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祖墳祠堂那邊突然一陣陣狼哭鬼嚎,好像是祖宗神靈發了怒,族長和寨里的人都已經趕過去,祈禱祖宗平息怒火了。」石頭聞言不可察覺的暗暗一笑,然後對著林白擠眉弄眼不停,更是暗暗沖他伸了個大拇指,又壓低聲音道:「木木哥,你真是太牛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你給我說清楚!」林白聞言眉頭一皺,迅速打斷了石頭的話。

「現在就咱們仨,木木哥你就別裝了,剛才祠堂那邊鬼哭狼嚎的事情,難道不是你搞出來的么?剛才祖墳祠堂那突然傳出來那些聲音的時候,就算是我都被嚇到了,而且你是沒見著,那聲音一傳開,寨子里所有人的臉全都白了!我真是太佩服你了,人不在寨落,還能搞出這麼牛掰的事情……」

石頭聞言一愣,然後又開始對著林白擠眉弄眼,但話一出口,卻是看到林白臉上的表情變得陰鬱起來,不禁又是一愣,然後回頭向著在暮色下,顯得鬼氣森森的祖墳祠堂望了眼后,小心翼翼的望著林白,顫聲道:「木木哥,難道那事兒不是你乾的?」


「不是我乾的!」林白緩緩搖頭,眉頭卻是擰成了一個大疙瘩,眼中的疑雲也越來越深!

誠如林白所言,對於祖墳祠堂突然出現這種異變的事情,他是毫不知情,也從來沒動過這種手腳!而且就林白所知,雖然祖墳祠堂的風水,如今變成了養屍地,但是也絕不可能在短短的時間內,就導致出現這麼大的異變,鬧出白日鬼哭這樣恐怖的事情!

事出反常必有妖,如果不是自己做的這些事情,那這又究竟是誰幹的?盯著祖墳祠堂方向,林白眼中的疑雲越來越重,而且眼前也漸漸出現了祝祭婆婆那個佝僂的身影!

就林白看來,這所謂的白日鬼哭,恐怕有九成九就是那糟老婆子弄出來的!

見林白一聲不吭,眉頭緊皺,石頭卻是已經嚇了個半死,只覺得就像是兜頭被人潑了一身的冰水一樣,湊到林白跟前,

顫聲道:「木木哥,不會是咱們的事兒,驚擾到了祖宗神靈,所以才會讓祖墳祠堂那邊鬧出來白日鬼哭這麼一出吧?」

「祖宗神靈只會保佑咱們,又怎麼會嚇唬咱們,咱們沒做,不代表別人沒做!」林白緩緩搖頭,拿剛才安慰阿潤的話,又安慰了石頭一番后,如星的目光緩緩投向祖墳祠堂,然後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道:「走吧,過去看看,看看究竟是什麼牛鬼蛇神在折騰!」

「那咱們就趕緊過去吧,族長他們都快嚇死了,你要是再不回來,就要派人去山上捉你了!」聽到林白的話,石頭長舒了一口氣,不過還是時不時提心弔膽的向著祖墳祠堂裡面瞄上幾眼,顯然還是有些心有餘悸。

對於祖宗神靈的畏懼,已經牢牢的刻在了寨落里每個人的骨子裡,雖然先前經過了林白的開導,但是這種與生俱來的敬畏,卻還是不可能在段時間內就一掃而空的!

林白淡淡一笑,不置可否,不過眼底的疑惑卻是一掃而光,取而代之的則是濃濃的自信。


雖然這事兒來得太蹊蹺,但是對於林白而言,卻也不是什麼壞事!不管是他先前散播那些謠言,還是弄出來蟲類組成凶字的那幾齣,目的都只有一個,就是讓這些山民們相信自己!

如今祖墳祠堂鬧了這麼出白日鬼哭,對於那些山民們而言,可謂是一次巨大的衝擊,就像是對換了感冒傷風癥狀的病人,下了一劑猛葯!

這一劑猛葯,若是運用的不好,變得過猶不及,便會讓山民們懷疑自己和先前那些謠言異變的關係;但若是這一劑猛葯運用的好了,就能夠讓他們心中的疑慮盡數消解!

而且就林白感覺,寨落裡面能夠做出這事情的,除卻祝祭婆婆之外,再沒有任何一人!雖然不明白祝祭婆婆干這一出究竟是為了什麼,而且就林白想來,那糟老婆子肯定是沒安什麼好心,九成九是想要藉機生事,但即便如此,林白也是有足夠的信心應對一切!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林白就不相信,憑他的本事,還解不開這牛鬼蛇神布下的局! 大家出現在一個空間內,空間很大,彷彿沒有邊際一般,而上方則有個很大的轉盤,如今正在飛速的旋轉。

而轉盤的中間則是有着一個字母,如今這個字母在快速的變換。

“大姐,快看,好像停在A上了。”

“什麼A,分別是B。”

“滾。那是C。。。”

大家都看着轉盤,議論紛紛,可是誰猜的都是錯的。

等轉盤停止的時候,中間的字母是S。

“叮。初戰黃巾評分s。獲得經驗10000,獲得銀兩500兩。獲得柳木1單位,鐵礦石1單位,硬皮革1單位,鄉豪錦囊一件,黃巾寶箱一個。”

一連串的提示直接轟炸開來,全都傻眼了。

沒想到僅僅一次副本就這麼多的經驗和物品,當然李易僅僅獲得一萬經驗,那還是因爲他等級太高。

而一組的其他人則是不少人直接升了一級,這樣下來,差不多一次副本他們就升了兩級,這才六個時辰啊,比他們練上一個月還快。

“叮。副本結束,恭喜通關。”

系統再次提示,一行人出現在副本旋窩處。

李易出來後,找到西紅柿,說道“小薇,副本的攻略都記下來吧?”

“嗯,天哥都記下了。”西紅柿小聲的說道,一邊說,頭一邊低下,臉色不自然的紅了起來。

“嘻嘻。大姐臉紅了。羞羞。。”小琴在一旁笑了起來,一邊說,一邊跑到西紅柿的身邊。

“去,去,姐姐和老闆談工作呢。“西紅柿紅着臉轟走了小琴,連附近的人也是趕走了。

不過這一趕走,他們的誤會更是大了,以爲西紅柿要和老闆約會,他們也就散開了,不過都議論了起來。

“小薇。”李易看着西紅柿,平靜的說道。

“嗯,天哥,你說。”西紅柿也是看着李易,這一刻心跳的很快,彷彿要跳出來一樣。

破滅時空 砰,砰,砰。。。。”

“做我的女人好嗎?”李易用手撫摸西紅柿的臉龐,喃喃的說道。並且臉也是湊了上去。

“不要。”西紅柿見到李易的臉湊了過來,連忙推開了李易,後退了幾步。

但是推開李易後,心裏很不好受,彷彿失去了什麼。

“難道,你不願意?”李易連忙走了幾步,距離西紅柿緊緊一拳的距離。

“我,我,我不知道。”西紅柿低着頭,讓李易無法看到她的表情,但是李易用手擡了起來。

看着西紅柿紅紅的臉蛋,小小的嘴脣,親了上去。

“嗚。”

就在李易親吻西紅柿的時候,西紅柿得到了提示。

“叮,玩家一天對你意圖不軌,是否推開。”

原來這是世界爲了保護女生玩家的特權,一但使用,李易會直接被推出很遠,並且血量下降一半。

“否。”

西紅柿可是等了很久纔等到 這一天,今天放下了矜持,可不想破壞這個美好的時刻。

兩人就吻在了一起,久久不鬆開。

這一刻兩人都沉迷了進去,沒有發現附近有不少人在偷看。

“我擦,老大,太勇敢了,真是給力。”無畏在一旁興奮的說道。

“噓,無畏老大,小點聲,他們要是聽到了就沒好戲看了。”

“對,小點聲。。。”

。。。

就這樣李易和西紅柿的戀情也就算是確定了,西紅柿做了李易的女人,當然如今李易很忙,也就只能在世界裏親親我我。

不過李易卻是對西紅柿有個承諾。

“小薇,可以等我三年嗎?”李易抱着西紅柿,兩人靜靜的抱在一起,說着悄悄話。

“天哥,不論多久,我都等你。”西紅柿說完,趴在了李易的胸膛上。

征戰樂園 放心,西紅柿,現實三年後,我一定會娶你,如今我還有未完成的事情,等事情完成,就是咱倆結婚的日子。”撫摸着西紅柿的長髮,李易思緒一時間不知飄到哪裏去。

“天哥,我會一直等着你。”西紅柿這一刻心緒一時間平靜了不少,想着以前的遭遇,這一刻都不算什麼了。

和戀人在一起,時間過得飛快,這不,確定關係已經一個月了,李易每天也就和西紅柿這走走那看看,刷刷副本,聊聊天,其他的時間都膩在一起。

兩人的關係,飛速的發展,如今就差造人大事沒做,其他的都做過了。

而西紅柿也不像一開始那樣了,動不動就臉紅,如今雖然臉色還是有些紅,但是那是幸福的紅,如今就算其他人在一旁,看着他倆親親我我她也不在乎了。

如今眼裏只有李易,而李易的眼裏也是隻有西紅柿。

這一刻,李易有些動搖了,很想放棄一切,和西紅柿遠走高飛,但是心裏的那根弦,一直緊緊的拴着他,讓他放棄一切,只有變強。

如果李易就這樣沉淪下去,不出幾年,等大部分玩家到了五十級,現實大亂,那是如果沒有足夠的實力,別說保護家族,就算是保護西紅柿都做不到。

想到這裏,每次都是堅定了信念,爲了補償西紅柿,這一個月西紅柿想幹什麼 ,他就去做,度過了美好的一個月。

一個月過後,李易對着西紅柿說道“小薇,我要走了。”

“什麼?難道不能在呆一段時間?”西紅柿呆呆的看着李易,不知李易爲何這麼說,難道和她在一起不快樂嗎?

“小薇,這一個月我很開心,你也應該很快樂,我看的出來,但是未來如果沒有實力,咱們是無法幸福的在一起。”李易含糊的說道,他如今還是怕世界之神出手報復他,不管怎麼說他也是破壞了世界之神的謀劃。

因爲他的出手,南華三仙飛昇的時間如今已經不確定了,要是在說出一些祕密,估計會直接被劈死。

到了那時,誰出手也是無用了。

“天哥?我等你。”西紅柿不是一個不懂事的女人,男人在外要考慮事業,而她只要在後面支持就是了。要是過度的想要在一起,反而不好。


“真乖,來親個。”

“討厭。”

寵妻無度:權少的閃婚新娘免費線上閱讀_凉冰心尚_95總裁小說 。。

“老大真行,一個月就弄的服服帖帖的,真是我輩楷模。”無畏在不遠處偷偷的看着。

“是啊,老闆真是厲害,連大姐都拿下了。”旁邊的大蔥炒雞蛋說道。

同一時間,洛陽城內一片混亂。無數的宮女太監全都慌慌張張,就連走路也是會撞到柱子。

“讓哥,你說怎麼辦好啊。”沙啞的聲音想起,在這個黑暗的屋子內是那麼的突兀,原來是十常侍中的趙忠向着張讓問道。

而聽了趙忠的話,十常侍的其他幾人也是看想了張讓。

竟然是十常侍在開會,不知在商議着什麼。

“還能怎麼辦。如今皇帝重病不起,如今已經是堅持不了幾天了。”張讓捂着頭,不知想到什麼就說道。

十常侍等人雖然在黑暗的屋子內,可是都能看到對方,這是他們賴以生存的技能。因爲大漢的太監們剛剛入宮時,生活條件十分艱苦,練就了夜視的能力。

張然跟着一開口,其他人都沉默了,不知在想些什麼。

一時間安靜的很,只能聽到大家的心跳聲。

不知過了多久,宋典堅持不住了就問道。“讓哥,你的能量最大,不如出個注意吧,一但皇上駕崩,咱們幾個沒有好果子。”

刺耳的聲音響起,大家的眉頭都是緊閉,就連張讓也不例外。

如果漢靈帝劉宏駕崩,他們的權勢就會消失,不僅如此,搞不好性命都有危險。

誰讓他們爲了權勢得罪了太多的人 ,如今除了皇上信任他們,其他人都想治他們於死地,很的不活剮了他們。

“如今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對了陛下可否立下詔書?”張讓這時候不開口 不行了,以往他們都是聽張讓的 ,而且孝敬的東西也是張讓哪的最多,如果這是不出主意,估計地位不報,搞不好事情沒解決,先鬥起來。

張讓這一手很是高明,直接轉移了目標,讓自己暫時沒有危險。

高望聽了,搖了搖頭說道。“如今陛下神志不清,怎麼可能立下詔書,不過未曾大病的時候想立何皇后的兒子劉辨爲太子,可是劉辨無才,就想立劉協爲太子,可是劉協不是嫡長子,如今也就擱置在那。”

張讓聽到這裏,眼睛一亮,氣勢一下子不一樣了。

шшш▪ тtκan▪ ¢ o

而張讓的變化其他幾人也是感覺到了,猜測到張讓有了辦法。

“讓哥有辦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