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

在一道道劇liè的空間蠕動聲過後,繼而杞龍驚愕的發現,十幾方冰鏡之內竟然同時浮現出韓馨的窈窕身影!

「你會為你剛才所說的話付出代價的!」十幾道一摸一樣的人影紅唇一起開合,令得身處其中的杞龍頭腦一通眩暈,分不清真假!

「障眼法?!」杞龍愕然!

「你也太小看我的冰凌鏡界了吧!」一聲婉轉動聽的冷哼兀的自四面八方的人影口中飄出,只見十幾道鏡像手印飛速變化,幾息過後印結完成。韓馨與十幾道鏡像皆是雙臂交叉,十指間不知何時悄然夾持了八道冰凌銀針,精光流轉,所有的銀針皆是泛著寒芒直指杞龍所在的方向!

「想要傷我?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看我破了你的狗屁大陣!」一道嘹亮的高喝自首次動怒的杞龍口中呼喊而出,繼而身形移動,手臂轉動,揮劍而起,對著身旁的一方冰鏡便是毫不留情的揮砍而去,強悍的力道湧上手臂傳入劍體,只見劍身所過之處空間模糊,劇liè的空氣摩擦的嘶嘶之聲在被長劍帶起,如此霸道的揮劍,即使是一般的金剛奇石也會瞬間被劈成兩半,更何況是這不知道是否掩藏著韓馨嬌軀的魂靈冰鏡呢?

然而就在長劍即將碰觸到冰鏡的瞬間,杞龍詫異的發現鏡中影響竟然對著自己發出了一抹譏諷的嘲笑。

「嗖嗖嗖!」

於此同時,杞龍心中暗叫不好,在感到背後一陣冰涼的瞬間,八道冰凌銀針便是穿透數丈之距的空間,瞬息抵達前者的後背背心!

經驗十足的杞龍,在慌張了一瞬之後,條件反射的腳掌輕點地板,身形側移,身體擺出一個詭異的弧度,在將幾道銀針閃避過之後,手腕後仰,在一陣急促的「叮叮」的金鐵碰撞聲中,長劍舞動將剩餘的銀針順勢一挑,改變了其原有的軌跡對這另外幾方冰鏡飛掠而去!

「嘶嘶」

在杞龍凝重的目光中,那幾道被其改變方向射向他預判存在韓馨本體的幾方冰鏡並不像預料的那般扎在鏡面之上,相反而是毫無阻攔的從中穿透而出,轉而消失不見!

「不錯的反應?」一道甘甜如蜜的戲謔聲巧笑嫣然的自耳邊響起!

「我可以理解為這是對我的誇獎嗎?」此時的杞龍臉上一副無所謂的表情早已被凝重替代!緊了緊握著長劍的右手,心中憤怒之火熊熊而燃!

「可惡的小丫頭,竟敢戲耍於我!」杞龍陰沉著臉低低的呢喃道。心中不斷的盤算著如何才能在這十幾道一模一樣的景象內找出本體。大腦高速運轉,將所有的可能在腦海中過了一遍,杞龍最終認定這是一種蠱惑人視線的障眼法,而施術者本身運用特定的秘法藏於每一方冰鏡之後,並且通過特殊的方法高速移動,所以每一個鏡像可以說成是本體,而從任何角落對著自己發動出其不意的攻擊,而自己在不清楚真身的情況下,著實有些被動!

「呵呵!想錯了哦!在冰凌鏡界之中我的移動靠的可不是速度那麼簡單!雖然你剛才表現出來的反應卻是值得我讚歎,不過還是不夠哦!既然那樣能躲的過,那麼這樣呢?」似是知道杞龍心中所想,韓馨淡淡的聲音自四面八方飄出,繼而還不待杞龍分析出哪一個是本體之時,一抹從杞龍的天靈蓋到腳底的冰涼之感瞬息傾瀉而下!

「嗖嗖嗖!」

十幾方冰鏡微微顫抖,繼而十幾方冰鏡中的鏡像再次同時而動!就在杞龍如臨大敵般的嚴陣以待的對抗某一個不確定的冰鏡**出的銀針時,數十道冰凌銀針此刻竟然毫無徵兆的自所有的冰鏡中飈射而出!!!

「啊——」一聲痛徹心扉的哀嚎在一陣篤篤的銀針刺中肉體的恐怖聲音中自杞龍掛滿鮮血的口中發出。定睛看去,一個被數十道冰凌銀針穿透身軀滿身鮮血的刺蝟人突兀的出現在視野內!!!

「呼!」瞥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杞龍,韓馨緊繃的心弦在這一刻釋然鬆懈!似是要將胸中複雜的情緒全部吐出一般,面色蒼白的韓馨微微閉幕呼了一口長長的濁氣!看來用了這一招「冰凌殘歿」對韓馨的消耗不是一般的大啊!

「嘭!」

就在韓馨以為所有的麻煩終於解決了之時,眼前忽然一黑,一道滿身鮮血的削瘦身形嘴角掛著一抹詭異的笑容,一記重若泰山鞭腿狠狠的踢在韓馨的小腹,如洪水般強勁的力道頃刻間爆發而出。

由於事先沒有絲毫的防備,韓馨的柔弱的身影在杞龍的全力一擊之下,如一枚精緻的炮彈般對著場外的地板上狠狠砸去!沿途在將那十幾方冰鏡震成虛無之後依然速度不減的在地板上擦出十幾米,方才在離武道場的邊界線半米處的地方停下!!!

「咳咳!」兩大口殷紅的鮮血自韓馨的小嘴之中噴吐而出!

這樣的變故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當眾人反應過來之時韓馨已然趴下動彈不得!於此同時氣息瞬間萎靡!

「冰鏡之內自成空間,就算被困者速度逆天也同樣無法確定你的確切位置!這一點在你第一次攻擊我的時候我便是已然清楚!而我沒有將全部的銀針接下而是強行改變其原有的軌跡射向另外的幾方冰鏡便是為了確定自己的推斷!當我看到那些銀針毫無阻礙的穿透冰鏡是便已然確定自己的想法是對的!」渾身鮮血的杞龍,一步一顫的將深深地插在體內的那些銀針一根根的拔出,而同時不忘對著幾乎快要昏迷的韓馨緩緩行去,所過之處一排血色的腳印赫然映入眼帘,此時的杞龍表情異常興奮,宛如從地獄中爬出的魔鬼般詭異的大笑起來!

「糟了!這杞龍號稱噬戰狂魔,竟然忘了噬戰是他的內心本性,狂魔是他的行事作風!可惡啊!真不該讓馨兒為我們們兩個大男人擋下這個魔鬼啊!」將韓馨的處境盡收眼底的韓韶焦急的喝道。

「大哥!是血,是血激起了這個瘋子的戰鬥慾望!快,讓馨兒認輸!快呀!」一旁的韓鄲的心情同樣好不到哪去!

「既然到了這種地步,現在恐怕我輩之人是無人能阻擋這個變態了!就寄希望於長老他們吧!」雖然替韓馨捏著一把冷汗,但是理性告訴韓韶現在衝上去,無疑會成為杞龍第一個狠揍的對象!那樣的情況是誰也不想見到的!

……

「愚蠢的小丫頭!你真當我不知道你每在向我攻擊的時候都必須實體化這一弱點嗎?十幾方鏡像不動的時候便全為虛像!而當其有所動作之時便說明,每一道都是你的本體,那麼反擊就易如反掌了!聲音落下的同時,鮮血淋漓的杞龍已然行至倒在地上無法動彈的韓馨身前。猩紅的舌頭不斷的舔舐著自己那掛著鮮血的嘴唇,一抹陰厲之色悄然浮現在杞龍宛如魔鬼般的猙獰面龐之上!

「杞龍!適可而止吧!她已經失去戰鬥力了!」韓嚴略帶緊張的蒼老聲音夾雜著濃郁的魂靈突兀的在杞龍耳邊炸響!畢竟,如果韓馨如果在族比中受了什麼得不償失的傷的話,恐怕長老院內那些老傢伙們便會瞬間暴走的吧!

「去死吧!」

就在眾人祈禱杞龍會憐香惜玉的時候,居高臨下的杞龍絲毫不理會韓嚴的警告,長劍竟然毫不留情的對著韓馨的嬌軀劈砍而去!!!

「你若再傷她分毫,今天便用你的命來補償吧!!!」

就在眾人對杞龍的舉動驚呼之時,一道夾雜著雄渾龍威的清嘯突兀的自天邊隆隆而起!震徹蒼穹!不斷回蕩在韓家族院後山!


繼而一道宛如炮彈般追星逐月的身影帶起一連串肉眼可見的殘影對著杞龍,準確的說是趴在地上無法動彈的韓馨所在的方向疾馳而來!

「嘭」

地板碎裂,塵土飛揚間!一道身著遒衣勁裝的削瘦身影以一種撼天動地的氣勢閃現在杞龍身前!!!

「抱歉我來晚了!」

感受著緊緊抱著自己的雙臂和胸膛之上傳來的溫暖,在昏迷的最後一刻,青年那一抹寵溺的微笑最終緩緩消失在韓馨漸漸閉上的美眸之中!


「族長!」

「少爺!」

「三弟!」

「韓軒!」


「……」

於此同時,廣場之上不同的稱謂雲涌風起!!!

(ps:四千字的大章節,是七步第一次碼到手指顫抖,只為迎接主人公的風雲回歸!!!韓軒強勢歸來,不知各位讀者大大的票票是否也強勢砸來!三更,七步說到做到,但願沒讓各位失望!【三更求票!爆發求收藏!】七步拜謝!!!逆襲究竟如何?精彩未完,敬請期待!!!)三更,將近一萬字的大章節!

這是是七步第一次碼到手指顫抖,對於新寫手而言,一天三更共計一萬字,恐怕當屬不易!而三更,加上補更,七步說到做到。

有人總說更新慢、不穩定!可是七步是真的有用心在給各位講述一個震動內心的故事的!從未想過敷衍!努力打造精品!是七步一貫的格言!而今天七步也踐行了自己的諾言,但願三更沒讓各位讀者大大失望!

今天七步碼瘋了!三更!一萬字!親們給力頂下吧!推薦票是不要rmb的哦!o(n_n)o! 第四十七章「最弱」vs最強【求推薦】

「哼!竟然背對自己的對手,族長大人還當真是自大的沒邊了!真以為自己能逆天不成!」無視眾人的震驚,一道冷哼自杞龍口中喝出,繼而長劍依舊絲毫不曾減速的對著背對自己懷抱韓馨的韓軒劈砍而去!

「霧中花,水中樓!穹宇覆,乾坤顛!術道十七,月蜃!」背對著杞龍沒有絲毫轉身,深埋頭顱,任誰也看不清此刻表情的韓軒,一道低靡的吟唱自口中緩緩而出!

繼而眾人便是見到,即使是韓嚴也無法喝止的杞龍,此刻身形陡然凝固,眼神空洞,保持著剛才的那副揮劍的姿態一動不動,宛如雕塑!

「術道!!!」旁人也許無法知曉,但是對於坐在韓成身旁的洛龍另外兩大家族的大長老楊璋和侖輪而言,倒是再熟悉不過了!看他們臉上如遭雷擊的驚愕表情,想必心中的震動不必在場的任何一個人小!

術道沒有魂技那般嚴格的等級劃分,只是粗略的從低階到高階共有九十九招!當然,每一招的威力和形式也各不相同!而要說起來,相比幾乎同齡還未jiē觸過任何術道修行的楊翔和侖昆而言,韓軒能在如此年紀便修習會排在第十七的月蜃,不論其他,僅僅在這一點便已然超越另外兩人,所以對於楊璋和侖輪的震動才如此之大!

「他便是韓家的現任族長,韓軒!」在韓軒出現的第一瞬,楊翔便是有所察覺,聲音低沉的道。從楊璋緊鎖眉頭的緊張表情之中,楊翔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沒想到竟然如此年輕!看樣貌,估計比我和侖昆還要小上一些啊!不知剛才他所使用的是……」楊翔疑惑的問道。

「術道十七,月蜃!」

「月蜃?!這難道便是杞龍被定住身形的緣由?」對於術道知之甚少的楊翔更加疑惑起來。

「月蜃!術道排名第十七!被施術者從外觀看來與幾乎可以說常人無異,但是不為人知的便是,這月蜃攻擊的對象並非是人體本身,而是神識!!!」楊璋面色凝重的說道。

「神識?!」

「嗯!恐怕此時杞龍的神識早已深陷種種奇異的幻象之中無法自拔了吧!!!」聽完楊璋的解說,楊翔的表情此刻也逐漸正色起來!如果說肉體被攻擊還有還手之力和恢復的餘地,但是若是神識被攻擊的話,就算神識受傷不深,可那種真實存在的疼痛卻被無限放大而開,這樣造成的神識殘缺恐怕比身體殘疾還要令人望而生畏吧!說不定一個不慎,神識崩潰,那豈不是要變成一個不折不扣的**了?想想都可怕!楊翔輕甩額頭,將自己荒謬的想法拋到腦後,目光正色的凝視在廣場中央的那道削瘦身影之上!

……

「嘶!」

在眾人不斷的倒吸冷氣的同時,一道削瘦的身影宛如鬼魅般閃現在韓韶韓鄲面前,依舊看不清其白皙的臉龐之上的表情。只見緊緊抱著韓馨的雙臂,緩緩向前一送,淡淡的道:

「大哥二哥,幫我照看下馨兒,這裡還有一些麻煩需要我來解決!」

韓韶面色複雜的自韓軒手中萬分小心的接過已經處於深度昏迷的韓馨,剛欲說些什麼,面前的那道削瘦的身影便已然消失而去,幾個閃掠便是出現在廣場中央!

「大長老,韓家族長韓軒前來報道,但願現在還不算晚!」黑袍青年對著高台之上表情如釋重負的韓成拱了拱手,聲音高亢的道。

「不晚不晚!回來就好,回來就好!族比沒有結束之前,任何沒有主動棄權的選手均保留參加族比的資格!」曾經忠心侍奉過韓氏家族兩任家主、經歷過常人無從知曉的家族劇變的韓成,對著韓軒有著一種莫名的感情,或者說是莫名的信任也不為過!

雖然韓軒此時還尚且青澀,但是身居族長之位的少年無論何時,只要有他在場,似乎所有的不確定因素都會煙消雲散而去般令人無比的心安!

「真是的,我都一把大年紀了,不要每次出沒都搞得我神經兮兮的好不好。」心中一陣嘀咕韓成對著韓軒所在的方向投去一抹和藹的笑容!

「解!」


在得到了韓成的許可之後,韓軒手印再次變幻,伴隨著口中一道低喝,只見身形被定在原地的杞龍再次恢復了動作,背後冷汗打濕了衣襟,大口大口的喘氣了粗氣。想起剛才深陷的神識幻境,杞龍的后脖頸就一陣發涼!

「可惡!裝神弄鬼!」回過神來,杞龍滿身殺氣的沖著遠處的韓軒嗤之以鼻的不屑道。

「對付你這種雜魚,足矣!」韓軒唇角微微蠕動,冷漠的聲音自口中緩緩飄出。

「沒想到,族長大人竟然比我還狂!真是令我大開眼界啊!呵呵,不過話說回來,族長大人還真是事務繁忙啊!族比之上竟然都難得看見你的身影,我真是好大的福氣啊!」杞龍挑釁道。

「本事沒多少,廢話倒是不少!」依舊沒有正眼看待杞龍一眼,韓軒一聲冷哼道。

「你倒是會挑時候!興許再晚來一會兒,你那個惹人憐愛的小妹就要真的惹人『憐愛』了?呵呵……」不顧韓軒的沉默,杞龍繼續譏諷道。

「只會躲在女人背後的廢物還敢妄自現身,我都替你感到丟人!這韓家還真是沒落的理所應當啊,竟然讓你當上這族長之位,呵呵,著實可悲!」杞龍狂笑的聲音還未落下,只感覺到一股比自身之上散發出來的殺氣還要更加冰冷數倍的寒意自韓軒所在的方向瀰漫而出,轉瞬籠罩整片廣場!

「好可怕的殺意啊!那傢伙真的動怒了!」緊緊抱著韓馨的韓韶雙目凌然的說道。

「你身負重傷,我即使將你打敗,也實屬勝之不武!一隻手,我只用一隻手和你對決!如果三十息之內你還未倒下,我便自動認輸,今後只要有你的地方我便退避三舍!怎麼樣,我的挑戰,你可敢接!」

「嘩」

韓軒此話一出,全場嘩然!

「三弟,不要意氣用事!那傢伙的氣息已經直逼魂士了!還有,還有斬魂……」

「劍」字還未出口,一股絲毫不比杞龍若上幾分的強悍氣息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下自韓軒體內呼嘯而出!凜冽的勁風奔涌而出,吹襲的韓軒身體之上的袍服獵獵作響,恐怖的能量漣漪以韓軒為中心,瞬息擴散而開,直逼觀眾席而去!一些靠近前排的觀眾竟然不得不召喚出魂靈膜覆於體表之上以作穩住身形之用!

「魂士!!!」

感受著以韓軒為中心,不斷盤旋而上的巨大風屬性魂靈旋風,眾人再次震動!!!

「嘁!」終於,杞龍輕蔑的表情自出場以來首次變得凝重起來!

「魂士那又如何?連斬魂劍都未曾凝靈成形,在我面前有何自傲的資本?」杞龍的聲音剛剛落下,只感覺道背後巨風呼嘯,繼而一道背著左手的黑色削瘦身影便毫無預兆的閃現在其身後,令得杞龍心頭大驚!好在杞龍經驗老道,在韓軒的身形出現在自身背後的瞬間,杞龍便是有所察覺,身形急速旋轉,緊握的長劍,劍身橫移,霸道異常的對著身後揮砍而起!

「區區劍靈也敢拿出來在我面前囂張!哼!」

然而杞龍所不知道的是,韓軒早在半個月之前便已經將「小七」開鋒,故而前者所謂的劍靈在韓軒的眼中根本就不堪一擊!而此時韓軒淡淡的聲音緩緩落下,繼而眾人便是駭然的見到,手無寸鐵,單手附於身前的韓軒身形不退反進,腳步輕挪,前踏一步,白皙的手掌此刻宛如鋒利的鷹爪般對著夾雜著劇liè的勁風向自己揮砍而來的銀色長劍便是急速探出!

「錚!」

一聲劍刃顫動的嗡鳴此刻兀自場中響起,轉而眾人便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無不的張大著嘴巴,一陣無語!

視線移動,聚焦在廣場中央的兩道悍然相碰的削瘦身影之上,只見此刻韓軒右手變掌為爪,竟然用肉體之軀硬生生的接下了杞龍那拼盡全力的一擊!

杞龍面色猙獰想要抽回長劍,可是無論怎麼用力,手中的長劍就是不聽使喚,宛如凝固在了韓軒的掌心之中,著實令杞龍憤怒!

「碎!」

還不待杞龍作出任何反應,手中的銀色劍靈便在眾目睽睽之下被韓軒輕輕一捏,碎裂而去!晶瑩的能量粉末隨風而舞,飄散在空氣之中,熒光映襯之下,赫然是杞龍難以置信錯愕表情和韓軒的滿目陰厲之色!

「尨驁拳!駒奔!」

於此同時,韓軒的右手瞬息變爪為拳,夾雜著劇liè音爆之聲的巨大拳影突兀的出現在杞龍胸膛之下,一道由淡紫色的駒形風靈赫然帶起道道殘影攜帶著一抹開天闢地的氣勢絲毫未曾停滯的對著杞龍奔騰而去!

「木遁!三重木枷降臨!」

身形急速後退的杞龍,表情異常凝重,手印飛速變幻,一重重厚重且巨大的木枷宛如天兵天將自半空突兀的降臨在韓軒和杞龍身體之間,綠意遍布,生機盎然!就連廣場周圍那些原本枯萎的花草此刻都泛起了淺淺的生機!

「轟」

一聲震徹穹宇的巨響兀的自廣場中央騰空而起!

於此同時,高台之上一道蒼老的聲音低低的呢喃道:「竟然又是變異體質!!!唉,究竟是杞龍的木遁強悍,還是族長的地境拳意霸道,勝負在此一舉!!!」

(精彩未完,明天繼續……)

起點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第四十八章初步交鋒

「嘩啦啦!」

廣場之上狂風大作,巨大的駒形風靈邁動著穩健的四蹄悍不畏死的對著杞龍凝聚而出的三重木枷狂奔而去!

在一道道樹枝斷裂的噼里啪啦聲中,由杞龍凝聚而出的前兩重厚重的木枷便被風靈以摧枯拉朽之勢摧毀而去!顏色略微暗淡了些許,轉而再次對著第三道木枷衝去!

「嘭!」

劇liè的聲響瀰漫在廣場上空,此刻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著最後的勝負分曉!

「咔嚓!」

一道微不可察的清脆的木頭斷裂的聲響兀的自jiē觸點響起,眾人視線隨著聲響急速掃動,最終聚焦在那最後一道木枷之上。只見此刻的木枷在接受了大部分風靈帶來的衝擊之後,一道道如蛛網般的裂痕逐漸爬滿其上的表面。

牽一髮而動全身,在第一道裂痕產生之後,數十道更加細小的裂痕便突兀的蔓延而出,幾息過後便布滿木枷表面!在抵擋下風靈的劇liè勁氣之後,終於無法將其再阻擋半分!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砰然破碎!繼而躲在其後的保持手印的杞龍首當其衝!

在一聲嘹亮的肉體碰撞的響聲之後,削瘦的身形便是如同斷了線的風箏般對著廣場之外的樹叢倒飛而去!!!

「嘭!」

如洪水般巨大的勁氣全部傾瀉在杞龍削瘦的身體之上,在飛出廣場之後,身形仍舊無法停下,繼而在砸斷了沿途十幾顆碗口粗細的巨樹之後終於停了下來!

在瞥了一眼已經昏迷而去的杞龍之後,眾人的視線嗖嗖的轉向此刻依舊洒脫的挺立在廣場中央的那道削瘦的黑色身影之上!只見少年衣衫依舊整潔,袖袍輕撫,一陣勁風將廣場之上的漫天塵埃震散而去,額頭前的髮絲隨風而舞,目光凌然,一抹強者的風範自其削瘦的身影之上瀰漫開來!

一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