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不是我要搶他功勞,是他自己力有不逮,愛出風頭。」淡然的笑容浮現在一個俊美男子臉上,貌似陽光,眼中卻有著一分精芒閃動,「活該他倒霉,送上門的機會不要白不要。」

第七神使,佐。

在南部古域神殿中,擁有最大權力。

「但……」執法長『橘准』眉頭微擰,似乎有口難言。

「你想說連沵都受了重傷,我實力不如他,更難完成這個任務吧?」佐淡然開口,神色平靜自若。

「屬下不敢!」橘准慌亂道。

「實話而已,我確實遜色沵一籌。」佐神色平淡,毫不在乎,「我派人調查過林風,其雖天資卓越,但實力遠未到威脅我和沵的地步。」眼眸閃動,佐淡然道,「重傷沵的,另有他人。」

橘准一驚,「神使的意思是?」

佐站起身,微然一笑,「急什麼,慢慢來,凡事謀定而後動,像沵這樣不理智遲早會出事,如今不過小懲大誡而已。」望向那片沸沸揚揚的聖者所在,佐颯意道,「新星之戰……走,去看看,這可是難得的盛事。」

言罷,帶著一分寫意的笑容,佐欣然前行。



另一邊。

「嘩!~」一道身影停落而下。

林風懸浮在半空,眺望遠處,雙眸炯炯閃亮,感受著濃郁的火之力量,心之契動。

「這裡…就是『鳳棲大地』,所有鳳族棲息之地么?」林風胸口微微起伏,莫名感到一分緊張。感覺自己彷彿回到『家』一般,這裡有著讓自己心之所動的存在,莫名依戀。

熗鳳古族!

「呼,吸~~」調整呼吸,林風穩定情緒。

輕抿嘴唇,深深感受著自己灼熱的心跳,握了握拳,隨即化作一道流星,霎時進入其中。

該面對,始終要面對。

這裡,正是自己的目的地。



(汗,晚發了一點,沒習慣,下次發定時……) 嘩!~

入目所見,一片沸沸揚揚。

「噢?」林風望向遠處,頗感訝然,只見得人潮洶湧,無數星域級、聖級強者匯聚一堂,卻不知發生了什麼事。一路行來,哪怕最大的族群和眼前這番光景比起來,都是小巫見大巫。

近萬古族強者!

倘若是人類族群,並沒有什麼好驚訝,但這裡是古族,人口稀少的古族族落!

近萬個古族強者已經相當不得了,更何況這僅僅只是自己如今感應到的,感應不到的地域還有更多古族強者存在。而震駭的,並非古族強者數量,而是『聖級』強者。

「上百個。」

「堪比人類一個域的聖者數量了?」

「真可怕。」

林風心中微嘆。

或許人類武者星主級,星域級的數量遠超古族強者,但聖級數量卻完全不能比擬。其實想也知道,倘若人類武者連聖級強者的實力都勝過古族,那古族還有何立足之地?

「似乎有什麼盛事。」

「倒是趕了個巧。」

林風心中微道,環望四周。

身影微閃,落在其中一個落單的古族強者前,「你好。」

「喔,好。」這是一個星域級別的古族強者,一頭紅色長發,身形消瘦,驚訝的望著林風,紅髮男子眼中帶著微微好奇。哪怕林風如今再虛弱,然以星域級的實力,卻還是難以窺覷。

「這裡是『鳳棲大地』。」林風開口道。

「哦,是。」紅髮男子疑惑的望著林風,面對這種眼神林風早已熟悉,手中輕光一閃,代表神殿執法使身份的龍頭戒指一揚。紅髮男子神色頓時變幻,連是俯首尊聲道,「參見執法使。」

「毋須多禮,我有任務在身。」林風面不改色的將龍頭戒指收回。

「是,是。」紅髮男子也是聰明的主,頓時明白。

「這裡怎麼回事。為何聚集如此多人?」林風隨口問道。

「執法使應該是從其它古域來的。」紅髮男子微然一笑,「今天是我們南部古域,五年一度新星之戰的開幕日。」

「新星之戰。」林風心中輕念。

從紅髮男子的語氣便能聽出來,所謂的『新星之戰』知名度應該很大,以古族武者的身份沒理由不知。倘若細問下去,自己恐怕會露出馬腳,而事實上也沒必要繼續追問,因為這『新星之戰』和自己並無關係。

腦海中思緒一閃而過,林風面不改色的點了點頭。「你也是參戰的?」

紅髮男子楞了一下,啞然失笑,「執法使還真會開玩笑,我不過星域級九階,如何參戰。」

言多必失!

林風雙眸精光一閃而逝,很快反應。

顯然,這『新星之戰』的參戰要求應當是聖級以上!

而此時,紅髮男子眼中精芒閃爍。「不過此次新星之戰中奪冠呼聲最高的『燭冢』,是我們族群的。」一臉自豪之色。紅髮男子滔滔不絕,「燭冢是我們燭龍一族的驕傲,完美傳承燭龍血液,其資質更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才……」

紅髮男子口沫頓飛,顯然這『燭冢』深得人心。

然,那又如何?

林風淡然一笑。暗道運氣不錯,好在這紅髮男子並未起疑。

「既然不用參戰,便幫我帶路。」林風開口道,不著痕迹的將剛才『失誤』掩蓋過去。無謂和眼前這紅髮男子多言,遮的越多曝的也越多。直入正題為妙。

「帶路?」紅髮男子楞了楞。


「對,我要去熗鳳古族。」林風眼眸閃動。

紅髮男子此時反應過來,略是猶豫的回頭瞥了眼人群。

「不願意?」林風面色一沉。

「怎,怎麼會呢?」紅髮男子眼中露出一分駭色,連道,「這是晚輩的榮幸,這邊走,執法使。」言罷,生怕得罪林風,紅髮男子和同伴招呼都不打,急忙便是帶路而行。

林風隨即跟上。


鳳棲大地,有著無數鳳族族群。


每一個鳳族,都有著各自傳承,熗鳳古族,只是其中之一。

要在這片巨大的鳳棲大地找到熗鳳古族,不是容易的事,哪怕知道了方向亦然。緊隨紅髮男子,一路上林風並未多言,事實上也不想多言,說多錯多,反正執法使本就『高高在上』,不說話反顯的『威嚴』一分。

紅髮男子也不敢問,只是兢兢業業的帶路。

雖說他此次前來是為『燭冢』加油,但執法使有命,他豈敢不從。

除了七大古神之外,神殿在古族有著無可動搖的地位。

兩個時辰后……


「到了,執法使。」紅髮男子緩緩減慢速度,回頭道。

林風眼眸微亮,望向前方。

心跳的感覺很是劇烈,彷彿有什麼牽動著自己心靈。緊抿嘴唇,望著前方那片火之元素濃郁的谷地,遠遠可見谷中央一頭巨大的火焰鳳凰雕像,高高屹立,象徵著熗鳳古族的『魂』!

終於到了!

「踏!」隨著紅髮男子,林風踏落地面。

屏住呼吸望著前方,說不盡的感覺瀰漫在心頭,複雜萬分。

「執法使?」紅髮男子疑聲道。

「沒事,你可以走了。」林風揮揮手,如打發叫花子般,神色平靜自若。對付什麼樣的人用什麼樣的方式,如今自己既是假扮執法使,便無謂多作客氣,扭扭捏捏反顯的可疑。

「是,那晚輩告退了。」紅髮男子略顯心悸的拱了拱手,連是退去。

只剩下林風一人,沉然屹立。

「站住!」

「非本族群之人,不得進入。」

谷外,兩個年輕武者目光炯炯,將林風阻攔。


與人族不同,古族每一個族群人數並不多。基本上每個族人都認識本族群所有武者,像林風這等『生面孔』根本不可能混入其中。而這些,也在林風意料之內,因為……

自己,本就不打算混入其中。

而是正大光明的進入!

「我找族長。」林風聲音平靜,並未取出神殿執法使信物。因為已經沒必要。

在其它族群自己或許要隱瞞身份,但熗鳳古族…卻不需要,鳳銘誓死都要完成任務,保住自己性命,足見熗鳳古族並無惡意。當年的事也調查清楚,加害自己一家的並非熗鳳古族,而是神殿。

「找族長?」兩個年輕武者對望一眼,眉頭微皺。

「你有什麼事?」其中一個武者問道。

「麻煩通報一下,就說……」林風眼眸微亮。冉冉開口,「林風應鳳銘所託,前來相見。」

鳳銘?

兩個年輕武者面色微緩,自是認識。

見林風說的有頭有道,煞有其事,儼然是相信。

「請稍等。」兩個年輕武者竊竊私語商量了下,很快其中一個便是入內通報。林風淡然而立,也不著急。自己既然來了,自是不需要再有顧忌。等待一陣自是沒問題。

並未撒謊,自己會前來熗鳳古族其中有一半原因,確實是因為鳳銘。

這個情,自己必須還給他。

而還有一半……

那便是自己的私心了。

出乎意料的久。

足足過了小半個時辰,那年輕武者才姍姍來遲。

「這邊請。」年輕武者做了個『請』的手勢,林風點頭。並未意外,若族長不願見自己便無謂讓鳳銘前來,隨著年輕武者很快進入谷中,卻是和外面完全兩個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