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正,我們的武器應該用來制止戰爭。」周曉雪提示道。

「制止戰爭最好的方式,就是用同樣的方式打回去,把所有的侵略者打到服為止,並不是,我們有了好武器,放在這裡,給他們看,嚇唬他們,鬼子是不會嚇怕的,他們只能研究新的制衡方法。」

周正看著法國領事使館的背影,笑著對周曉雪說道。

「法國的馬奇諾防線,真的防不住嗎?」周曉雪想了一會問道。

「不是防不住,是根本就沒用,人家就沒有從那個地方打,人家繞過去了,他們還鑽在裡面當傻子呢?」周正笑了笑。

「那用不用以明碼電報的方式提示他們?」周曉雪問道。

「提示個屁,讓他們自己打去吧,這事他們解決自己恩怨最好的方式,打上一場,或許就解決了問題。」

周正才懶得管他們,管好自己家的事情吧。

周正不是聖人,他也不想做聖人,對於將近一百年的屈辱,還是記著比較好,可以不報仇,但是不能忘記。

「行了,好長時間沒有打仗了,我得研究研究,怎麼搞小鬼子一下。」

周正拿出了作戰地圖,最近一陣子就在報社呆著,每天都可以看到世界新聞,挺好的。

特戰隊專門搞鬼子軍官,即便鬼子軍官不出門,有時候也能莫名其妙地死掉。

鬼子佔領區一時間人心惶惶,除了南方,還有北方。

在東北的鬼子,幾乎所有的煤礦都停掉了,煤礦都開不下去了,不知道怎麼回事,很多煤礦的工人一夜之間就有了不少槍,那些只有不到上百個鬼子看守的煤礦,被裡應外合地幹掉了,煤礦都被填埋了起來。

即便面臨著各方面的困難和危機,鬼子仍然在青島大量登陸,趁中國軍備還沒有完全發展起來之前,他們還有勝利的機會。

畢竟兩個國家的綜合國力是不能相比的,中國只是表面上取得了勝利,但是南方富裕的城市還掌握在他們手裡,還有資源豐富的東北。

這是鬼子綜合評估得出的結果,所以,很多人認為,只要堅持打下去,中國就會扛不住。

「現在我們提出了休戰計劃,重慶政府雖然沒有回應,但是貌似他們並沒有出兵,這就是說明他們已經默許了我們的休戰計劃。」崗村寧次認為守住湖北,剩下的部隊應該全部開向華北。

「我們應該命令青島的軍隊立刻停止訓練,攻擊河北,直達天津和北平,與此同時,我們從東北在增兵,全力攻克山海關,繼續向華北進攻。」

上百名名鬼子大將齊聚東京,商量著目前中國的局勢。

「你說我們再來一次華北戰役。」日本陸軍參謀本部的將官們看著地圖,打了這麼長時間了,犧牲無數的帝國士兵,現在華北竟然落到了八路軍手裡。

「重慶政府,現在手裡已經有了周正的武器,熟練雖然不多,但是戰力已經提升,我們如果不徹底消滅華北的八路軍和周正的隊伍,以後戰局恐難預料。」

「而我們的盟友已經在歐洲發動戰役,蘇聯方面也絕對不會對中國再提供武器和資金上的援助。」

「相信很快,德國就會發動對蘇戰役。」日本人也在分析國際政策。

鬼子準備從東和從南夾擊華北的時候,馮雲山從延安開會回來,找周正商量目前華北面臨的問題。

根據地不斷擴大,但是經濟薄弱,雖然軍工廠的生產效能提升了不少,但是不能和小鬼子相比,應該加強鞏固革命根據地,保住勝利成果。

這符合論持久戰的政策和方針,周正豈能不知道,現在的武器已經擴散出去,其他各國的生產能力都比中國強大很多。

「我也是這麼想的,但是重慶政府突然休戰了,我覺得鬼子不會讓我們閑著的。」周正覺得老蔣現在又犯傻了,總害怕自己被消滅了。

「既然重慶政府把殺鬼子的任務交給了我們,那我們就來者不拒了,有多少殺多少,現在戰士們手也癢了,正好歷練一番。」馮雲山倒不客氣,現在根據地的強大,不是那麼容易被消滅的。 九五突擊步槍和RPG反坦克筒被小鬼子送到日本后,鬼子們很快就開始製造了,鋼鐵源源不斷地從英美進口到國內,石油更是加大了採購量,因為他們不確定這兩個國家什麼時候會被周正逼到就斷供了。

而在天津的指揮部里,周正和馮雲山正在研究首先對那股敵人形成打擊。

「河南的鬼子還沒有佔領鄭州,我們應該把鄭州以東的鬼子全部趕出去。」馮雲山覺得先擴大地盤,只要地盤擴大,後面的工程隊持續施工,建立防禦工程,採用陣地防禦的方式,小鬼子這仗會越大越艱難。

「我沒有什麼意見,現在你們八路軍的戰力已經相當可以了。」周正笑了笑。

「再繼續提供一些重型武器,坦克,火炮,數量再翻一翻,要不然,我們的戰士還會增加傷亡的。」馮雲山跟著說道。

「肯定提供,不過,我們得提前告訴小鬼子,我們要打解放河南了,他們要麼撤退,要麼增兵,我們要的就是讓他們增兵,這樣我們的炮轟才能顯示強大的殺傷力啊。」

周正這個要求很簡單,馮雲山毫不猶豫同意,現在鬼子都跑到武漢去了,而且剛剛經過了長沙會戰,被打的滿腦子漿糊,河南本來也沒有多少鬼子兵,他們一路殺過去,攻城拔寨,估計兩三個月,就能把戰線推到山東境內。

「那就放開手,我們這邊馬上給你們配備武器。」周正現在有五個縱隊,有兩個縱隊約四萬人防著鬼子的關東軍,而另外兩個縱隊在河北滄州已經僅僅地畢竟山東的鬼子防線,另外一個就在天津。

「行啊,你要配備足夠的武器,我們就可以全部把山東的鬼子推到海里去。」馮雲山此時還不知道,大量的鬼子兵已經在青島登陸,準備沿著海岸線向北進行攻擊。

「太原。」馮雲山看著太原也發愁,這個閻老西佔著太原,早晚是個麻煩。

「想辦法拉著他的隊伍一起打鬼子去。」周正說完,親自給老閻老西打電話。

「哎呀,周正,你找我幹啥呢,別想打太原的主意,摳門,連個直升機都不給我配。」

閻錫山現在閑的屁事不幹,他手裡只有不到兩百支突擊步槍,剩下的都是各式武器,三八大蓋和晉造武器。

「現在我們準備進攻河南,準備給河大的小鬼子來個大掃除,你要是不參加的話,以後,你連一顆子彈也別想落下。」周正根本就不提直升機的事情。

「去,肯定去,我閻錫山又不是這點人,我有將近三十萬部隊呢,我怕個俅呢?」

「不過,打鬼子換武器,這事情你說,可不能耍賴,你他娘當初騙老子說,給老子搬兵工廠,結果,你搬到自己山上去了,現在還不肯給老子配武器。」

閻錫山始終記著這點。

「他娘的,又掛了。」閻錫山說了半天,發現周正早把電話掛了。

「出兵,出兵,就我這點爛兵,沒有武器,打球呢,都在家裡呆著,周正不發武器,我們就不出去打。」閻錫山說歸說。

負責跟閻錫山接洽的是李山,李山一個師,三萬餘人,遠程火炮這次集中了一百多門,坦克五十幾輛,火箭炮二十門,音波武器三輛,各種彈頭共約五千發,基本上都配備了九五突擊步槍和火箭筒。

「我不跟你談,我要跟周正談,要不,讓我看看你們裝備的什麼武器,要麼,我就不打仗了。」閻錫山這樣說,李山也就索性不帶他了,本來這仗也不需要他。

手下的兵戰鬥力太弱了,現在全國一盤棋,都在學習周正式訓練,閻老西卻始終沒有提高,訓練手冊也給了,他也不組織訓練,自暴自棄。

「戰時同盟也有我們一份子吧!」閻錫山決定開著車去親自找周正。

到了天津,就把車開到了周家大院里,只有周天旺在家裡,這傢伙發發現周正不在,賴在周家大院不走了,而且坐地上,坐在門口正中央。

「哎呀,你是誰啊,周正不在,你也不能坐在門口啊。」陳明珠和唐嫣散步回來,看到門口坐在一個老頭子,這人穿著長袍短褂。

「我要見周正,否則,我要在這裡絕食了。」閻老西說完后不說話了。

「哈哈。」周天旺也不認識這個傢伙,都聽說過,誰也沒有親眼見過。

「爹,你笑啥呢?」唐嫣不解,看到周天旺拄著個拐杖,從院子照壁後面跑了出來。

「問他是誰,他也不說,說不定周正又拐了他家的姑娘。」周天旺說完,發現唐嫣和陳明珠臉色都起了變化,立刻轉過身去,拄著拐杖就往裡面跑。

「別理他,他就這樣。」陳明珠怕唐嫣生氣。

「我才不生氣。」周正已經不這樣了,唐嫣又不是不清楚。

「我要有個姑娘就好了。」閻錫山還是不起來,扯著嗓子只喊,他就不信,周正知道后不回來。

閻老西的行為很快引起了很多人過來觀看了,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更不知道他就是閻老西。

「你到底是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唐嫣見人越來越多,想先問清楚事情,再解決。

閻老西就是不說話,一說話,他怕周正躲起來。

「你問周正這輩子做過最沒良心的事情是什麼?」閻老西說道。

「我想想。」唐嫣琢磨了一會,「周正這輩子對不起的就是我。」

「啊。」閻老西愣了一下,很快就認識到眼前這個大肚子的女人應該就是唐嫣。

「你是唐嫣吧。」閻老西問道。

「是唐嫣?怎麼了。」唐嫣很詫異。

『嗚嗚嗚嗚。」閻老西現在必須跟周正耍賴了。

「你先起來,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我給你做主。」唐嫣覺得這老頭蠻可憐的。

「就是,我也給你做主。」陳明珠說道。

「真的,你們倆都給我做主?」閻錫山坐地上還不肯起來,周圍的眾人還不肯散去,都想看看,這個抗日英雄又做了什麼奇怪的事情。

這個時候突然來了一輛小轎車,車上下來的是雷剛和雷彤,閻老西見到雷剛就愣住了。

「奶奶的,誰敢在門前耍賴,擋住周家大院的門。」雷彤挺著大肚子,手腳倒是利索,上前抬腳就要踢人。

閻老西是拔腿就往院子裡面跑,這女人是出事了,周正不弄死他才怪。 「雷彤。」唐嫣正叫住了雷彤,馬上當媽的人,這脾氣一點不改,還像個孩子。

「這人我認識,閻老西嗎?」雷彤停下來。

「啊,閻老西。」唐嫣和陳明珠都愣住了,在這裡耍賴的是閻老西,也不怕丟人。

「確實是閻老西。」雷剛上來笑道。

「那,雷市長,那你去勸勸他吧,不知道他有什麼委屈。」唐嫣對雷剛說道。

「我一腳踢死他,他有什麼委屈。」雷彤怒道,「現在沒地盤了,占著個太原,沒揍他就算好的了,現在過來耍賴,要不是戰時同盟存在,早就揍他了。」

雷彤這麼一說,唐嫣和陳明珠也就明白了,閻老西過來要地盤了。

此時圍觀的人一下熱鬧了,原來剛才耍賴的是以前的山西王閻老西,這人現在怎麼混成這般模樣了。

四個人一起進了院子,閻老西躲在周天旺房間里不出去,雷彤他也知道,以前還找過他,讓他投降的。

「是不是外面有老虎啊?」周天旺問道。

「那個日本女人比大老虎還厲害?」閻老西說道。

「哈哈,那是我兒媳婦。」聽說雷彤回來,周天旺也不管閻老西了,他們倆人能說上話,脾氣能對到一起去。

周天旺前面走,閻老西則趕緊躲在周天旺,走向了門口。

「爹,你後面躲個鬼。」雷彤牙尖嘴利。

「你才是鬼呢?我來找周正要賬。」閻老西伸出脖子,直愣愣喊道。

「地盤是我們和八路軍一起從鬼子手裡搶回來的,你鐵定是要不走了。」雷彤正兒八經地說道。

「好了,好了,我們不理他了,讓他跟周正去說吧。」現場是三個老頭子,唐嫣絕三個孕婦跟人家在現場有什麼可吵的,還是先回自己的院子去。

下一個瞬間,周天旺就抄起了拐杖,突然回答打起了閻老西,最臉面念叨著:「你算個什麼賬呢,欠你什麼錢了,還要賬呢?看我不打死你。」

閻老西一看周天旺不靠譜,趕緊跑到了雷剛身後。

「好了,好了,閻老西跑這麼遠,也不容易,先聽他說說嗎?周正到了晚上還不回來。」

「那可不一定?」周天旺不高興地說道,「馬上要打大仗了。」

「確實是要打大仗,我就是因為這事情來的,當初兵工廠可是我的,現在周正生產的武器,那得有我一份,對不對,你看看,我的兵,手裡,還有老套筒呢?」

閻老西看到雷彤走了,也就從雷剛身後跳了出來。

「哎呀,我頭痛,我要回去睡回去。」周天旺本來就是混蛋,現在家裡就這幾個人,他一睡覺,閻老西這不就沒人理了嗎,現在門口都知道他是誰了,不可能坐地上了。

「雷市長,你看看,這家子人都是賴皮啊。」閻老西求助於周天旺了。

「他們就是賴皮起家的,你這事情上哪裡說理去?」雷剛說道。

「哈哈。」周天旺沒有憋住笑,他頭又不疼了,扭國臉跑到閻老西和雷剛跟前。

「就這麼回事,愛咋咋地。」周天旺無賴哄哄,「閻老西,你看你,都一把年紀了,像我一樣,坐在家裡,讓兒子找幾個老婆,等著養孫子,占那麼大底盤有個屁用,打仗的事情交給年輕人去折騰吧,照目前的情況來看,小鬼子蹦躂不了幾天了。」

「你看看雷市長。」周天旺說道這裡,看向了雷剛,「哎,你家雷穎生下龍鳳胎,你怎麼還在這裡閑著,趕緊準備滿月起呀,周正母親都

去唐山了。

「要不是商會的事情,我也去了,對了,商會,雷市長,你不能去,商會的事情咱們得搞好了,你再去。」

雷剛被周天旺的話給搞笑噴了,話全都被他說完了,自己不用說了。

「你找我是為了商會的事情把,走,咱們找個地方喝茶去,邊喝邊談。」

沒有閻老西什麼事情了,閻老西著急了,既然來到天津,這次是堅決不回去。

「我要找李政去,李政呢?」李政是軍政委,閻老西忽然覺得有些不對了,天津貌似沒有指揮部。

「李政來回竄,就像兔子,你逮都逮不住,還找李政。」周天旺咧嘴大笑。

「你去找周正吧,他就在報社裡,周曉雪的報社。」雷剛不想讓閻老西這麼混下去了,他的問題只有周正能解決,找誰也不行。

「不去,我去了,說不過他。」閻老西說完,飛快跑出了周正的院子,在這裡也說不過周天旺啊。

「這傢伙,現在瘋了。」周天旺沒反應過來,只覺得一陣風吹過,閻老西就不見了。

閻老西到了報社的時候,沒有找到周正,周曉雪也不認識他,就讓他去到租界稅務局去了。

於是閻老西找到了稅務局,發現有幾個洋鬼子正在和周正吵架,原來都是領事,周正這傢伙耍賴,洋鬼子正在給周正講理呢。

閻錫山聽了一會,明白了,主要是英美兩個國家的人,他們認為,他們跟小日本做生意很正常。

日本買了炮彈和石油用於幹什麼,他們管不了,周正一直拿著這個說事,頻繁耍賴,導致他們隨時巨大,現在戰爭迫在眉睫,周正必須把武器按照協議的約定給他們。

「啥協議,我又不認字。」閻錫山聽到周正說了這句話。

「哈哈。」閻老西懵逼了,周正自己說自己不認字,誰他媽的信。

「你是不認字,可是你的女人們認字,還有你的那個政委也認字。」英國佬大聲喊叫。

「我都不知道協議上寫了啥?」周正裝的一輛懵逼,「你找李政去吧。」

「不是的,他耍賴,我看到過他看報紙。」其他國家的領事在旁邊吵吵道。

「我是看上面的那個照片了。」周正笑道。

「我們停止繳稅,本來這租界的稅是要交給我們國家的,我們都給你交了那麼長時間了。」

「我要收回租界。」

瞬間鴉雀無聲,誰不知道這些租界怎麼來的,現在允許你們在租界內做生意已經不錯了,交稅那是看的起你們。

「都得給我老實點,馬上世界就要大亂了,你們還給這些禍害提供武器,那就是亂的根源,回去轉告你們的那個小羅等等,不管你是哪個總統或者首先首相,等等,立刻停止給小鬼子出售武器,出售任何資源。」

周正雙手叉腰,還治不了你們了。 「周正,周正。」閻老西趕緊跑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