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將軍在奇怪這個時候的同時,是不是忘記了自己呢?還是說你是看不起女子,認為女子就不可能辦到這些事情么?」織田市語氣不禁高了幾分,對灰原誠的話不以為然。

於此同時,灰原誠也是緊盯著織田市,看不出半點破綻。因此灰原誠決定做出一個大膽的試探。他吸了一口氣,向織田市問道:

「你的手機號多少?」 當許風來到了那片空地的時候,他看到了敵人。

因為有些預兆,所以許風就不時用天眼看下周圍情況。

他的功能達到了一種特殊地步,他的天眼功能經過神女的開慧,更加厲害。

許風能看到很多東西,也能在瞬間發現些東西。這個才能很重要,在很多對敵的緊要關頭,產生一些奇異預感,可以避開敵人,取得勝利。

許風看到了空中來了很多人,那是東南夷國師雷鳴,一些魔法師和武士。

許風大喊一聲,「大家小心,敵人來了!準備好弓箭,我喊射就射!」

許風的手下們紛紛都閃開,武士們都準備好了弓箭,做好了攻擊陣型。

當雷鳴的人到達時候,他們已經失去了突然性。

「射箭!」許風大聲喊道。

許風意圖是在敵人立足未穩的時候,就開始襲擊。


雷鳴沒想到許風會直接進攻,他手一揮,那些射來的箭四散飛去。

可是他的手剛揮過,好幾個火團對著他胸口而來。那些魔法師面對的情況也是如此,他們胸口都飛來了火團。

火是最好用的東西,既然在空中搬運金木水土也需要很大的勁,何不搬運火呢?火還沒靠近敵人就有很高的溫度去傷害敵人。

東南夷幾個魔法師都舉起雙手在應對這些火團。

商軍武士們的箭又開始射出。那些東南夷武士沒防備,一些人開始中箭。

「殺過去!」許風大聲喊道。

黃兵劉永山鬼孟良他們那些紛紛殺了過去,圍住那些武士就開始廝殺。


東南夷這些武士雖然是見慣沙場,可也有些防備不過來。

很多人很快被砍翻。

他們很多也是彪悍之士,他們拔出了雙刃劍,拼了起來。

許風也不客氣,他拔劍就刺向雷鳴,上次已經交手過,這次他不想和他多說話。既然他是來攔截自己的,只能劍上過招。

「魯義,夢兒,冰兒,張千,宋萬!這幾個魔法師就交給你們了。倩兒你看好你父親!」許風大聲喊道。

許風知道也許他們幾個對付這幾個魔法師有些困難,但是可以先接觸下,看看對方實力到底如何。

他先對付這個國師。

許風知道,雷鳴來者不善,自己一定要用氣勢壓住他。

雷鳴沒想到一來就面對這樣的局面。看著武士們紛紛倒下,他在想,自己得儘快先解決許風。

他看著許風,手杖揮了過去。

許風劍一擊,發出了金屬撞擊的聲音。

許風看到雷鳴手杖上那隻蛇蠢蠢欲動。許風知道,雷鳴力度明顯不如上次,估計是上次傷還沒好。

許風心裡有數,他不斷揮劍過去。雷鳴打起了全部精神來應對。

不時那條毒蛇飛了起來,對著許風咬去。可許風每次都能避開,許風總是提防毒蛇襲擊之後雷鳴的進攻。

許風明白,雷鳴這個蛇其實就是個障眼法,目的是隱藏雷鳴的殺招。

所以他幾乎可以忽略不計這個蛇,全力對付雷鳴的殺招。

雷鳴有些鬱悶,他知道許風可能看出這個蛇的奧秘。

原本許風的魔法和武功不會是雷鳴對手,可雷鳴上次受了傷,他不敢過多使出力氣,所以許風還能和他打個平手。

許風也知道自己很僥倖,他心裡暗暗說了句慚愧。如果上次雷鳴不輕敵,一上來就使出殺招,也許自己就沒戲了。所有人都回不到大商。

許風看到那幾個魔法師都是功力十足,他們的等級都很不錯,法力估計都在魯義他們之上。

許風看得出來,魯義他們拼得十分吃力。

魯義對付一個魔法師,基本上算平手,張千宋萬也各對付一個,夢兒對付了一個。

他們不斷使出各種法術過招,許風看到自己這方的人只能說勉強自保。

冰兒在靈活機動出手攻擊每個人,她沒有固定攻擊一個人。她知道隊伍里武士的能力還可以,他們可以勝敵。

但對方這幾個魔法師很厲害,一定要小心對付。

倩兒的武士們也紛紛在和敵人的武士對敵,他們的能力和這些武士差不多,加上商軍武士,他們整體處在優勢。

「古伯,你去幫助他們對付那幾個魔法師!」倩兒喊道。

古伯點點頭,沖了過去。

倩兒看到那幾個魔法師確實法力不錯。他們每次使出火團,這幾個商軍魔法師都勉強接住。

「孩子,你也去吧!」常侯說道。

倩兒看著常侯,「爹,你小心些!」

「你放心,爹沒死!」常侯對倩兒說道。

「來一個人!」倩兒對自己的武士說道。

一個最近的武士聽到了沖了過來。

「你保護老爺,辛苦你了!小心些,得注意一些特殊情況!」倩兒說道。

「是,小姐!」那武士站在了常侯身邊,不斷看著四處。

倩兒拔出自己的劍,衝到了那些魔法師面前,一劍刺向一個。那魔法師正在使出一個法術,他將一個巨石砸向了張千的頭頂。

張千正使出全部法力在空中抵住那塊巨石。

倩兒沖了過去,那魔法師一驚,他急忙一個閃身,躲過了倩兒的一劍。可張千不依不饒,他將巨石往那個魔法師頭頂砸去。

倩兒一讓,張千的力度很大,巨石砸向了他頭頂。

魔法師沒別的辦法,他只有雙手使出渾身力量先撐住再使出法術移開。

在他雙手撐住巨石的時候,倩兒一劍刺向了他的胸膛。

倩兒是有法術的,倩兒先是隱身,然後突然出現。那魔法師胸口一下子就鮮血湧出。


倩兒抽劍,撤回。魔法師全身無力,巨石砸向了那個魔法師身上。他慘叫一聲,被巨石砸到了地上,血肉模糊。

倩兒看到他已經活不了了。倩兒繼續去幫助其他人。

宋萬正和冰兒圍攻一個魔法師,那魔法師手裡一對圓環。每次他進攻時,圓環會發出閃電,當宋萬和冰兒躲避時,圓環就飛了上來,防不勝防。

幾次他們都險象環生。

倩兒冷冷看著那個魔法師,看他又一次發出幾道閃電。這下,宋萬和冰兒剛躲過了一次圓環的凌空襲擊。

他們在空中不斷旋轉才躲開。那個環回到了那個魔法師手裡。

當閃電再次打來時,宋萬和倩兒又開始躲,他們已經露出了破綻。那魔法師冷笑一聲,他的圓環又要出手。

他的圓環剛剛出手,要對著宋萬和冰兒而去。倩兒開始隱身出擊,她一劍刺向了那個魔法師。

那個魔法師正要指揮圓環撲向宋萬,可他眼前出現了明晃晃的劍。他大吃一驚,剛要躲避,可是已經晚了。

劍刺入了他的咽喉,當他正想要繼續掙扎時,冰兒和宋萬飛奔過來,兩把劍刺入了他的胸膛和小腹。

他掙扎幾下,不能動彈了。

「走,去幫他們!」倩兒說道。

冰兒和宋萬點頭。他們看到張千和夢兒正在圍攻一個魔法師。

那魔法師很厲害,他全身有一件紅色的魔法師袍子,每當他進攻時,只需要身子抖動黑袍,無數金光就射向對手,如果人被金光刺中,和金針造成的傷害一樣。

夢兒是知道這袍子厲害的,所以她小心在躲開。張千加入后,夢兒也在提醒他。

這個魔法師的法力很不錯,他們暫時沒找到破解方法。只見這個魔法師又突然使出了這招,在對打的時候,黑袍子突然發出了金光。

夢兒手一揮,一把大傘出現,擋在了她和張千面前。可是那魔法師一聲冷笑,他加大了力度。

金光突然穿透了夢兒那把傘。夢兒大驚,急忙和張千一個後撤,躲開了這道金光。

金光射到地上,地上一陣響聲。

倩兒手一抓,手裡已經多了一把弓箭,她彎弓搭箭,對著這個魔法師而去。

這個魔法師正要繼續下一次進攻。突然這支箭飛到了他面前。

他急忙后彎腰躲開,但是倩兒他們四個人兵器一起對著這個魔法師而去。

這個魔法師無法躲開,四把劍都刺入了他的身體。

他慘叫一聲,倒在了地上。

「你們去幫魯義吧!」倩兒說道。

倩兒的功夫還是要比夢兒和冰兒她們好一些,也比張千宋萬他們好一些。倩兒看到雷鳴和許風正在鬥法,她走了過去。

此刻的雷鳴,看到自己手下處於下風,他有些著急,他對著許風,就使出了自己的絕招。

他將自己手杖往空中一扔,馬上驚雷大作。這手杖突然變成了一道金龍,金龍在空中怒吼著,對著許風就開始噴火。

許風一驚,他有些不堤防,差點被火燒到。

許風這時氣息有些亂,龍突然出現,這火來得很突然。

他的隕石和麒麟法器好像最近都使用過,得休息下再用。許風不斷翻滾躲避著。

突然一道火擊中了許風胸口。那一剎那間,許風有些驚了。可是突然,一道奇異的白光出現了。

白光從許風胸**向那團火,那團火一下子熄滅。

白光射向了那條龍,那條龍剛剛準備再次進攻,可白光一到,它馬上在空中掙扎了一下。

它想繼續飛起,可已經飛不上去了,它重重落到了地上!

許風看著雷鳴,看著自己胸口,伸手一摸。他摸到了那靈珠。

原來是那海底靈珠救了自己,許風嘆息一聲。

雷鳴也很驚訝,他的手杖已經廢了,在不遠處的草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