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大漢搶先出手,碩大的拳頭如雷般的向喬暻然襲來。

喬暻然連躲都沒躲,直直的站立在那裡,大漢的手下們都以為他是嚇傻了,不能動了。

顧柏這些知道真相的人,默默的為大漢默哀,老大連動都不動,就說明了他不打算和大漢玩了,直接上大招,或者直接開虐了。

萌寵甜心︰慕少追妻81式 ,只要在多一秒鐘,那傢伙俊俏的臉就被自己打的血肉模糊。一想到那種骨折的清脆響聲,大漢心中就暗爽不已。

大漢的手下們簡直要歡呼起來,那一萬顆晶核雖然不能都屬於自己,但老大吃肉,自己還不能喝湯嗎?

就在大漢的拳頭距離喬暻然的臉還有一厘米的時候,他整個人猶如被按了暫停鍵一樣,停止在原地,一動不動。

他唯一能動的眼睛,裡面滿是驚駭,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對空間系異能一點都不了解,甚至連聽都沒有聽說過。

「老大!」大漢的手下大叫道。

一個和大漢長的很像的人,連忙跑過來,驚慌的對被喬暻然的空間束縛定在原地的大漢喊道:「大哥,大哥你怎麼了?」


喊了一會兒,見大漢完全沒有反應,他沖著喬暻然怒吼道:「你對大哥做了什麼?」

喬暻然聳聳肩,無辜的說道:「這只是我的一個異能,況且,現在戰鬥還沒有結束,你跑過來已經影響了賭鬥的秩序。」

「你,你,你……」這個可能是大漢弟弟的人,用手指著喬暻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現在給你兩個選擇,第一滾回去。第二,我一刀殺了你。」說著,喬暻然手上立即閃現一把黑色古刀,那刀閃著寒光。

大漢的弟弟嚇了打了一個哆嗦,他面對喬暻然的時候,好像面對死神一樣,對方隨時能奪走自己的性命。

於是,大漢弟弟退後幾步,再也不敢看喬暻然一眼。

喬暻然冷笑一聲,「現在賭鬥還沒有結束,有人認輸,或者死,才算結束,沒錯吧?」這話既是對著大漢說的,也是對著他手下說的。

大漢能動的眼中露出一個害怕的神情,他怕死,末世里誰不怕死呢?可是,現在他被禁錮在那裡,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連認輸也成了不可能的事情。

他知道,自己一腳踢在鐵板上了。

大漢的眼中滿是祈求的神色,哪裡還有剛剛囂張的神色?大漢的手下也站在那裡,一個個噤若寒蟬,誰知道那人會不會把自己定在原地。

雲夢詩站在那裡,眼中滿是無趣,她還打算看一處大戲,沒想到喬暻然這麼快就把這齣戲結束了。

喬暻然的古刀上騰的一下冒出火焰,不是白色的,是普通的黃色,他要一刀一刀的劃下大漢的肉,用了白色火焰,他整個人瞬間就會被燒的連渣都不剩。

大漢眼神驚恐的神色更深了,他不知道喬暻然要幹什麼,但他知道,自己的下場決定不會好。

喬暻然的刀子伸向了大漢,說道:「禍從口出,知道嗎?」說完一句之後,刀子狠狠的在大漢的胸膛刮下來一塊肉。


「敢對小詩那樣說話,真是該死。」大漢的胸口又掉了一塊肉,鮮血止不住的留下來,深深的傷口已經見骨了。

「敢拿小詩打賭?」喬暻然每說一句話,大漢的身上就少了一塊肉。

大漢確實非常痛苦,空氣中不斷的散發出肉被烤焦的味道,大漢的胸口的傷口處已經止血了,只不過是被喬暻然那冒著火焰的刀子在上面狠狠的印過。

這樣的方式和華國古代的酷刑一樣。

大漢只感覺自己的傷口處全部都是火辣辣的,想叫也叫不出來,想認輸更是不可能,難道自己今天真的要死在這裡?同時,他也怨恨自己的弟弟,為什麼不上?只要調動自己所有的手下,他就不信那人能抵擋的住。

大漢的弟弟好像聽到了自己哥哥內心的聲音,對眾人說道:「老大就要不行了,我們上吧!只要把老大搶回來,我們就有晶核了!那些人一出手就拿出一萬顆四級晶核,誰知道他們會不會還有?」

大漢弟弟這話一出口,瞬間點醒了大漢的手下們,他們雖然不會拚命救自己的老大,但他們會拚命搶那一萬顆晶核,只要搶到手,躲在一個角落裡把晶核全部吸收了,出來之後就無敵了。

當然,這只是他們天真的想法,即使的身體進化的異能者,也需要晉級屏障的,並且等級越高,晉級就越困難。

「沖啊!為了一萬顆晶核。」大漢的弟弟開始煽動手下們的情緒。

有了動力,這些人好像完全把喬暻然的厲害忘記了,全部都想瘋了一樣的衝過去。

雲夢詩就在那一萬顆晶核旁邊,趁著沒人注意,把那白色的袋子收入空間中。

喬暻然冷哼一聲,對大漢說道:「單挑不行,現在改成群攻了是嗎?」面對五十多個身體進化異能者,喬暻然毫無懼色,他對顧柏這些人的實力,還是非常相信的。

替身老婆 ,仲一凱的實力被削弱,顧漾的實力強了很多。 那些人沖了過來,趁著亂的時候,大漢的弟弟把他搬到一邊,以防有人撞到本來就受傷的他。

雲夢詩也想松一松筋骨,所以她也加入了戰鬥之中。

這些人見過喬暻然的厲害之後,還是沒有打破他們腦袋中的固有思想,他們依然還是認為誰看起來長的瘦弱,就覺得誰弱。

這樣的想法可苦了他們,一群人都沖著雲夢詩和顧漾兩個女孩沖了過去。

雲夢詩的實力不用說了,誰上來都是被虐,顧漾的實力也是非常強悍的,特別是現在還下著大雪,給她施展異能增添了不少方便之處。

既然空氣中充滿了那麼多的冰系元素,雲夢詩就使用冰系異能好了。

這些e國人的防禦都是很難破的,不像華國的普通異能者,他們是靠身體的強悍打擊敵人或者喪屍的。

雲夢詩對顧漾點點頭,說道:「顧漾,冰天雪地。」

顧漾明白,把手中的積攢的冰系異能放了出來,雲夢詩接著顧漾,瞬間釋放出自己的冰系異能。

兩個人本來就很強大的冰系異能疊加在一起,可不僅僅是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在加上這大雪天的環境加成,這招的威力比所有人想象的都要強,當然也包括雲夢詩在內。

「冰天雪地!」喬暻然吃驚的看著整個倉庫的院子里,所有的積雪的都被捲起來,在天空中形成一個巨大的龍,那是華國古代傳說中的神龍。

雪龍有近十米長,體型龐大,在雲夢詩和顧漾精神力的共同控制下,夾雜著颶風,向大漢的手下們席捲而去。

大漢的手下們驚訝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一個個一動不動的仰頭望著天空的巨龍,忘記了躲避。


「轟!」巨龍夾起大漢的手下們飛到幾十米高的天空,然後雲夢詩和顧漾鬆開自己的精神力控制,巨龍瞬間失去了形狀,在幾十米的高空上變成一堆雪團。

而那群人伴著雪團,開始從幾十米高的空中掉落。

「啊啊啊!」一聲聲慘叫之後,就聽到「咚咚、砰砰」血肉砸在地上的聲音。

地上的雪全部被卷到空中,堅硬的水泥地露出來,大漢的手下們全部砸在水泥地上,成了一具具屍體。

再結實的身體,畢竟還是人類,從幾十米、甚至近百米的高空中掉落下來,也只能落的個身死的下場。

這麼多人,只有被禁錮的大漢以及他的弟弟,躲過了一劫,兩個人傻愣愣的站在角落裡,一動不動。

大漢是被禁錮了,不能動。他弟弟則是嚇傻了,這麼多人被卷上天空,然後狠狠的砸在地上,想想就恐怖,這是屬於自然的力量,是人類無法抵抗的,即使他們是異能者。

雲夢詩這邊的人,也有很多吃驚的說不出話來,比如顧柏。

「夢,夢,夢,夢詩,這,這,這,這是怎麼回事?」顧柏結結巴巴的問道。想他顧柏跟著老大和夢詩也算是見多識廣了,這麼嚇人的招式還是第一次見到,早就知道不能惹夢詩,現在他發現,顧漾也不能惹。

雲夢詩用看土包子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仲一凱,把屍體燒了。」

仲一凱此時也處於傻愣的狀態中,聽到雲夢詩叫他,他才回過神來,答應道:「哦,好。」

然後手掌中噴出火焰,一具具屍體慢慢的被燃燒了,即使有那些沒死的,處於重傷狀態的人,也被活活燒死了。

發生的這一切,大漢和他弟弟都無力阻止,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兄弟,被拋到天上,然後砸在堅硬的水泥地上,最後被烈火燒死。他們卻一動都不敢動,只能看著。

雲夢詩一步一步向大漢走去,大漢的弟弟搬著哥哥的身體,不斷的向後退著。

「不,不要過來。」在他眼中,雲夢詩和惡魔化為等號。

直到把兩個人逼到牆角,雲夢詩站在那裡,冷冷的看著兩個人。

此時,喬暻然也走到雲夢詩的旁邊,看著那兩個人。

「暻然。」雲夢詩轉過頭去,看著喬暻然。

喬暻然立刻知道了雲夢詩的意思,伸出手,把大漢身上的禁錮解除了。

「啊!」大漢被解除了禁錮之後,終於能慘叫了,他身上除了臉,沒有一塊好的皮膚,全都被喬暻然割肉,然後用火把傷口燒的止血了。

弟弟都不敢碰自己的哥哥了,生怕把自己哥哥碰壞了。本來身體十分強壯的大漢,現在已經岌岌可危了。

渾身沒有一處好的地方,如果不及時處理的話,會感染,然後死亡。沒有抗生素的末世,一個小傷口,就能置人於死地。當然,異能者的情況要好一些。

「我問你一些問題,如果你表現的好,我會治好你的傷。」雲夢詩冷冷的說道。

大漢猛的點頭,此時他都不敢動自己身上的皮膚,一動了,就火辣辣的疼。

「說一下e國異能者的情況吧。」雲夢詩問道。

大漢的弟弟連忙說道:「我們國家的異能者大部分都是身體進化,很少有其他的異能者,如果有的話,他們也很少能晉級成為高級異能者。」他回答的很急,生怕自己回答慢了,就被雲夢詩順手殺了。

「為什麼?」喬暻然接著問。

大漢的弟弟臉上出現一個為難的神色,「這個,我真的是不知道,兩位大人,饒了我們吧。」

雲夢詩見大漢弟弟也是說實話了,沒有責怪他們,說道:「那就說一下這裡的勢力,有沒有什麼基地?」

大漢弟弟臉上出現一個疑惑的神色,「基地?那是什麼?」顯然,他是第一次聽這個辭彙。

「你不知道基地?」雲夢詩很詫異。

大漢弟弟臉上出現很是疑惑的表情。

「那你們這裡都有什麼樣厲害的人。」喬暻然換了一種問法。

大漢弟弟組織一下語言,「我們這裡,都是五十人到一百人這樣的勢力。」

「只有五十人到一百人這樣的小股勢力?」喬暻然驚詫道。

大漢弟弟肯定的點點頭,他真的沒有說假話。 雲夢詩和喬暻然都是第一次聽說這樣的模式,沒有幾千上萬人的基地,只一股股的小勢力。

喬暻然沒有聽說過很是正常,雲夢詩是重生回來的,竟然也沒有聽說過。

那些實驗員們一點這裡的信息都沒討論過,每次博士出去的時候,實驗員們受不了枯燥無味的實驗,經常互相說一些新鮮有趣的事情,被雲夢詩聽了正著。加上雲夢詩超強的記憶力,所以把這些事情都記了下來。

「小詩,這裡的勢力情況是對我們有利的。」喬暻然對雲夢詩說道。

雲夢詩也是贊同他的這個觀點,如果遇到一個實力強悍的基地,他們或許會有一點麻煩,但一個幾十人或者上百人的小股實力,他們有那個自信,即使打起來,他們這些人絕對會橫掃e國。

「很好,你們走吧。」雲夢詩說道。

大漢弟弟似乎不相信雲夢詩的話,就,就這樣輕鬆的被放走了?

「怎麼?你們還不想走?還想留下來?」喬暻然威脅道。

大漢弟弟帶著渾身是傷的大漢,連忙跑了出去,即使外面下著雪,即使他們出去沒有住所,即使被雪埋。也比在這裡和一群惡魔呆著要強。

喬暻然對於雲夢詩放兩個人走並沒有任何疑義,這樣的人,即使還活著,也不會對他們製造威脅。最重要的是,他不會否決小詩的決定,除非那個決定是讓他離開小詩。

「老大,人走了?」顧柏走過倆,問道。

「嗯,放走了,留下來也沒有用。」喬暻然說道。

既然老大都這樣說了,顧柏當然無話可說。

一行人回到倉庫裡面,繼續等待大雪停止。


轉眼間一個星期過去了,大雪終於小了起來,有停止的趨勢。

這幾天仲一凱每半天就要清理一遍房頂上面的雪,大大的鍛煉了他對火系異能的控制力。不過,隨著時間的流逝,他的任務也從情理房屋上面的積雪,擴大到清理院子里的積雪,否則的話,倉庫的大門就打不開了。

這天傍晚,當仲一凱第N次出來清理屋頂的雪的時候,他走出倉庫后,居然看到了天上的太陽,他興奮的喊道:「小姐,喬老大,雪停了!」

聽到仲一凱聲音的眾人紛紛跑出倉庫,望向天空,雪,真的停止了,一個星期沒有見過太陽的他們,也終於再一次見到了太陽。

「雪停了!哦哦!」顧柏歡呼道,他甚至以為這場大雪不會停止,會一直下著,到時候會把他們全部凍死。

這一個星期,e國的溫度就從零上十度,下降到零下四十多度,即使眾人是異能者,也受不了這麼冷的天氣。

只有喬暻然和仲一凱是火系異能者,還能用火系異能保持身體的溫度,當然,雲夢詩三人是喪屍,而且還是高級喪屍,對這溫度基本上沒有太大的反應。

尤其是顧漾,她有記憶的時候,就生活在一片雪白之中,對這樣的天氣就更不會有什麼不適應了。

院子外面的大門已經被厚厚的積雪擋住,三米高的大門完全被覆蓋住,可見積雪已經超過三米。


如果不是仲一凱每天幾次的清理院子里和倉庫頂上的雪,他們這小倉庫早就被壓塌了,或者是被掩埋在雪底。

「哇,這雪也太大了吧,老大,看來我們想開車走出這裡是不可能的了。」顧柏說道。

尼克斯一顆熱血沸騰,想要回到聯邦基地,搶回自己東西的心一點點的被這大雪澆滅了。這麼大的雪,而且要穿過e國的兩個城市,想想就很艱難。

他甚至一瞬間都出現了想放棄回聯邦基地的想法了。當然,那隻不過是一瞬間而已,聯邦基地還是要回的。

「小姐,我們,我們還能出發嗎?」仲一凱看了看外面厚厚的積雪,如果那雪鬆軟點,人走上去,直接沒影了,沒入三米多厚的積雪中。

「當然。」雲夢詩說道,北極基地比這裡的情況還要惡劣,她不還是去了?

「我們大家回去收拾一下,明天一早,出發!」雲夢詩說道,聯邦基地還是要去的,下了這麼大的雪,也抵擋不住她去那裡的步伐。神秘珠子對她真的很重要。

尼克斯暗中鬆了一口氣,這一路走來,如果不是雲夢詩和喬暻然,他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他能活著從聯邦基地到S市基地,真的是走了****運。

「好,我們出發!」眾人也被雲夢詩的話激發出信心,她身上總有一股神奇的魔力,只要她說這事情能做到,就絕對能做到。

第二天一早,眾人把應該收拾的生活用品,都收拾到喬暻然和雲夢詩的空間中。當然,尼克斯是把東西收拾到自己的空間中。

眾人爬上圍牆,面前一隻喪屍也不見,全部都是雪白雪白的積雪。

顧柏一步都不敢踏出去,生怕這雪禁不住自己的體重,自己從三米高的積雪上面掉下去。「夢詩,這能走嗎?」顧柏抖了抖,不知道是被嚇的,還是被凍的。

「顧漾,你走給他們看看。」雲夢詩對顧漾說道。

顧漾雖然一言不發,但用行動證實了,這路確實是能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