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是嗎,那就看我如何打爆你的結界吧。」 蘇豪的戰技威力最大可以提升到十倍,卻不敢輕易使出,因為他發現戰技威力提升到十倍後會產生質變,簡而言之就是超出了煉脈境的範疇。

【青光盾】這種防禦戰技還好說,他的肉體還能承受的住,但是類似【風龍破】這種威力巨大的攻擊戰技提升到十倍之後會對他的肉體造成巨大的負擔,最多只能連續施放兩次,完了需要花費一定的時間嗑藥恢復身體,這就是他比賽到現在極少使用十倍威力戰技的原因。

「雖然很痛,但是也不得不這麼做了。」

蘇豪擺出施放【青龍破】的架勢,異常恐怖的氣息從蘇豪虛抱的雙掌之中迸發而出,依然是那熟悉的青光,但是當那點青光出現的瞬間,整個結界彷彿都抖了一抖。

花落花原本輕鬆的表情也變得無比肅穆,「好恐怖的力量,就連洗丹境二層的我都忍不住產生了恐懼感。」

此時蘇豪面目猙獰,額頭青筋暴跳,全身的肌肉彷彿都暴凸起來,身上許多地方的毛細血管因為承受不住壓力而爆裂,鮮血不由控制地從爆裂的血管中冒出,滿目的紅色讓蘇豪看起來就像是來自地獄的惡魔。

「去!」

當雙掌之間的那點青光漲至人頭大小的時候,蘇豪雙臂突然往前一推,一道神似青龍的青光轟然射向天穹中的圓月。

「呼呼,這才是真正的【青龍破】,之前的…都不算!」蘇豪氣喘如牛道。

無數花瓣在花落花的控制下形成一睹厚厚的花牆,原以為可以阻擋青龍片刻,誰知只是堅持了一息時間便被青龍暴力穿透。

蘇豪雖然不懂陣法,但是也知道任何陣法都有其核心,由此推論這【花前月下】結界的核心要麼是圓月,要麼就是花落花,既然花落花站在圓月身邊,那就一併打了便是。

彷彿只是過了一瞬間,又彷彿過了許久,蘇豪眼中變得越來越小的青龍終於接近圓月和花落花,花落花眼神複雜地看了一眼蘇豪后便消失在結界中,而青光龍則是一頭撞入圓月之中。

擂台下的眾人突然發現消失了許久的花落花重新出現在擂台上,正當他們疑惑之時,發現擂台四角的四朵奇花開始急速枯萎,籠罩整個擂台的粉色迷霧也開始急速減少,最後露出蘇豪的身影。

「看蘇豪這副好不凄慘的模樣,他在迷霧裡究竟經歷了什麼,看來還是花落花的實力更勝一籌啊。」看到蘇豪后,幾乎所有人心裏面都是這個想法。

高塔頂,夜鷹神色驚訝道,「我還是第一次見到花師侄的結界被修為低於她的人破掉,說不好這個蘇豪有成為天驕的潛力啊。」

柳長風等人沒有說話,而是雙眼緊盯著站在擂台上的蘇豪,如果仔細觀察會發現,除了申屠霸和中年道姑,其他人眼中彷彿都有一團火焰升起,弈劍門終於也要出一個天驕了嗎。

蘇豪伸出手臂,打開的手掌之中有一個雞蛋大的圓狀白石,白石上有一道明顯的裂痕,對花落花疑惑道,「這是什麼?」

「氳月石,用來布置陣法的!」花落花眼角抽搐,氳月石堅硬無比,卻差點被蘇豪打成兩半,這力量著實恐怖。

「他現在屬於我的了,花師姐沒有意見吧?」未等花落花說話,蘇豪已經自顧把氳月石收入儲物袋中。

「隨便你!」花落花翻白眼道,氳月石破裂之後,里內蘊含的月華已經流失,她拿回來也無用。

「那麼,戰鬥重新開始。」戰鬥開始到現在,蘇豪連花落花的一根寒毛都還沒有碰著,反倒自己落得一身灰,現在結界終於破了,不找回場子不是他的風格。

「隨時奉陪。」

花落花用的劍很特別,漆黑如墨,不認真看還以為她拿著的是一條用了多年的燒火棍。

就剛才說話的時間,蘇豪已經把劍豪模版裡面的裝備換回攻擊裝,現在拿在手上拿著的是【飲血劍】。

蘇豪不知道花落花的劍道修為如何,但是獅子搏兔亦用全力,更何況花落花這等高手,所以他毫不猶豫開啟了【幽靈疾步】。

蘇豪身形一閃便到了花落花身前,手中的【飲血劍】同時刺出,速度快的用電光火石來形容也不為過。

作為洗丹境二層的天才,花落花的速度也很快,蘇豪的劍剛刺出,她的劍也到了【飲血劍】前進的軌跡上,就在她以為成功擋下這一劍的時候,眼前的【飲血劍】突然就消失在她的眼中,下一瞬間肩膀傳來劇痛,鮮血頓時灑出一片。

「其實我真的很不喜歡有人弄髒我的衣服,而且用的還是我的血。」這是花落花第一次生氣。

「她的衣服有古怪,絕非凡物!」雖然【踏前斬】立下了奇功,但是蘇豪臉上卻沒有一絲喜悅,要知道他剛才用的可是八倍威力的【踏前斬】,攻擊力至少也有7000,卻只是在花落花的肩膀上留下一道半指深的傷口而已,她的衣服起碼為她擋下了過半的攻擊力。

其實蘇豪沒有猜錯,花落花這衣服是一件名為【落花天衣】的極品靈器,是她突破洗丹境的時候天劍閣掌門親自賜予,防禦相當出色。

蘇豪可不管花落花的衣服臟不臟,再次蓄力【斬鋼閃】,正想的打出的時候卻發現花落花手中的燒火棍已經消失不見,臉色突然一驚,【斬鋼閃】不再是刺向花落花,而是反手刺向身後。

果不其然,尚未轉身的蘇豪下一秒就感覺到【飲血劍】被什麼東西打到,撞擊產生的力量差點讓他握不住劍。

「是武法還是意境?竟然能讓自己的兵器隱藏在虛空中偷襲,這回麻煩了。」蘇豪心裡暗道,臉色卻不敢放鬆一分,花落花的燒火棍就像一條隱藏在黑暗中的毒蛇,隨時可能會給予他致命一擊。

「攻擊力起碼也有8000,【青光盾】很難擋得住,【風之障壁】雖然可以擋得住,但是我根本不知道對方從哪個方向偷襲,剛才能擋住那一劍有很大運氣成分在裡面。」

蘇豪思索之時,一道黑影彷彿從虛空遁出刺向他的側背,蘇豪雖然全力躲避,但是他的側背還是被刺中了,有鮮血飆濺而出,傷口直見白骨。

「嘶,還好我這具身體對風特別敏感,對方雖然隱藏的很好,但是攻擊的剎那間還是不可避免帶著一絲風,這才讓我有一絲時間躲避,不然就不是削掉一塊肉這麼簡單了,被刺穿都有可能。」蘇豪心裡劫後餘生道,「這樣下去肯定撐不住,我得想個辦法,對了,我不是有神識么,不知有沒有用?」

片刻后,蘇豪神色露出沮喪,他用神識掃了一遍周圍,根本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痕迹。

「沒有人可以躲得過我的暗之劍意,為了你的性命,我勸你還是早點認輸吧!」花落花冷聲道。 「暗之劍意?這光天白日之下花落花是如何讓她的劍隱藏的?」蘇豪腦中不斷思索道,「這擂台中有什麼暗的地方可以讓她的劍隱藏,難道是…影子?」

此時正是下午十分,在陽光的照耀下,蘇豪身後的影子拉的長長的,蘇豪扭頭看向身後,看到的依然只有影子,但是他感覺花落花的劍就隱藏在他的影子之中。

「是與不是一查便知!」蘇豪迅速打開劍豪模版買下一樣東西。

武林神話系統 【神諭精粹】:點擊飲用:你的英雄擁有探查身邊的隱形或無法看到的地方單位的能力,持續5分鐘。

在LOL中,英雄飲用【神諭精粹】之後,頭頂會出現一個紫色大眼睛的標記,所以蘇豪使用之後頭頂也出現了一個旁人看不到的紫色眼睛標誌。

「找到了!」在紫色眼睛的幫助下,蘇豪果然在身後影子的右手處發現了那把漆黑的劍。

由於紫色眼睛的存在,蘇豪不用扭頭也可以看見燒火棍,不過他沒有聲張,而是依然一副認真防禦的姿態。

這時燒火棍開始動了,速度並不算快,先後經過蘇豪影子的腹部和大腿來到小腿處,彷彿一條發難的毒蛇,接近蘇豪的時候突然爆發出極快的速度,這次它的目標是蘇豪的小腿。

「這是要廢了我的速度的節奏啊!」蘇豪心裡想道。

眼看燒火棍即將刺中蘇豪的小腿,【飲血劍】突然出現擋在它的前面,與【飲血劍】對了一劍之後便又遁回影子之中。

花落花神色露出狐疑,雖然蘇豪看起來像是無意打到她的劍,但是打的太准了。

「我看你這回還能不能躲過!」花落花重新驅劍襲向蘇豪的另外一條腿。

鐺的一聲后,燒火棍又被蘇豪的劍擋住了,花落花臉色一黑,雖然不知道蘇豪用了什麼辦法,但是絕對已經發現了她隱藏在影子的劍。

「花師姐,不好意思了!」蘇豪雖然笑著,其實心裡也是大捏了一把汗,這花非花的戰技非常詭異,換了另外一個人還真是未必應付得了。

「少得瑟,剛才只不過是暗之劍意的一個小運用罷了,現在我就讓你看看真正的暗之劍意!」花落花把燒火棍召回手中,柳眉一豎便踩著某種身法沖了上來。

「我期待這一刻很久了!」蘇豪輕笑一聲也同樣持劍沖向花落花。

這回蘇豪可是卯足了勁,起手就是九倍威力的【斬鋼閃】,沒想到卻是刺了個空,準確來說是刺到花落花的殘影,而真正的花落花已經一劍刺向他的肋下,蘇豪只好回劍防禦,卻什麼也沒有擋到,還是一個殘影。

「殘影我也能弄出,但是把殘影用的這麼出神入化的人我還是第一次見到。」蘇豪內心讚歎道。

花落花身形猶如鬼魅,一劍一個殘影,更加令人吃驚的是,花落花留下的殘影並未消失,而是依然不受影響的存在,不多久整個擂台都是花落花的留下殘影了。

「這不是殘影,而是影子!」蘇豪驀然驚道。

「你發現的太遲了。」虛空中傳來花落花的聲音,此時蘇豪想要在這麼多影子中找到花落花的真身絕對是痴人做夢。

「影殺!」

虛空中又傳來花落花的聲音,同一時間內,花落花的所有影子都動了,全部持劍刺向蘇豪。

「全部是假的!」通過紫色眼睛,蘇豪沒有在這些影子中發現花落花的真身,花落花極有可能是混在影子中對他發起偷襲。

任由這些影子刺中自己,然而蘇豪下一秒的表情卻十分精彩,只見他的身體上被影子刺中的地方出現了一道道傷口,鮮血直流的事實告訴他這一幕不是假的。

「她的影子怎麼能傷人,這到底是什麼武法?」蘇豪後背冷汗直流。

「不能慌,沒有完美無缺的武法,她的武法肯定有破綻!」蘇豪內心不斷提醒自己。

蘇豪發現這些影子的攻擊力並不高,對他造成的傷害有限,否則陣如她們本體那般的攻擊力,他早已倒下了。

但是情況依然不容樂觀,因為影子的數量太多了,而且花落花似乎還在不斷的製造影子,螞蟻多也能咬死大象,蘇豪根本撐不過這麼多影子的攻擊。

「這回肯認輸了么?」花落花飄渺的聲音再度傳來,究竟是一場比賽,她的目的始終都是逼輸蘇豪,而不是想要蘇豪的命。

「我覺得我還有機會!」蘇豪硬著頭皮道,其實他自己心裡也沒底。

「冥頑不靈!」

花落花冷哼一聲再次控制影子攻擊蘇豪,而不願坐以待斃的蘇豪已經擺出了【風龍破】的起手式,並且是十倍威力的【青龍破】。

「沒有用的,你根本不知道我在哪裡!」花落花說道。

「萬一能打中呢!」蘇豪苦笑道,這句話連他自己都不相信。

花落花的影子又在蘇豪的身上留下幾十處傷口之後,蘇豪的【風龍破】也終於蓄力完畢,威勢驚人的青龍從蘇豪的雙掌射出,穿過不知多少個影子之後消失在天際,結果令他沮喪,這些影子根本不受青龍的影響,更沒有打中花落花本體。

「為什麼不認輸,你知道輸給我並不丟臉!」花落花問道。

「我是不丟臉,但弈劍門卻丟臉了,我想到時候會有很多人失望的!」蘇豪回道。

花落花不再出聲,因為換了她處在蘇豪的境地或許也會像蘇豪一樣堅持到底。

擂台下的許多弈劍門弟子聽到蘇豪的話后紛紛無語凝咽,再次看向蘇豪的眼光已是無比的佩服。

「師弟,相信自己,你能做到的!」高塔頂的飛羽眼神期盼道。

柳長風等弈劍門高層也是一臉複雜地看著蘇豪,一直冷眼看待這場比賽的清霜也是臉色有所柔和,就連頑固的中年道姑也是臉色微微動容,唯有申屠霸一人的臉色十分難看。

天劍閣代表夜鷹無奈嘆道,「花師侄的性格本來就很固執,現在又碰到不拼到最後一刻死不肯認輸的蘇豪,看來這場比賽難以善了啊。」

「夜鷹兄說的在理,飛羽你走一趟吧,必要時出手保住蘇豪的性命。」柳長風聲音低沉道。

「謹遵掌門之命!」飛羽說完便消失在原地。

在花落花的影子攻擊下,蘇豪身上已是密密麻麻的傷痕,蘇豪也感覺自己快撐不住了。

「一定有破綻,她到底在哪裡?」蘇豪目光不斷巡視,「花落花肯定是在不斷移動,因為她一旦停下來就容易被我發現,那麼她移動的時候就不可能不產生一絲波動,我或許可以通過這絲波動來找到她的真身,但是用什麼方法找到這絲波動呢?」

「風無處不在,沒錯,就是風!」蘇豪突然想到,「花落花的這些影子雖然可以攻擊,但影子是虛幻的,她們移動的時候並不能對這方天地的風造成影響,唯有花落花的本體才能做到。」

如果說影子是花落花的朋友,那麼作為風之子的蘇豪,風就是他的親人,天生對風具有無以倫比的親和力。

蘇豪開始認真感受虛空中的風,自然流動的風和受到外力影響的風之間的波動是不一樣的,他把這種波動稱之為風吟。

方法是想出來了,但是想要做到卻不簡單,蘇豪感受了半天也沒有發現可疑的痕迹,期間又被花落花的影子刺了數十劍。

「在哪裡,在哪裡,她到底在哪裡!」流血過多讓蘇豪開始有些頭暈目眩,猛地咬破了舌頭才重新清醒回來。

不知過了多久,功夫不負有心人,蘇豪終於在擂台某處感受到了一絲與眾不同的風吟,猛地睜開眼睛說道,「找到你了!」 花落花的身形無聲無息地穿梭在影子之中,按照她的估計,這一輪攻擊過後,蘇豪基本不可能站的起來了。

「這蘇豪實在是妖孽,以區區煉脈九層的修為竟然能夠和我鏖戰這麼久,戰技層出不窮,威力更是大的驚人,此人成長起來對我天劍閣來說未必是好事。」花落花眼中閃過一道殺氣,「殺死你我是不敢,但是在你身上留下永遠不可能痊癒的傷對我來說不是什麼難事,要怪就只怪你自己太過鋒芒畢露了。」

就在花落花琢磨著如何弄殘蘇豪的時候,卻發現蘇豪突然轉頭看向自己的位置,她臉色微微一驚道,「竟然被他發現了。」

雖然已經被蘇豪發現,但是花落花並沒有放在心上,這擂台上有上百個她的影子,她隨時可以把自己的真身轉移到任何一個影子中,蘇豪又如何能留得住她。

「想跑?得先問問過我的【風爆術】同不同意!」蘇豪雙眼猛地一噔,不是普通的【風爆術】,而是十倍威力的超級【風爆術】。

「不好!」看到蘇豪瞪眼的動作之後,花落花內心瞬間產生強烈的危機感,只是她的身體尚未來得及反應就被一股爆炸吞噬。

普通的【風爆術】產生的爆炸範圍不過一米左右,而超級【風爆術】的爆炸範圍則超過了十米,產生的攻擊力更是達到了驚人的9000。

施放超級【風爆術】之後,蘇豪感覺眼睛劇痛,兩條血線沿著眼角流了下來,但是即使這樣蘇豪也沒有閉上眼睛,反而把眼睛睜到最大,花落花的詭異他已經見識過了,超級【風爆術】的威力雖然很強悍,卻不太可能炸的死她,重傷她倒是有幾分可能。

果然,就在被爆炸吞噬的那一瞬間,花落花的身上突然彈出一個紅色的護罩,爆炸里轟破紅色護罩之後又經過極品靈器【落花天衣】的削減,到最後對花落花造成的殺傷力已經低的可憐,只是讓花落花吐了一口血而已。

花落花是沒被超級【風爆術】重創到,但是身形還是不由自主被炸了出來,而蘇豪等的就是這一刻。

當蘇豪的身形消失在原地的那一刻,擂台下的柳煙兒情不自禁地攥緊拳頭,大比中蘇豪雖然一直都沒有用過這一式戰技,但是當日鐵竹林的那一幕還清晰地存在她的腦海之中。

而作為鐵竹林當事人之一的慕靈更是對蘇豪的這一式戰技深有體會,當日她差點就死在了這一式戰技之下,到現在想起依然心有餘悸。

除了柳煙兒和慕靈,還有一人見過蘇豪的這一式戰技,那就是申屠光,眼看蘇豪就要死在花落花的手中,申屠光心裡別提有多高興了,現在情況卻可能要反過來,因為他無法想象以蘇豪現在的實力,打出那一式戰技會是怎樣一番的景象,所以他現在恨不得大聲提醒花落花小心,但是也只能意淫罷了,如果他真的說出口,他敢保證就算是他老爹也保不住他。

其實不用申屠光提醒,蘇豪瞬移到自己身旁的剎那,花落花內心就已經出現無比強烈的危機感,但是她的身體正處於非其掌控狀態,只好用暗之劍意驅動影子來護駕。

擂台上原本有上百個花落花影子,在花落花的劍意作用下幾乎全部立即消失,只剩下一個仿若實質的影子如幽靈一般出現在她的身前。

「【狂風絕息斬】!」

猶如狂風的劍雨毫不留情地落下,這是蘇豪第一次在大比中真正全力使出劍豪大招,幻谷複賽的那一次限制太大,根本沒有辦法體現出【狂風絕息斬】威力,而且是意念使出,遠遠沒有現實中來的震撼。

1.2版本的劍豪模版已經增強了他的所有劍豪技能,【狂風絕息斬】的傷害提高了10%,強制讓敵人滯留在半空中的時間更是達到了3秒,以他現在的攻擊速度,3秒鐘的時間他至少可以打出三百劍,造成的攻擊至少有11000,這個數據就連他自己都感到可怕。

「出暴擊了!」蘇豪內心驚喜道,「攻擊力可能達到了13000,甚至可能更高。」

【狂風絕息斬】出暴擊的結果就是擋在花落花身前的猶如實質的影子瞬間被湮滅,化為兩段斷劍掉落,正是那把燒火棍。

「我的【無影劍】,怎麼可能!」花落花原以為用【無影劍】凝聚出的暗衛可以阻擋蘇豪一些時間,哪想到【無影劍】直接被暴力摧毀,這得有多大的攻擊力才能做到,要知道【無影劍】可是極品靈器啊。

「我認輸!」

萬般無奈之下花落花大聲喊道,但是蘇豪的劍雨還是毫不留情的落了下來,不是蘇豪沒有聽到她的話,而是他根本無法中斷【狂風絕息斬】。

「不!」花落花內心吼道,但是預想中的劇痛並沒有傳來,不知什麼時候她的身體被一股靈動的風套住,蘇豪的攻擊竟然無法對她造成一絲傷害。

【狂風絕息斬】打完之後,蘇豪驚訝地看著站在花落花身後的人道,「師兄,你怎麼來了?」

飛羽苦笑道,「本是想來救你的,沒想到卻救了你的對手,師弟好樣的,沒丟我們弈劍門的臉!」

隨後飛羽臉色奇怪道,「師弟,你從哪裡學來的這式戰技,而且還是風屬性戰技,威力大的有些驚人啊!」

蘇豪看著已經站起來的花落花道,「還好師兄你及時出手,不然結局確實很難預料。」

花落花從地板站起來后就一言不發地走下了擂台,今天她不但輸了,而且還輸的很慘,差點搭上了自己的性命,作為準天驕的她一時間難以接受這種結果。

高塔頂的夜鷹長嘆一聲后,對柳長風正聲道,「恭喜柳掌門,你們弈劍門出了一個好苗子,假以時日,蘇豪未必不能在天闌州天驕排名榜上留下自己的名字。」

柳長風卻頗為唏噓道,「夜鷹兄言重了,蘇豪要登上天驕排名榜的路還有很長,希望他不要讓我們等太久。」 夜,風回峰。

盤坐在石床上的蘇豪手中正把玩著一塊紫色的符石,這塊符石是蘇豪獲得外門大比第一后,宗門頒發給他的獎勵之一,是一把用來開啟試煉塔的鑰匙。

試煉塔是所有弈劍門弟子最嚮往的地方,因為進入其中的人可以大幅度提高自身的戰技和意境水平,不過卻不是什麼人都能進入其中修鍊的,唯有擁有這塊符石鑰匙方能開啟試煉塔大門,而且只有短短的三天修鍊時間。

另外一個獎勵蘇豪很熟悉,因為他本身就擁有一顆,那就是他一直沒有使用的演武丹。

演武丹的【武】指的不是武功,而是武道,演武丹之所以珍貴就是因為它蘊含著一絲武道真意。

在神武大世界中,武道飄渺而又真實存在,武者通過武法追求武道,而武道真意的存在又為武者提供了快速修鍊武法的捷徑,這就是武道真意的寶貴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