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不是,我都已經讓我家夫人,在家裡安息了,這六公子招惹不起啊!」

「哎吆我去,我怎麼把這事兒給忘記了,諸位兄台,我先行告辭啊!」

一道道嘀嘀咕咕的聲音不斷的響起。

林逸則是抿嘴一笑,不去理會,直接一臉幸福的帶著齊曉雪朝著齊家而去。

齊王峰。

齊家坐落的山峰,無座大山,緊緊的挨著一起,高低錯落,猶如無根手指拱衛蒼穹一般,給人一種大氣磅礴之感。

「夫君,學究天人,不知對我齊家這風水有何見解呢?」

齊曉雪吹著山風,幸福的像一個孩子一樣,靠在林逸的懷裡,盯著遠處的齊王峰嬌笑道,自從成為了林逸的女人之後,這齊曉雪也是越發的粘人起來,此時,那可愛慵懶的樣子,簡直說不出的魅力。

林逸聞言,也頗有幾分賣弄的意思,盯著齊王峰看了一遍之後,才咧嘴笑道:「這齊王峰有五座大山拱衛而成,猶如河圖洛書之中記載,權傾天下的局勢,住在這裡的人,自然是非富即貴,只是……」

說到後半句的時候,林逸的眉頭卻抑制不住微微皺了一下,這齊王峰的風水的確不俗,只可惜,在第三座大山跟第四座大山之間卻有一個巨大的峽谷。

這峽谷猶如一個漏斗一般,會使得齊王峰的氣運順著那漏斗一樣的裂縫悄然溜走,雖然這個過程無比的緩慢,可如果齊家一直住在這裡,恐怕早晚都會落魄的。

「只是什麼?」

齊曉雪一聽,林逸竟然有些遲疑,慌忙起身,扭頭盯著水汪汪亮晶晶的大眼睛,不解的盯著林逸問道。

「只是按我看來,這齊王峰恐怕只有十二年的大運了,如果是我的話,要嘛想辦法修改群山走勢,改運,要嘛就舉族搬遷!」

林逸盯著齊曉雪溫柔寵愛的笑道。

「混賬東西,我齊王峰昌盛數百年,豈是你區區一個毛頭小子在這裡胡亂指點的?」

林逸話音剛落,一道憤怒的呵斥就驟然從遠處傳來,赫然是一名老者騎著一頭梅花鹿走了過來。

這梅花鹿乍一看,跟普通的梅花鹿沒有什麼區別,可它那雙眼睛卻是赤紅如血,散發著強大而邪惡的氣息。

福至朝夕 「五長老!」

齊曉雪一看到來人,頓時面色大喜,急忙從林逸的懷裡掙脫出去,飛到了老者的面前激動的笑道。

「小姐!」

齊長利抬起眼帘,看了齊曉雪一眼,輕聲說道,卻是連從梅花鹿身上下來的意思都沒有。

「呵呵,五長老許久未見,您倒是風采依舊,小雪太開心了!」

可齊曉雪卻彷彿沒有感受到對方的冷漠一般,依舊笑顏如花般盯著五長老說道。

「多謝小姐謬讚,此人是誰?不過是區區聖人之境的修為,竟然敢在這裡指點我齊家寶地?」

五長老雙目如電一般耀眼,刺目的盯著林逸質問道。

齊曉雪一聽,急忙衝到了林逸的面前,把林逸從龍馬之上拉下來,看著五長老笑道:「五長老,這次小雪外出得到了不少的機緣,都是多虧林逸的幫助,而他現在也是我的夫君!」

「什麼?你的夫君?」

五長老一聽,那銳利的雙目頓時猛的一瞪,有凌厲的殺機涌動。

這一幕,讓林逸微微有些詫異,他可以肯定,自己跟這五長老應該是素未謀面,對方怎麼一下子就動了殺機呢?

「難道是……」

林逸的腦海中突然浮現了一個想法,而後,白凈的唇角微微揚起了一抹不屑的弧度,如果五長老真的要找死,那可怪不了他了啊!

「小雪,你應該清楚自己的身份,雖然,你不是家主親生,可你畢竟已經過繼給了齊家,你現在就是齊家的大小姐,怎麼能隨隨便便找一個阿貓阿狗呢?這小子才不過是聖人之境的修為,他配不上你,馬上分手!」

五長老銳利的目光狠狠的瞪了林逸一眼之後,盯著齊曉雪神色冷漠的呵斥道,那神情,到更像是長輩在呵斥晚輩,哪裡有下人遇到大小姐時的尊重跟敬意呢?

齊曉雪聞言,慌忙看著五長老解釋道:「五長老,我夫君雖然只是聖人之境的修為,可他的實力卻十分的恐怖,配我齊曉雪跟齊家是綽綽有餘!」 「哈哈,小姐,你在開玩笑?一個聖人之境的小子,你跟我談實力?」

五長老聞言,就像是聽到了好笑的笑話一般,眼神鄙夷的盯著林逸嘲諷道。

「不是的,他……」

「好了,如果你真的想他死的話,就帶他入齊家吧!」

總裁,束手就擒 五長老直接傲慢的打斷了齊曉雪,雙腿輕輕一用力,坐下的梅花鹿便帶著五長老朝著齊家所在的群山而去。

齊曉雪看著五長老的背影,絕美的臉頰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歉意之色,看著林逸尷尬的訕笑道:「夫君,要不,要不,我們還是不回去了吧!」

「哈哈,怎麼?對你的男人沒有信心?」

林逸哈哈大笑的盯著齊曉雪問道,這一路上,每次齊曉雪在說道回家時那種發自肺腑的笑意,林逸如何能看不到呢?

一個女子,外出一下子就是好幾年,如何能不想家呢?

他林逸既然接受了齊曉雪,既然成為了齊曉雪光明正大的夫君,自然會竭盡全力的對她好,讓她開心,而不是到了家門口,卻不入。

「不是的……」

「放心好了,你的男人雖然還沒有雄霸天下,不過,實力也滿強的,我保證,能夠完美的解決一切,咱們先回去?」

林逸攬著齊曉雪的肩膀,一臉輕鬆的壞笑道。

「這……那好吧!不過你放心,如果你受委屈了,小雪保證,一定會補償給你的!」

齊曉雪抿著嘴,用了的點了點頭,盯著林逸無比認真的說道。

「哈哈,好,你的補償我可是非常滿意的!」

林逸聞言,若有所思的壞笑了起來,弄的齊曉雪臉頰緋紅,而後,兩人便一起朝著齊王峰走去。

二十分鐘后。

一座山門出現在了兩人的面前,山門通體都是用這齊王峰上獨有的青龍石修建而成,不但古樸,而且還非常的大氣,一眼看起就給人一種,不俗的感覺。

站在山門處的兩人修為也不俗,都是聖人之境後期的荒古之境初期的修為,而且氣息綿長,厚重,猶如這齊王峰一般,也難怪五長老看不上林逸離開。

畢竟,人家看守山門的都是荒古之境的強者了。

「見過小姐!」

兩名守衛的態度到還不錯,恭敬行禮。

「嗯!」

齊曉雪輕輕的嗯了一聲,面帶幾分羞澀,帶著林逸就朝著山頂上走去,一路上台階幾乎一眼望不到頭,都是用珍貴的青龍石堆砌而成,四周叢林密布,古樹參天,隱約能夠在密林之中看到一些珍貴的靈草,妖獸,讓人有種彷彿行走在名山大川之中的感覺。

一路前行,如此又過了二十分鐘的樣子,兩人的面前出現了一片宮殿,這宮殿簡直比世俗界帝王的宮殿都要大氣,磅礴,宛如一尊形象畢露的上古巨獸一般,散發著一股讓人臣服,朝拜的氣息。

只是,此時,在這一片宮殿門口,卻站著很多人,而且一個個的目光都極為的不善。

齊曉雪在齊家並不怎麼受待見,如果是放在以前,齊曉雪找這麼一個不入流的男人,他們說不定還會高興,可現在,卻不行了五長老歸來,帶了一個好消息。

齊曉雪將會成為他們齊家的籌碼,是斷然不能嫁給林逸的。

「小雪見過諸位長老!」

齊曉雪顯然也感受到了氣氛的緊張,慌忙上前,對著諸位長老行禮,輕聲說道,渾然沒有大小姐的架子。

這一幕,頓時讓林逸的心情冷漠了一分,顯然,齊曉雪的生存環境比他想象中要更加的不堪啊!身為一個主子,竟然會給宗門之內的長老行禮,這簡直是荒天下之大謬!

「小雪,你父親暫時在閉關,無法出來迎接你,如果看到你回來,一定會很高興的。」

為首一名滿頭銀髮的老者,上前一步目光溫和的盯著齊曉雪淡淡的笑道。

「父,父親的修為可有精進?」

齊曉雪抬頭,看著老者有些結巴的問道。

「呵呵,倒是有幾分精進,只是跟你這進步相比,可就差的遠了啊!半步戮仙之境,哈哈,整個齊家在你這個年紀有如此修為的,恐怕也只有當年齊家的先祖齊王了,小雪你很不錯,走吧!等會兒還有貴客登門。」

大長老蒼老枯瘦的手掌,輕輕的捋了捋自己的鬍子,盯著齊曉雪十分滿意的笑道。

「還有貴客臨門?」

齊曉雪神情一怔,心頭有些詫異,齊家雖然不敢說雄霸整個太白天,可在整個太白天內,最少宗門實力可以排名在前十,而且,平日里大長老為人可是無比高傲的。

現在,竟然有人能夠讓他尊稱為貴客,可見對方的來頭一定是十分驚人的啊!

「走吧!」

大長老再度開口說道,從始至終,都彷彿沒有看到林逸的存在一般。

中午其他的齊家子弟,倒是有目光落在林逸的身上,只不過都是充滿了濃濃的不屑跟鄙夷,畢竟林逸的修為在他們眼裡實在太不入流了一些。

齊曉雪的心裡也是充滿了濃濃的愧疚,如果此時林逸對她提出什麼要求,這丫頭恐怕不會有任何的遲疑吧!

在這種怪異的氛圍中,一行人轉身走進了那一片宮闕之中。

齊家的議事大廳內,大長老端坐在了主位上,看著齊曉雪說道:「等會兒來人身份尊貴,你作為齊家的大小姐,總要熟悉打扮一下吧?」

「這……」

「小雪去吧!今天可是我第一次來齊家,你打扮好一些,等會兒見你父親也不失禮啊!」

林逸盯著齊曉雪笑呵呵的說道。

「這,好吧!那你在這裡稍微等我一會兒!」

齊曉雪深吸了一口氣,看著林逸笑道。

林逸微微點了點頭,沒有說話,齊曉雪見狀,轉身就蓮步款款的朝著外面走去。

議事大廳內的氣氛一下子沉重到了極致,彷彿連空氣都被抽空了一般,給人一無上壓力。

一道道犀利的目光也不在有任何的掩飾,直接帶著凌厲無匹的殺機鎖定了林逸。

大長老那暗藏殺機的蒼老雙目,此時也同樣帶著不善的光芒鎖定了林逸,「小子,自己滾蛋,我齊家大小姐不是你這麼一個聖人之境的垃圾能夠沾染的。」 「呵呵,不親自動手殺了我?」

林逸聞言,卻彷彿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一般,盯著大長老玩味的冷笑了起來。

那篤定從容的神情讓大長老的眉頭微微一皺,隨後眼帘低垂,盯著林逸輕蔑的冷笑道:「老夫一生殺人如麻,卻還從未殺過你這等修為低下之人,你不配老夫動手,還是自己滾蛋,免得不痛快!」

「不錯,你算是個什麼玩意兒?也想攀高枝兒?」

「你可知曉,我家大小姐已經有了婚配?」

「就是,現在不走,若是等會兒我齊家未來的姑爺到了,那後果你承受的起?」

周圍,有些長老,嫡系子弟,顯然也都已經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一個個都是嘴角含笑,神情輕蔑的盯著林逸嘲諷了起來,那不屑鄙夷的樣子,彷彿林逸就是一個撿破爛的垃圾一般。

「呵呵,我這輩子也有個毛病,那就是吃軟不吃硬,既然你們把他說的那麼牛,那本少倒要看看是什麼人,敢這麼不開眼,跟我林逸搶女人!」

林逸咬著槽牙,目光陰鷙的獰笑到,在說道後半句的時候,整個人的目光也在一瞬陰沉到了極致,雙眼之中綻放出來的寒光,竟然不比大長老弱上多少。

「嘶,這小子的眼神,好恐怖!」

大長老心頭一顫,蒼老的雙眼微微亮起一抹光亮,有些驚訝的看向了林逸,他久居上位,養成的那種王者氣度,絕非一般人能夠承受,可林逸這麼一個區區聖人之境的小子,在他的氣息之下,不但沒有出現惶恐不安的神情,竟然還敢挑釁,釋放殺機,這實在有些意外了。

便如同一個三歲小孩兒,在見到大人的時候,不但不害怕,反而還釋放殺機,想要弄死這個大人一樣,實在有些反常,有些妖孽了。

「好小子,竟然如此跟我齊家大長老說話,我看你是活膩味了!」

林逸話音一落,一名穿著金色戰甲的男子,便直接上前一步走到了林逸的面前,四目相對,神色猙獰的盯著林逸,呵斥了起來。

「不錯,教主之境中期的修為,嗯,在年輕一輩中,勉強算是及格了!」

林逸彷彿沒有感受到對方那似乎要吃人的眼神兒,神色篤定的點了點頭,那口吻,簡直就像是一名長輩在指點晚輩一般,頓時就讓那穿著金甲的男子怒了。

「大長老,齊冰請求出戰!我要撕了這牙尖嘴利的小子!」

齊冰咬著槽牙,彎腰抱拳,盯著大長老無比憤怒的咆哮到。

大長老聞言,在心裡稍微思量了片刻之後,便下意識的點了點頭笑道:「好!這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的確是應該給他一點教訓!」

齊冰聞言,頓時面色大喜,猛的抬頭盯著林逸咧嘴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齒,猙獰的盯著林逸冷笑道:「小子,大長老不跟你一般見識,那是他為人大度,可老子卻不行了,最見不得你這種不知所謂的東西,區區聖人之境,也妄想癩蛤蟆吃天鵝肉?今日我便讓你見識一下我的天冰拳!」

話落。

齊冰目光驟然一寒,掄起鐵拳就朝著林逸的腦袋上砸了過去。

拳出,猶如寒風席捲大地。

整個客廳彷彿在一瞬間陷入了冰原之上一般,那種凌厲的寒氣猶如刀子一般,不斷在人們的臉上肆虐,便是大長老的長發都抑制不住的飛舞起來。

可見這齊冰的戰鬥力是何等的恐怖,客廳內的桌椅板凳,在這一刻,也彷彿處於清晨寒霧之中一般,多了一層濃濃的白霜。

「齊冰這小子好樣的啊!」

「不錯,這天冰拳可是神級功法,極難修行,卻沒想到他竟然能夠有如此成就,堪稱就是驚駭世俗了啊!」

「不錯,這等手段,堪稱是同級別無敵的存在了啊!」

「呵呵,我齊家兒郎果然不俗啊!」

客廳內,其他的齊家子弟一個個都是一臉的一樣的盯著齊冰大笑道。

畢竟今年齊冰可還不到三十歲,不但境界不俗,這修為,功法上的造詣也如此驚人,的確值得他們驕傲了。

下一秒。

在眾人的歡聲笑語之中,齊冰的拳頭上咔咔浮現了一層寒冰,這寒冰晶瑩剔透,使得他的拳頭也憑空大了一圈兒,甚至嗎,林逸都能夠在寒冰上的倒影中看到自己。

「不錯,這天冰拳到的確不愧是神級功法,威力也很驚人,只可惜……」

林逸嘴角抿著意味深長的冷笑盯著齊冰,而後,冷哼一聲,同樣掄起拳頭朝著前方砸了過去。

「我去,這小子果然是傻的可憐啊!」

「可不是,區區聖人之境的修為,竟然想要跟天冰拳硬碰硬?」

「哈哈,他死定了,一招,我敢保證,就這麼一招之下,他必死無疑啊!」

齊家的子弟一個個都是一臉激動的盯著齊冰大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