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不得好死又能怎麼樣?你是看不到了,在這之前,就讓我好好的享受一下你這嬌軀吧。」

「你做夢,你只要靠近,我就自殺。」

男女的爭吵聲入耳,陳青的眉頭一皺,那女子的聲音怎麼都感覺耳熟,毫不猶豫的推門進入。

「你不得好死……」

女人凄厲的叫聲同時響起,陳青看到讓他暴怒的一幕,那女子不是別人,竟然是趙如煙,更讓他憤怒的是,這時候的趙如煙胸口插著一把匕首,為了不受侮辱保持清白之身,她自裁了!

「這是幻覺嗎?青哥,我好想你,我知道錯了,原諒我吧。」

趙如煙也看到了突然闖進來的陳青,眼中全是不相信,念念叨叨的摔倒在地,雙眼死不瞑目的瞪得老大。

「我早就原諒你了。」

空洞的話語從陳青口中發出,雙眼中冒著幽藍色魂焰,死死的盯著站在不遠處的男子,這男子他認識,竟然是封號丹師丹靈,他就是隱藏起來的噬心宗少宗主,這個隱藏的稱號,他戴了數十年。

此時的丹靈一臉愕然,搞不明白為什麼陳青會發現這裡,先沒理會陳青,而是直撲桌上,把一個水晶罐子收了起來。水晶罐子中是一顆泡在液體里,仍然在跳動的心臟。

「我與你井水不犯河水,一個女人而已,我賠你十個,你若覺得不夠,還可以在商量。」

陳青和趙如煙短暫的對話丹靈已經聽到,心中暗恨的解釋出口,可陳青根本就不說話,越是不說話,就越是嚇人。

「陳青,我們可都是丹盟的人,沒必要互相殘殺,再說你不一定打得過我。」

丹靈的話有些底氣不足,若是陳青在我那發現這裡一陣子,等他噬心神功大成,根本就不用懼怕。

「我這人喜歡用井水犯河水,不但如此,我還喜歡殺丹師,更喜歡殺封號丹師。」

話一說完,本不想再使用的魂力魔神浮出體外,這次出現的魂力魔神少了些靈動之氣,面容呆板,行動僵硬,卻有著純粹的邪惡氣息,魔焰翻滾的大踏步走向丹靈,手中魂力長刀已經高高舉起。

「給我活撕了他。」


陳青出口阻止了魂力魔神的動作,只見魂力長刀消散,魔神的手指前端長出寸長指甲,在丹靈的極度恐懼中撲了過去。

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在石室內回蕩,殘忍的場面讓人不忍目睹,可陳青就那麼看著魔神一點點將丹靈撕成碎片,這才轉過了身,走到趙如煙的屍體旁,彎腰把她抱起。

抱著屍體回到關人的監獄,一把刀被他扔進了黃金牢籠中,有人拿起刀砍斷砍斷牢門鎖鏈就跑了出來。拿刀的漢子出來后,沒有隻顧自己逃走,主動開始釋放其他人,人們亂鬨哄的向著井底跑去。

幾個身手矯健之輩,用疊羅漢的方式爬了上去,立刻就組織人展開營救,用吊籃把人們一個個的都弄上去。

陳青沒有著急出去,抱著趙如煙的屍體坐在監獄的一角發獃,自己這個曾經的未婚妻就這麼死了,讓他竟然生出一絲心痛的感覺。

「丹魂大師,其他人都弄出去了,只有一個我們不知道怎麼處理,您要不要看看?還有就是此事已經驚動了城中守衛,聽說您在這裡,已經通知了丹盟的高層。」

幾個漢子組織完救人,來到陳青面前躬身稟告,陳青只是默默的點點頭,抱著趙如煙的屍體站起身,一眼就看到了那個大家都不知道怎麼處理的傢伙,一看之下就愣了。

這人陳青也認識,竟然是趙如煙的親哥哥趙長征!

只見趙長征雙眼獃滯一臉慘白,更嚇人的是胸口有個大洞,從洞中可以看出,他的心臟已經沒了!無心卻還活著,這讓人們驚奇不已,可卻讓陳青再次有了心痛的感覺。

這種無心又可活的人他見過,都是些特質特殊之輩,可也只能僅僅維持一點時間而已,時間一久仍是必死無疑。一個朋友即將離世,那種要眼睜睜看著他死去的感覺是無法言語的。

放下趙如煙的屍體,摸出一個儲物戒指,這個儲物戒指是丹靈的,裡面有一顆七竅玲瓏心。

水晶罐拿出,裡面的心臟依然在跳動,這就是趙長征的心。

「哎……」

長長的嘆息從陳青口中發出,心已經挖出,他沒本事給趙長征按回去,罐子里的液體也是特殊配置,心臟也不能離開,離開之後就會停止跳動。

在陳青的認知中,徹底治癒趙長征已經幾乎不可能,但他知道有方法可以延長他的壽命。把水晶罐子放回丹靈的儲物戒指,又把戒指戴在趙長征的手上,趙長征的意識還在,可只能默默的留著眼淚。

再次抱起趙如煙的屍體,身後跟著木然的趙長征,三人乘坐吊籃來到地面。看著陳青面容陰沉的抱著一具屍體,身後還跟著一個無心人,圍攏在井邊的人們趕緊讓路,沒人敢觸他的眉頭。 「我師傅呢?你把我師傅怎麼了?」

一個丹盟成員衝到陳青面前大吼出聲,陳青歪著腦袋看了他一眼,輕輕的一跺腳,一匹魂力野狼衝出,直接將他撞了個粉碎。

碎肉四散,鋪了滿地,陳青踩著這些噁心人的東西繼續前進。周邊的人們更是尖叫著趕緊讓路,不想再當下一個倒霉鬼。

「老弟,這到底是怎麼了?」

哲老終於趕到,他知道陳青殺人絕對是有原因,可當著眾人,必須要詢問一下,也好讓陳青解釋一下,人們知道后就不會誤解。

陳青知道哲老的好意,可不想說太多的話,話語中不帶感情的開了口。

「丹靈殺了我未婚妻。」

「嘶……」

哲老倒吸一口冷氣,不用再問,丹靈絕對被陳青殘忍的殺死了,聽到陳青承認了趙如煙的身份,跟在身後的趙長征留下了血淚。

哲老沒再問陳青其他事情,周圍被解救出來的人七嘴八舌的就把丹靈其他罪狀說了出來。

當聞訊而來的玲兒眾人趕到,認識趙如煙和趙長征的玲兒立刻捂住了嘴,不讓自己尖叫出聲。

「我幫你報仇了。」

只是對瑩瑩淡淡的說了一句,陳青繼續抱著趙如煙的屍體向城外走去,其他人趕緊的跟上。

看出陳青是想找地方安葬趙如煙,花瓊芳趕緊的派人安排。

城西一處山明水秀之地,一個新的墳塋已經建成,陳青站在無字的石碑前良久,伸出了吐著魂焰的手指,在無字的石碑上寫上了幾個大字。

「愛妻趙如煙之墓」

囔囔自語聲也從他的嘴中發出,「你生前沒能給你什麼,只有死後把你位列陳家宗廟了。」

聽到他的話語,身旁的趙長征再次流下血淚,可除了流淚,他連話都說不出來。

「主子,他的靈魂被困識海,用不了多久就會消散。」

花瓊芳輕聲的提醒,陳青輕輕的點點頭,「這我知道,你有什麼辦法讓他恢復嗎?」

「我會一種秘法,可以用極品元氣石代替心臟延長他的生命,可這也不是長久之法,元氣石無法提供新鮮血液,他的身軀會慢慢的腐爛,除非……」

「除非活煉成屍對吧?」

不等花瓊芳說完陳青就介面說出答案,接著面對趙長征,「你願意把自己煉製成活屍嗎?」

趙長征仍是保持著沉默,他也回答不了,陳青輕輕的一拍他的肩膀,滅魂之力竄入趙長征的識海戳破一絲縫隙,趙長征這時候才重重的一點頭。

活煉之法花瓊芳也知道一些,可陳青根本就不放心,皺著眉頭低聲開了口。

「通知候至,讓他派人把蔣威給我叫來。」

要說煉屍,屍宗的人才是祖宗,其他宗門的人根本比不了,現如今身為屍宗宗主的蔣威,得知了屍宗所有秘法,更是沒人能夠超越。

候至聽到了大哥陳青的命令,又得知了詳情后,他沒有派人,而是親自去請蔣威。

趙長征被泡在一個大木桶中,木桶里是陳青配置的藥液,用來強化他的身體,做好煉製活屍前的準備,也用來延長趙長征的生命。

而在丹師城內,當地下監牢更深一層被人發現,裡面是累累的白骨,全都是不知道多少年來噬心宗吃掉人心后拋棄的屍體。在被解救的人控訴中得知,很多人都是以招工名義被騙來,結果身死他鄉,這激起了所有丹城內有良知的人公憤。丹靈一脈被徹底清洗,在重賞之下,神魂大陸更是掀起了剿滅噬心宗的**。

對這一切,陳青不曾得知,他只知道哲老來了,還帶來一件他並不想要的稀世珍寶。

「這仙之心可是奇物啊,我活這麼大歲數還是第一次見到,從丹靈的住處一搜出來我就趕緊的給你送來了。」

一顆晶瑩剔透如水晶般的心臟,心臟中還流淌著一小股魂仙的金色血液,可陳青知道,這心臟和血液都是邪神的,自己識海內的邪魂又開始在翻騰,貪婪和渴求的意念不停的衝擊著主魂。

邪魂已經有要衝出識海的意思,要不是哲老是魂帝境界,仙之心直接就會被陳青體內的吸力奪走。不要仙之心是不可能的,再忍下去邪魂就真的要衝出識海,陳青一把就攥住了仙之心。

「哲老,好意心領了,下次千萬別拿來類似的玩意了!」

苦笑著道謝完畢,陳青狂奔進內屋,狠狠的關上房門,他已經忍不住周身冒出滅魂之力,別人雖對他的身份有猜測,可也不能原形畢露。

陳青的樣子讓哲老一愣,可接著無比陰冷邪惡的氣息就從裡屋傳來,不由自主的打個冷戰,趕緊離開丹魂府,打死他也不敢再亂送禮物了。

進入屋內的陳青滅魂之力爆發,仙之心脫手飛出,被吸進胸膛,與原來的心臟融為一體。

「砰……砰砰……」

強勁的心跳聲從屋內響起,仙之心和原本的心臟完美的融合到一起,那股魂仙血液流淌入了陳青的血管里,陳青根本就來不及控制。

「該死啊!」

低罵一聲的陳青盤腿坐下,現在他唯一能夠做的,就是用滅魂之力一遍遍的洗涮新的心臟,防止邪神的意識從新萌芽。

「該死啊!」

又一聲咒罵從陳青嘴裡發出,專註於用滅魂之力洗刷心臟的陳青稍一走神,就發現自身的血液也在發生變化,竟然正在逐漸改變顏色,血紅色越來越淡。

對於靈魂和意識,陳青還算有些辦法,但對於血液,他是一竅不通,只能是抓狂的咆哮。

「轟隆!」

一聲巨響傳來,抓狂的陳青只是不由自主的用拳錘了下地面而已,根本就沒覺得用了力,一個方圓數米的大坑就出現的房間內,大坑周邊還形成蛛網,快速的向周邊蔓延。

「轟隆!」

又是一聲巨響,整個房間都塌了!

響聲驚動了丹魂府的所有人,當煙塵散去,人們看到陳青正站在廢墟上看著自己的拳頭。

「這是……力量!」

囔囔自語間,陳青身上爆出魂焰,取出一顆極品元氣石放到手心,狠狠的一攥拳。

元氣石堅不可摧,只有被人吸收裡面的天地元氣,才會慢慢消失,極品元氣石更是如此。可當陳青一鬆手,極品元氣石已經變成粉末,迎風飄散。


「都散了,誰也不許說出去今天看到什麼,若是消息走漏,全部滅族。」

不等人們發出驚呼,花瓊芳冷酷的聲音就傳了出來,這一幕實在是太驚人,陳青單憑**力量,已經超出大部分魂帝。看了看張開的手心,在查看了一番血管中流淌的一些淡黃色的血液,陳青的嘴角揚起笑容。

「這感覺似乎不錯。」

無法阻止就只能試著去適應,而且陳青現在感覺很爽,站在那裡,就能感覺到力量在攀升,直到那種舒爽感消失,他才張開眯著的眼睛。

見他睜開眼,玲兒才跑到近前,打破現場的沉寂。

「青哥,這是怎麼了?」

陳青笑呵呵的摸了下玲兒的頭,「沒事,你去把前陣子候至送我的兩壇萬年前的美酒送給哲老,並替我好好謝謝他送來仙之心,就說對我有很大的幫助。」

眯著眼時,陳青已經徹底的檢查了一遍自身,尤其是邪魂的反應和變化,確定仙之心只是在改造自己的體質,對靈魂沒有任何改變后,這才徹底放下了心。

那兩壇萬年前的美酒可是稀罕之物,候至是靠以前陳青告知他的幾處上古遺迹中發現,一直沒捨得喝,特意送來給他。玲兒有些捨不得送人,可還是聽從吩咐,親自給哲老送了過去。


之前熱臉貼了冷屁股,送禮時陳青的臉色像是有人給他送終,現在卻遣送玲兒親自來給自己送萬年美酒,讓哲老也摸不著頭腦,可聽著玲兒道謝的甜甜話語,老懷大慰的收了下來,當天就喝了個精光,能讓陳青主動感謝自己,這可是極少見的事情,值得一醉。

力量暴增,陳青就想試驗一下到底威力如何,可以往的敵人除了屍魔王,幾乎都被自己所滅,陳青又不喜歡主動惹事,讓他犯了愁,只好讓玲兒眾人去打聽附近有什麼罪大惡極的人,這讓殺起來沒啥心理負擔。

丹城正魔兩道人員混居,就算這裡,也不缺正義感爆棚的人,除了被滅的噬心宗,周邊還真沒什麼罪大惡極的人存在,還真讓不能遠行的陳青犯了愁。直到數天後,天邊飄來一片紅雲,他這才露出笑容,直奔城外跑去。出了城就放出青鷲,騎在青鷲背上扶搖直上飛奔紅雲。

剛剛靠近紅雲,還沒見到紅雲內的蔣威眾人,早就手癢的陳青就高呼出聲,讓血屍跟自己打一架,實力高強的血屍就是一個合適的對手。

沒事莫囂張,囂張遭雷劈,陳青的話音一落,紅雲中也傳來興奮的喊聲。

「嘎嘎嘎,正好我也悶壞了,我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