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不要插手?可是,我們已經答應插手了呢。」

夢天直接便是來到了那幾個人面前,然後目光玩味的看著那幾人。

「小子,你是誰?」

林家來者,共有三人。其中,有著一男一女兩名青年,在之後,便是剛才說話的這名老者了。

「我是誰並不重要,你們只要知道,今天招惹了肖家, 淺淺流年遇見你 。」

「小子,你不要太狂妄!」

那名青年男子見夢天如此說,本就脾氣不好的他,立刻便是催動靈魂力,就要對著夢天攻來。

這名青年男子看去也有二十來歲的樣子,但其實力卻是已經達到了玄階後期靈者的地步,說來天賦也是極為不弱。

但是,過度的狂妄,只會招惹來更大的麻煩罷了。

「哼!」

在夢天身後,一名聖階巔峰的強者一聲冷哼,磅礴的靈魂力直接匯聚成一隻大手,便是對著那名青年扇了過去。

「砰……」

「噗哧……」

被靈魂巨掌扇中,那名青年男子的身體便是晃動了一下,然後面色一白,瞬間一口鮮血吐了出來,氣息也是萎靡了下去。其身體在也不能在天空中保持,直接是對著地面落去。

「翔哥……」

那名美貌女子見青年男子向下落去,立刻驚呼一聲,便是對著青年男子追去。

「哼!」

那名聖階巔峰的惡魔之眸隊員又是一聲冷哼,一掌狠狠拍下,還不待那位老著反應過來,便是直接將那名少女連同急速下墜的青年男子給狠狠拍進了地面之中。

「噗哧……」

那名美貌少女和青年男子皆是狠狠地吐出一口黑色血液,然後眼一翻,便是直接暈了過去。

「閣下貴為聖階強者,便是對兩個小輩出手,是不是太過於丟失身份了?」

「老東西,我家少爺說話,豈容得到你們插嘴?」

替天行道 ,森寒的目光,便是看向了那名老者。

老者本身也有著聖階初期的實力,但是聖階初期與聖階巔峰相比,實在是差的太遠了,兩者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

更何況,惡魔之眸每名隊員,還都是強悍的武者呢?

「那麼說,閣下識相與我們林家交惡了?」

老者的臉色有些鐵青,然後便是惡狠狠的看著夢天。


「交惡?」

夢天眉頭一挑,然後便是哈哈大笑了起來。這老頭兒,是不是老糊塗了?連現在的形勢,都看不出來么?

「不不不,我不是要與你們林家交惡……」

「那個下……」老者還沒有說出來,夢天的一句話,卻是再次令得老者的面色一變。

「我是要你們林家,從這個皇城消失。因為,你們看起來,很不順眼啊。」

「你……」

「你什麼你,還不滾蛋!」

那名聖階巔峰的惡魔之眸隊員直接是一聲冷喝,大掌再次揮起,直接便是對著那名林家老者扇區。

「你……」

老者此時心中那叫一個惱怒啊。不過,面對著對方的凌厲掌風,即便連他,都是不敢硬接啊。

無奈之下,老者只好釋放出靈魂力,在身前形成了一道靈魂屏障,試圖抵擋那名聖階巔峰惡魔之眸隊員扇過來的巴掌。

「砰……」

那名聖階巔峰的惡魔之眸小隊隊員的手掌,直接是拍在了那道無形的靈魂屏障上,直接是帶起了一聲沉悶的響聲。

「咔嚓……咔嚓……」

然後,那道靈魂屏障直接是在那名老者驚駭的目光中,逐漸的蔓延出一道道裂縫。然後裂縫迅速延伸,最後砰的一聲,靈魂屏障便是碎裂開來。

「啪……」

「噗哧……」

那名惡魔之眸小隊隊員一巴掌直接是落在了老者的臉上,然後將其扇飛了出去。

老者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然後自天空上旋轉著劃出了一道優美的弧線,方才勉強穩住了身形。

「咳咳……」

老者一陣劇烈的咳嗽,然後其嘴內的兩排牙齒,便是嘩啦啦的掉了下來。

靈者本就是不擅長修鍊肉體,即便是聖階靈者。其肉體也不過堪堪與玄階之境的武者差不多而已。

所以,面對聖階巔峰武者的一擊,沒有將他的腦袋打爆, 九尾狐升職記

此時的老者滿臉鮮血,眼中有著濃濃的恐懼之色。整個身體,都是正在不斷的顫抖著。

武者的肉體,果然可怕!

老者現在才知道,為什麼靈者不能與武者正面對抗,更不能與他們進行近戰了。光是武者這恐怖的肉體力量,便不是他們所能抵抗的。

而此時,天空之下那些圍觀的人們,皆是驚呼出聲,一道道泛著震撼和驚異的目光,便是投向了狼狽不堪的那林姓老者。

老者頓時感覺一張老臉火辣辣的,他橫行於這皇城北部,又何時出過這麼大的丑?如今這一幕,這張老臉可是丟光了。

「你。你們等著!林家不會放過你們的!」

「哼,恬燥!」

那名聖階巔峰的惡魔之眸小隊隊員再次一聲冷哼,然後又是抬起了巴掌便於對著老者扇去。

「混蛋……」

老者破口大罵了一聲,然後身形極速降下,抓起地上昏迷的那一男一女,便是直接在滿城鄙視的目光下狼狽的逃走了。

而夢天則是伸了個懶腰,揮了揮手,便是帶著惡魔之眸飛下了天空。

回到了小院之內,薇兒便是驚喜的蹦蹦跳跳的迎了出來,張開懷抱摟住了夢甜的胳膊,嘻嘻一笑。

「爹,你看,我就說吧,他們林家不敢造次。」

肖凡天也是有些震動的看著夢天,然後再看了看剛才那名出手的聖階強者。

此時的那名聖階巔峰的魔之眸小隊小隊長再次恢復了恭敬的樣子,然後靜靜的站在了夢天的身後。

肖凡天的心中暗自感嘆了一聲,這少年的手下,還真是恐怖啊。

苦笑一聲,肖凡天只得點了點頭,將幾人讓進了屋裡。

【未完待續】

投pk票支持作者獲贈積分和k豆 其實梅月華心裏比誰都清楚,若是想要曦晨放棄對父皇的復仇,那還不如讓他直接去死,畢竟父皇當年所作的那一切,簡直就是人神共棄,根本不可能得到別人的諒解,唯有鮮血纔可以將這刻骨銘心的仇恨洗刷乾淨。

五年前的那個悲涼的夜晚,龍蒼宇對曦晨的無情無義,梅月華皆從三皇子龍凌風口中得知,她聽到這個消息之後,當時便怒極攻心昏死了過去,轉醒之後更是因爲這事多次尋短見,後被服侍她的小太監小橙子奮力將其救下,從此她便被龍蒼宇囚禁在閨房之中,不讓她再踏出房門半步,而且每天都有太監侍女貼身伺候,以防她再次尋短見。

若非此番龍蒼宇落難,命運悲慘的實在無以復加,恐怕梅月華一輩子也不會再認他這個父親,而且直到現在,梅月華心中還在深深地恨着他,恨他爲什麼會這麼卑鄙無恥,竟然忍心對一個小孩子痛下殺手,恨他爲什麼會這麼貪婪無道,爲了自己的利益甚至恩將仇報,連她的救命恩人都不放過,並且還傷及無辜,使得包子鋪的老闆和老闆娘含冤屈死。

梅月華雖說此生只見過李叔李嬸一面,可是他們那副和善的面容卻永遠的刻在了她的心裏,每當想起來便感到心頭暖暖的,那是一種真誠的微笑,不含有一絲利慾薰心的雜質,這是在充滿爾虞我詐,勾心鬥角的深宮之中根本不可能看到的。

梅月華喜歡這種簡單的生活,她也曾不止一次的幻想着,自己有一天可以逃離那個沒有絲毫人情味,彷彿牢籠一般的皇宮,和心愛的人一起過這種自由自在,無拘無束的生活。

可是這一切的夢想,皆在五年前的那個夜晚化作了泡影,永遠地成爲了一種奢望,只是因爲父皇一聲令下的那場大火,以及他手中不斷滴血的鋼刀。

那個夜晚改變的不止是李叔李嬸的命運,不止是曦晨一生的命運,還改變了這個柔弱的小女孩對幸福生活的美好憧憬。


多少個夜晚,梅月華都在思念着那個英俊的少年,那個奮不顧身將其從奔馬之下救出的小英雄,又有多少的歲月,她曾因愧疚而黯然神傷,月光下痛哭涕零。

五年的時間一晃即過,梅月華如今正值二八芳齡,依舊待字閨中,可是美貌高貴的她卻拒絕了一切王宮貴胄的提親,無視數不清的才子豪傑的愛慕之情,她將自己獨自一人深鎖閨中,從此不再拋頭露面,因爲她知道,自己的心早已經在五年前被人偷走了,恐怕這一生再也要不回來了。

而現在,朝思暮想的人就這樣活生生地站在梅月華的面前,但卻不是像她夢中幻想的那樣風度翩翩,他手中的重劍被鮮血染紅,而那鮮血卻是來自她的父親。

梅月華心如刀絞,可是她一個弱女子又能做什麼呢?她除了跪在那裏苦苦地哀求曦晨住手以外,什麼都做不了。這大概一切都是天意吧,上天註定要讓她的這段戀情就此擱淺,在未曾綻放的時刻便要面對不可避免的凋零。

曦晨聽到梅月華撕心裂肺的哭喊聲,不知道爲什麼,他的心裏竟然感到異常的難受,有一種想放棄復仇的打算,可是這種念頭在其腦海一閃即逝,龍蒼宇今日必須得死,他身後的所有勢力也都必須得死。


曦晨見龍蒼宇依舊死撐着不說話,只是小聲的躺在地上**,他又再次重重地揮出一劍,將龍蒼宇的右腿連根截斷,斷腿處的鮮血噴涌而出,瞬間染紅了身下的地面,慘叫聲更加的淒厲,彷彿厲鬼重生世間一般,聽起來毛骨悚然,無意中引來了附近的幾個看守護衛。

“鬼叫個什麼勁兒,再不閉嘴老子就把你的舌頭給割了!”侍衛中領頭的一人不耐煩地大聲嚷嚷着,他絲毫沒有察覺此處竟然還多了一個陌生人,他也根本沒往這方面想,畢竟若是想不露痕跡的潛入這個機關重重,重兵把守的天牢腹地,那豈是人力可以達到的?

可是曦晨恰好不是那個普通的人,對於修習無上仙法,追逐天道的他來說,這等凡人界的機關簡直就是小兒科,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在不打草驚蛇的情況下潛入這裏對他來說就是小菜一碟,若不是曦晨不想造成平白無故的殺戮,他完全可以殺出一條血路,硬生生地闖進來,若是果真那樣,這羣侍衛恐怕無一人可以倖免。

那羣侍衛的身影還未靠近,便突然覺得一道青影從身邊如疾風般閃過,他們便全部的失去了直覺,昏倒在地上人事不知。

曦晨並未對他們痛下殺手,只是用手刀將他們敲昏了過去。

“快說!”曦晨回到牢房,對龍蒼宇厲聲喝道。

龍蒼宇依舊慘叫着在地上蜷縮成一團,斷肢之痛可不是這麼容易捱過的,不過當他看到曦晨猙獰地面容,竟然放聲大笑了起來。

“你別白費工夫了,我是怎麼樣都不會說的,還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出來,要殺要剮隨你高興好了,不過你這一生都不會知道殺死那兩個賤民的兇手是誰,哈哈哈哈,我要你一輩子心存內疚。”龍蒼宇憤怒地朝着曦晨咆哮着,擺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

憑藉曦晨狠辣的手段,完全可以慢慢地折磨龍蒼宇,逼他招供,可是對龍蒼宇的極度憎恨使得曦晨昏了頭腦。

正在這個時候,曦晨丹田之上懸浮的天生煞氣黑球竟然急速旋轉起來,這是清水真人對其封印以來頭一次遇到這種情況,而他體內各大經脈中殘留的那些天生煞氣,此刻也竟然蠢蠢欲動,開始侵蝕起曦晨的心神。

曦晨的眼神開始迷離,低聲嘶吼着像只憤怒的野獸,他猙獰地朝着龍蒼宇笑道:“我會讓你開口的。”

龍蒼宇的慘笑聲猛的一滯,他腦海中突然間閃過一絲不好的念頭。 (預計下一章將會在四點左右……求鮮花、求推薦、求收藏……)早上,肖家一個小院內,經歷了一夜的風雨過後,夢天便是一臉壞笑的從房間中走了出來。

一套天地拳法配合上太極拳法,雖然看似柔弱,沒有一點力量之感。但小院之中,卻是颳起了盤旋而起的呼呼風聲。

雖說以夢天如今的實力,已是不需要天地拳法了。但是,天地拳法的修身養性、疏鬆筋骨,再配合上太極拳法對身體柔韌性的鍛煉和一些延年益壽的特效,夢天卻是自己配合著發明出了一套養生拳法。

而現在他所打的,便是自創的一套拳法。至於名字,夢天自然是沒有閑心去取。畢竟,這又不是什麼武技什麼的。

然而,正在打拳的夢天卻是突然停了下來,目光望向了肖家西部的那片天空。在那裡,一個黑點猛地升入天空,然後在夢天的眼中急速擴大。

「聖潔巔峰?呵呵,不錯的實力。想必,那個就是林家的家主了吧?」

夢天的視力遠非常人可比,即便現在兩人相隔甚遠,夢天依然能夠很清晰的看清那個人的面貌。

那是一個中年男子,但是頭髮卻是有些花白。一對棕色的眼瞳中,卻是閃爍著陰險的光芒。

夢天搖了搖頭,看那個中年男子骨瘦如柴的樣子,一看就是營養不良的樣子。對於這種人,夢天實在是提不起什麼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