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我的女人可不少。」黃宇說道,「而且,我現在對楚楚,實際上並沒有什麼想法,更不要說愛。」

「你認為楚楚怎麼樣?」於岳看著黃宇道,「其他的我不管,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只要你對楚楚好,那就足夠了。」

「楚楚,是個賢妻良母。」黃宇不得不承認,於楚楚是個好女人,事實上,在風雲第一部當中,出現的幾個女人,都是十分賢良淑德的女子,當然,除了一個人,那就是聶風的母親顏盈之外。

「那就對了,即便你現在不喜歡楚楚,但我相信以後,你一定會喜歡的,楚楚是我的女兒,她是個好女人。」於岳說道。

「說了這麼多,其實也不需要那麼麻煩,你現在的問題不過是捕神罷了,只要我將捕神這個麻煩解決掉,問題不就沒有了么?」黃宇微笑著道。

「不,是我自己的問題。」於岳搖頭道,「我早年殺的人太多了。」


「迂腐之人。」黃宇嘆道,「雖然你殺的不全部是壞人,但這麼多年過去,你該做的,也都做了,而且,這也不能完全怪你,因為你體內的瘋血發作罷了,難道你就想因此,將你女兒放任不顧么?你就真的捨得?」

「她也長大了,而且有了喜歡的人,終究是要嫁人的。」於岳說道。

「不要,爹爹,我不要離開你。」這時候,於楚楚出現在了不遠處,聽到了兩人的對話,沖了過來。

實際上,黃宇早就知道了於楚楚的存在,只是沒有說而已。

「楚楚,你長大了,爹爹是該贖罪的時候了,如今我將你託付給斷浪,我知道你對斷浪是有好感的,不要擔心爹爹,記住,以後好好跟著斷浪,要聽他的話。」於岳輕輕撫摸著女兒的頭髮。

「不要,爹爹,我不要你離開我,不要。」於楚楚哭著道。

「斷浪,你要答應我,好好照顧楚楚。」於岳將楚楚推開,抹了一把眼淚,轉身就走。

於楚楚追了上去。

而這時候,黃宇聽到了打鬥聲音,於岳也聽到了,兩人朝著那打鬥聲傳來的地方趕去。

很快,幾人便出現在了打鬥的地點。

看著來人,這些人,正是天下會的人。

步驚雲的實力自然比起他們強太多了,天下會的人一下子就損失大半,就在這時候,出現了一個人,帶著半邊面具,背著鎖鏈。

捕神,這人就應該是雄霸唯一的兒子,捕神了。

捕神要阻止步驚雲殺人,但奈何步驚雲速度極快,捕神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所有天下會的人,全部都被殺。

「你就是步驚雲?製造了如此之多的殺戮,是為罪人,我給你半年時間處理事宜,半年之後,來向我投案自首。」捕神語氣不帶一絲情感,看著步驚雲道。

「半年時間太短,殺不了雄霸。」步驚雲亦是冷聲道。


而捕神不再理會步驚雲,而是看向了於岳,道:「於岳,看樣子,你的家事已經處理好了,那麼,跟我走吧。」

「等等。」黃宇道。

「你是誰,膽敢阻擋我辦案?」捕神看著黃宇,眼睛一凝,他看得出來,眼前黃宇的實力,非常強大。

「我叫斷浪。」黃宇看著捕神道,「我應該叫你捕神,亦或是雄霸之子呢?」

捕神臉色一變,看著黃宇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你不必知道。」黃宇搖頭道,「捕神,你是個可敬之人,但是,有些事情是你沒有辦法阻止的,你的實力太差了,要想有真正的公道,公正,需要足夠強大的實力,而你遠遠達不到,所以,我建議你,有些事情還是不要管,除非你有足夠強大的實力,所以,我建議你還是好好提升實力再來找步驚雲吧,至於於岳,他已經悔過,真心悔過,而且,他殺的那些人,也並不是出於他的本心,而是因為麒麟臂的緣故。」

「斷浪,我知道你,你雖然沒有太多的殺戮,但也殺過不少人。」捕神看著黃宇說道,「我捕神只會抓該抓之人,於岳雖然不是出於本心,但他畢竟殺了那麼多無辜之人,所以,他必須要跟我走,不過,我可以從輕發落,讓他入獄十年,十年之後,可以自由,而你斷浪,我一樣給你半年時間,半年之後,我會抓你。」

「口氣實在是大,你現在不是我的對手,半年之後,更不是我的對手,即便是你父親雄霸,在半年之後,也不會是我的對手,我不想和你啰嗦,你走吧,你這樣的好人不多,不希望你死的太早,你的志向,你的理想很遠大,但前提是,你要活著。」黃宇揮了揮手。

而於岳,最終還是跟著捕神離開了。

黃宇暗暗感嘆,不知道因為自己的插手,捕神是不是還會死在步驚雲手中?

自己反正也管不了那麼多,而且,和自己沒有太大的關係,這個捕神,雖然是雄霸的兒子,但事實上,沒有太大的利用價值,而且,黃宇也不屑於用這樣的手段來威脅雄霸。

步驚雲離開了,黃宇身後則是跟著於楚楚。

「斷浪,我們去哪裡?」於楚楚很快從於岳離開的不愉快的情緒中脫離出來,跟在黃宇身邊,心情似乎挺不錯。

黃宇暗嘆,多了一個累贅,倒也是一件麻煩事,雖然是個美女,而且這個美女對自己還有點意思,不過,黃宇眼下,卻是沒有那個意思,已經有了這麼多女人,而且一個個都是絕色天香的,於楚楚雖然不錯,但還沒有達到那個能讓黃宇那麼快就喜歡的地步。

「去天下會。」黃宇道。

「天下會,你要去找雄霸么?」於楚楚最近也聽說了許多事情,對天下會,對雄霸還是有些了解的。

「不錯。」黃宇點頭道。

「去找雄霸幹什麼?你想殺了雄霸?」

「不錯,雄霸是我必殺之人,不過,眼下我的實力還沒有達到那個地步,殺不了雄霸。」黃宇道。

「那為什麼還要去?」

「觀戰,看看有沒有機會殺了雄霸,如果可以,就殺了他。」黃宇道。

整個天下會,除了雄霸一人,其他人,黃宇根本不看在眼中,而雄霸和劍聖一戰,必然會受傷,到時候,殺雄霸的概率還是不小的。

而且,黃宇知道,步驚雲也一定會去,不過,這一次,黃宇倒也是猶豫不決,是不是要阻止步驚雲對劍聖動手?

想了想,還是讓步驚雲阻止比較好,不然雄霸要是被殺的話,那就不妙了。

「可是……可是,天下會那麼強大,高手如雲,人數眾多,我們還是不要去了吧,太危險了。」於楚楚看著黃宇道。

「放心,天下會除了雄霸,沒有人是我的對手,而且這一次大戰的主角並不是我,而是劍聖,劍聖的實力不比雄霸差。」黃宇道,「不過,你跟著我倒也有些危險。」

「不,你答應過我爹爹,要照顧我的,我一定要跟著你,你去哪裡,我就去哪裡,不許甩開我,不然我就自殺。」於楚楚一聽,生怕黃宇將她丟掉,緊緊抓住黃宇的衣角,大聲道。

黃宇鬱悶無比,在風雲原著中,雖然於楚楚也纏人,纏著步驚雲,但卻也沒有達到這樣的地步啊,實在是,實在是太讓人頭痛了。

「要跟著我,可以,不過,你需要修鍊才行,不然一點武功都不會,如果我們要是遇到什麼強大的敵人,我沒有辦法分心照顧你的話,會很麻煩的,你知道么?」黃宇道。

於楚楚聞言咬了咬牙道:「好吧,我學。」

為了能夠一直跟著黃宇,於楚楚雖然不喜歡學武,卻也咬牙答應了。

「那樣最好不過。」黃宇點了點頭,雖然於楚楚年紀頗大,已經過了最佳的學武年紀,但這對黃宇來說,沒有什麼問題,黃宇手中有不少丹藥符篆,加上黃宇本身強大的實力,為於楚楚易經洗髓,還是可以做得到的。

半月之後。

黃宇和於楚楚出現在了天下會,這一天,便是劍聖和雄霸決鬥的日子,而此時於楚楚的實力也達到了先天境巔峰,只差一步就可以進入元丹境了,在武林之中,也勉強可以自保了,加上黃宇給了她幾張符篆,即便是元丹境,也可以抵擋一二,所以,她的安全,也有了一定的保障。

… 「雄霸。」劍聖出現在了天下會的山門前,一躍而起,進入了天下會的大殿之中。

黃宇看著十分意外,按照道理來說,劍聖應該已經到了極致,壽元無多,在山門的台階上就沒有辦法移動了,最後依靠元神進入天下會大殿,而眼下,完全是不一樣了,看來自己改變了太多了。

而劍聖的實力,和之前自己遇到的劍聖相比,強大太多了,他已經突破了,這一次,恐怕麻煩了。

黃宇加快了步伐,朝著大殿趕去,心中暗暗叫苦:「雄霸啊,雄霸,你可要爭氣點,不要這麼容易就被殺死了啊,不然我的任務就完蛋了。」

黃宇才到大殿外面,就感覺裡面劍氣縱橫,恐怖的力量,將整個大殿都衝擊碎裂。

雄霸和劍聖衝天而起,落在了屋頂之上,遙遙相對。

「劍二十三。」劍聖眼睛一眯,大喝一聲,渾身化作了一柄耀眼的巨劍,無數劍氣,凝聚在一起,撕裂了空間,朝著雄霸刺了過去。

雄霸一看,臉色大變。

而此刻,周圍觀戰的人,都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一些實力弱小的人,在這恐怖的壓力下,失去了性命。

而雄霸卻是冷哼一聲,雙手抬起,一道巨大的能量球凝聚在雙手之間。

「三分歸元氣。」

雄霸猛地將這恐怖的元氣球打了出去,這元氣球,彷彿是一個小太陽一樣,光芒奪目,讓人睜不看眼來。

「轟隆!」

一聲巨響,巨劍和元氣球碰撞在了一起。

巨大的爆炸聲,讓人震耳欲聾,四周的一切都被這恐怖的氣勁摧毀,無數的觀戰之人,死在這恐怖的力量衝擊之下,一下子,整個天下會是慘叫聲不絕於耳。

「這還是人間的力量么?」

「太恐怖了,這根本不是人可以做到的。」


「天啊,太恐怖了,也太可怕了。」

一個個尖叫不已,所有的人,都被這恐怖的力量給嚇倒了。

黃宇護著於楚楚,這樣恐怖的衝擊,讓黃宇鬱悶不已,太強大了,雄霸的實力應該沒有達到這樣的地步,不知道是不是雄霸突破了,還是使用了什麼特殊的方法提升了自己的實力。

不過,黃宇不相信,雄霸的實力提升的那麼快,恐怕是雄霸找到了什麼特殊的方法,短時間,讓修為提升了上去。

這樣,才讓雄霸的實力暴增,能夠和劍聖的劍二十三抗衡,不過,劍聖也實在是厲害,比起原本劇情當中的那個劍聖要強大得太多了,畢竟肉身還在。

煙塵散盡,此時的雄霸和劍聖依舊是遙遙相對,不過,此時兩人消耗巨大,在那樣恐怖的衝擊之下,卻也都已經受傷了,而且傷勢不輕。

當然,一般元丹境的武者,在他們面前,還是不堪一擊的,即便已經受傷,因為兩人的實力已經超越了人嬰境,已經是元神境,元神境傷勢再重,也不是元丹境可以對抗的,元神境可以輕易滅殺元丹境。

即便知道,這時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殺雄霸,但黃宇也不敢冒險啊,即便自己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人嬰境,而且可以與人嬰境中期對抗,甚至擊殺人嬰境中期的強者,黃宇還是不敢貿然行事,太危險了。

就在這時候,劍聖噴出了一口血,臉色慘白,整個人氣息萎靡。


黃宇知道,這是劍聖的大限到了。

劍聖滿是不甘的看著雄霸:「沒想到,我的大限到了,讓你逃過一劫,殺不了你了。」

劍聖是苦澀不已,如果再給他一點時間,只要一點時間就可以殺掉雄霸了,他作為元神境,清楚得很,此時的雄霸也是強弩之末,因為他是用特殊的秘法,將修為提升到元神境的,而不是和自己一樣依靠本身突破上來的。

只可惜,只可惜自己壽元已經耗盡,大限到了,體內的生機,一下子消散而去,完全沒有了力量來擊殺雄霸。

不甘心,真是不甘心。

雄霸眼中閃過一絲喜悅之色。

本以為自己這一次,要死在劍聖手中了,不曾想,劍聖在關鍵時刻大限到了,不然劍聖再來一劍,自己必死無疑。

「人算不如天算,你命不該絕。」劍聖說完,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失去了氣息。

「說的不錯,人算不如天算,我雄霸,乃是天命之人,是不會死的,和我作對,就是和老天作對,必死無疑,哈哈,哈哈哈……」雄霸站起身,張狂大笑。

「劍聖死了,劍聖死在了雄霸手中。」

「不得了了,天下,再也沒有人能夠阻擋雄霸,阻擋天下會了。」一個個武林人士大聲叫道。

「雄幫主萬歲!」

「雄幫主萬歲!」

在文丑丑的帶頭下,整個天下會,一下子呼聲震天。

「哈哈哈……」

雄霸越發高興,整個人都飄飄然了。

「雄霸,你今天必死無疑。」這時候,步驚雲一躍而起,飛身而來,出手就是絕招排雲掌。


黃宇驚訝的發現,此時的步驚雲實力居然進步了,已然進入了人嬰境的地步。

這傢伙,居然有了進步。

而且腰間懸挂了一柄寶劍,這一柄寶劍寒光閃耀,實在是不凡。

黃宇看得出來,這劍似乎不比自己的火麟劍,無雙劍來得差,這是什麼劍?

「哼,步驚雲,你今日居然還敢來挑釁我,劍聖都死在我手中,你必死無疑,我殺了你。」雄霸眼睛一眯,一掌打出,使出的掌法,一樣是排雲掌,而雄霸施展出來的排雲掌,似乎是克制步驚雲,步驚雲被一掌逼退。

「你的排雲掌是我教的,你對排雲掌的了解,又怎麼比得上我呢?」雄霸看著步驚雲冷笑道,「今日,無人能夠救得了你。」

說著,雄霸雙手抱球,在雙手之間凝聚起了一道元氣。

「三分歸元氣。」

雄霸的絕學,三分歸元氣。

正是這一招抵擋了劍聖恐怖的劍二十三,即便此時雄霸消耗巨大,施展出來的三分歸元氣遠遠比不上之前,但威力也一樣恐怖,並不是一般人能夠阻擋的。

步驚雲臉色一變,手中長劍瞬間出鞘,一道血光閃爍出來。

這一柄劍劍身通體血紅,和自己的火麟劍赤紅不一樣,是血紅色,但從寶劍來看,這一柄劍並不是風雲之中屠龍所用的七大武器之一,但其威力卻一點也不弱於七大武器。這一點,讓黃宇非常的疑惑。

「十方劍道。」步驚雲怒吼一聲,寶劍一揮,恐怖的劍影掃了出來,化作劍雨,四面八方都被籠罩在其中。

「碰……」

劍氣與元氣碰撞,炸裂開來。

強大的衝擊力,讓步驚雲被擊飛了出去,雄霸後退了三步,臉色一白,看著步驚雲,心中震撼無比,步驚雲的實力,居然進步的如此之快。

而步驚雲此時也不好受,被雄霸的三分歸元氣所傷,嘴角溢出了一絲血跡。

「步驚雲,你的修為提升得很快,不過,註定要死在這裡。」雄霸手一伸,一團元氣再度凝聚了起來。

雲次元 ,卻是無法做到。

眼看著那一道元氣球就要打在步驚雲的身上,黃宇也準備要動手,卻出現了另外一道身影,黃宇見到來人,驚訝之餘,倒也不是太過於意外。

來人正是聶風,他一刀劈出,一道刀芒劈中了那一道元氣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