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惡,玉鳳如果真害許濤失去比賽資格,我一定讓他付出代價,」青風戰神憤憤不平的道,

「戰神大人,怎麼辦,不能再為許濤爭取時間了嗎,」一旁的炎無雙小心的問道,

青風戰神皺眉怒道:「江三司是個老頑固,他肯讓許濤在比賽結束前趕來就不錯了,再讓他寬限時間根本不可能,」

這時,又有數個平台上的比賽結束了……

「讓我換身裝束替許濤比賽可以嗎,這麼多人比賽過,裁判不可能都記住選手們的樣子,」趙彌虹忽即提議道,

「不行,」青風戰神很果斷的否定道,

「裁判可不是看樣子記人的,他們至少是及道雷災境的修仙者,分辨數萬人的氣息不是難事,你如果再上台,他們絕對會發現蹊蹺,搞不好你和許濤都會失去比賽資格,」

青風戰神最後嘆息的道:「現在只能企盼許濤能及時趕到了……」

很快,又有數十個平台上的比賽結束,現在,還在比賽的平台只剩下三個,而且都已經接近尾聲,

隨著兩位天才少年勇猛的刺出自己的長劍,擊敗對手后,便只剩下一個平台的比賽沒有結束,

噼啪,

劍與劍交擊,最後的比賽即將結束,儘管勢均力敵的他們最後也將分出勝負,

這時,注視著他們比賽的青風戰神已經看出一位選手的敗勢,斷定不出三招,他就將落敗,

「要結束了……」

忽即,一條巨影突然出現在廣場的地面,而後猛的沖向比賽平台,使得還在比賽的兩位選手的動作慢了一拍,他們還沒分勝負,

影子印在平台上,這時,眾人不禁抬頭仰望,天空中,一隻巨大的銀色神鳥正輕微拍動巨翼浮定著,

在神鳥背後,兩位少年站到它的肩頭,讓眾人能看見他們的存在,

其中穿著黑袍的少年看向下方,發現只剩下一個平台還在比賽,不禁微笑起來,

「我沒來晚吧,」 「謝天謝地,總算趕上了,」看到許濤的身影出現在銀色神鳥的肩上,炎無雙如釋重負般的笑道,

青風戰神也笑了,道:「玉鳳這傢伙,果然沒讓我失望,他怕是故意在最後關頭趕來的吧,畢竟他的行為多是為了自己高興,」

觀戰眾人看到這一幕,可不像炎無雙二人這樣輕鬆,他們不禁大驚失色,因為不少人已經看出銀色神鳥的不凡,

「天啦,那是『劫乘凶獸』,相當於渡化靈師的存在,」忽即,觀戰席上有人高呼,他的話似是點醒了眾人,隨即全場驚動,驚呼聲如狂潮湧動,

三級圓滿凶獸,得機運降臨可成四級,造化凶獸,實力堪比玄陽法師,

而在造化凶獸之上,還存在「涅槃凶獸」,巔峰造化凶獸經「地火災」涅槃,成就涅槃凶獸,實力強橫,比修仙者中的及道天師更勝一籌,

這等凶獸已經脫離「獸」的範疇,可謂是凶獸中的修仙者,化身人形不過是搖身一變的事,

涅槃凶獸三轉涅槃,對應及道天師三災之境,

凶獸中,還有能匹敵渡化靈師的「劫乘凶獸」,三轉涅槃凶獸渡「天乘劫」,可成劫乘凶獸,劫乘凶獸九渡天乘劫,對應渡化靈師九劫之境,

而且,凶獸也能成仙,但卻更艱難,神界古往今來,都沒那隻凶獸成功渡劫成仙,

不過在妖界,妖獸成仙的例子倒有不少,並且妖獸與妖族本就同根同源,所以成仙之後都稱「妖仙」,

而三界修仙者,多喜歡馴化凶獸,乃至妖獸成為自己的坐騎,

坐騎可以說是修仙者身份的象徵,畢竟要馴化凶獸的前提是實力比它強橫,不然誰肯甘居人下,但也有一些特殊情況,比如你機緣巧合下救了一隻強大凶獸的性命,它要報恩成為你的坐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現在,眾人看到六劍台廣場上空出現了一隻「劫乘凶獸」,可想而知有一位至少渡化靈師修為的強者出現了,

雖然在場的渡化靈師有不少,可膽敢把坐騎帶到這裡的人卻沒有,劍典賽場的秩序不能亂,畢竟一些能人的強大坐騎光是氣息就能讓這些只是玄陽法師的劍典選手膽寒顫瑟,

就像現在,神鳥天銀出現后,原本就快分出勝負的最後兩位選手都停下了,震驚的看著天銀,身體還隱隱顫動著,

「來者何人,不知道劍典比賽是不準帶坐騎入場的嗎,」忽即,一片混雜的聲音響起,彷彿數百個人在高聲大喊,

旋即,數百道身影悄然從這兒的空間中隱遁出來,

他們一出現,便就爆發出強大的氣勢,全部都鎖定了天銀肩上的許濤二人,他們可都是及道天師,數百位及道天師的氣勢鎖定,連一般的渡化靈師都會暫時壓制,

好在玉鳳可不一般,在抵禦強大氣勢鎖定的同時,他還施法護住了身旁的許濤,不然許濤怕是當場就會被這氣勢壓得爆體而亡,

「呵呵,劍典的裁判脾氣真暴躁,這麼強大的氣勢,要是傷到了你們的選手怎麼辦,」玉鳳抵禦強大的氣勢顯得遊刃有餘,隨即笑說道,

見狀,裁判們不禁大驚,他們自信這樣的氣勢可以輕易壓制一名二劫渡化境的強者,

「休得猖狂,看招,」數十位性情衝動的裁判幾乎同時喝道,隨即便開始醞釀強大的法術,

「喲,還想動手,這裡沒人管嗎,那我可要亂來了,」玉鳳面對數百位及道天師的圍攻,依然淡定,輕聲笑道,

「都住手,」

突即,從下方一個碉堡樣的建築里,傳出這樣一個聲音,這個聲音衝天而起,在空中傳盪著,如滾滾雷霆,生生不息,

隨即,正想出手的數十位裁判都不得不停了下來,

「丙奇玉鳳,你們八奇獵神團是越來越猖狂了,不知道這劍典是我們南神域主辦的嗎,敢在這裡撒野,當真以為神界無人不成,」隨後,廣場上響起了江三司蒼老,嚴肅的聲音,

江三司是這次六劍都城劍典選拔賽的執事,但他卻不是東神域的人,本籍南神域的江三司在劍道上走了很長時間,他的劍法之高深,浩大如神界也鮮有人及,

聽到這個聲音,玉鳳的臉不禁一沉,因為憑他的感知力竟然察覺不到這聲音主人的氣息,

「南神域來的劍典執事,記得老大說,這次的劍典執事是『碧泉劍仙江三司』,」玉鳳不禁皺眉,暗想道,

碧泉劍仙江三司,南神域有名的劍仙,雖稱劍仙,但他卻沒有仙人修為,乃是一名「散仙」,

隨即,又響起江三司的聲音,道:「也罷,就讓老夫來會會你這『丙奇之首』吧,翠龍和銀虎呢,讓他們都出來吧,雖然我現在感知不到他們的存在,不過想偷襲我就太自不量力了,」


玉鳳表面還保持鎮定,隨即好似苦笑道:「翠龍和銀虎沒有來,不過我這次並不是來『獵神』的……」

略微停頓了一下,玉鳳又道:「青風戰神,人我給你帶來了,還不快出來見我,」

忽即,從廣場上的一個建築中衝出一道人影,正是青風戰神,

青風戰神飛浮到與神鳥天銀平齊的高度,遙看著玉鳳,沉聲道:「玉鳳,你要是再晚來一步,我定與你不死不休,」

「呵呵,」玉鳳苦笑,道:「這可不能全怪我,」

「許濤,劍典還沒結束,你快去比賽吧,我只能幫你這麼多了,」玉鳳隨即對許濤道,

聞言,剛才一直沉默,靜看事態的許濤點點頭,隨即拱手對玉鳳道:「玉鳳前輩,授法之恩,沒齒難忘,」

許濤這一聲前輩叫得很彆扭,畢竟他眼前的玉鳳是和他一般年紀的少年模樣,但許濤的心很真誠,因為玉鳳教給他的「通靈術」必會對他大有所益,

玉鳳笑了笑,道:「不必記在心上,我只是為了報恩罷了,就此別過,有緣自會再見,」

「恩,」許濤點頭,隨即縱身從神鳥天銀背上躍下,準確落到下方只有林毅一人站立的平台上,

玉鳳最後瞥了一眼落下的許濤,隨即躍到天銀頭頂,駕馭升空,準備離開,

見狀,數百位劍典裁判都慌了,他們趕緊拔升自己的高度,攔在天銀上方,

「休想走,」

「你們真想找死嗎,」玉鳳獨立天銀頭頂,雙手插在胸前,頗有強者風範,他怒哼一聲,不用顧及許濤的他隨即爆發出強大的氣勢,

玉鳳的氣勢很強,生生怔住了數百位劍典裁判,

「都讓開,讓他走,」青風戰神定在原處沉聲喝道,

聞言,裁判中卻是有不少人表示不甘,道:「可是……」

「混賬,我的話你們這些個雜碎都不肯聽了是不是,」青風戰神大怒,原先那名裁判已經激怒了他,現在裁判們又這般猶豫,不禁使得青風戰神怒火中燒,

隨即,江三司的聲音也響起,道:「讓他走吧,真要攔他,這六劍台就會毀了,那還怎麼進行劍典比賽,」

聽到兩位大人都開口,數百位裁判才都讓開,

「哼,知道就好,」玉鳳輕哼一聲,隨即便駕著神鳥天銀揚長而去,玉鳳的身影消失后,他的聲音卻又響起,回蕩在這六劍台上空,

「青風戰神,江三司,好好管管手下人吧,免得哪天被他們騎到頭上了,啊哈哈哈……」

聞言,青風戰神更被氣得青筋暴動,

「混賬,」

青風戰神怒喝一聲,隨即強大的氣勢爆發,衝天而起,全然是沖向了那數百位劍典裁判,

好在這些個裁判都知道自己惹怒了青風戰神,在玉鳳離去后,他們趕緊隱遁虛空,才免於氣勢波及,

「青風,忍忍吧,你和玉鳳交過手,他的實力你比我更清楚,如果真打起來,我們聯手也沒十足的把握降住他……」江三司又道,

隨即,青風戰神才不甘從高空落下,他落在了許濤和林毅的比賽平台上,

觀戰眾人被剛才發生的一切完全驚動了,彼此交流著,嘈雜的聲音響徹在廣場上空,特別是當青風戰神最後還落到許濤的比賽平台時,所有人的目光都緊隨而去,

「你沒事吧,」青風戰神壓下心頭的怒氣,溫聲對許濤說道,

許濤點頭,卻不禁緊張起來,畢竟他也察覺到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視著自己,

「青風,既然人已經來了,你便退下吧,劍典比賽可還沒結束呢,」江三司提醒青風戰神道,


聞言,青風戰神不禁皺眉,隨即投之以許濤一個鼓勵的眼神后,便就回到廣場上的建築里去,

劍典比賽重新開始,剛才發生的一切,誰都看得出焦點人物就是現在平台上的許濤,

眾人心中懷有的疑問沒有解開,但從此刻開始,已有不少人打算調查許濤的底細了,

畢竟一個讓青風戰神為之鼎力相助,且落入八奇獵神團丙奇之首玉鳳手中還被親自送還的人,值得這些神界能人們關注,

所以,儘管廣闊的空中只有一個平台要進行比賽,眾人也會看得格外認真,

平台上,許濤忽即看向林毅,與之對持,同時,黑紋劍也被他握在手裡,劍指林毅,

林毅也看著許濤,他手中的長劍終於出鞘,如雪的劍刃,鋒銳之氣幾乎如寒芒閃爍,扣人心弦,

許濤劍典成名第一戰,打響了, 廣闊的空中,飄浮的平台上,兩位少年對視,對持,各自握著手中的劍,如刀刃般凌厲的氣息忽即從他們身上瀰漫出來,

林毅先動了,從小練劍的他早受他的父親教導,奪得先機很重要,所以,林毅當即一劍刺出,腳下步法踏動,一溜煙似的就到了許濤面前,速度之快,令人膽寒,

許濤也是一驚,旋即提劍上挑,雙劍碰撞,許濤只是勉強震開了林毅的長劍,可後者卻不罷休,只見林毅持劍下斬,劃出一條劍弧,勢要斬中許濤的腦門,

可許濤也不慢,旋即握劍橫檔,咣的一聲,林毅的劍又被震開了,

林毅不退,隨即又展開新的攻勢,只見他握劍前刺,已經在許濤身邊的長劍很快,幾乎就要刺中許濤的腹部,

見狀,許濤大驚,他咬牙跺腳,霎時倒退出三丈遠,暫時拉開與林毅的距離,

可林毅乘勝追擊,縱身一躍,很快就追上許濤的身影,隨即,他的劍又刺出,

林毅的劍法很快,許濤難以招架,一時間只得邊擋邊退,


可許濤一眛的退避,那林毅的攻勢卻越加兇猛,很快林毅就佔盡了上風,

比賽看到這裡,已有不少人發出唏噓之聲,因為許濤太讓他們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