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觀音化作的老嫗一邊思考,一邊走在山道上,眼看着距離唐三藏不遠了,想要發出一陣乾咳吸引對方注意,沒想到忽然一陣勁風襲來,瞬間眼前就暗了下去。

什麼情況!

觀音瞪大了眼睛看去,然後就看到一張豬頭臉正抓着九齒釘耙,朝着遠處叫道:「師傅!我又打死了一個妖怪!」

說完,似察覺到了什麼,低頭一看,吐了一口唾沫,道:「呀呀呀!你這妖怪還可以的嘛!挨了老豬的一耙子還沒死!看什麼看?長得這麼丑,還好意思出門?」

啵!

又是一耙子下去。

地面都裂開一道長長的縫隙。

「這下看你死不死!真以為那隻猴子不在,就可以無視我老豬了是吧?」

他低笑一聲,驀地思索道:「我這是不是做錯事了?」

觀音並未死去,一聽這話,以為豬八戒心有悔意,暗道:還能救!

卻不想,下一刻,就聽到豬八戒嘀咕道:「應該讓這妖怪過去,把那和尚給抓了才好啊!失策失策!下次一定要改正才行!」「哎呀,我看一下我們的小殿下有沒有胖一點啊!」看著向自己伸過來的手,雖然知道對方不會傷害自己的可是身體還是下意識的躲開了。

《快穿,救命男主總是想泡我》第七十三章王爺的穿越萌妻29 超過二十五萬億道聖道規則。

這是一個恐怖的數字,天下眾生數之不盡,萬界英傑多如泥沙,能將修為提升到如此程度的少之又少,無不稱為絕世。

可是,與殷元辰的四十萬億道聖道規則相比,卻又弱了數個層次。

與元會級代表人物的南聖、商子烆相比,也差了一大截。

「怎麼會才二十五萬億道聖道規則,難道張若塵還在隱藏實力?」

「可能是剛突破到無上境不久,還未擎至巔絕之境。」

「張若塵修為才如此程度,就能與殷元辰短暫的分庭抗禮,實在嘆為觀止。這個時代,又多了一個呼風喚雨的蓋世人物。」

「達到他們這種頂尖層次,任何一點短板,都會導致敗局。何況,境界上的差距,難以彌補,張若塵終究還是城府淺了一些,尚未無敵,就敢行無敵之事,今日多半慘敗收場。」

「慘敗?殷元辰、商子烆、南聖他們豈會只讓他敗?」

「是啊,敗,就是死。」

……

在一位位大聖強者議論紛紛的時候,閻無神卻是虎目大睜,雙拳緊緊一握,道:「不可能,怎麼可能。」

此刻,與他說出同樣的話,還有缺、般若、東華帝君、閻昱、鎮元、商子烆。

他們的目光,璀璨若恆古不滅的神燈,全部定格在張若塵身上。

就在剛才,張若塵釋放出聖道規則的瞬間,他們已是看清,張若塵沒有修鍊出無上法體,並不是無上境的修為。

這是多麼的令人震撼?

不是無上境,怎麼可能修鍊出二十五萬多億聖道規則?

他們皆以為,元會數十二萬九千六百萬億,是萬死一生境的極數,是修鍊出圓滿的二品聖意的修士,才有可能闖得過去。

閻無神比他們強一大截,他以為的萬死一生境極數,是二十萬億道聖道規則。為破這一關卡,他在黑暗深淵枯坐了一千六百年。

闖過關卡后,閻無神自以為已是古往今來第一人,縱然是昔日的對手張若塵,怕也是被他甩在了身後。

可是此刻,張若塵釋放出來的聖道規則數量,簡直就如一盆冷水,潑在閻無神的頭頂,令他渾身顫慄,久久無法平靜。

就如張若塵的劍,已經刺入他心臟。

閻無神尚且如此,更何況是其他人?

海域上空,地獄界諸神聚集在裁決尊者的神境世界,商談如何處置張若塵。

但,縱然是他們,此時也都安靜下來。

神境中的頂尖強者,早就看出張若塵的虛實,顯得平靜自若。

更多的神靈,卻無法相信這個事實,一個個心緒震動,如同聖境修士,如同凡人一般,激烈爭論。

「不可能!元會數,乃是萬死一生境達到的極限,張若塵這個小輩的聖道規則怎麼可能達到如此程度?」

「閻無神算得上是一等一的驚艷人物,偷天竊道,修六道輪迴,在萬死一生境的極數,也才二十萬億道。」

「嘩啦!」

「嘩!」

……

天邊一片血雲滾滾而來,如海嘯,如神風。

血雲中,伴隨一道熟悉的狂笑聲,傳入眾人耳中:「你們這些平庸之輩,在聖境時,都沒幾個能夠觸及到元會級代表人物的層次,又怎能明白我外孫所達到的高度?」

「元會數,是元會級天才的極數。」

「我外孫,乃萬古無一的奇才,極數應該是兩個元會數。」

血絕戰神來了!

他腳下踩着一片廣闊的血雲,氣度雄偉霸道,臉上充滿了囂張得不可一世的笑容,簡直是有些得意忘形。

本是向裁決尊者提議,要處置張若塵的幾位神靈,眼中露出異樣的神色。

血絕戰神怎麼突然來了無定神海?

如果只是血后在無定神海,以她新神的身份和實力,根本左右不了裁決尊者的意志。

血絕戰神卻不同,不僅修為強大得變態,更有血天部族大族宰的身份,不死血族十三戰神之一的尊號。再想以擾亂十界之戰的借口,神罰張若塵,已是不可能的事。

血絕戰神投目望向五清宗,揚聲道:「你不是很囂張嗎?聲稱你那後輩古今無雙,修六道輪迴,成就一品聖意,將來必定成為奧義主神,封王稱尊。嘿嘿,現在看來,也還沒有無敵。」

「所謂一品聖意,多半只是偽一品。」

「什麼是真正的一品聖意,什麼是古今無雙?還得看流淌着我血絕家族血脈的這個後輩。哈哈!」

五清宗平靜自若,很想反駁一句,這些話,本座根本沒有說過,都是你自己腦補出來的。

鳶,乃是地獄界的十大元會級代表人物之一,更是鬼主最引以為傲的子嗣。

正是如此,十界之戰,鬼主才會親自趕來坐鎮。

鬼主見不得血絕戰神如此狂妄,道:「看出來了,是你們血絕家族的後輩,否則也不會狂得如此無法無天。但,縱然那小子再如何厲害,終究才是萬死一生境,小心夭折在了這裏。」

這話倒是說到了血絕戰神的心坎上,他其實也是覺得張若塵太過冒險。先不說別的修士,僅僅只是殷元辰,便絕不是萬死一生境的修士戰勝得了!

但他也明白張若塵這麼做的原因。

因為,張若塵還沒有衝破兩個元會數的極境。

既然是萬死一生境,自然是只有在死亡絕境中,才能不斷激發自身潛力,達到更高的層次。要麼變得更強,要麼死。

張若塵既然要拼,他自然是全力支持。

羅衍大帝與裁決尊者平起平坐,但,卻一直沒有開口說話。

其實,裁決尊者如果真的要神罰張若塵,他是肯定會出手阻止。但,既然血絕戰神這個狂徒親自趕來,他堂堂大帝,自然是要保持風度,靜靜看戲便是。

就在這時,他目光低垂,看到下方海面上的戰場,驚咦一聲。

……

「古往今來,萬古歸一。」

張若塵高呼一聲,將道域衍化出來。

在時間長河上,破入千問境,修鍊出道域后,這是張若塵第一次在與人交手的時候,衍化出完整的道域。

萬古歸一道域。

這是張若塵一身修為的完整體現,道域中,融合了宇宙無邊的真理界形,空間真域,虛時間領域。

一條蜿蜒的時間長河,在道域中顯現。

站在通天神樹上方的殷元辰,察覺到自己的道域遭受衝擊,時間、空間、天地規則皆在扭曲和改變。

不能再等下去,必須搶攻。

殷元辰身體化為一道神光飛向張若塵,手中巫神劍,引動整座道域中的力量,揮斬而出。

一座死亡國度顯化出來,呈現出龍屍、鬼城、骨山、陰河……等等,詭異的景象。

遙遠處的那些觀戰者,被死亡國度的氣息影響,一個個心生恐懼,急速后逃。

張若塵迎戰上去,以藏山魔鏡護體,引動道域中的種種規則,一劍斜劈出去。

隨着這一劍施展出來,不僅呈現出一條時間長河的虛影,更是浮現出各個時代的畫面,有不動明王大尊頭頂二十七重天,有天魔運轉三十六座神碑,有劍祖盤坐山巔,有不死血族的始祖立在星空……

所謂「萬古歸一」,不是一座靜態的道域,而是將古往今來各個時代的一切都匯聚於其中。

受時間的影響,張若塵這一劍看似緩慢,實際上卻又快到極致。僅僅只是這種反差,便是幾乎要將正在觀戰的商子烆和南聖看得吐出鮮血。

殷元辰卻是更加難受,被張若塵道域時而拉扯進太古洪荒,時而又出現在上古盛世,時而又墜入冥古的深淵。

張若塵的道域中,空間和時間的力量變化莫測,又有宇宙無邊的界形,不斷衝擊他的道域。

「唰!」

殷元辰揮出的絕世一劍,沒能傷到張若塵。

可是,張若塵斜劈下去的一劍,卻是從殷元辰的額頭邊緣劃過,留下一道深深的血口,露出森白的頭蓋骨。

殷元辰正要反擊之時,身體一輕,被拉扯到不動明王大尊的身下,目光向大尊的雙眼看去,頓時心神遭受震懾。

「唰!」

張若塵一劍斬在殷元辰右腰,被驚醒過來的殷元辰揮劍擋住。

即便如此,殷元辰右腰處的鎧甲,依舊出現一道深深紋路,身體被衝擊之力掀得斜飛出去。

張若塵揮劍再斬,劍身四周時間印記,猶如螢火蟲一般飛舞。

天庭和地獄那些修為不夠強大的觀戰者,很難直觀的感受到時間力量的恐怖,更是難以理解張若塵的道域明明只是由二十五萬億道聖道規則凝聚出來,為何卻能壓制殷元辰的道域?

他們看到的,只有殷元辰一次又一次被張若塵打飛出去,身上的鎧甲幾乎要被劈碎,臉上的鮮血涌流不止。

殷元辰竟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殷元辰怎麼連張若塵都敵不過?元會級天才名不副實啊!」很多修士,都嘲諷的說道。

唯獨只有修為達到半神巔峰層次以上的修士,一個個都靜默無聲,驚駭到無以復加的地步。他們看出張若塵道域的不凡,被深深震撼。

因為他們知曉,換做他們處在殷元辰的位置,恐怕根本擋不住張若塵一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