛修長的雙手,上下打量著夏雲飛,看見夏雲飛臉上沒有任何傷痕,她放開夏雲飛的胳膊就去捏夏雲飛的腿,捏的時候手指十分小心翼翼。

「媽,別擔心,沒事。」夏雲飛的臉上帶著笑容,甜蜜的看著張莉,「媽,你給我熬骨頭湯吧。」

「骨折了?!」張莉睜大眼睛看著夏雲飛的腿,雙手就在夏雲飛的腿上,卻不敢下手觸.碰,動作小心翼翼,眼睛里卻難掩心疼。

「沒有。」站在一邊的夏建忠看著張莉,「都檢查了,骨頭沒問題,就是身上幾處皮外傷。我給他檢查一下,圖個安心。」

「哦。」張莉不經意的從嘴裡松出一口氣,轉過頭看向夏雲飛,「你怎麼回事?惹了什麼人了嗎?」

「他這個臭小子!肯定是外面惹下什麼人了!」夏建忠不等夏雲飛說話,就趕著對上張莉的問題。

張莉垂了垂眸,對夏雲飛說:「跟你說不要和不三不四的人來往。」

夏雲飛剛要和張莉說話,竇敏和夏妍穿的花枝招展來了。夏雲飛頓時黑臉,在竇敏走近時他說:「你要說你來看我的,我還真不信,所以你別開口說話!」

「你!」竇敏腳跟還沒站穩就被氣的臉色發白,她剜了一眼夏雲飛,又看了一眼夏建忠,彷彿看見夏建忠和顏悅色的臉色,可這時,他的寶貝兒子明明在醫院裡坐著輪椅,他幹嘛和顏悅色的臉色?!

而夏妍卻盯著夏浮澄一直看,夏浮澄起先以為自己穿的哪裡出了問題,還低頭看了一眼自己,後來發現夏妍好像是瞅著她為目標一般,可是,夏浮澄就更不明白了,他們一干人都是沖著夏雲飛進醫院來的,夏妍是盯著她做什麼?

竇敏轉頭,心中一股怨氣全部拋給張莉,「喲,大姐也來了,你看看這雲飛不讓人省心,這麼大人了,天天給那些狐朋狗友花錢花個不計數,到頭來還給自己惹來一頓打,都怪我沒有管教好他。」

「你算老幾你管教我?」夏雲飛直接火了。

「哎呀,大姐,你看看你看看,這哪有一點兒貴族公子的樣子?!」竇敏眼睛一翻一翻的,對張莉說:「昨晚你這寶貝兒子一晚上就輸了七十萬!他以為我們會造錢呢!大姐你瞧瞧,建忠這幾年被他氣得頭髮都花白了!」

樓筱箏不由得朝夏建忠的頭頂看過去,只看見一片烏黑。她拉了一下夏浮澄的小手,夏浮澄推了推樓筱箏,冷眼睨了樓筱箏一眼。

而張莉一聽竇敏的話,頓時柔和的臉上變得生氣的瞪著夏雲飛,卻是沒有說話。

夏雲飛還要罵竇敏,張莉一把按住夏雲飛,她看著竇敏,不咸不淡,也毫無表情的對竇敏說:「貴不貴公子的我到不在乎,別出大事就行,平時闖個小禍我覺得也正常,哪個孩子不是闖著禍長大的?」

「大姐,你可真是溺愛孩子呢!」竇敏泛黃的眼仁朝天直翻,轉身走到夏建忠的身邊抱住夏建忠的胳膊,幾乎將半個身子挎到了夏建忠的身上,「我說雲飛怎麼這麼忤逆建忠,原來是大姐給他撐腰呢。」

夏雲飛一手指住竇敏,「竇敏!」

「雲飛!」張莉在夏雲飛的肩膀上重重的打了一下,她推著夏雲飛的輪椅就走,還叫了一聲夏浮澄,「浮澄,我們帶你哥回家。」

「哦。好。」夏浮澄趕忙跑過去接過夏雲飛的輪椅推著。

樓筱箏干站了半天,看見夏浮澄走了,她也跟上夏浮澄。

夏妍的目光跟著夏浮澄轉動到醫院走廊那頭,夏浮澄回頭看了一眼夏妍,頓時頓悟了一般:夏妍不會是因為顧晉南在一直看她吧?

可是,她現在又沒有和顧晉南在一起,她臉上也沒有顧晉南的相片,夏妍真的是太走火入魔了吧?

突然間有點兒生氣,這個夏妍,到底將秦江羽置於何地?!

夏建忠也要抬步,竇敏拉著夏建忠,「你幹嘛去?」

夏建忠站下來,對保鏢擺手,朝著張莉喊道:「小莉,讓保鏢去送你們。」

竇敏登時被「小莉」二字氣暈。

醫院外面,夏雲飛突然將目光移到夏浮澄的臉上,和母親說話時的溫柔頃刻變成仇敵般的猙獰,「夏浮澄!是不是你找人打的我!」

「……」 啪啪啪!

「聰明,如果吞噬亦或是控制不了對方,那麼惡魔就開始講究等價交換,我告訴了你這麼多信息,當然需要你為我做一些事情!」人影微微的一曬。

「你這個成功的試驗品,我可是等待了近乎幾千萬年,現在終於不用等待下去了!」人影微微的嘆息著,話音卻一轉,又道:「其實我也沒有什麼太大的要求,只是希望,未來的某個時候,當你足夠強大時,你能把這個東西親自的交給我的主人!如果,我的主人還」

最後一句話,低不可聞。人影說完,看著自己的胸膛,微微猶豫了一下,然後便伸出手,狠狠的刺了進去!

噗!

無數的鮮血迸射而出!染紅這一大片晶瑩的地面!

凡女成神錄 ,被他從心臟里逃了出來!

「咳咳!」劇烈的吐著血,望著這個血紅色的東西,人影露出一絲痴迷之色!

「這是您的心血結晶可惜」

嗖~

人影猛地抬頭,嘴角還在不斷的溢出鮮血,陰森的盯著有些吃驚的爾東晟。

「給你了,記得好好保管!」

轟隆~

微微一抬手,紅色的東西飛速射出,瞬間刺入了爾東晟的腦海深處!

「什麼~你做了什麼!」

飛速的查看自己的靈魂空間,之間原本屬於系統的黑色光球已經被排斥開來,一個猩紅色的鑰匙佔據了靈魂空間的最中心處!

猩紅色的光芒照耀整個黑暗的靈魂空間,整片空間似乎都被染成了一絲血色。

一股股龐大的,有別於深淵意志的恐怖東西,開始在其中震動蕩漾!這個恐怖的意志,更加的純粹,似乎也更加的高貴!

猩紅色的痕迹出現在系統的中央,同時爾東晟的頭部晶體,各個隊員的頭部晶體,盡皆顯露出一道紅色的痕迹!

「這是」

仔細看去,這個恐怖的如同鑰匙般的東西,像是個殘缺品,缺少了少部分,只剩下半截鑰匙身體!

「你不用管它是什麼!他只會給你帶來好處!」

「記住,不要讓其他惡魔之主發現,要不然」

人影突然一停,臉色微微一變,隨即又恢復了正常!

「好了,時間不多了,還有什麼疑問,快說!」

轟隆~

外界又是一聲巨響!

「該死,這麼快又來了!」

「算了,時間不對了,帶上你的廢物手下,趕快離開吧!」爾東晟還沒有什麼反應,人影卻突然焦急了起來,一手捂著受傷的胸口,一手撕開了一道空間裂縫,先是把昏迷的眾人扔了進去。然後把小蘿莉還有趴在她胸口處已經睡熟的小貝兒扯了過了!

「嘖嘖,該怎麼說你好呢!」人影看了看兩人,又看了看一旁的爾東晟,搖了搖頭!

「一個是毀滅種子~一個是」

「你這頭小惡魔,本大人給你三個忠告!」看著爾東晟小心翼翼的結果了兩個小傢伙,這道人影噗嗤一下子笑了出來!

「第一小心擁有鑰匙的惡魔!」

「第二,惡魔只能相信自己,其他人說的話,盡皆不可信!無論是高高在上的惡魔之主,還是你從未領略過的深淵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