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主人不用擔心,這次利用邪神登天圖,已經積蓄了一定的**之力,足夠讓生命母巢戰艦完成主人裝備的煉製的同時,還可以幫助一些人提升實力。」

「幫助一些人提升實力?」

「就是可以利用生命母巢的力量直接讓人的修為提升到半步人仙境。」

「不能直接提升到人仙境嗎?」

「可是到可以,不過這種提升數量非常有限,還不如依靠主人自己的辛苦耕耘製造神女戰士來得划算。」

葉凡點頭,不過很快他猶豫道:「這個生命母巢經過手的女人都會變成那種特別豪放類型的,這個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葉凡不得不擔心這個問題,他可是見識過那些神母的豪放,要是身邊的女人都變成這個德行,他今後可就有的受了。

「這個是難免的,生命母巢是移開**之力提升實力,作為受益者難免會被**之力影響,不過主人不用擔心,這些女人只會對你產生**,根本不用擔心她們紅杏出牆。」說到這裡,傳承之塔器靈微微笑道:「主人的煩惱其實很好解決的,只要將另外一個神器找到,今後就不用擔心這個了。」

葉凡決定將一切都交給傳承之塔器靈監督,相信由它的協助,器靈母娘不會弄得太過分。至於幫助那些女人提升修為,葉凡思來想去,絕對讓鸞衛先開始,讓她們的實力都打通半步人仙境,到時在穿上器靈母娘煉製的那些女士戰甲,絕對能夠讓她們的實力統統媲美人仙。

將一切交代之後,葉凡開始呼喚叫做龍月的器靈小女孩,如今他已經晉陞到九境圓滿,小女孩對他的態度明顯好多了,起碼剛一見面就喊他主人,這讓他感覺心頭說不出的舒爽。

龍月自然知道葉凡來找自己做什麼,因而她直接開門見山道:「主人來得目的我已經知道,現在要動用龍刃的力量自然不成問題,不過主人目前實力只有九境圓滿,最多只能動用人仙一個級別的力量。當然,特殊情況下可以讓我出手一次,不過讓我動用龍刃力量的代價可是很大,主人要做好心理準備才是。」

「什麼代價?」

葉凡現在對這些神器的代價很是敏感,得到生命母巢戰艦竟然要給神母提供高品質的關愛,得到願望腰帶,竟然還要還債,他不知道使用龍刃之後,又有什麼東西需要他來償還。

「主人不用擔心,超越極限動用龍刃的力量,只需要你完成一次超級試煉就成,不會讓你去換什麼債務的。」

「超級試煉任務?」

葉凡不知為何,看著龍月那面無表情的樣子,他一顆心抽搐起來,潛意識似乎在告訴他這個超級試煉絕對不是鬧著玩的,以前他所經歷的絕對都只是小兒科。葉凡直接問了,可惜龍月就是不將這個超級試煉內容講出來,他只能無奈放棄。

葉凡很快離開了傳承之塔,對於幫助諸女提升修為跟煉製裝備的事情他暫時插不上手,他決定找那些美麗神母煉製**之晶,更多的神女戰士無疑能夠讓手中的實力翻倍。

「冤家!」

葉凡還沒有找到神母,月娥的聲音突然響起,只讓他一愣,因為剛剛他發現月娥的聲音充滿嬌媚的味道,似乎欲求不滿,極度想要得到他的呵護跟關愛。

「怎麼了?」

葉凡有些好奇的看向月娥,成為邪仙女之後,她的**不會也像那些神母一樣恐怖吧。

月娥有些臉紅的來到葉凡身前,她的臉蛋紅紅的,似乎在發燒,就連呼吸都有些凌亂,她看著葉凡道:「冤家,月娥想你。」

葉凡失笑,月娥可不是什麼害羞的女人,現在竟然羞成這樣,不由讓他很是好奇,一把將月娥摟入懷中,葉凡笑眯眯的道:「到底什麼事情,怎麼一副難以啟齒的模樣?」

月娥很是惱火的道:「還能是什麼,都是那個賤人害得,現在人家胸脯漲得厲害,那感覺難受的要命。」

葉凡忍不住樂了,他知道月娥的母親動用了那個【淫.乳散】,讓她跟生了小孩的女人一樣奶.水不斷,伸手捏了一下月娥那愈發飽飯過分的胸脯,笑道:「既然漲的話,你自己將它擠出來不就得了。」

月娥聽了葉凡這句話氣不打一處來道:「說起這個人家就來氣,雖然漲得厲害,但人家就是擠不出來,聽那賤人說需要靠男人用嘴吸出來才行。」

葉凡聞言瞪大眼睛,這什麼【淫.乳散】還真是與眾不同啊,他下意識的咽著口水道:「你的意思是讓我幫你吸出來?」

月娥白了葉凡一眼道:「你是我男人,自然需要讓你幫忙啦。」

葉凡笑道:「你來找我就是讓我幫這個忙?」

月娥吃吃笑道:「你幫人家吸出來,人家就幫你吸出來作為回報,嘻嘻!人家有最為妖艷蝕骨的蛇唇,保證將你徹底吸干。」

葉凡好奇道:「什麼是蛇唇?」

月娥的臉上突然浮現詭異的笑容,她將嘴張開,霎時間竟有蛇牙快速生長出來,只讓葉凡看得目瞪口呆,不過這還不算完,很快她的香舌宛若蛇信突出,足有一尺有餘,在他的連上留下一片晶瑩的口水。

看著目瞪口呆的葉凡,月娥吃吃笑道:「人家這張嘴就是真正的蛇嘴,不管相公如何如意,人家都能將相公吃得死死的。」 看著笑得異常得意的月娥,葉凡知道她說的不假,當初在木城地宮中時她就讓他見識過蛇唇的力量,說實話那種滋味絕不是正常女人能夠帶給男人的體驗,他所遇女人中怕也就擁有鳳喉之技的那些女人才能一較長短。

「冤家,你幫幫人家嘛。」

月娥急不可耐,那脹滿的感覺讓她急需男人來幫自己緩解一下,那滋味實在是難受,就像憋著出不來一樣,她試過很多法子,最終的結果就是助漲這種滋味,只有真正的男人才能幫他。

月娥的臉上滿是哀求與期盼之色,身體依偎在葉凡懷中本能扭動來緩解這種渴望,只是這樣就像遠水難解近渴。抬眼看著葉凡那戲謔的眼神,月娥又羞又惱,索性將他推開,直接拉開衣襟,讓嫣紅肚兜繃緊的嬌媚摸樣呈現。

這女人急起來要比男人還直接,肚兜還沒有扯落,就跳起來抱住葉凡的腦袋,修長美腿箍腰,完全就是強賣強送。

……

月娥的身體絕對獨特,葉凡看著一臉滿足整理著衣裳的她,只是餵奶而已,竟就讓她享受到接連十多次最高品質關愛才能享受到的體驗。看著自己被月娥弄濕的褲子,葉凡暗自搖頭,他還記得第一次相見時褲子就被弄濕了,當時他還懷疑秀情,如今看來十有**她才是罪魁禍首。

月娥看著自己在葉凡身上留下的罪證吃吃一笑,絲毫沒有幫忙的意思,只是扔下一句冤家要不要一同去沐浴更衣人就跑沒影了。葉凡暗自苦笑,這個女人簡直就是妖精啊,自己倒是痛快了,弄得他有火沒地方發。

「乖女婿是否需要幫忙了?」

葉凡還沒有來得及換褲子,一道聲音就從身後傳來,還未等他扭轉身子,說話的主人就從後邊將他抱住,飽滿程度絲毫不比月娥差的胸脯猛地一頂,似乎想要通過這種方式將他的一切抵抗消除。

葉凡忍不住最終發出一聲呻吟來,那一瞬間他就感覺是月娥去而復返了,不過那聲乖女婿已將身後抱住他的女人身份給暴露了,他想要掙開,奈何這個女人幫助女兒消滅罪證的**實在是太強烈了,抱住的瞬間兩隻玉手其上手。

媽的!

大魔王又出手了 葉凡在心中低罵一聲,這女人就是不要臉,嘴中都喊女婿了,她竟然還敢這樣欺負他。葉凡已不是第一次碰到母女花了,當初跟蘇羞打得火熱,兩人除了最後一步幾乎什麼都幹了,可是他卻先將蘇姒給睡了,想到現在落入敵手的蘇羞,她一時間沒了跟這個女人糾纏的心思。身體強行一震,就將死拽著不放手的女子震開,他瞬間消失在原地,當再度出現時他看著笑得意味猶盡的女子道:「你這女人,怎麼說你。」

葉凡暗自搖頭,不打算理會這個女人,要不是她是月娥的母親,說實話,他絕對要讓她好看。

「乖女婿是想說下賤吧,咯咯!乖女婿不覺得將丈母娘弄到床上,是一件樂趣無窮的事情嗎?」

女子吃吃一笑,她輕撫自己胸膛,那動作透著淫邪的味道,只讓對面的葉凡眼睛瞬間就瞪圓了,只差鼻血一噴。

葉凡暗罵,這女人還是當初在地宮遇到時那一聲,黑色衣物將她的身軀裹得曲線畢露,女人身體之美毫無保留呈現,就連那乳.頭都完美的呈現出來。女子這樣的舉動只要是男人都會血脈賁張,可是葉凡第一時間想到的卻是不久前嬌媚迷人的月娥,看著她那極為相似的臉,他一時間竟有種錯亂的感覺。

葉凡的火完全被勾起來了,不過他沒有在女子身上發,而是將神母叫來,根本不用他吩咐什麼,這些**只能用恐怖來形容的女人立時上前幫忙,熱情到讓他窒息。

……

傳承之塔器靈的辦事效率還是很高的,當葉凡製造出無數**之晶后,他的裝備跟鸞衛實力的提升都已經完成。能夠哦擁有自己一套完成的仙器級別的裝備,葉凡自然高興,只是當他看到拿到自己面漆那的裝備時,那一瞬間他有種捂臉的衝動。對於葉凡這種生活在類似古代的人隨便多露一點就會不好意思,當他看到月娥母親那身裝束時絕對是驚艷的,可他從未有一天回想到自己也有這樣一套裝備。

這套裝備的材質非常獨特,要比月娥母親所穿那一身還要給人感覺舒適,如果穿在身上,葉凡敢保證絕對能夠將自己的體型完美呈現。男人嘛展露胸肌這沒有什麼,但如果褲襠這個地方也將所有形態勾勒出來,他感覺自己已經有了抹脖子的衝動。

果然啊,以器靈母娘這傢伙的淫蕩作風,他煉製出來的戰甲要不是這個樣子就有鬼了。葉凡有些惱羞成怒的將器靈母娘召喚出來,指著這一身裝備吼道:「這就是你煉製的戰甲?」

器靈母娘掃了一眼自己的傑作,立時得意洋洋道:「主人不滿意嘛,這可是屬下最得力的之作,只要穿上保證能夠完美展現出主人完美的身材。如果主人要跟女人辦事,甚至於都不用脫掉,這一身裝備就會直接融入主人的身體中,這是多麼人性化的設計啊,也只有本人才能煉製的出來。當然,主人不要以為這套戰甲僅僅這些功能,它還可以化為任何一種戰甲的形狀,如果主人利用墮神面具變成女人,那麼他還能變為最為流行的女式裝備。」

聽到器靈母娘一陣夸夸其談,葉凡驚訝的道:「你是說這套戰甲可以變換形狀?」

「變換形狀對於這套戰甲只是小兒科而已,它真正的作用就是增幅主人的身軀,讓主人擁有最為強橫的體魄,能將任何強橫的女人殺得丟盔卸甲。」

葉凡直接將器靈母娘後邊的話給無視了,這套裝備如果能夠自由哦變化形態的話,它那點小小的瑕疵就不足為慮了。葉凡迫不及待的將戰甲穿上,還沒有化形的狀態下,就跟月娥母親那一身裝束極為相似,只讓他看得面紅耳赤。葉凡感覺這樣的戰甲實在是太前衛了,他要是穿著這一身與之對敵,他感覺自己或許會落荒而逃。

烙印嬌妻:爹地,媽咪又跑了 葉凡急忙詢問化形之法,很快這套近身戰甲就會為一套武士勁裝,褲子寬鬆了不少,不再像剛剛任誰都能窺探到他的天賦異稟程度。戰甲穿在身上,葉凡清晰感到一股奇特的已經突然間出現在自己的身體中,那一瞬間他感覺自己竟然能夠清晰撕裂眼前的虛空。

這是人仙的力量!

葉凡很是吃驚,這套戰甲未免也太強了吧,這樣輕易就能發揮出人仙的力量來?

「嘿嘿!主人不用驚訝,這套戰甲不是什麼人都能夠穿的,它只適合那些天生就天賦超強,**前所未有的人。主人只要穿上就能爆發出人仙的威力,這表明主人的天賦已經超越九境的限制,是這個世界當之無愧的第一人。」

聽到器靈母娘的話,葉凡自然很高興,不過他意識到這種事情一般都會有副作用,而以這傢伙的秉性,這個副作用十有**就跟製造**之晶一樣。

果然,葉凡的腦中才剛剛閃過這樣的念頭,就聽器靈母娘道:「這套戰甲需要消耗**之晶,主人每給一個女人帶來一次高品質的關愛,女人身體中釋放出來的能量都會被它吸收,最終凝聚成**之晶。」

葉凡疑惑的道:「這樣子不會跟神母搶奪**之晶嗎?」

「主人不用擔心,這是針對非神母的女人,碰到神母戰甲是不會吸收她們的**之力的。」

聽到器靈母娘的話,葉凡忍不住翻白眼,這混蛋器靈連一點都不想浪費啊,竟然整出如此古怪補充能量的戰甲來。

忙完戰甲的事情,葉凡開始關係鸞衛的情況,這次參加修為提升的鸞衛足有三千,就是當初一直跟隨他的那些鸞衛,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傳承之塔器靈保證的事情果然靠譜,三千鸞衛全都達到半步人仙,如今她們穿上那身神母裝有戰甲一身實力絕對恐怖。唯一讓葉凡有些鬱悶的是,所有鸞衛身上的戰甲都裸露胳膊大腿,如果抬腿過高,基本上可以看到性感的褻褲,這什麼褲襪遠比女人沒穿褲子還要隱忍犯罪。葉凡只能在心中詛咒器靈母娘一番,雖然這東西太性感了,但誰叫它威力強大,根本放棄不了啊。

實力全方位提升,自然到了葉凡離開幽都的時候,他沒有將所有人都帶上,而是帶上所有鸞衛跟神母,當然邪仙女自然也少不了,然後朝著天門進發。

前往天門的傳送陣完全被摧毀,一切都只能依靠肉身破空飛行,好在除葉凡以外,基本上全都是半步人仙,速度絕對的快。

三天之後,葉凡帶著人出現在離天門最近的一座城市中,讓他非常意外的是竟然碰到了天院的人,同時還看到了陳志俊這傢伙,這不由讓他很是好奇,這小子到底在這裡幹什麼? 「陳兄怎麼會在這裡?」

葉凡很是好奇的上下打量陳志俊,一段時間沒見,這家戶毆打實力已經達到神魄境了,算是境界異常飛快了。開口的瞬間葉凡的目光四顧,他很快發現陳志俊身邊跟著很多女人,一個個氣質出眾,實力強大,其中竟還有半步人仙。

葉凡清晰感應到這些女人流露出對陳志俊的關心來,顯然她們應當都是這傢伙的女人。真是了不得啊,當日那個宛若喪家之犬一樣的傢伙,如今竟然到了美人環繞的地步。

實力的提升自然讓陳志俊神采飛揚,見到葉凡他一時間竟然生出一種優越感來,因為這次葉凡是獨自出現的,那些鸞衛跟神母全都被他收進了傳承之塔,主要是不想打草驚蛇。

葉凡如何感應不到陳志俊那優越的目光,他不由笑道:「陳兄真是春風得意啊,哪像兄弟我,這段時間不斷傳來倒霉的消息。」

陳志俊深以為然道:「葉兄這段時間的確聽到沒得,戰王葉昊身受重傷,聽說葉兄的女人似乎也被東神殿的人給抓了,不知道可有此事?」

葉凡嘆道:「這事不假,這次我來這裡,就是想要攻下天門,將自己的女人救出來,只是希望她們現在仍在天門,如果被這些傢伙送離東玄,那就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陳志俊雙目忍不住瞪大道:「葉兄說要攻下天門?葉兄可知天門有多難攻嘛,當初戰王親領戰王府精銳都沒有辦法,葉兄莫不是打算孤身一人完成這個任務吧?」

葉凡搖頭道:「孤身一人自然不可能,這次我來攻打天門自然腰帶自己的人過來,不多不少,剛好三千多人,應當足夠將天門攻下了吧?」

陳志俊嘴角一陣抽搐,要不是對葉凡很是了解,他真以為這小子在胡說八道,三千人就想攻下天門,當初戰王府動用那麼多力量都沒有能夠如願,你真當自己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啊。不過陳志俊心中雖然這樣想,但是他並未將心中的話說出來,而是一臉疑惑的看著葉凡道:「葉兄似乎很有信心啊,不知道到底是用什麼方法攻下天門?」

葉凡笑道:「方法自然簡單,直接帶人攻上天門,誰敢阻攔滅掉誰就是。東神殿膽敢綁架我的女人,他們就要為此付出代價,等這次天門上事情結束后,我就要對整個東玄進行大清洗,將一切東神殿、劍宮一擊皇甫斬月這些傢伙的勢力連根拔除。」

陳志俊直眨眼睛,看著佩佩而談,彷彿一切敵人瞬間就能灰飛煙滅的葉凡,他突然間對方的實力竟然看不出來。難道不知不覺,這小子的實力已經超過了我?

陳志俊腦中閃過這樣念頭,不由被自己嚇了一跳,這怎麼可能啊?他很清楚自己能夠有著一身修為完全就是依仗《龍尊御女訣》的神妙,葉凡原本修為就要比他弱上一個大境界,這才多久,他怎麼可能這麼快就趕超自己?

「陳兄還沒有說自己來這裡幹什麼了?」

葉凡的話讓陳志俊從臆想中掙脫出來,他幾乎是下意識的道:「這次我自然是奉師父之命而來,跟一個人商談一次合作事宜。」

「跟人合作?」

葉凡有些疑惑的看著陳志俊,他感覺對方沒有跟他說實話,雖然心中存疑,不過他還是沒有問出來,畢竟每一人都有自己的**,他們還沒有熟到那個地步。葉凡沒有時間理會陳志俊,他現在只想在最短的時間內攻下天門,看看能夠將自己的女人成功就下來。

葉凡猶豫心中有事,很快就離開了,客棧中只剩下陳志俊一人獨坐,他的眉頭擰在一起,也不知道這個時候他的心中到底在想什麼。

「夫君在想什麼?」

一身紫色的女子突然出現在陳志俊身前,她的目光異常柔和,透著一股能夠將男人鐵石心腸都融化的溫柔。

「剛剛這位戰王世子說要將天門給滅了,還說他這次只帶了三千人卡,我看他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覺得心中很不踏實,你說他是否能夠做到?」

陳志俊突然相詢,紫衣女子蹙眉沉思片刻才道:「剛剛我觀察過這位戰王世子,他不像那種喜歡做沒有辦法的事情,既然說一定能夠,那他肯定已有了完全之策。」

陳志俊沒好氣道:「天門的防禦與多強你又不是不知道,為什麼相信他一定能夠將天門給破了?」

紫衣女子笑道:「這是咱們女人的直覺。」

陳志俊聞言直翻白眼,他沉默片刻道:「你說如果這位戰王世子真的將天門給攻下了,咱們是否還要跟那位碧姬合作?」

紫衣女子笑道:「天門破了不打緊,只要這位碧姬自身的實力能夠完美保存就成,不過是否跟她合作,這一切都還要看這位戰王世子到底能夠做到哪一步,如果他真的將天門攻破了,將那些傢伙殺的片甲不留的話,咱們也沒有必要跟她合作了。」

……

葉凡離開客棧,稍稍打聽一番天門的情況之後,他並未多做停留,而是直接朝著天門所在方位破空而去。葉凡的速度自然塊,當他靠近天門時,直接將所有人放出來,三千鸞衛,七十二名神母,十九個邪仙女,外加小花花跟小師妹,這樣的實力他認為整個天玄世界能夠跟她叫板的人幾乎沒有了。

如何攻陷天門?

看著眼前高聳入雲端的天門,葉凡現在能夠理解便宜老爹功了那麼久都沒有將之攻下來的原因,這個地方海拔這麼高,一般的武者根本不適合在這裡作戰,最為重要的是他從那雲霧繚繞中看到無窮的殺機,顯然天門山被可怕的禁制籠罩,絕不是難么好攻的。葉凡看著天門,臉上很快露出冷笑來,這次他直接動用三千能夠媲美人仙的戰力來,他還就不信攻不下一個小小的天門山。

至於有沒有什麼計謀,葉凡這個不擅長,他認為絕對的實力能夠碾壓一切,他的辦法很簡單,那就是碾壓著攻上天門山。 進攻天門,葉凡沒有讓身邊的人先一步衝上去,他一馬當先,第一個沖向天門山。身上如意甲讓葉凡的實力完美的超越九境,一種類似於人仙的力量在他的身體中澎湃。

強大!

只是葉凡唯一的感覺,破空而行,他感覺自身彷彿能夠將天下一切都踩在腳下。葉凡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議,幾乎是數個呼吸的時間他就衝進天門山內,剎那間他感覺自己觸碰到某種東西,天地間一股可怕的力量完全被激活,眼中的世界立馬發生變化,原本的天門上已經完全變換模樣了,根本找不到當初第一眼看時任何熟悉的感覺。

這是幻陣!

葉凡就算沒有學過陣法也知道自己面對的是什麼,以他半吊子的陣法知識很難破掉這種大陣,就算是想要走出這個大陣都困難重重。不過葉凡根本就不用破,他有一個所有人都沒有的優勢,那就是【真武之眼】,這東西能夠幫他找到最為正確的路徑。

葉凡瞬間就開啟了【真武之眼】,幾乎是瞬間原本完全變樣的天門山在他的眼中變得規律起來,眼睛在指引他最為正確的方向,幾乎是十多個呼吸的時間,葉凡的目光就鎖定一個方向,那裡是整個天門山陣眼所在。

嘴角綻起一抹冷笑來,葉凡一馬當先朝著陣眼衝去,他的身後跟的最近的不是七十個神母,而是月娥,美人兒的實力如今絕對是所有人中最強的,根據他自己的說法,已經讓生命母巢將神母一族特殊的戰鬥經驗傳承,一身實力絕對不會比一名神母弱多少。

對於月娥如此積極的想要爭強實力,葉凡在滿意的同時,不得不頭痛,神母都是什麼德行他實在是太清楚了,本來繼承邪仙位的月娥就變得異常詭異淫邪,如果在傳承神母那些東西,他震擔心自己身邊出現一個絕世妖婦。

月娥整個人身上都是衝天的劍意,她還沒有動手,僅憑雙目射出的眸光就將眼前迷霧轟開,一瞬間就出現在整個大陣的陣眼所在。一口仙劍出現在月娥手中,美人兒鳳目含煞,萬丈劍光從她的身體中爆出,整個人那一瞬間就宛若一顆太陽。

月娥出劍了,可怕的劍光瞬間照亮了整個天地,就連填上了由大陣幻化出來的太陽,一瞬間也被這道劍光壓蓋過去。

「轟!」

劍氣轟在陣眼之上,葉凡清晰聽到大陣被轟開的可怕聲響,接著眼前的景色在崩潰,原先的天門上再度出現在眾人的眼中。

大陣消失了,葉凡身邊一個個都散發出媲美人仙的氣息,一時間恐怖的力量浩蕩數百萬里,整個天門山都有種承受不住的感覺。

三千媲美人仙境的高手啊,葉凡在感受身邊所有人散發出最強的力量時,他自己都沒有料到竟然會是這種場景。實在是太強大了,葉凡感覺如今的自己已經完全可以橫掃整個天玄世界了。三千媲美人仙境的高手,葉凡感覺這個世界或許也就岳父葉遮天才能夠讓他忌憚,其它的就算是日月兩殿,也不過如此。

葉凡的胸中一時間豪情萬丈,他帶頭朝著天門上衝去,一瞬間他的速度提升到極致,整個人彷彿化為一道劍光。

一劍出,天地為之變色,葉凡瞬間就出招了,他激活了手中龍刃的威力,再度一劍斬向籠罩整個天門山的龐大陣勢。 脣屬意外:總裁寶貝要造反 這一劍藉助了龍刃本身的力量,一瞬間就達到了人仙的極致,可怕的劍光勢如破竹,瞬息間就讓整個籠罩天門山的大陣劇烈的晃動。隨著葉凡一劍轟出,他身後所有人都同時出招了,一時間數千道可怕力量同時轟大陣,在一聲可怕聲響中,天門山整個大陣完全被破不說,整個天門山都遭到難以想象的衝擊,竟然有種要隨時崩塌的感覺。

葉凡的神念橫掃而出,瞬息間就將整個天門山籠罩,此刻他胸中充滿恐怖的殺意,不管碰到誰,他都要直接將之轟殺。然而,葉凡的神念橫掃而過,整個天門山竟然空空如也,一切都人去樓空了,這樣的場景讓他感到萬分驚愕。

跑了?

葉凡心中感覺憋著一口氣,卻怎麼也無法將之發泄出來,他耗盡如此大的力量,敵人壓根早就跑路了,這種白忙活一場的鬱悶感讓他很想殺人。一時間葉凡暴怒如狂,可怕的劍光從龍刃中爆出,整個天門山在劇烈的晃動,足足半個時辰之後,在一聲可怕的聲響中,竟然倒塌了。

這一幕絕對讓人驚恐莫名,一個人竟然將天門山都給轟塌了,雖然只是山之巔,但已經夠誇張了。葉凡對於自己的戰果沒有一點沾沾自喜的感覺,此刻他極度的鬱悶,自己耗費這麼大的力氣,居然連敵人的影子都沒有看到,哪還有比這讓人更為鬱悶的事情。

「冤家,我發現一樣東西?」

月娥突然出現在葉凡的身前,她的手中拿著一樣東西,是一段錦帕。

「什麼東西?」

葉凡接過月娥手中的錦帕,上面用什麼東西都沒有,不過就在他用神念開始探測時,一道神念波動從錦帕中震蕩出來,很快一個女人的面出現在了。

碧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