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不甘怨毒的咆哮聲中,然德基爾的殘魂在契約中,變成了開啟聖地的鑰匙!

【叮!】

【獲得:破碎的天堂(聖凡岡薩)】 此時,在御書房雙方僵持在一塊,陷入了尷尬的境地。

御書房內的四人對站在門外的男子嚴陣以待,像看待敵人一樣,而門外的炎無忌則也是驕傲得很,裡面的人要是不歡迎他,他絕不會邁出一步,踏進御書房。

最後,還是趙閆龍打破僵局,他端正坐姿,正了正頭上冠冕,恢復到原來威嚴的模樣,沉聲道:「有請炎柱。」

門外的男子沉默了一會,然後還是推開了房門,緩緩走進御書房內,丞相、天幕府府主、兵部尚書三人面色嚴峻地看著不把他們放在眼裡的炎無忌,大氣不敢一喘,畢竟在他們面前站著的是全天下最強的十位至尊之一,被注目禮的炎無忌對於旁邊三人那敵視的目光沒有放在心上,依舊我行我素。

炎無忌那肆無忌憚的眼睛注視著眼前這位九州權利最大的男人,眼中透露著冷漠以及…探究。

趙閆龍身為一代帝皇,也不示弱,與炎無忌強勢對視。

海公公不動聲色的靠近龍椅,一旦眼前男子發難,他能第一時間擋在皇上的面前。

身旁眾人也面色蒼白起來,彷彿有一股強大無比的靈壓壓在他們的肩頭上,身子忍不住躬起。

這個情況僵持了大概一盞茶的時間,炎無忌收回肆無忌憚的挑釁眼神,微微一笑,點頭行禮,道:「見過皇上。」

他能點頭,不是看在趙閆龍的份上,而是他身後龐大無比的大周皇朝。

面色不改的趙閆龍淡淡地點了點頭,疑惑道:「不知,炎柱你來此所謂何事?」

炎無忌開口道:「想請皇上召開至尊會議,進行至尊裁決。」

「什麼!」趙閆龍驚得站起,原本氣定神閑的模樣被破功,忍不住喊出聲來。

至尊會議,乃是九州規格最大的會議,這個會議一般由大周皇帝組織,十位至強如無要事,必須得參會,因為這是關於整個九州的會議,一般九州面臨重大危機才有可能召開,如今事情還沒這麼壞,眼前這位炎柱就要召開至尊會議,是否太小題大做了。

更不用說另一個至尊裁決了,能用到這個裁決的一般只有一些連至尊都棘手的事情。至尊裁決其實很簡單,眾至尊就一事發表看法,舉手表決,可贊成、可反對或者棄權,少數服從多數。

趙閆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重新坐回龍椅,對著炎無忌問道:「炎柱方便說下所謂何事嗎?」

炎無忌搖了搖頭,道:「待所有至強到齊,我自會說。」

趙閆龍聞言,面色陰沉,難看無比,炎無忌此言不就是在看不起他嗎?連一點提示都不說,就讓他召開至尊會議,一旦是些雞皮蒜苗的小事,其他的至強者可會對他有意見的。

「那,朕考慮一下,現在我還有一些事需要處理,待過幾天朕完成手上事情,就召開至尊會議。」不好直接拒絕眼前的炎柱,趙閆龍只好選擇拖延。

炎無忌卻開口:「不,就要現在,本座的時間可是很寶貴的。」

海公公抬起頭,激動道:「炎柱,皇上已經說得很清楚了現在還有事。」

炎無忌向海公公看了一眼,砰的一聲,海公公竟然被炎無忌的眼神直接擊飛出去。

端木良拔刀對著炎無忌怒斥道:「炎無忌!你想刺駕嗎!」

旁邊的丞相和兵部尚書紛紛拿出官璽,嚴陣以待。

秦瑜大喝:「炎無忌你敢!你再胡作亂為,老夫到聖人那參你一本!」

炎無忌看都不看眼前的端木良和秦瑜,對著趙閆龍逼問:「皇上考慮好了嗎?」

趙閆龍臉色變得更難看了,身為一位帝皇竟然被人當眾逼迫,要是答應了,那他的面子也被毀得一乾二淨!

炎無忌看趙閆龍還是沒有反應,看了看周圍的三位重臣,緩緩道:「待我將這幾人一一打殘,皇上應該就沒事情做了吧。」

話一說完,炎無忌身上氣勢不斷飆升,直接將在場眾人一一鎮壓,正要揮手將在場的三位重臣解決。

三位重臣只覺得周遭都是恐怖,彷彿被一種莫名的可怖盯上一樣,自己如渺小的船舟位於驚天駭浪之中。

突然,空間出現一道漩渦,從中走出一名身穿藍袍的俊美男子,男子有著一雙冷漠的冰藍色眼瞳,衣著雖然樸素,但遮掩不了他那高貴的氣質。

男子一步跨到炎無忌身前,一手抓住炎無忌正要揮出去的手,御書房的虛空中藍光與紅光碰撞,迸射出暗色的空間裂紋,威勢恐怖。

周圍三人本以為難以倖免,看到眼前男子的出現,紛紛鬆了口氣,對著男子抱拳一禮,齊聲道:「見過水柱。」

「你想把皇都拆了嗎!」藍袍男子無奈道。

炎無忌戲謔地看向男子道:「林淼,你捨得出來了?在無盡煉獄那受我一拳,感受如何?」

林淼面色難看地看了看炎無忌,說到這個他就覺得胸口那道還沒消腫的紅拳印在隱隱發痛。

「哼!你那是逞了地利,你試試在水月洞天里打打試試,老子不把你凍成冰棍就不姓林!」藍袍男子憤怒道。

「你當我傻嗎?腦子有病才會到水月洞天打。」炎無忌譏諷地看著林淼。

林淼額頭已經冒起青筋,眉頭一挑,不打算再和眼前男子拌嘴了,開口道:「你來這到底為了何事?」

炎無忌道:「我來找皇上召開下至尊會議,可是他不願意,竟然敷衍我。」

「什麼!召開至尊會議?」林淼不解道,「到底是什麼事,竟然能讓你開至尊會議!」

炎無忌卻不回答他,只是看著他。

林淼卻看懂了,道:「你是為了他?」

炎無忌點了點頭。

「他還不宜告訴其他人。」林淼堅決地搖頭道。

在林淼心裡,至尊中也不一定都是可信賴的人,一旦有人被鬼族策反,在此泄露那人的消息,豈不是破壞人族的希望。

趙閆龍等人極為好奇二位至強口中的他是誰,但是他們不能問,問就是找死,至尊想說,自然會說。

「只是與他有關,牽扯不出他。」炎無忌回答道。

回答完,炎無忌嘴中默語,在向林淼傳音,向他說明情況。

林淼專註地聽著,眾人見他眼中陰晴不定,似乎聽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東西,臉上露出吃驚之色。

眾人的好奇心都被勾了起來,只好拚命制止,不讓自己問出話來,那可是至尊的秘密啊。

林淼聽后似乎在消化信息,良久之後,他才再次抬頭,看向趙閆龍,道:「皇上,召開至尊會議吧。」

如果是一位至尊提出召開會議,趙閆龍還能委婉地拖延一下,如今已經有兩位至強要求,那麼他就必須召開了,如若不然,觸怒兩位至強,就算他是皇帝也會頭痛很多。

不過,他也不會怕了兩位至強,他們根本不敢對他動手,因為他背後站著一位聖人。

見好就收,趙閆龍拿出國家玉璽,以洪亮的聲音道:「我趙閆龍,大周第三十五代皇帝,再次以大周皇朝的主人,天穹九州的主事者的身份召開至尊會議,望各位至尊聞言到場參與會議。」

這一道聲音在玉璽的加持之下,開始向遠方傳去,這道聲音在場除了炎無忌和林淼,竟是無人聽到,因為這道聲音只有至尊才能聽到。

傳話完后,趙閆龍鬆了口氣,對著眼前的兩位至尊道:「請二位移駕到中極殿吧,朕這命人擺好座位。」

炎無忌與林淼點了點頭,既然會議已經召開,他們的要求皇帝已經達成,便要離去,到中極殿開會了。

身形一閃,二人從御書房內消失。

待二人離開,在場的眾人紛紛鬆了口氣,與至強在一起,幾乎要喘不過氣來,好似在面對著凶獸一樣。

海公公艱難地從碎石中爬起,口中溢血,渾然不顧,快速來到皇帝面前,向趙閆龍請罪:「奴婢有罪,護衛不利,請皇上降罪。」

趙閆龍心疼地看了看海公公的傷勢,擺了擺手:「沒關係,畢竟是至強。他們要是想殺我,誰也擋不住。」

「謝皇上開恩。」海公公磕頭一拜,然後躬著身子站在龍椅之後。

趙閆龍沉默了會,轉頭對著海公公說道:「將此事告訴給聖人,他會給朕找回公道的。」

三位大臣互相看了一眼,對下眼神,點了點頭,在他們看來皇帝本就應該有威嚴,如今只好讓聖人為他們主持公道了,要不然動不動有至強來欺壓大周皇帝,這成何體統!

「臣等就先告退了。」三人齊聲道。

趙閆龍點了點頭,對著三人道:「各位,剛剛的事你們應該都不記得吧。」

三人如小雞點頭一樣,應承道:「沒看到,沒看到,臣剛剛眼中進沙,啥也看不到。」

趙閆龍滿意一笑,最後吩咐道:「之前談的事情基本談妥,各位按照要求行動,如有懈怠,朕必嚴懲,望爾等花點心思在事情上,這關乎我們大周的萬千河山,關於千千萬萬的黎民百姓,各位馬虎不得!」

「是!臣等必不負所托!」三人齊聲道。如風般輕盈的聲音輕輕拂過他的耳際,司馬冷塵轉過灰眸,耳角通紅地望向別處,嘴角止不住地揚起,只能輕啟薄唇,咬住屈起的食指才能止住自己瘋狂外露的開心。

他家的小竹子怎麼這麼會呀?

這是壞習慣,日後定要讓她改改。

某人『心非口是』地想道。

「去也不是不行,但是你得跟緊在本主帥的身邊,不可輕舉妄動。」

司馬冷塵放下左手,沿着自己手臂,擺動着食指和中指,左手像個開心的小人似的,沿着手臂漸漸往下滑,奔向拉着他袖子的指尖……

《毒舌靈君要報恩》第二百二十二章竊喜的某人(上) 第653章:納吉

每個人都有自己心中無法接受的事物,紅靈兒不是人,是魅。

這怎麼可能?

可偏偏就是。

墨郁禮是難過的,他真的喜歡靈兒,雖然她是個小女孩,可小女孩終歸會長大的。

他願意等,想要等她長大。

可喜歡上了,卻有人告訴他,靈兒不會長大,也不會變老,更不會死。

真的不會死嗎?

這個他不知道,但一個不會長大,不會變老的人,他們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他是皇室,是皇子。

更是與雲棲有婚約在身,若是拒絕了雲棲斷了這門婚事,告訴天下人他要跟一個魅在一起。

那,靈兒的結果就是死,被殺死。

不說父帝會如何?母后更不可能容得了一個魅勾引他的兒子。

靈兒沒有勾引他,是他不由自主的喜歡上的,可誰會聽他的?

無論如何想,他都不可能跟靈兒在一起。

這,大概就是命。

為什麼會是魅?

為什麼不能是個正常人?

「七弟,我知道,你一直學着紈絝的樣子,不思進取,流連花叢是因為你無心政事,你不喜爭鬥,不想兄弟手足相殘。」墨無言說道。

墨郁禮抬頭看他。

「三哥,你……」

他知道,三哥他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