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我當然不會拒絕。不過,還是等我準備好吧,我想先去看看永美公主的墓。」夏雷強作笑臉。

凡一鳴說道:「行,你們先去永樂店吧,我這邊也好準備一下,你們回來的時候就可以開始了。」

「雷子哥,我帶你去永樂店。」凡凡很高興的樣子,她走前帶路。

夏雷與凡一鳴對視了一眼,然後才轉身離開。

凡凡和夏雷離開隱藏的工作室之後,凡一鳴的嘴裡才冒出一句話來,「他的身上藏著什麼秘密呢?我一定要弄清楚。」 幾百年前永樂店還是一個荒蕪的地方,沒有村莊,沒有城鎮。永樂大帝朱棣曾經駐軍於此,也就有了後來的永樂寶藏的傳說。幾百年過去了,這裡發展成了一個小鎮,永樂寶藏的傳說也在這個小鎮里生根發芽,代代流傳。

一輛粉色的大眾甲殼蟲來到了永樂店小鎮的一家超市門口,夏雷進入超市買了兩隻手電筒,還有兩瓶礦泉水。隨後凡凡又駕駛甲殼蟲駛出小鎮,往著小鎮東邊駛去。

小鎮的東邊有一個水庫,水庫的兩翼是一片山丘。那些山丘都不高,看上去就像是丘陵地區的地貌一樣。

「那座水庫是建國之後建的,名叫團結水庫。第一個藏寶點就在水庫旁邊的那座山丘里,當初建水庫的時候竟然沒發現永美公主的墳墓。」一邊開車,凡凡一邊給夏雷介紹情況。

「你和你爺爺進去過,你們什麼地方都看過了嗎?」夏雷隨口問了一句。

凡凡說道:「沒有,它很大,一些地方還沒有挖掘出來。另外,因為距離水庫很近的原因,有些地方有滲水的現象,考古隊也不敢貿然挖那些地方。」

「具體有多大?」

「你也看過影像,它就像是一個地宮,很大,到了你就知道了。」

「嗯,也對,是什麼情況進去看看就知道了。」夏雷笑了笑,轉移了話題,「對了,凡凡,你打算怎麼研究我呢?能告訴我你的計劃嗎?」

凡凡的臉蛋又莫名其妙地紅了一下,她避開了夏雷的眼神,「那個……你真要知道啊?」

「當然,我是你的實驗對象,可我不是你的小白鼠,我有權了解你的計劃。」夏雷說。

「好吧,那我告訴你。」凡凡說道:「先是基礎的部分,包括稱重、測量身高、驗血、細胞切片等等。這些內容其實在醫院做檢查也會做,不過我會做得更徹底,更精確。基礎的部分之後就是實驗的部分,我會對你的大腦、器官的能力進行系統化的測試,相關的數據都會被我記錄下來。最後,我會根據那些數據進行研究,然後再決定下一步。」

夏雷的表面上是保持微笑的樣子,但心裡卻已經大叫麻煩了。就凡凡所提到的內容,最基礎的部分他其實並不擔心,因為他在醫院也做過這些檢查,什麼問題都沒有。可是凡凡所提到的針對大腦和器官的能力測試,那就有麻煩了。他的大腦和身體器官有多強,他是一清二楚的。凡凡又是國內最頂尖的生物工程專家,這麼來搞他,沒準還真會發現他的身體已經進化到了遠超正常人類的程度……怎麼辦?

「我知道,沒人願意當小白鼠,可這……這是為了X秘金項目,為了國家,我想你是能理解的。還有,我盡量做得好一些,盡量不讓你感到不舒服。」凡凡用眼角的餘光瞄了夏雷一眼。

「呵呵,謝謝。」夏雷依然保持著淡淡的笑容。

而夏雷的心裡卻是一片複雜的感受。

他之所以到現在都沒有拒絕,除了保護申屠天音的原因,其實還有他自己的原因。兩個原因。第一個就是他自己也想知道他的身體已經進化到什麼程度了,還有隱藏在他身體之中的那種神秘的能量究竟是什麼。他也想知道答案。第二個就是他不能拒絕,因為一旦拒絕了,上面就有可能收回他手中所控制的古合金以及青銅寶書,後面的研究也可能沒他的份了,而要解開古合金和AE的秘密,他不能失去這些東西!

人生少不了這種無奈的時候,明明不願意的事情卻要硬著頭皮去做。

粉色的甲殼蟲爬上了山坡,停在了水庫的大堤上。凡凡下了車,帶著夏雷沿著堤壩旁邊的一條泥巴小路往山林深處走去。

大概是昨夜下了一場雨的原因,山路很泥濘,一腳下去鞋底上就會黏上很多黃色的泥土。夏雷還好點,他穿的是平底的皮鞋,可凡凡就不同了,她穿的是一雙高跟鞋。她一腳下去,鞋子的高跟就嵌入泥濘的泥土之中,要用力才能拔出來。結果沒走多遠她就有些吃不消了,她的腋下和領口出現了濕潤的痕迹,那是汗水的原因。

夏雷說道:「還是讓我扶著你走吧。」

「不用不用,我能行。」凡凡婉言謝絕,可話音剛剛落下,她的腳下就一滑,整個人往泥濘的地面摔倒下去。

夏雷上前一步,伸手攬住了凡凡的小蠻腰,及時將她扶了起來。凡凡的腰纖細柔軟,隔著一層襯衣的布料卻也能感受到她的肌膚的細膩和光滑,那感覺就像是觸摸最好的綢緞。

有力的臂彎,近在咫尺的帥氣而陽光的臉龐,還有男人的味道,這些元素對凡凡造成了影響,她的臉頰浮出了兩朵紅暈。她的黑框眼鏡下的眼睛眨了一下,睜不開了。她不敢看夏雷的眼神。夏雷的眼神就像是獵人的眼神,而她就是那隻在獵人注視下的小白兔。

夏雷也不管凡凡答應不答應,一手攬著她的腰肢,一手下探穿過了她的腿彎,一下子將她抱了起來。

「雷子哥,你……」凡凡緊張得很,「你要幹什麼?」

夏雷說道:「你這個樣子沒法走路,我抱你走一段,路況好點的時候再放你下來。」

「這樣不好,不好……」凡凡下意識地掙扎了一下,可夏雷並沒有鬆開她。隨著夏雷的步伐,她也漸漸安靜了下來,不掙扎了。不過,她的臉上已經找不到一塊沒紅的地方了,她的眼睛也緊緊地閉著,不敢看夏雷。即便是這樣,她的身體也輕微地顫抖著。

這樣的反應沒能逃過夏雷的眼睛,他覺得她的反應有些奇怪,甚至有些不正常。正常的情況下,就算再害羞的女人,也不至於緊張成這個樣子吧?

「凡凡,你很緊張嗎?」夏雷笑著說道:「我又不是壞人,你不用緊張。」

「不,不是……」嘴上說著不是,可凡凡的聲音都在顫抖,「我不是、不是緊張,是、是……」

「是什麼?」

非寵不可:傲嬌醫妻別反抗 「我、我的體質有些特殊,是、是一個非常非常敏感的女人。」凡凡的雪頸也紅了,細嫩的肌膚上彷彿抹了一層胭脂。

體質特殊,非常非常敏感的女人?

惹不起的祁三爺 夏雷還從來沒遇到過,別說是遇到了,就連聽都沒聽說過。不過,他倒是相信凡凡的說法,因為就在凡凡說話的時候,他看到了她身上的變化。她的臉蛋,她的脖頸,還有她的大腿內側都有那種因為興奮而產生的紅痕。而他,他已經算是一個很有經驗的男人了,他知道那種紅痕出現在一個女人身上意味著什麼。

這還真是讓人挺尷尬的,他只是因為路難走抱了她一下,她卻差不多到了那種快樂的境界了。

「那個,那個,你沒治療嗎?」夏雷隨口問了一句。

「沒、沒法治療,這是天生的。」凡凡的睫毛都在顫抖了,她的呼吸也急促了起來。

「你什麼時候發現的?」

「不要、要和我說話了,我……呀。」凡凡的甚至忽然顫抖了一下。

夏雷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只是出於幫助的目的抱著她走了一段路,但她給出的反應卻是與他做了那種事情並達到了巔峰一樣。這樣的事情還真是讓他挺無語的。

好在泥濘的道路總算是過去了。穿過一片樹林,腳下的泥路變成了石板路,很乾爽的樣子。石板路並不長,遠處有有一片臨時搭建的帳篷,還有站崗的警衛。那裡應該就是第一個藏寶點了。

挖掘第一個藏寶點的時間應該是兩年前,兩年後的今天卻還有警衛站崗保護。不難猜想到永美公主的墳墓之中還有沒有開發的地方,以及上面對它的重視。

夏雷將凡凡放了下來,「是這裡吧?」

「嗯,是是這裡。」凡凡長長地吐了一口氣,臉紅紅的,脖子也紅紅的。直到現在,她都不敢看夏雷的眼睛。

「我們過去吧。」夏雷不需要凡凡帶路了,他走在了前面。

「等等,我……我。」凡凡叫住了夏雷,卻又欲言又止。

夏雷好奇地看著她,「你要做什麼?」

凡凡咬了一下櫻唇,「我、我想去方便一下,你幫、幫我看著人,好不好?」

夏雷,「……」

也不等夏雷答應,凡凡就小跑著離開了道路,鑽進了路邊的樹林里。

夏雷苦笑了一下,站在路邊等她。他的腦海里也冒出了一個奇怪的念頭,她如此著急,恐怕不是小解那麼簡單吧?

就在這點等待的時間裡,夏雷的心裡忽然冒出了一個想法,一個能幫助他渡過這次危機的辦法也在慢慢成型。

「她的體質如此特殊,在她研究我的過程里,我要是利用這一點的話,我或許能讓她出錯,甚至按照我的意願來……」夏雷的嘴角浮出了一絲笑意。

凡凡從樹林里走了出來,一邊走,一邊整理她的短裙。她看上去好了一些,臉上、脖子上已經沒有那種明顯的紅痕了。

「我們走吧。」凡凡埋著頭走路。

「嗯,我們走吧。」夏雷與她並肩行走,「對了,凡凡,怎麼沒聽你說你男朋友的事情?」

「啊?你、你問這個幹什麼?」

「沒事,就隨便問問。」

「他、他現在應該在美國工作吧。」

「在美國工作?你們豈不是很難見一面?」

「差不多十幾年沒見面了吧。」

「你和你的男朋友十幾年沒見面了?」夏雷不敢相信。

「我就在初中談過一次戀愛,他後來去了美國,我們就一直沒聯繫了。」凡凡說。

夏雷,「……」

這個凡凡,不僅體質特殊,思維也很特殊。這一點,似乎是接受了凡一鳴的遺傳。 還沒有靠近目的一個警衛便攔住了夏雷和凡凡,凡凡出示了證件獲得了通行。夏雷與凡凡又往前走了一段路,這才看見一個入口。那是一個人工開鑿出來的通道,鋪著碎石,傾斜著往地下延伸。通道的盡頭是一個拱形的石門,石門已經被打開,一條石板鋪就的通道又往地下延伸。通道里點著點燈,但拐彎抹角,一眼看不到盡頭。

「我和爺爺前後來了三次,可是什麼都沒有發現。」進入石門後面的通道,凡凡出聲說道。她的聲音在通道里回蕩,伴隨著她的高跟鞋踩擊石板的得得聲一起傳向了通道深處。

「那些沒有開發的地方你們也去過嗎?」夏雷問。

「沒有。」凡凡說道:「那些沒有開發的地方有些被泥土掩埋著,有些地方滲水,根本就去不了。」

「這個地方兩年前就被發現了,知道現在都還沒有完全開發出來,這是為什麼?」

凡凡想了一下,「大概是因為水庫的原因吧。這個古墓就在水庫旁邊,地勢又處在水庫下面,貿然挖開一些地方的話,水庫里的水會將這裡淹沒,那個時候要想搶救都搶救不了了。」

兩人一邊走一邊聊,不知不覺進入了古墓。

這是一個很大的古墓,通道盡頭的空間看上去像是一個宮殿的大廳,非常寬闊,有好幾十根需要人合抱的石柱支撐著穹頂。大廳里有好幾十座岩石雕像,有的是騎著戰馬的軍官,有的是徒步的士兵。這些雕像的雕工精美,面部的表情栩栩如生。

大廳的正前方和左右兩側都有一道拱形的石門,石門後面也都有通道往前延伸。

「永美公主的墓室就在那個方向。」凡凡抬手給夏雷指了一下正面的石門。

夏雷看了一眼,然後便將視線移到了側面的一道石門上,「那後面又是什麼地方?」

凡凡說道:「也是墓室,但葬的都是一些陪葬的奴隸,還有一些存放文物古董的地方。」然後,她又指了一下另一邊,「那邊的情況是一樣的,這個地方很寬闊,地形複雜。第一次來的時候,我都被它驚呆了。這哪裡是什麼公主的墳墓,簡直就是一個地宮。」

夏雷的心中一動,暗暗地道:「如此之大的規模,就算朱棣的帝王墓也不過如此吧,一個公主的墳墓有這樣的規模,這不正常。難道,這個地方真的和傳說中的永樂寶藏有關?」

這個猜想不知道那些考古專家有沒有想過,這種可能性也不是沒有。

進入正面的那道石門,夏雷和凡凡在東拐西彎的通道里走了差不多五分鐘的時間才來到永美公主的墓室。非常大氣和精美的墓室,墓室里的每一塊石磚都雕著花。墓室中間的位置上放著一口漢白玉玉棺,棺蓋是打開的,可裡面什麼都沒有。考古專家早就把能拿走的東西都拿走了,包括永美公主風華之後的灰渣都掃走了。

「這裡的每一個地方都被仔細檢查過,那些考古學家甚至將每一塊石磚都敲過,但他們什麼都沒找到。」凡凡說。

考古學家將每一塊石磚都敲擊過了,可見檢查的程度有多麼仔細。

夏雷說道:「我隨便看看。」

「嗯,我等你,你看過了這裡,我再帶你去別的地方。」凡凡說。

夏雷圍著橢圓形的墓室慢慢行走,行走之間,他的左眼的能力已經悄然蘇醒。他先是透視了墓室的四面牆壁,能透視到什麼程度就透視到什麼程度。隨後他又透視了墓室的穹頂和地面,也是能透視多深就透視多深。

結果讓他失望,墓室的四面牆壁和穹頂已經地下都是那種經過處理的土壤,也就是石灰、糯米和粘土構成的保護層。這種保護層在古墓之中很常見,能防止白蟻和滲水,還能密封空氣,防止屍體腐爛。

過度使用透視能力,夏雷的身體出現了疲勞的反應。他用手撐著玉棺,閉著眼睛,等著恢復。

「雷子哥,你怎麼了?」凡凡湊了過來,關切地道。

夏雷睜開了眼睛,卻突然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他看到的凡凡不再是穿著襯衣和短裙的凡凡,而是穿著透明丁字褲和文胸的凡凡。那層白色的薄紗根本就不能遮擋重要的部位,她身上最美好的地方都以百分之八十的可見度呈現在他的面前,豐滿堅挺,白皙如玉,芳草萋萋,曲徑通幽,神秘誘人。

可這並不是他被嚇一跳的原因,他被嚇一跳的真正原因是凡凡的手中拿著一隻套著硅膠玩具的槍,臉上也帶著那種調皮的笑意。她手中的玩具,還有她的詭笑,這不是暗示他玩那種變換角色的遊戲嗎?

「雷子哥,你……」

「你別過來!」

「啊?你怎麼了?」凡凡不僅沒離開,還抓住了夏雷的手臂,夏雷的反應讓她更緊張了。

夏雷使勁晃了一下腦袋,這才稍微清醒了過來。穿著透明內衣的凡凡消失了,她身上的短袖襯衣和短裙又回到了她的身上。

「你……」凡凡直盯盯地看著夏雷,試探地道:「雷子哥,剛才你出現幻覺了嗎?」

這句話頓時讓夏雷徹底清醒了過來。他這才意識到,站在他眼前的女人不是普通人,而是一個生物工程專家,她能根據他的一些反應做出推測,而她的推測是有著專業知識支撐的推測!

從這個角度去想象,如果他拿著狙擊步槍狙殺三千米外的目標,凡凡也在場的話,那麼她肯定會猜測他的視力遠超常人!

看似俏皮可愛,還有著特殊體質的凡凡,她其實是一顆安裝在他身體之中的定時.炸彈,隨時都有可能爆炸!

「看來我得小心防備著她才是,不能在她的面前表現出超出常人的能力,不然她會有所懷疑的。她將要研究我的身體,如果我在她的面前表現出遠超常人的能力,那就等於變相地給她指引了研究的方向。我不但不能這樣做,我還得想辦法破壞她的研究。」夏雷的心裡暗暗地想著。

「雷子哥,你說話呀,你哪裡不舒服嗎?」凡凡關切地道。

夏雷這才笑了一下,「沒事,我剛才跟你開玩笑的。哎喲,你腿上有泥,我給拍一下。」

沒等凡凡反應過來,夏雷伸手就拍向了她的大腿。他揮掌的動作倒是很快,可落在凡凡的大腿上的時候就停頓了下來,變拍為摸了。

「呀,你。」凡凡的臉一下子就紅了,身體也輕微地顫抖了一下。

夏雷假裝拍了拍她的大腿,但力道和停頓的時間都與拍灰無關,是個標準的揩油的動作。

凡凡的反應很強烈,她咬著櫻唇,兩隻浩眸里好像要泌出水來了一樣。她羞惱地瞪著夏雷,可那眼神卻彷彿是盯著一塊美味的蛋糕一樣。

成功轉移了凡凡的注意力,夏雷見好就收,他收回了手,假惺惺地道:「好了,拍乾淨了。」

凡凡低頭看了一眼,她的大腿上多了一隻髒兮兮的手掌印。然後,她無語地看著夏雷。

「呃,不好意思,一定是剛才在什麼地方把手弄髒了。我再給你拍拍。」夏雷又伸過了手去。

「別、別碰我!」凡凡緊張地躲開了。

夏雷聳了一下肩,「我再看看,然後我們就去別的地方吧。」

凡凡沒搭理他,烏溜溜的大眼睛里還殘留著一抹羞惱的意味。來的時候,她就莫名其妙地被他抱出了高高那什麼的,這會兒他又來了。她可不是什麼傻姑娘,她能看得出來夏雷剛才的舉動帶著那麼一點點故意。

夏雷假裝沒有看見,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轉移到了地磚上。

墓室里的每一塊地磚上都有圖案,有的是文字,有的是動物,有的是不規則的線條,還有的是人物的臉龐。這些圖案安全沒有規律可循,好像是當初的工匠胡亂將它們鑲嵌在了地面上。

「不對啊,再怎麼說也是永美公主的墳墓,她可是永樂大帝的女兒,她的墓室豈能這麼不講究?」夏雷的心裡暗暗地道:「可看上去它確實不講究啊,這是為什麼?難道……有人故意這麼乾的?」

不能不講究的地方偏偏不講究,如果不是工匠偷懶圖方便的原因,那就是另有原因了。

顯而易見,工匠偷懶圖方便的可能性幾乎為零,因為那可是封建王朝,褻瀆公主的亡靈那可是要誅九族的,誰敢?排除第一個,那剩下的就只有第二個了。

排除了第一個可能性之後,夏雷的左眼掃過每一塊地磚,他的大腦同時進入了超凡的模式。經他左眼「掃描」的每一塊地磚都在他的大腦里呈現出來,一塊接著一塊,直至最後一塊。

墓室的地面上總共九百九十九塊地磚,每一塊地磚上的圖案或者內容都不相同。地磚上的文字、線條和圖案在夏雷的大腦里不斷地排列,組合,拼接成最有可能正確的內容。

一個個組合拼接的結果出現在夏雷的腦海之中,又一個個被他推翻。

凡凡用異樣的眼神看著夏雷,在她的眼裡,夏雷在墓室里走來走去,偶爾笑一下,但很快又沉默了下去,心事重重的樣子。她覺得夏雷有些不正常,可是她又猜不到他在幹什麼。

足足十分鐘的時間過去了。

「雷子哥,你不要走來走去了行不行?我眼睛都晃花了。」凡凡終於還是忍不住打破了墓室里的沉靜。

這時夏雷停下了腳步,他的臉上忽然露出了笑容。 就在剛才的,十分鐘時間裡,夏雷發現了一個被人忽略的線索。這個線索就隱藏在墓室中的地磚里。那些圖案、文字和線條經過他的大腦的組合和排列,他已經找到了一個非常又價值的線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