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惡。居然被一個強弩之末的黃巾亂黨耍了!」聽到宋傑的話,皇甫嵩拍了一下桌子「這個張梁也太狡猾了,遲早有一天我會抓住這個傢伙的。」

朱儁這是也開口詢問宋傑「那你們一共有幾人逃了回來,怕是兩千人所剩無幾了吧?」

「呃,實際上我們這次只損失了五百多人,但是馬軍侯戰死了,她和一個名為彭脫的黃巾將領同歸於盡了。如果不是黑夜,可能我們這群人就真的剩不下幾個了了。」

「小雲戰死了,這些陪我們一起爭戰的兄弟姐妹們又少了一個。」皇甫嵩拿起店小二上的新酒,倒了一杯后倒在地上「小雲,一路走好。」朱儁和宋傑自然也做出了同樣的動作,雅間中的氛圍一下子沉重起來。

「好了,不說那些沉重的事情了。」想要打破沉重氣氛的朱儁低頭時才發現倒在地上的酒呈現出了一種妖艷的紫色「這酒有問題!」說著一下拍掉了皇甫嵩手中的酒杯。灑在桌上的酒逐漸的從白色變成了紫色,看上去十分詭異。

「可惡,我一定要查出來到底是誰幹的!」皇甫嵩和朱儁的親兵在第一時間守住酒館的兩個門,不許任何一個人出去。一個親兵跑酒館,沒過一會就帶著一隊包圍了整個酒館。

被親兵押到皇甫嵩和朱儁面前的酒館老闆跪在地上瑟瑟發抖「將,將軍,這真的不是我乾的。您就是給我天大的膽子,我也不敢下毒毒您啊。」

「將軍,我們在酒館的柴房中找到了這具屍體。」兩個士卒拽著一具屍體來到了所有人面前。

酒館老闆聽到有人的屍體被士卒拽過來后,不斷磕頭「將軍大人,真的不是我乾的,求您不要殺我。」

「這個人你認識嗎?」皇甫嵩指著地上的屍體詢問。

看了一眼的屍體的酒館老闆點頭「認識,他是我們酒館的店小二。」

「他是店小二?這個人可不是當時給我們送酒的人。」皇甫嵩看著躺在地上的屍體眉頭緊皺「說起來,珺珺你還記得給我們上酒的人是什麼樣子的嗎?我現在已經完全沒有印象了。」

「給我們上酒的店小二?」思考了一會兒的朱儁搖頭「我也記不清他的樣貌了。唯一還有印象的就是他是一個男的。」

皇甫嵩轉頭看向了跟著自己來到酒館喝酒的親兵們「你們對那個給我們上酒的店小二還有什麼印象?」

親兵們的回答卻比兩人想象的還要詭異,所有的親兵都表示自己根本沒有看到有人進入到雅間中。下毒事瞬間變得撲朔迷離。

宋傑的心中則對這個『店小二』的身份有所確定,在走到店小二的屍體邊蹲下查看他脖子上的傷口后,心中更是做出了決定。「原來如此,就事不知道這個傢伙是哪位大師教導出來的。」

注意到宋傑動作的朱儁一臉好奇「宋傑,看你這麼認真的檢查屍體,你莫非有了什麼發現?如果有的話,盡可以大膽的說出來。」

「我的確有了一些發現,我知道能夠造成這種傷口的武器是什麼,這是一種非常隱蔽的近距離武器。」走到皇甫嵩和朱儁身邊的宋傑小聲說到「它的名字叫袖劍。」一縷寒芒在兩人的眼前一閃而過。

宋傑又拿起了那壺毒酒詢問兩人「但這種毒藥卻是從來沒有見過的,兩位將軍,不如我們找個人來試試這毒藥吧。」

「好,那就讓我們看看這詭異的毒藥讓人喝了會變成什麼樣吧。」頗為好奇這種毒藥效果的皇甫嵩把酒直接灌進了酒館老闆的口中。

「求將軍饒命,呃。」酒館老闆捂住自己的喉嚨倒在地上。一株血紅色的植物從酒館老闆的口中長出,隨著植物上的紫色花骨朵逐漸變大,酒館老闆的身體逐漸變小,最後只剩下了一朵有著血紅色枝葉,紫色花朵的植物。

看地上的詭異植物眾人紛紛倒吸一口冷氣「嘶,這玩意到底是什麼東西?」雖然很好奇地上的植物,但卻沒有一個人敢觸碰這個剛剛吞噬了一條生命的植物。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我說怎麼聞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原來這裡有一朵紫血花啊。」走進酒館的莉莉絲徑直撿起了地上的詭異花朵放在自己的瓊鼻前深吸一口氣「好懷念的味道,就像又回到了希瓦諾平原一樣。」

宋傑一臉緊張的指著莉莉絲手中的紫血花「莉莉絲,你手中的這個名為紫血花的植物可是剛剛殺掉了一個人。」

「沒關係啦,主人。我還好奇為什麼這朵紫血花又鮮艷又香氣四溢呢,原來這樣。」莉莉絲把紫血花塞到了宋傑的手中「只要你不把紫血花的種子和水一起喝進肚子里就不會有任何的生命危險。不過紫血花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呢?」

「有人想用這種植物來殺我和珺珺。」皇甫嵩說著就把自己面前裝著紫血花種子的酒壺摔在地上,留下了一片紫色的痕迹。

「用紫血花的種子來殺人?」聽到皇甫嵩的話,莉莉絲臉上的表情立即變得猙獰起來「要是讓我知道是哪個混蛋準備做這麼暴殄天物的事情,我一定要活剮了他。」隨後又一臉可惜的看著地上的紫色痕迹「真是可惜了這些紫血花的種子了。」

「莉莉絲,看來你的國家有這種名為紫血花的植物,那就給我們介紹一下吧。」皇甫嵩看著莉莉絲「紫血花的花香的確很好聞,就是她生長的條件有些讓人毛骨悚然。」

「希瓦諾平原在很久之前是諸位國(魔)王大戰的地方,每年(天)都有不計其數的勇士死在那裡,因此希瓦諾平原又被成為血腥平原。」宋傑耳邊出現的聲音和其他人聽到的截然不同。

從宋傑手中拿起紫血花的莉莉絲把玩著手中的紫色花朵「慢慢的,希瓦諾平原上出現了一中紅色枝葉,紫色花朵的鮮花,這就是紫血花。紫血花是一種通過吸取血肉才能夠成長的植物,也只有歷年大戰的希瓦諾平原才能夠讓它們生長,繁衍。」

「隨著紫血花遍布了大半個希瓦諾平原,不忍破壞如此美景的國(魔)王們也不在希瓦諾平原大戰,但為了保證紫血花每年都能夠有足夠的養分成長,所以每年都會在希瓦諾平原上進行奴隸角斗,贏得人能夠獲得自由,死去的人則會成為紫血花的養分。」

「紫血花之所以會出現在希瓦諾平原也有一個凄美的傳說,相傳在眾王大戰的時候,有一對身處敵對國家的王子和公主成為了戀人,但她們的身份卻讓他們無法在一起生活。」

「被各自父親命令統領軍隊前往希瓦諾平原和敵軍對決的兩人為了永遠能夠在一起買到了兩枚紫血花的種子,在奔赴戰場的第一天在士兵們的注視下,兩人擁抱在一起,把自己手中的泡著紫血花種子的水餵給了對方。」

把紫血花放在一盤牛肉中的莉莉絲停頓了一下「他們最後變成了兩株纏繞在一起的紫血花,紫血花在我們的國家重也就有著『愛你至死不渝』的含義。所以那個用紫血花種子當做毒藥的傢伙真的很讓人火大。」

看著紫血花的皇甫嵩在聽完了紫血花的故事後,對紫血花的感官也不在那麼害怕「怪不得莉莉絲你這麼生氣,原來紫血花還有這樣的故事。」

莉莉絲把在吸取完醬牛肉后綻放的越發艷麗的紫血花拿在手中,原本存在的紫色花朵此時已經近乎凋謝,在莉莉絲把枯萎擴的花瓣盡數摘到后,紅色枝幹的頂端只剩下了一個大拇指大小的紫色圓球。

「這就是紫血花的果實,裡面會有種子。這可是製作香水的上好產品。」小心翼翼的把紫色果實摘下的莉莉絲把這枚果實逐一放在皇甫嵩幾人的鼻翼下。

聞了一下的宋傑看著莉莉絲「感覺像是茉莉和薰衣草混合在一起,但在香氣比二者濃一點兒同時又不失素雅,真是特別的香氣。」

莉莉絲拿起桌子上小巧的酒杯「雖然紫血花的果實充滿香氣,但是想要得到一瓶紫血花的香水可是需要上千顆這樣的果實的,而得到的香水也就只有酒杯這麼大。」

「莉莉絲,香水是什麼東西啊?」皇甫嵩和朱儁彷彿女性天性一般的把自己的注意力轉移到了香水上,至於刺殺她們未遂的刺客早已不知被兩忘到了哪裡。

「香水是一種化妝品通常情況下都是用花瓣作為原材料,但也有想使用紫血花果實這樣的其他原材料。把香水灑在身上后就能夠保持一整天自己都是香噴噴的。」莉莉絲說著把紫血花果實小心翼翼的放了起來,開始為兩人介紹香水。

一頭黑線的宋傑開口「我說啊,我們現在最要緊的事情不是解決擺在眼前的殺人案嗎,兩位將軍就不要和莉莉絲一起討論香水了。」

皇甫嵩和朱儁異口同聲「抓刺客的事情就全權交給你了,我們相信你一定能夠辦好這件事情。」隨即再次和莉莉絲聊的火熱起來。

無奈嘆氣的宋傑擺擺手「兄弟們都撤了吧,兇手現在應該早就跑了。」得到宋傑命令的隊率在向宋傑行禮后帶著自己的手下離開了酒館。

宋傑隨即又看向了留在酒館中的親兵和百姓「兩位將軍的安危就交給你們了,無關人士都走吧。」為了避免再被刺客溜進去,這一次親兵們站成一圈,在三人的外圍圍成了一道人肉城牆。

走到旁邊一家酒館的宋傑用袖劍在外牆上留下了兄弟會的標誌後走了進去。面對招呼自己的店小二,在桌子上放了二兩碎銀的宋淡淡的開口「等人。」

在酒菜上好了一會兒后,一個穿著白色斗篷的人坐在了宋傑的對面「是你?」

「是我。」宋傑點頭,看向了籠罩在白色斗篷中的人影「是你?」

「抱歉,我不知道她們是你的人,我不會再對她們出手了。」斗篷人影看著宋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有人在殺我們這樣的人,你自己一定要小心一些。」隨即飄然離去。 「有人在殺我們這樣的人?聽起來不像是輪迴者,也不是意外,而是真的有人在清理這些輪迴者,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把玩著手中酒杯的宋傑皺眉思考著。

一個清麗的女聲突然出現在了宋傑的耳邊「閣下何必如此煩惱,此事又不會波及至你身邊的人。傳說中的真命天子,真是百聞不如一見。」

宋傑看著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穿著斗篷的女人,一臉疑惑「你到底是誰?」

「我是你的朋友,不是你的敵人,不過你的所作所為倒的確是讓我的一個老友頗為生氣啊。」伸出自己玉手的斗篷女人沾著酒水在桌子上畫出了兄弟會的標誌「我想知道這個標誌是什麼意思。」

「這個標誌是刺客兄弟會的標記。它是一個龐大的組織,我之所以會畫這個標誌,是因為想要刺殺皇甫嵩和朱儁的人有這個兄弟會特有的武器。」宋傑說著就把自己左手的袖劍彈出「喏,就是這個。」

「好精緻的刺殺武器。」斗篷人細細觀察著宋傑左臂的袖劍「等我殺了那個傢伙之後我也要農一個來玩玩。」

宋傑饒有興趣的看著面前的斗篷人「既然你知道我的來歷,是不是也應該把你的真實身份告訴我了,南華現在只想殺了我,所以你不是左慈就是于吉,你到底是她們中的哪一個呢?」

摘下斗篷帽子,露出自己絕美容顏的少女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用左手理了一下自己亮白色的頭髮「我是左慈,真命天子果然不同凡響,輕鬆的就猜到了我的名字。」

「呃,這個,嗯。」看著面前的左慈,不知道自己該如何稱呼的宋傑不禁顯的有些麻爪。

看著宋傑恍若獃頭鵝一樣的左慈掩口嬌笑,發出一串銀鈴般的笑聲「你稱呼我小慈便好,雖然我有著一頭白色長發,但我可絕對不是南華和于吉那樣的老太婆。」

「你這個小傢伙居然敢說我是老太婆!」一個穿著黑色長袍的黑長直眼睛御姐出現在了左慈的身邊用手抓住左慈的臉龐向左右扯開「看我不好好教訓你這個小傢伙一下!」

被黑髮御姐抓住的左慈變成白煙消失,真正的左慈出現在了宋傑左側,對黑髮御姐做了一個鬼臉「反正你比我大,自然就是老太婆咯。」

「我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訓你這個小傢伙一下。」黑髮御姐隨手甩出一張符把左慈禁錮在原地「你這個飛機場!看我怎麼收拾你!」

被一個圓柱型金色光罩罩住的左慈一副死鴨子嘴硬的樣子,對著黑髮御姐做著鬼臉「哼,老太婆,有本事你就來收拾我呀。」

在黑髮御姐走到距離左慈只有三步的時候,同樣的金色圓柱禁錮住了黑髮御姐,被禁錮中的左慈再度消失,這一次出現在宋傑的身後,抓著宋傑的衣服躲在宋傑身後,探出腦袋對黑髮御姐做著鬼臉。

被禁錮的黑髮御姐也消失不見,真身出現在了左慈的身後,悄悄的從左慈身後接近。彷彿知道黑髮御姐位置的左慈使勁把宋傑轉了180°。面對面的宋傑和黑髮御姐感覺到自己嘴唇上傳來的觸感后瞪大了眼睛。

回神的宋傑趕緊向後退一步「那個,於姐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嗯?」聽到宋傑稱呼的黑髮御姐皺起秀眉,身後還出現了黑氣「我是于吉沒錯,但你剛才對我的稱呼是姐姐嗎?」

一頭冷汗的宋傑想到剛才左慈對於吉的稱呼后立即改口「不是不是,於妹妹。我剛才真的不是故意的!」

「這還差不多。」于吉看著宋傑「剛才什麼都沒發生,你知道了嗎?」

「知道。」宋傑不斷點頭「我只看到了小慈和於妹妹來找我。那到底為何時找我?」

「算你小子識相,要是你能給我一些紫血花的香水,倒也不是不可以給你一個機會。」于吉一臉滿意的點頭「至於我們來找你的原因則是南華。。」

左慈和于吉臉色變得嚴肅起來「你應該知道南華把三卷太平要術給了張三姐妹,並成為了她們的師傅。但南華的想法可不是想要黃巾一統天下,而是想要天下大亂。」

宋傑點頭「這我知道,而且她還在張三姐們的腦海中留下了禁制,現在張寶和張梁腦海中的禁制已經被莉莉絲解除了,不過我更好奇的是她想要天下大亂是為了什麼?」

「她想要的是傳國玉璽。」于吉說出了南華的想法「傳國玉璽是所有天下至寶中僅存的一件還留存於世的,諸如九鼎,太阿、軒轅等神劍現在不是存於哪位大能的洞府之中,就事不知在何處了,就連藏於皇宮中高祖用於斬白蛇的赤霄寶劍亦是不知所蹤。」

「這天下最後一件至寶,傳國玉璽因為被眾多大能盯上,倒也因此而因禍得福,諸多大能只敢覬覦不敢行動。但現在這天下只剩下了我們三個仙人,實力比我和小慈高了不知道多少的南華自然是不會放過這個難得機會。」

「嘶,傳國玉璽。」聽到于吉的解釋,宋傑不禁倒吸一口冷氣「南華想要趁著天下大亂的時候奪得傳國玉璽,這就能夠解釋她為什麼要讓黃巾軍出現了,十六字的口號應該也出自於她。」

左慈也不住的點著自己的腦袋「沒錯,那個老太婆才是讓這天下大亂罪魁禍首,先是增強天災,又是黃巾起義,哪一個不是她煽動的。」

于吉說出了自己的想法「我們希望你能夠幫助我們解決南華,讓著這天下恢復太平。」

「可以,你們需要我做什麼。不過我可不認為我有能夠解決南華的實力。」

「你只需要想辦法統一天下,取得傳國玉璽並保管好就行了。我和小慈會解決南華,另外我還留了一些跟著你來到這個世界的人他們也會成為你的敵人。」于吉把一個玉佩放在宋傑手中「這個玉佩能夠幫你抵禦南華的攻擊。你一定要隨身帶好。」隨即和左慈消失在宋傑的面前。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果然還是被卷進一場大麻煩中了。」看著自己手中還帶著體溫的玉佩知道自己沒有做夢的宋傑一臉無奈「居然要把傳國玉璽弄到手,真是一個艱巨的任務。希望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的把傳國玉璽搞到手。不然可是會成為眾矢之的的。」

終於結束了和兩位將軍暢談的莉莉絲坐到了宋傑的身邊「主人,你在這裡坐著幹嘛呢?難道是打算改善一下伙食?」

宋傑長嘆一聲「只是在這裡等人而已,不過不僅等來了要等的人還等來了一個大麻煩。」隨即便把發生的事情告訴了莉莉絲「你也知道,這傳國玉璽可是一個燙手山芋。」

心生一計的宋傑一臉壞笑「我得想辦法弄一個假的傳國玉璽,到時候把這個假玉璽丟出去讓各路諸侯去搶,我們則把真正的玉璽偷偷弄到手,到時候就能看上一場『各路諸侯為了爭奪玉璽大打出手』的好戲。」

莉莉絲一臉好奇的看著宋傑「那主人你打算怎麼弄到真的傳國玉璽?這個東西可是在皇宮中的。」

「等去了洛陽之後想辦法來一個狸貓換太子就行了。不過在這之前還是先把眼下的事情解決了再說吧。好了,我們回去。」宋傑和莉莉絲隨即便走出了酒館「miku現在和桃香住在一起。我們趕緊去看看她們。」

來到城主府左側第一座府邸的宋傑剛走進院門,一個溫香軟玉就撲進了他的懷中「小傑,我終於找到你了!」這個穿著長裙,藍色雙馬尾,聲音有些哽咽的少女自然就是miku。

「沒事了,以後miku再也不會擔驚受怕了。」宋傑說著緊緊的抱住了懷中的miku「在和張梁分開的這段時間有沒有受傷?」

「沒有。看到小傑沒事我就放心了。」感受著面前熟悉的氣息的miku把自己的腦袋埋在宋傑的懷中,閉上自己的眼睛,一臉幸福安詳的模樣。

看著絲毫沒有打算分開的兩人,輕咳一聲的莉莉絲急忙開口「你們兩個注意一下影響好不好,不要把其他人當成木頭啊!」

在莉莉絲的提醒下宋傑和miku這才依依不捨的和對方分開,這才發現莉莉絲也在這個世界中的miku驚呼「莉莉絲,你怎麼也在這裡?」

「難到就允許你來找主人,不許我來找主人嗎?」走到miku身邊的莉莉絲在她的耳邊小聲開口「等晚上我再告訴你,此事說來話長。」

桃香則是走到了宋傑面前,用一連串的問題歡迎宋傑「小傑,你和莉莉絲還有miku她們究竟是在那裡認識的?難道你去過其他的國家?還有莉莉絲和miku的國家究竟在哪裡?」

「姐姐!」同樣回到了長社城的玲玲在看到桃香后立即衝到桃香的面前,苦著小臉揉著自己的肚子「我和二姐買了不少菜,姐姐快給我做些好吃的吧,我都餓壞了。」玲玲的肚子應景般的發出了一聲悲鳴。

「好,我這就去給你們做飯。」迫於無奈之下的桃香只得暫時放棄詢問宋傑,用自己的手撫摸著玲玲的腦袋「玲玲想吃什麼?」

「我要吃肉!」玲玲高高舉起自己的右手「我和愛紗姐姐買了許多豬肉,還有醬牛肉,今天我一定要好好的大吃一頓。」

「玲玲,不可以挑食,不然會長不高的。」和張梁等人一起買東西回來的愛紗在玲玲的腦袋上彈了一個爆栗。

被打疼了的玲玲眼淚汪汪的捂著自己的額頭上「我知道了啦。我會吃青菜的。愛紗姐姐不要打我腦袋,會變傻的!」

「玲玲不會變傻的。」宋傑走到玲玲的身邊揉著她的腦袋「因為玲玲已經夠傻的了。」

桃香嗔怪的看了宋傑一眼后,把桃香拉到自己面前,蹲下安慰眼中噙著淚水的玲玲「玲玲才不會變傻,只會越變越聰明。跟姐姐去廚房,想吃什麼姐姐給你做好不好?」

「嗯,我要吃肉。」眉開眼笑的玲玲跟著桃香走進了院子中。

依次路過宋傑的愛莎、張梁、蘭、菊均是學著桃香的動作看了宋傑一眼後走進了院子中。

miku也是一臉不滿的看著宋傑「小傑,你什麼時候開始欺負小孩子了?」

宋傑一臉尷尬的撓頭「我只是想開個玩笑而已,真的沒有想要欺負她的想法。等下我會和玲玲聊一會兒的,眼下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隨即就把自己的目光投向了一隊正在向府邸靠近的女性士卒,被她們保衛其中的自然就是被四個士卒抬著的張寶。

「張寶妹妹這是怎麼了?」miku看到了被女性士卒抬進宅邸中的張寶,一臉疑惑「還有張梁為什麼又回來了,她不是黃巾軍嗎?」

「她們現在已經不是黃巾而是我的手下了。」宋傑對miku說道「miku,你跟我說說你為了保護張寶和張梁而出現護盾到底是怎麼回事吧。」

miku搖頭「我也不太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當時我只是想保護她們,然後那個護盾就出現了。」隨即又詢問宋傑「小傑,莉莉絲是怎麼來到這個世界的,反正現在就只有我們兩個在這裡。」

在仔細的看了一眼周圍確沒有其他人後,宋傑才miku的耳邊小聲說道「那是一個輪迴者自己作死。她想用自己的一切召喚出一個高級魅魔然後讓她來解決我,但她用一切召喚出來的是莉莉絲。」

「原來莉莉絲是這麼來到這個世界的。那我們接下來怎麼辦呢?」

「明天隨大軍一起前往廣宗解決黃巾之亂。之後還要想辦法解決攤上的一個大麻煩。至於是什麼等會一起告訴大家。」又想到左慈和于吉安排給自己的事情的宋傑不禁無奈嘆息。

「你們兩個就不要再門口杵著了,快來幫忙,飯菜馬上就好了。」看到宋傑和miku依舊站在門口的愛莎趕緊對兩個人招手。

「好,我們這就來。」答應了一聲的宋傑看著miku「miku我們去幫忙吧,說起來,這段時間你都吃的什麼東西?」

「自然是空間戒指中存放的食物。」miku對著宋傑吐了一下舌頭「畢竟這個時代的做飯方法我一點兒也不會。」 「我們現在就說說接下來的安排,明天張梁先陪我去一趟曹軍大營,曹操軍中的大將不知道是中了你還是你二姐的道術到現在都處於昏迷中,明天就幫她解除一下身上的道術吧。」吃過午飯後,宋傑邊把大家喊到一起,一起商議接下來的計劃。

「miku和桃香,還有張寶和那些保護她的女兵就交給菊和蘭了,你們跟在大軍中,一定要保證她們的安全,解除曹軍大將身上道術的張梁也和你們一起。」

「主公您放心,我和菊一定會保護好大家的。」蘭的臉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我們兩人都有武將技,再加上張梁妹妹的道術和那些女性士卒,根本沒有任何問題。」

宋傑又把自己的目光投向了元福等人「元福,愛莎還有莉莉絲和我一起帶著我們手下的一千五百士卒率先向著廣宗前進,爭取搶在張燕通知張角之前解決張角腦海中的禁制。至於玲玲就和大部隊在一起,雖然玲玲戰鬥很高,但是玲玲還是留下來保護大家。」

「大哥哥,我不要,我要和你們一起去。」聽到宋傑的話,臉頰鼓鼓的玲玲三兩下把自己口中的食物咽下「玲玲的破軍可是很有用的。」

「乖玲玲,聽話。」宋傑說著把早已準備好的棒棒糖塞到了她的口中「要是你和桃香姐姐她們待在一起,每天你都可以從miku姐姐哪裡要一根這樣的糖。要是跟著我可就不禁沒有糖吃,就連吃飯也只能幹糧了。」

在美食和棒棒糖的誘惑下,玲玲最終還是選擇了陪同桃香一起隨同大軍出發「那我還是和桃香姐姐她們在一起,我一定會保護好姐姐們的。」

「這才是乖玲玲,哥哥再給你一根棒棒糖。」宋傑又把一根棒棒糖塞到了玲玲的手中「這是哥哥的道歉禮,早上的時候不應該那麼說玲玲的,我們的玲玲可聰明了。」

眉開眼笑的玲玲擺手道「沒事的,桃香姐姐早就跟我說哥哥不是故意的,所以我早就原諒哥哥了。」

「呃,看來我這是賠了一塊糖啊,我現在要把這塊糖要回來。」宋傑說著就要從玲玲的手中搶回那一根棒棒糖。隨即和玲玲在房間中鬧做一團。

看著宋傑的所作所為,miku無奈搖頭「好了,那我們就去收拾一下東西吧,明天就要離開這裡,可是有許多東西需要收拾一下的。」幾個女生紛紛起身幫助miku收拾東西。

和玲玲笑鬧了一段時間的宋傑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玲玲要玩你就自己玩吧,哥哥就不陪你了。現在哥哥要處理正事。」

「哥哥一定要注意休息,我去找歡歡玩。」乖巧點頭的玲玲隨即走出了房間,找到了被拴在後院中的歡歡,翻身而上在院子中來回跑動。

「主公,地公將軍醒了。」就在宋傑看著院子中的玲玲大肆破壞無奈搖頭的時候,一個負責照顧張梁的女兵面露喜色來到宋傑的身邊「人公將軍現在就在地公將軍休息的房間中,讓我來請您去一趟。」

「好,我們現在就去。」點頭的宋傑在女兵的耳邊叮囑道「另外記得和所有的女兵說,以後不可以用『地公將軍』、『人公將軍』這樣的黃巾特有稱號來稱呼其他人,這是會引來殺身之禍的。」

「是,那我現在就帶您去兩位小姐在地方。」女兵點頭后帶著宋傑走進了張寶和張梁休息的房間中。

走進房間的宋傑看著坐在床上一言不發的張寶,走到張梁身邊小聲詢問道「張梁,你姐姐還好嗎?」

「姐姐她沒事,就是有些無法接受師傅只是把我們當成棋子。我會好好勸勸她的。」張梁搖頭「二姐是一個堅強的人,她很快就能夠從這樣的狀態中走出來。」

坐在床上的張寶確如張梁所說的那樣,很快就從這樣的打擊中走了出來,同樣也接受了現狀「張梁,你就不要和主公在一起竊竊私語了,我現在沒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