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是他。」兩個長老恍然,他們當然聽說了,秦嫣的病之所以痊癒,就是因為那小子的三斤續陽草,這事在整個飄渺門都傳遍了。

「他怎麼了?」

「真正說起來,黃雲這次算是惹大禍了,他當著四大勢力長老的面,將那李耀直接斬殺了,玄武宗老宗主正在大發雷霆,今天還逼我交出黃雲。」秦濤搖搖頭。

交黃雲?

這顯然不可能。

「玄武宗的李耀?」兩個長老眼睛一瞪。李耀鼎鼎大名,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卻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子殺了?這太不可思議了。

「就是他,號稱玄武宗百年來最出色的弟子,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秦濤搖頭一笑。

「那掌門你準備如何?聽說玄武宗老宗主對李耀寵溺得很,李耀這一死,只怕他不會善罷甘休啊。」左邊那長老問道。

「還能如何?殺就殺了,黃雲喊我一聲秦老哥,就沖這聲老哥,我也不能交他出去,玄武宗想開戰?儘管來就是了。」秦濤冷哼,讓他交出黃雲那是絕對不可能的,黃雲對他父女有恩,他怎麼可能恩將仇報?

「黃雲和他師兄們應該快到飄渺門了,他們一來,我秦濤自當庇護,誰也不想傷他們分毫。」


「酒宴。」

「我還要大擺酒宴,轟轟烈烈迎接他們。」秦濤哼道,他秦濤從來就不是怕事的人,這次更是要全力庇護黃雲,庇護落丹宗,也算還他們一個人情了。

。。

。。。

第二天。

清晨。

一眾人接連從打坐上清醒了。

「我們出發吧,經過這天鎖就到大漠內域了,加把勁。」章老招呼著。

「是。」

一夜打坐,眾弟子精神好了不少,連黃雲臉上也露出了笑意。

「我修鍊種子決,本身就是修鍊精神力的,一夜打坐,狀態都恢復到巔峰了。」黃雲臉上有著笑意。他和李耀一戰傷勢不輕,甚至已經重傷了,最後吃了一枚龍鬚丹才好受些。

一夜修鍊~

總算恢復了個七七八八。



「這種子決確實神奇,精神種子散發著精神力量,在體內繞一圈自己傷勢就恢復一絲。」

就是不是完整功法,這功法是逆天,卻偏偏是殘缺的。

「小師弟走了。」幾個老頭在前方招呼。

「來了。」黃雲應聲,隨後連跟了上去。

。。。

很快,一群人就站在了懸崖邊上,前方虛空中,一條萬米長的鎖鏈遠遠延伸出去,連接著另一頭的懸崖。

「走過這天鎖,自己就到大漠內域了。」盯著眼前的天鎖,黃雲默然。

大漠內域?

黃級勢力?

這可是幾個老頭嚮往已久的,黃雲下意識看了幾個老頭一眼,果然,一個個老臉上都有著興奮之色。

ps第五卷結束。

下一巻是我個人非常期待的一卷,另外今天是萬字更新,這是第一章。 「這天鎖。。。也不知幾個老頭過不過得去?」黃雲站在懸崖邊上,目光盯著萬米長的鎖鏈。

「黃雲你小心些,你幾個師兄也得小心。」章老則站在旁邊。

「一些話我必須得說清楚,這天鎖危險性的確不大,可是不大不代表沒有,這鎖鏈每年有二十萬武者經過,卻起碼有一千人掉進深淵內。」

「一千人?」黃雲臉色一變。

「嗯,小成武者有,大成武者也有。」章老凝重點頭。

「連大成武者也有身死的。」黃雲臉色徹底變了。

「運氣好一級武者都能過去,運氣不好碰到意外情況,連五級武者都可能死在這。。。不過也不用太擔心,意外?那畢竟太少見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也就那麼兩三天可能出現,如龍捲風之類的,我們運氣應該沒那麼差。」章老安慰。

「看運氣?」黃雲搖搖頭。

就算你運氣再好,真碰到了特殊情況,死在這了,運氣有什麼用?

「這。。這。。。鎖鏈下方可就是萬丈深淵,就這麼走過去?」四師兄郭懷瞪著眼睛。

「太危險了,我等平常只顧著煉丹,即便是武者,也就是個普通武者,哪能走過這鎖鏈。」謝賢皺著眉頭。

。。

。。。。

「宗主,我看你們還是別去內域了。」黃雲忽然道。


闖鎖鏈?

這畢竟太危險了。


「不。」謝賢果斷搖頭。

「我落丹宗想發展,就必須得去內域。」

為了落丹宗!

這危險算得了什麼?謝賢也想明白了,與其一輩子待在落丹宗,生老病死,還不如去內域闖闖。

「宗主說的是。」其他老頭也接連點頭。

「好吧。」黃雲無奈。

「一年就那麼兩三天可能發生意外,運氣應該沒這麼背吧。」黃雲自我安慰。

「我們走吧。」章老袖袍一揮,率先踏上鎖鏈。

一個個飄渺門弟子也盡皆踏上了鎖鏈,他們因為經常走這條路,倒也一臉輕鬆,連秦嫣也步伐輕盈,淡定從容,反而馬甸一臉蒼白,腳下就是萬丈深淵,一失足可就死在這了。

最前面是章源,最後面則是黃雲,一連二十多人走在虛空的鎖鏈上。

「師兄們小心些,盡量將元力凝聚在腳底。」黃雲走在最後,叮囑道。

他自己則小心注意著。

這鎖鏈畢竟在萬丈深淵之上,一不小心就可能掉進去了,從萬丈高的虛空掉下去?那是必死無疑的。

「你自己也小心。」幾個老頭紛紛叮囑。

呼呼呼!!

萬米長的鎖鏈呼呼震顫著,在虛空中上下起伏,驚心動魄,隨著鎖鏈的震蕩,眾人臉色也越來越嚴肅。

走在高空之上,鎖鏈卻在上下起伏震顫,身子也左右搖擺,好像隨時可能脫離鎖鏈一樣,這感覺太可怕了。

連黃雲額頭都冒出了冷汗。

「小心,都小心,走到天鎖正中央了,也是最容易發生意外的地方,一個個注意了。」忽然章老的聲音在這周圍響了起來,他修為高深,就算鎖鏈斷了也能靠速度衝過這萬丈深淵,可其他人就不一樣了。

一旦發生意外,估計都得死。

「天鎖正中央。」

「大多在此處發生意外。」飄渺門弟子一個個臉色一變,心神也更加集中了,他們都知道,那些喪命的武者,都是在這鎖鏈正中央掉下深淵的。

一個個小心謹慎

忽然~~

咻~

高空之上,一形似貓頭鷹的飛鳥嗖的飛過,這飛鳥足有兩米之長,眼瞳內閃爍著幽冷光芒,通體泛著金屬光澤,這飛鳥咻的從謝賢頭頂飛過了,宛如閃電,同時利爪也猛然抓向謝賢的心臟。

「啊。」謝賢驚叫一聲,腳底元力一散,整個人便脫離了鎖鏈了。

謝賢後面就是黃雲。

「宗主。」黃雲臉色大變。

他雙腳纏在鎖鏈之上,精神種子的力量直接爆發了,這一剎那,他精神力瞬間達到了極致,盡皆和元力融在一塊。

精神元力!

黃雲一手抓住謝賢,一手則一記掌刀劈了出去。

「死。」黃雲冷喝。

掌刀上精神元力呼呼流轉,直接劈在飛鳥那利爪之上,頓時---砰~一聲巨響,那飛鳥利爪居然被劈出了一絲火光,同時直接被震退上十米,嗤嗤嗤翅膀扇動著,幽冷的眸子則一眨不眨盯著黃雲。

。。。

鎖鏈最前方,章老猛然轉頭看來,他修為高深,已經是六級武者了,乃大成巔峰,就算在鎖鏈上轉身也淡定從容。

「是四級凶獸---貓耳鷹,利爪鋒利之極,專以人類心臟為食,且只在萬米高的高空出沒,黃雲小心。」章老臉色驟變。

黃雲一手提著謝賢,一手則緊緊盯著遠處的貓耳鷹。嗖~黃雲右手猛一用力,謝賢整個人就直接被提起來了。

「宗主站穩了。」黃雲大喝。

謝賢心神一凝,雙腳在鎖鏈上一纏,一道道元力爆發開,重新纏住了鎖鏈,這才鬆了口氣,他剛剛差點就掉進萬丈深淵了。

「居然是四級武者---貓耳鷹,黃雲你小心,看它的樣子似乎盯上你了。」謝賢忽然臉色一變,顯然他也發現了十米遠的貓耳鷹,高空上,一個個聽著章老的聲音,臉色盡皆變了。

貓耳鷹?

在這萬米高的高空,還是在鎖鏈之上,竟然碰到了以人類心臟為食的貓耳鷹,尤其他們中最厲害的武者--章老,此刻卻在人群最前方,根本幫不上忙。

「要是在陸地上,我根本不怕它,但是現在。。。劍訣根本施展不開,連速度也限制了」黃雲心頭一沉。

高空之中~

鎖鏈之上~

這貓耳鷹優勢太大了。

遠處高空上,貓耳鷹嗤嗤嗤扇動著雙翅,軀體漂浮在虛空中,盯著黃雲的幽冷眸子也泛著一絲殺氣。

忽然~

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