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你以為,賭天石這麼簡單嗎?比一比,比什麼,比價值高低?」黃大師冷笑道。

「當然,不比價值高低,還能比什麼?」葉擎道。

「幼稚,果然是幼稚之言,比價值高低,還是比運氣?你當我不知道,聖地運氣隆盛,聖地嫡傳有聖地運氣加身,而我呢?」

「一個快要守不住本心,即將化道的普通真神罷了,類似你這樣運氣加身的天才,平時若是去選天石,肯定會虧,但如果偶爾只選一次,或是遇到某些特殊事件,比如現在,就會好運加身,起運勃發,哪怕你隨便從地上撿來一塊石頭,裡面都可能有一件神器……」

「如此方法,即便是你贏了,也代表不了你就會選天石,不過是運氣比我好罷了,畢竟人力難敵天數!」黃大師一臉鄙夷道。

葉擎聞言一愣,不得不說,這老傢伙這麼說話,還是有幾分道理的……

有些天才,受到天地運氣鍾愛之輩,確實如此,掉下山崖能碰到大能者傳承,隨便買一塊天石,就能解出來各種神金,被人追殺,只要不能徹底殺死,馬上奇遇一次,實力大增……

別說是一些大勢力了,哪怕是聖地,遇到這種氣運之子,都是頭疼無比,很有可能只是門下弟子一不小心做了某件錯事,最終連累的整個聖地都倒塌了……

所以,氣運之力非常重要,只有古神的強者,感受不到氣運的變化,但是對於那些聖級勢力來說,大能者們,還是能感覺到一些的,他們都會想方設法的,去增強各自聖地的氣運……

「好吧,就算你說的有道理,那你想要怎麼比?」葉擎看向那黃大師道。

「簡單,我們選一塊天石,各自說說它裡面可能出現的情況,誰說的更準確,那自然是誰贏了!」黃大師自通道。

「好,就這麼辦!」葉擎聞言念頭,隨後看向那天神道:「這位前輩,那我可還能下注嗎?」

「這個……」那天神聞言,頓時變成了苦瓜臉……

這傢伙,要跟黃大師比鑒定天石,還要自己下注?

他要幹什麼?

難道想要在我們靈虛聖地撈一筆?

這可就有點過分了啊……

有心阻止對方下注,可又不知道該說什麼理由…… 「等等!」

就在這時,那黃大師又開口了……

「還有什麼問題?」葉擎皺眉道。

「看來你真的是個雛兒,連我們天石大師的規矩都不懂……」黃大師一臉得意得的搖頭道。

「又有什麼規矩?麻煩你一次性說完!」葉擎道。

他很好奇,這會兒這老傢伙這麼囂張,等自己贏了他,他會是什麼反應?

會不會,一下子受不了這個刺激,直接守不住本心,導致神心潰散,直接死了?

好像,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

「當然是賭注,光是口頭上的輸贏有什麼意思,要有賭注,這才有意思!」黃大師看向葉擎的時候,雙眸之中閃過一絲凶戾……

論實力,自己肯定不是對方的對手,但是比天石?

他不敢說自己是什麼頂級的大師,但也不至於怕了這個毛頭小子!

必須要讓對方狠狠的出一次血,方才能夠解恨!

「要賭注?你想怎麼賭?」葉擎轉過身來道。

這老傢伙,都快要死了,身上的信仰晶石再多也沒用了,還不如貢獻給我點來的好……

「一萬方信仰晶石,或者同等價值的寶物也行,你不是聖地嫡傳嗎?不會身上連這點東西都沒有吧?」那黃大師陰測測道。

「嘶……一萬方信仰晶石,這麼多……」

「兩個真神對賭,動輒一萬方信仰晶石,我的天哪,就是一般的天神,怕是也沒有這麼大的手筆……」

「肯定沒有啊,怕是很多天神,連一萬方信仰晶石都拿不出來,就更不用說這樣的豪賭了……」

「不愧是活了無數年的黃大師,身家果然不凡!」

「……」

一時間,眾人都被那黃大師的口氣給嚇到了……

一萬方信仰晶石,就是對天神來說,都是一筆不菲的數字,普通的上品神器,也就才三千方左右罷了,一萬方信仰晶石,連上品神器都能買三件了!

對方有這麼多信仰晶石嗎?

也不好說,畢竟是聖地的嫡傳弟子,或許信仰晶石拿不出那麼多來,但是加上身上的寶物,應該還是綽綽有餘的……

聖地嫡系,而且還是真神,說明年歲很低。

神靈這個職業,活得越久越有錢,年輕,即便是聖地嫡系,也未必能有多少信仰晶石,當然隨身的寶物肯定不會少,不然的話,也配不上聖地嫡傳的身份!

這黃大師,不懷好意啊,分明是沖著這傢伙身上的寶物去的……

「呵呵,你口氣這麼大,我還以為你要賭多大呢,區區一萬方也拿得出手,配得上你這天石大師的身份?」葉擎冷笑道。

「你……一萬方還不夠?你說多少?我陪你!」黃大師怒道。

「賭注不過十萬方,我都沒啥興趣!」葉擎淡淡道。

十萬方?

眾人聽了之後,都不禁有種暈乎乎的感覺……

就連那些天神們,一個個也被葉擎的大手筆給嚇了一跳……

十萬方信仰晶石,可不是十萬顆……

這麼多信仰晶石,別說天神了,就是古神都會有點心動……

「我不信你有那麼多信仰晶石!」黃大師怒道。

嘴炮誰不會啊?

我還說我有一百萬方呢!

誰信啊!

「怎麼,你沒有啊?沒有那就算了,我的時間很寶貴,沒空跟窮鬼玩遊戲……」葉擎淡淡的搖頭,隨後朝著南宮正和紫星月走去。

「窮鬼?黃大師如果還算是窮鬼,我們算什麼……」一名真神強者苦笑道。

「你們懂什麼,這叫以進為退,那年輕人,明顯是不想比的,所以才故意這麼說,逼著黃大師放棄呢!」

「卧槽,原來是這樣,現在的年輕人,套路可真多……」

「你不說,我也沒想到,今天又學了一招,以後說不定能用到……」

「……」

看熱鬧的眾人紛紛議論起來。

「我不信你有那麼多信仰晶石,有本事,你拿出來看看啊!」黃大師急忙道。

「哈哈,我是沒有那麼多信仰晶石!」葉擎點頭道。

「看到了吧,我就說,你區區一個真神,怎麼可能有十萬方信仰晶石!」那黃大師得意道。

「但是……我有寶貝啊……我的寶貝很值錢,別忘了,我是聖地嫡傳……我身上的寶物,是你無法想象的,十萬方信仰晶石的價值,還是有的!」葉擎直接道。

葉擎說完,眾人才反應過來……

是啊,這傢伙是聖地嫡傳!

聖地嫡傳是什麼概念,其實大家多多少少都是知道一些的,那是真正的天才,在聖地內,地位可比古神長老,是被聖地用來當成後輩大能者培養的!

雖然,他們之中,絕大多數不可能成為大能者,但是大多數,最終都晉陞成了古神……

可以說,說大能者預備役,有點太誇張了,但是把他們形容成古神預備役,那是沒有絲毫誇大之處!

作為一名未來可能成為古神的強者,並且有著那麼一絲絲的大能者潛力,聖地在他身上的投資絕不會少!

十萬方信仰晶石是有很多,但是對於聖地來說,也不算什麼,葉擎說他的身上有價值十萬方的寶物,他們還是很樂意相信的……

「現在的關鍵是……你沒有……所以,我不想跟窮鬼賭……」葉擎聳了聳肩道。

要坑,就坑一撥大的!

一萬信仰晶石有什麼好坑的……

真是自己全力修鍊起來,也就夠一兩個月的消耗……

「你……」黃大師大怒,隨後看向另外一位天石大師道:「老崔,借我三萬方信仰晶石,等我贏了就還你!」

「三萬方信仰晶石可以借給你,不過等會兒,我不要信仰晶石,我要贏來的寶物!」那催大師道。

信仰晶石算什麼……

以他現在的收入來說,完全支撐得起自己修鍊所需,倒是那聖地嫡傳的身上,到底會有什麼寶物,才是讓他們心動的根源……

「好,可以!」黃大師毫不猶豫道。

這個時候的他,就是要掙回面子,什麼寶物之類的,他根本不在乎!

寶物再珍貴,還能有開悟神丹珍貴嗎?

可是這東西,對他來說,現在都已經沒用了……

他無法領悟法則,就不可能晉陞為天神,不能晉陞天神,守不住本心,還是要死的,再多的寶物,也是沒有意義的!

「三萬方,給你!」

那崔大師笑著,直接交易過去了三萬方信仰結晶……

他和黃大師不同,他是天神,再加上本身天石大師的名頭,掙錢的速度,甚至比黃大師還要快,三萬方,對他來說,不算太多。

「多謝,秦管事,你也借我三萬方!」

黃大師說著,看向那靈虛聖地的天神道……

「好吧,你要小心點……」那靈虛聖地的天神苦笑道。

他和黃大師,也算是許多年的交情了,對於黃大師的情況也比較了解。

活了這麼多年,要說資產寶物,黃大師其實也有不少,但是後來因為想要領悟法則,晉陞天神,曾經前後託人購買了兩枚開悟神丹,耗費了大量的財富,結果落得了一場空……

自此之後,黃大師感覺自己永遠也不可能晉級為天神,然後就沉迷於享受,雖然收入不錯,但是手裡,也著實沒有剩下太多的財富……

「十萬方信仰晶石,現在我有了,看你還有什麼理由逃避!」黃大師怒視葉擎道。

「逃避?有人樂意給我送十萬方信仰晶石,我為什麼要逃避?」葉擎冷笑道。

「行,那我們開始吧,你一塊,我一塊!」黃大師指著那檯子上的天石道。

「好啊,那就從你先開始吧!」葉擎道。

「好,我選的這塊天石,表面青黑,有細微縫隙,縫隙之中,略帶與絲絲紅色……」

「我斷定,這塊天石的右側上方,應該有一塊神明血肉,內部蘊含有無主天神之力,而且數量不少,應該在千滴左右……」那黃大師自通道……

眾人聞言,一個個聽的如痴如醉……

往常,他們哪裡有機會聽到天石大師如此細緻的講解天石,今天倒是學到了一些東西,以後在賭天石的時候肯定能用到! 之後,只聽得李雲龍嘆息一聲,開口就是一頓罵罵咧咧,

「我李雲龍這輩子都沒受過這窩囊氣,只能看著小鬼子對咱們掃蕩,還不能打他們,被迫撤退。」

「他奶奶的,狗-日-的小鬼子,把老子的獨立團亂成一盤散沙,還把老子的一把重機關槍炸毀,這一筆帳老子可是給他們記得一清二楚」

「等到時候轉移到大山,咱獨立團安定下來,這些小鬼子一個都別想在老子眼皮子底下逃走。」

「來一個小鬼子,我殺一個,不管來多少個,我就殺他個精光。」

「老李,你也消消氣,目前來看,小鬼子這一次的掃蕩確實將我們的勢力削弱許多。」

「我們這裡只剩下一營一連和三連的戰士們,剩餘的,還得要看宋凌雲那裡的情況。」

「也不知,宋凌雲那邊的情況現在如何?」

李雲龍眉頭緊皺,目光一沉,冷冷地開口道,

「他宋凌雲,要是不把騎兵連給老子整回來,我李雲龍絕對不會輕饒他。」

「報告。」

一道急促的聲音突然打破,只見一個戰士小跑過來,之前,這位戰士,正在站崗放哨。

「什麼事?」李雲龍皺著眉頭,語氣十分警惕。

「團長,一批小鬼子,正在向咱們的正北方向突進。」小戰士快速的彙報。

一聽到這,李雲龍的眼睛唰地睜大,立刻發問,「總共是多少人,多大規模。」

「三個步兵小隊的規模。」

「三個步兵小隊的規模。」

李雲龍冷哼道,那神色極其不屑,目光一沉,

「真他娘的小鬼子,那還真是看得起我李雲龍。」

「大晚上的帶著三個步兵小隊,前來搞突襲。」

「老李,這聽起來倒是有些不合情理。」趙剛也說道。

「老趙,不管小鬼子打的是什麼主意,我們都要小心警惕。」

接著,李雲龍向前來的小戰士,吩咐道,

「時刻觀察著小鬼子的一舉一動,一有什麼風聲,快速向我彙報。」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