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

一眾聖刀州弟子,都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所以,以後你們不要再招惹那林寒。」

落冰雪眼神帶著一份凝重,出聲說道。

「是,落師兄。」

一眾聖刀州弟子都是打消了心頭的念頭,紛紛抱拳道。

廢話。

讓他們大師兄都是如此忌憚的存在。

他們自然不敢再招惹。

而此時,獸潮散去的戰場之上。

「剛才只是開個玩笑,並不是真的想讓林寒你和那落冰雪對上。」

陳玄機看向林寒,哈哈一笑道:「自古英雄出少年,這句話用在林小兄弟身上,再合適不過了。」

「陳兄謬讚了。」

林寒微微搖頭,出聲說道。

這陳玄機,倒也算是個光明磊落之人。

而且其身份,倒是值得自己一交。

陳玄機抱了抱拳,道:「剛才還沒有正式介紹,在下陳玄機,太玄州大師兄。」

林寒也是同樣抱拳,笑著道:「在下林寒,來自雪州。」

「雪州?」

陳玄機目光微微一閃,他從來沒有聽過這個州,看來只是某個小州。

但陳玄機很好隱藏的眼神中閃過的詫異,笑著道:「林兄從微末中崛起,值得稱讚。」

雖然林寒的身份,遠遠媲美不了這些強大州中的天驕。

但其強大無比的實力,確實得到了所有人的認可。

沒看到。

就算是落冰雪和陳玄機這些僅次於高級州的頂級天驕,都是對林寒鄭重以待,不敢有絲毫怠慢。

此時,周圍不少人都是眼神帶著羨慕,看著這一幕。

「這林寒,若是能夠成長起來,半年之後在那萬州大戰中,絕對能夠一舉崛起,魚躍淺灘,一朝化龍!」

不少人都是暗暗驚嘆道。

接下來,陳玄機和林寒再次相談了一會,陳玄機便是起身告辭。

而林寒,也再次回到了自己的團隊中。

只是此時,無論是歐陽心月,還是慕寒,亦或是紫羽仙子,看向林寒的眼神,從一開始的輕視,到鄭重,再到如今的敬畏。

「林兄,這一次你的名號,恐怕將會響徹整個冥古戰場中的所有低級州和中級州。」

慕寒深色帶著一份興奮,出聲說道。

歐陽心月美眸中的清冷也是散去,出聲道:「林寒,此戰之後,絕對沒有人再敢找我們的麻煩。」

紫羽仙子也是點點頭,眼神帶著一份自豪。

畢竟,當初可是她尋找到了林寒,從其加入了自己的團隊。

不知不覺,這個小小的團隊中,所有人都是有意無意,將林寒,當成了主心骨。

「此次獸潮結束,我們終於可以進入死亡山脈的深處。」

林寒也是喃喃一聲。

只不過,這個時候,林寒卻是想到了先前自己回來路上,看到了那神秘的高級州一行人。

「看來,此次死亡山脈中的東西,太過吸引人,連高級州中的強大天驕,都是潛伏而來。」

林寒心中想著。

無論如何,對於山脈深處的那些寶物,尤其是劍皇道樹和冥古密藏的鑰匙,林寒都是勢在必得。

當然,這種想法,在每個人心中都是存在。

最後誰能夠得到,那就要看各自的本事了… 獸潮終於散去,夜幕之下,所有人都開始休息,準備明日的最後進軍。

林寒一行人也是默默在原地搭起了帳篷,開始吞服各種療傷聖葯,恢復體內消耗的力量以及傷勢,以便為明日做最充足的準備。

一夜無話。

當清晨的曙光,灑遍整個大地的時候。

這處戰場上,所有來自天雷城的年輕天驕,都是紛紛蘇醒過來。

每個人眼神都是涌動著一種火熱之意,朝著那死亡山脈深處望去。

因為那裡面,潛藏著無數天材地寶以及機緣造化。

此時,林寒負手而立,他步行走在大地之上。

紫羽仙子、歐陽心月以及慕寒,都是跟在其背後,隱隱間以林寒為主。

周圍的年輕天驕,不時的投射過來幾道敬畏的目光。

在所有人眼中,林寒此時的地位,已經足夠和陳玄機以及落冰雪媲美了。

「終於能夠踏入死亡山脈的真正深處,據說,那冥古密藏的鑰匙,就隱藏在一處叫做『死亡冥窟』的地域。」

紫羽仙子知曉不少消息,此時出聲說道。

「死亡冥窟?」

林寒點了點頭。

他能夠想象到,當無數人馬,集結到那死亡冥窟,絕對會爆發大規模的衝突。

屆時,必當又是一次慘烈的殺戮。

這個時候,林寒又想到了自己昨日見到的那一群神秘的高級州中的年輕天驕們。

若是遇到那些人,不知道天雷城的天驕們,能不能抵擋得住。

畢竟,就算林寒對自己十分自信。

但也沒有自大到憑藉自己一人之力,便可與一個高級州中的所有年輕天驕抗衡。

「希望那些高級州的人,不要太難對付吧……」

林寒呢喃一聲,就連他,也是感到有些頭疼。

看來此次劍皇道樹和冥古密藏的鑰匙,都是不好奪得啊…

……

而就在天雷城一眾年輕天驕朝著死亡山脈深處進發時。

另一條道路之上。

一群神秘的一行人,也是在快速行走。

這些人,正是林寒昨日看到的那群高級州的天驕們。

為首一人,正是那踏入真正涅槃聖境級別的金袍男子。

「少主,天火州的杜青雲恐怕也是來到了這死亡山脈,有幾個兄弟發現了天火州天驕們在這山脈中遺留下來的痕迹。」

金袍男子背後,一個年輕天驕出聲道。

金袍男子點了點頭,眼神露出一絲奇異之光,笑了笑道:「這冥古戰場中,有著無數寶藏,但中央戰場大地上的那些寶藏,都是被那些頂級大州中的強者給霸佔了,現在這偏遠之地,卻是出現了一個冥古密藏,天火州的人,自然不會放過。」

「我們要不要布置一些手段,將那天火州的人給阻攔在外面。」

一個弟子出聲道。

金袍男子搖搖頭,眼神中閃過一絲深謀遠慮,道:「雖然天雷城中的那些人,被我們利用,但通過這場獸潮,我們也能看出這些人當中還是有著不少強大的存在的,若是在深處遇到,只靠我們一個金聖州,恐怕抵擋不住,就算抵擋住,也是元氣大傷。」

「少主的意思是?」

周圍不少金聖州的弟子都是眼神露出思索之色。

「必要的時候,我們可以和天火州那群傢伙聯合起來,先將天雷城中的那些年輕天驕鎮壓了再說。」

金袍男子笑了笑說道。

「少主英明!」

周圍一眾弟子都是紛紛抱拳,恭敬說道。

「走吧,天雷城的那群人,恐怕也是快到了斷崖。」

金袍男子出聲,帶著一眾金聖州的弟子離去。

不過就在這些人離去的瞬間。

嗡!

空間一陣波動。

一道身姿婀娜的黃衣少女,在一棵大樹上顯身而出,一張可愛的臉蛋上,大眼睛撲閃撲閃,顯得古靈精怪。

她看向金袍男子等一眾人離去的方向,眼神帶著一絲喜意,呢喃道:「沒想到,這種偏遠之地,都能出現一枚冥古鑰匙,還真的是意外之喜呢……」

……

而此時,死亡山脈,另一條山路之上。

天雷城中的眾多天驕,分散成一個個小團隊,都是在匆忙趕路。

他們要在日落之前,進入那深處的死亡冥窟。

那裡面,可是有著劍皇道樹、以及冥古密藏鑰匙這些讓人心動的存在。

所有人都是加快了腳步。

不到片刻的時間,終於整個大部隊,趕到了一處巨大的斷崖之前。

斷崖前方,漆黑一片,根本看不清深處是什麼。

但所有人都是發現了,一條橫貫千米大地的鐵索,拴在這斷崖之上。

而那鐵索的另一端,則是延伸向斷崖深處那片幽深黑暗之地。

「只要渡過這鐵索,便可進入死亡冥窟。」

紫羽仙子小聲說道。

林寒、歐陽心月以及慕寒,都是眼神動了動,顯露出一絲火熱。

紫羽仙子、歐陽心月和慕寒,他們縱然明白如今自己得到冥古密藏鑰匙的可能性很低。

但要知道,這死亡冥窟之中,可是生長著無數天材地寶,以及一些遠古強者留下來的寶物,只要得到一件,他們的實力便可得到巨大的提升。

因此,跟在眾人背後分一杯羹,三人其實已經滿意了。

林寒此時漆黑的眸子盯著那斷崖深處的幽深地域,顯得無比的深邃,沒有人知道這一刻他在想些什麼。

「衝過去!」

人群中,有天驕直接大吼道。

這一刻,無數寶物近在咫尺,所有人都是熱血沸騰,眼神充滿著貪婪和火熱之色。

不過就在眾人準備渡過那條鐵索的時候。

「止步!」

一道充滿冷意的大喝聲,卻是陡然自高空上炸響。

唰!唰……

幾乎就在下一個,十幾道身影從高空降落,正好站在了斷崖邊緣,擋住了天雷城中的所有天驕。

這群人中央,一個身穿金袍的英偉男子負手而立,淡淡掃射了天雷城眾多年輕天驕一眼,居高臨下道:「你們最好止步於此,不要再試圖前進一分一毫,因為,你們沒有資格。」

轟!

伴隨著這金袍男子的霸道話語,一股無比恐怖和壓抑的氣勢,從他的身軀中陡然噴薄而出,像是一座蒼茫的大岳,瞬間壓在了所有天雷城天驕的身上。

所有人都是面色大變,感受到了一種來源於骨子中的可怕壓力。

「真正的涅槃聖境強者……」

所有人都是喉嚨發乾,艱難的從口中吐出這幾個字。

真正踏入涅槃聖境的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