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姑娘,我非常好心的告訴你一件事,你被人坑了,這玉玦就算是真的,也不是秦慕白的。」蕭瀟乾咳了兩聲,尷尬道。

嫵媚女子柳眉倒豎,顯然是不信蕭瀟的話,重重的哼了一聲,「本座說是真的就是真的,他秦慕白必須要娶本座。」

「我這也有一枚玉玦,給你瞅瞅真假。」說著蕭瀟從懷裡把秦慕白送她的那枚玉玦掏出來在嫵媚女子面前晃了晃。

看到蕭瀟手中那枚玉玦,嫵媚女子慵懶的神色一掃而空,面容瞬間冷了下來。

蕭瀟直搖頭,嘆氣,「哎,敢搶我男人,你找死啊!」 一枚玉玦引發的大戰,最後以蕭瀟一人砍一群收了尾,雙極門在幽冥界的這批人基本上都折蕭瀟手裡了,就連領頭的嫵媚女子都沒想到看起來就小孩子的蕭瀟,戰力竟然如此彪悍,x

幫狐族搶回了陰晶礦,又解決了一個覬覦秦慕白美色的傢伙,蕭瀟心情很好的打道回府了。

說是要回去,蕭瀟幾人走到半路,覺得就這樣兩手空空的回去太對不起出的這趟門了,於是,兩人一獸拐了個彎,決定找個冥氣團來搶。

搶冥氣團這種事,自然是手到擒來,熟練得閉著眼睛都能操作了。

繞了個路,走了四五百里路后就運氣很好的碰到了一個中型冥氣團,本來是不想搶的,但一想到九陽玉髓存貨量也不多了,就勉為其難的搶了。

中型冥氣團的鬼兵鬼將發現蕭瀟他們后,並沒有抵抗,反而是敞開大門讓他們自便。

兩人一獸在冥氣團里一番挑揀后,帶著搜刮來的九陽玉髓趾高氣揚的走了。

蕭瀟他們走了沒多久,那個中型冥氣團立刻就跑路了。

「這冥氣團跑路跑得也太快了。」看著跑路的冥氣團,蕭瀟有些納悶道。

「反正已經搶過了,跑得再快也沒用了。」大白邁著步子,神調懶懶的說道。

蕭瀟和遲墨同時點頭,搶都搶過了,再跑也沒啥意義了。

兩人一獸慢悠悠的繼續溜達著,想著要是再碰上個冥氣團就好了。

就這麼想著的時候,一隻綠色大掌在空中凝聚,狠狠拍向了蕭瀟他們。

那隻綠色大掌是憑空凝聚而成,蕭瀟幾人都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已經夾帶著破空的呼嘯聲,鋪天蓋地的壓了下來。

面對拍下來的那隻大手,蕭瀟揮舞著龍雀狂刀毫不猶豫的就迎了上去。

霸道無匹的刀鋒直斬向綠色大手,只聽見『噗嗤』一聲輕響,刀鋒僅僅只是劃開了綠色大掌半寸,並沒有出現想象中一刀將大手切成兩瓣的現象。

遲墨神色凝重,「是冥王出手了,快走。」

見一刀並未斬掉拍下了的巨掌,加上遲墨的話,蕭瀟毫不猶豫的同大白和遲墨撒腿狂奔了起來。

「轟!」綠色巨掌在蕭瀟他們狂奔出去的時候狠狠落了下去,一掌就將幽冥界堅硬黝黑的地面拍的足足下陷了十丈,要不是蕭瀟他們見機不對,拔腿就跑,估計這一下就已經被拍成肉餅了。

回頭看了眼消散開的綠色巨掌,蕭瀟還覺得有些心有餘悸。

就在這時,第二重變故接著出現了。

一個巨**陣在蕭瀟他們頭頂出現,法陣飛快凝結成型,藍色光芒忽明忽暗的閃爍著,就在蕭瀟他們抬起頭的時候,法陣上的藍色光芒瞬間全部亮了起來。

「唰唰唰」成百上千道藍色箭矢從法陣中出現,如雨的落向了蕭瀟他們。

這個時候,就算跑得再快都沒用了,因為天空中的那道法陣看似小,但其實法陣的覆蓋面積非常大,直徑至少有三百里,就算蕭瀟他們動用靈氣瘋狂逃奔也無法跑出法陣的覆蓋面積內。

眼見就要被法陣中的箭矢擊中了,說時遲那時快,遲墨手中一道光影出現,從大白那裡拿過來的龜甲盾被遲墨拿了出來,龜甲盾將蕭瀟大白遲墨統統罩在了裡面。

「噹噹當……」箭矢落在龜甲盾上發出清脆的金屬撞擊聲,密且緊湊。

「咔嚓」一聲脆響從龜甲盾上傳了過來,蕭瀟定睛一看,面色再次變得凝重了起來,一直都非常好用的龜甲盾在這密密麻麻的箭矢下竟然出現了一道裂縫!

第一道裂縫出現后,第二道第三道裂縫也緊跟著出現了。

在第一波箭矢過去后,蕭瀟手中的龜甲盾已經是布滿了裂縫,似乎只要手輕輕震一下就能裂成了碎片似的。

看著手中快要碎掉的龜甲盾,蕭瀟忍不住蹙起了眉頭,這些簡直就是殺陣啊!

「已經有兩個冥王出手了。」遲墨皺著眉頭冷聲道,此刻無法解開身上的修為真是令人惱火的一件事,尤其是在面對有玄仙修為的冥王時,這種感覺更是強烈,換了是在以前的話,早把冥王炮製上百遍了。

趁天空中的法陣在準備第二波箭矢攻擊的時候,蕭瀟拉著大白和遲墨邊跑邊試著回小塔空間,然後心塞的發現這一次小塔無法使用了。

「用不了了,怎麼辦?」快速奔跑中,蕭瀟很是焦急的開口道。

「是地域空間封鎖技能,玄仙的手段。」遲墨皺眉,顯然對他們出手的冥王是做了個萬全的準備,連這片地域的空間能力都被他們給封鎖住了。

「看來這次咱們得歇菜了。」大白嘆氣,還沒威風多久呢,就被冥王圍攻了,想起來真是惱火,冥王也臭不要臉的,竟然圍攻他們。

蕭瀟和大白遲墨已經不再節省靈氣的使用了,三人都動用了自身最快的速度,想跑出半空中那個法陣的籠罩範圍。

「其實咱們跑出了法陣籠罩範圍也沒用,我懷疑跑出法陣籠罩範圍后還有更厲害的埋伏等著我們。」遲墨搖搖頭,直覺已經告訴他,冥王圍攻,他們這次是在劫難逃了。

「我試一下召喚妖王。」奔跑中,蕭瀟凝神溝通小塔,還好,小塔中的召喚能力還能使用。

心神來到大轉盤面前後,蕭瀟都來不及祈禱搖到誰了,只希望這次臉不要黑,搖出個厲害的,好歹幫忙扛一下冥王的攻擊啊!

大轉盤飛快的轉動著,轉了五六圈后慢了下來,又轉了兩圈,指針停到了一個寫著黃褐色符文名字的格子里。

「確認召喚!」不等看搖到的是誰,蕭瀟就立即選擇了確認召喚。

一道柔和的黃色光芒從蕭瀟幾人身後閃現,一頭黃褐色頭髮的傢伙出現在了蕭瀟他們身後。

芯片的戰爭 蕭瀟扭頭一看,分分鐘跪了!

不得不說,這次臉已經黑成鍋底了!

召喚出來的這個傢伙蕭瀟非常的有印象,因為她經常在凶獄里看到一個一直在泥里打滾的傢伙。

「十枚靈石打冥王,十五枚靈石殺冥王!」黃褐色頭髮的傢伙出現后,忙不迭的伸出兩隻手朝蕭瀟比劃著他出手的價格。

「沒問題,你趕緊殺吧!」蕭瀟想都沒想就點頭答應了,這個時候要是還討價還價那不是讓自己找死嗎?!

黃褐色頭髮滿意的收回手,然後四下張望了起來,「冥王呢?在哪呢?」

「我們也不知道在哪啊!」蕭瀟搖頭,就在此時,第二波箭矢已經發射了,「快,先打散那個法陣。」

黃褐色頭髮的傢伙循著蕭瀟指的方向望去,瞳孔猛的一縮,我滴個乖乖誒,這可是能轟殺玄仙的法陣啊!

一道黃色土牆出現,將蕭瀟他們籠罩在了裡面,黃褐色頭髮的傢伙縱身一躍,朝半空中那道法陣飛去。

一柄小山般大小的巨錘在黃褐色頭髮傢伙手中出現,巨錘一轉,被揮舞了起來,緊接著狠狠砸向了半空中的那個法陣。

「終於召喚了個靠譜的。」看著出手迅猛,攻勢凌厲的黃褐色頭髮的傢伙,蕭瀟忍不住在心裡給自己點了個贊,看來這次臉沒有黑呢!

果然,就在蕭瀟想著臉沒黑的時候,就見黃褐色頭髮的傢伙一錘砸在了半空中的法陣上,法陣上傳來一陣劇烈的波動,法陣看上去隱隱有些不穩了,黃褐色頭髮的傢伙一鼓作氣,砰砰砰連砸了三錘,每一錘都帶著破天之勢,很是威猛霸道。

三錘連砸下去后,半空中的攻擊法陣被黃褐色頭髮的傢伙砸碎了,第二波箭矢被黃色的土罩子悉數擋住后,第三波箭矢還沒來得及凝聚,法陣就崩潰成了齏粉。

就在蕭瀟他們以為半空中的法陣砸碎后就沒事了的時候,一雙巨大的灰白眼睛在天空中出現了。

「咦,瞳術!」黃褐色頭髮的傢伙驚訝出聲,然後嘿嘿笑出了聲,「瞳術又如何,給我破!」

又是驚天動地的一錘,一錘砸在半空中,砸在那雙巨大的灰白大眼上,大眼只是輕微的震顫了下,顯然這一錘並沒有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

黃褐色頭髮的傢伙見自己一錘沒有造成實質性的傷害,哈哈大笑出聲,然後揮著巨錘又是一口氣連砸了數十下,這麼多下砸下來,換了旁人也是累的慌的,更何況是手中的巨錘還是小山那般大的。

「哎呀,真是累死我了。」黃褐色頭髮喘著粗氣,然後呸呸兩聲,朝自己手中吐了兩口唾沫,準備再補幾錘的時候,又是一愣,「我去,沒靈氣了!」

站在底下的蕭瀟和大白遲墨一臉凌亂的抬頭看著半空中黃褐色頭髮的傢伙,坑爹啊這是,都知道在殺冥王了,怎麼就不記得這裡沒有靈氣呢!

就在黃褐色頭髮的傢伙懵逼的發現體內靈氣被自己消耗一空后,半空中的那雙灰白巨眼動了起來。

灰白巨眼動了一下,一個黑色小點在灰白的眼球上出現,看起來像是灰白巨眼的眼珠,但是這眼珠著實是小了些,尤其是跟著灰白巨眼比,簡直就跟豆丁一樣大,整個眼睛看起來還是眼白多眼珠少,而且那一丁點的黑眼珠,看起來有跟沒有都沒有太大區別。

小黑點的眼珠出現在灰白巨眼上后,巨眼好似活了過去,然後,巨眼眨了一下,一道黑芒從眼珠中閃現,速度極快的砸向了離灰白巨眼最近的黃褐色頭髮的傢伙身上。

只是一擊,黃褐色頭髮的傢伙就被黑芒打成了齏粉,『臨死前』黃褐色頭髮的傢伙突然想起了跟蕭瀟談好的價格,更是捶胸頓足,「虧大發了啊,一個冥王都沒幹掉。」

蕭瀟和大白遲墨一臉凌亂,這個時候該關心的不是靈石才對吧?果然,凶獄里的傢伙都不靠譜啊! 灰白巨眼上激射出無數道黑芒,從上而下,轟隆隆的砸向底下的蕭瀟他們。

三道身影在地面上是左躲右閃,能用的法寶都掏出來用了,只是效果甚微,大多法寶一亮相就被黑芒劈得粉碎,顯然連黑芒的一擊都無法承受。

蕭瀟自是滿嘴苦澀,看這樣子,只怕那冥王是真的動怒了,勢必要將他們斬殺在這裡,只是,為什麼冥王不親自來,而是布下這些手段,是想慢慢的弄死他們?!

哎,想死都不能死得利索啊,真是心塞的!

灰白巨眼中的黑芒激射出數百上千道后停了下來,看樣子是在為下一次的進攻做積蓄。

「快跑快跑!」大白身形暴漲,馱著蕭瀟和遲墨就狂奔而走。

蕭瀟心念溝通大轉盤,想在灰白巨眼下一波攻擊到來前再召喚出一尊妖王來,就算干不掉天空中的灰白巨眼,好歹也能幫忙擋下一波啊。

心念接觸到大轉盤后,腦海中跳出一個提示,大轉盤正處於冷卻階段。

看到這個提示,蕭瀟差點要嘔血身亡了,卧了個大槽,真是太坑了,竟然還要冷卻!

說好的無敵召喚呢?關鍵時刻不帶這麼坑人玩的啊!

心神從大轉盤那退出來后,看著大白和遲墨滿臉期待的眼神,蕭瀟長長的嘆了口氣,「召喚不了,還在冷卻。」

大白和遲墨雙雙跪了,果然不是一般的坑,凶獄里都是坑貨,大轉盤也是個大坑貨。

為了逃出這片區域,大白直接動用了神通,身體化作一道流光,直衝向前。

就在他們即將衝出這片區域的時候,一面光牆突兀的出現了,速度極快的大白一腦門撞上了光牆,光牆一震,將大白以及遲墨蕭瀟震得倒飛了出去,又飛回了被灰白巨眼籠罩住的那片區域。

「這真是要趕盡殺絕啊!」蕭瀟身形一躍,穩穩站立在了地面上。

大白站穩后惡狠狠的瞪著遠處將他彈回來的那道光牆,真是好氣啊,都快要跑出去了結果光牆一出現就將他們彈了回來,簡直是要被氣吐血了啊。

就在這時,「嗤嗤嗤」聲音響起,是從天空中傳來的,蕭瀟抬頭看去,灰白巨眼前面形成了一道巨大的波紋,波紋上生出了無數雙眼睛,密密麻麻,看得令人頭皮發麻。

波紋上的眼睛還在生成,顯然數量非常的恐怖。

這個時候反正跑是跑不出去了,不如直接上吧,就算打不過也要打!

龍雀狂刀出手,裹挾著雷靈氣轟隆隆的砸向了波紋上生出的那些眼睛。

「轟!」裹挾著雷靈氣的刀鋒同波紋上的眼睛撞擊在了一起。

煙塵滾滾而起,而波紋上的眼睛遭受到了劇創,砰砰砰的炸碎了幾十顆,由此可見,雷靈氣的攻擊是有效果的,但效果不是非常大而已。

在蕭瀟出手的時候,大白和遲墨也跟著同時出了手。

一道赤色流光從大白口中吐出,落在波紋的眼睛上時,是轟的一聲,跟著炸碎了一片的眼睛。

金色光芒從遲墨的手中出現,轟隆隆的砸在了波紋的眼睛上,又跟著炸碎了一片。

就算是蕭瀟他們同時出手,砸碎了大片的眼睛,可波紋上的眼睛數量依舊非常可觀,而且,炸碎后的那片空白處,照樣凝聚出了眼睛,唯獨雷靈氣炸碎的那片區域,空無一物。

「雖然雷靈氣能剋制,但顯然是效果甚微啊,那麼大一片,得砸到什麼時候去啊!」蕭瀟很是無語,對他們出手的這頭冥王,顯然在修為上就已經將他們壓製得死死的了。

波紋上的眼睛全部凝聚出來后,成千上萬雙眼睛同時眨動,睜了開來。

成千上萬雙眼睛動起來的畫面很是恐怖,單是看上一眼就讓人覺得頭皮發麻,更何況這成千上萬雙眼睛同時睜開,數萬個豆丁大的黑點眼珠在天空中出現,密密麻麻,像是排列組合而成的詭異符文。

黑芒如雨般從成千上萬雙眼睛中出現,然後落下,落在蕭瀟他們的耳邊,就好似在下雨一般,嘩啦啦的作響。

黑芒又多又急,密密麻麻的落下,蕭瀟三人忙取出法寶撐起結界來躲避這波攻擊,只是,法寶剛一掏出就被如雨的黑芒砸了個粉碎,饒是蕭瀟須彌戒中儲存的法寶再多也無法抵擋住一次黑芒。

最後無奈,蕭瀟只得用雷靈氣撐起了一道防禦罩,將自己和大白遲墨罩在了裡面,以圖避過這波黑芒。

第二波黑芒比起第一波來要多得多,而攻擊的力度卻絲毫不弱,砸在雷靈氣上,使得雷靈氣撐起的防禦光罩不住的搖晃,蕭瀟只能源源不斷的將更多的雷靈氣灌注進防禦光罩里。

「啪啦」雷靈氣撐起的防禦光罩在無數的黑芒攻擊下,出現了碎裂,蕭瀟還沒來得及去修補這道裂紋,第二道第三道裂縫也跟著出現,僅兩個呼吸間,整個防禦光罩上的已經布滿了無數裂紋,似乎隨時都有破去的危險。

遲墨面容沉靜得可怕,他正在解體內的封印,可越是到關鍵時刻,體內的封印越無法解開。

大白看了眼遲墨,毛茸茸的爪子落在遲墨的手背上,正色道:「不要強行破開封印。」

蕭瀟正欲張口安慰遲墨,「嘩啦」一聲,雷靈氣撐起的防禦光罩徹底碎了。

這個時候,遲墨哪還管得了那麼多,咬牙噴出一大口血,小小的身子瞬間拔高,變成了面容俊朗的少年人。

少年站起身,袖袍一甩,天地失色,黑芒被袖袍一卷倒飛了回去,天空中成千上萬雙眼睛被黑芒砸中,化成了虛無。

成千上萬雙眼睛消失后,少年雙指併攏成劍,只見他劍指向上一點,一道金芒從其指尖出現,疾馳向灰白巨眼。

「轟!」灰白巨眼與金芒撞擊在了一起,金芒將灰白巨眼擊穿,一道道裂紋出現在了灰白巨眼的眼中,最後碎成了一片片。

「哼,破了本座的布置,那就由本座親自出手,碾死你們這幾隻小螞蟻。」一道冰冷的聲音從虛空中傳來。

蕭瀟抬頭看去,一隻巨掌憑空出現,如山般的巨掌帶著排山倒海之勢狠狠拍下。

遲墨雙臂上撐,在半空中用自己的肉身硬撼冥王這一擊。

「砰砰砰」爆炸聲從遲墨身上傳來,率先爆碎的是遲墨的雙腳,緊接著是兩條小腿。

看到這一幕,蕭瀟的眼睛紅了,瘋了般衝到遲墨的身旁,龍雀狂刀連連斬出,雷靈氣化成一隻大手,迎了上去。

大白怒吼一聲,化出了本體,也跟著沖了出去。

「螻蟻一般。」虛空中那聲音冰冷依舊,巨掌重重下壓。

「小九!」一道白色流光飛速趕至,氣息節節暴漲,用自己的全身修為硬撼這一擊。

「轟隆!」秦慕白的加入使得冥王這一擊被緩了下來。

蕭瀟雙眼通紅的看著秦慕白,怒吼出聲:「你過來做什麼,走啊!」

秦慕白面容蒼白,臉上帶著和煦的笑,看向蕭瀟的目光里寫滿了溫柔,「我怎麼忍心丟下你不管呢,既然要死,那就一起死好了。」

蕭瀟心神巨震,強忍著眼中即將滑落的眼淚,咬牙將體內的雷靈氣瘋狂的往藍色大掌中灌注去。

「我來拖住一二,你們走!」遲墨吐出一大口血,雙手上撐,咬牙道。

「丟下你們中的任何一個,我都做不到。」蕭瀟眼中狠辣再現,雙手掐訣連連變化,那枚從雲和秘境中得到的大圓盤飛了出來。

「嘭」一聲巨響,大圓盤自爆開來,將冥王的巨掌炸得血肉模糊,小拇指被齊根炸斷。

「呵呵,本座倒是沒有想到,還有法寶能傷得了本座。」虛空中那道冰冷的聲音冷冷開口。

巨掌被抬起,四周無數的冥靈氣匯聚了過來,在蕭瀟幾人震顫的目光中,巨掌上被大圓盤炸出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了,就連被炸斷的那根小拇指也重新生長了出來。

蕭瀟幾人飛快的往自己口中塞恢復丹藥,眼中的瘋狂怎麼也掩不去,既然逃不掉,那就拼吧,大不了死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