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白費功夫了,我已經看過了,這裡四面都是牆壁,彷彿天生就是長在一起的,沒有任何的縫隙,而且這裡除了那個棺材就沒有其他的東西了,你是什麼也找不到的。」

正當書萱還在尋找的時候,鳳九歌的聲音便在身後響起。只是他現在依然是一副怡然自得的表情,彷彿只是來這裡遊玩,並不是被困在這裡的。

「既然我們能進來,那就說明這裡肯定是有出口的,只是我們現在還沒發現而已。」

書萱並沒有因為鳳九歌的話就停下自己的動作,誰知道棺材里的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將她抓到這裡來又有什麼目的,在這一切都不明清楚的情況下,書萱覺得自己還是不能在這裡坐以待斃。

「嗡!」

只是書萱還沒有找到任何的線索,突然聽到宮殿中心的位置傳來一陣嗡鳴聲。

書萱朝著聲音發出的方向看去,這才發現那個棺材已經開始微微的顫抖起來,彷彿裡面的東西隨時都有可能衝出來。

「小心。」

這時鳳九歌也收起了那漫不經心的笑容,一臉正色的擋在了書萱前面。

書萱疑惑的看著鳳九歌的背影,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這樣做?他們今日明明只是第一次見面啊?

「哈哈!本尊終於要出來了。就是你當初贏了又如何?就算你當初將我封印在了這裡又如何?現在我還不是出來了?」

只是現實的情況讓書萱沒有時間再去思考鳳九歌的用意了,這時棺材的抖動越來越明顯了,一道粗礦的男音從棺材里傳了出來,而周遭的壓力也越來越重,書萱站在原地連維持站立都很困難了。

「小心一點,裡面的人要出來了。」

鳳九歌看到了書萱的囧態,伸出一隻手扶著她說道。

雖然書萱很想推開他的手,可是現在面對那股強大的壓力根本沒有多餘的力氣了,書萱只得任由鳳九歌扶著。

「砰!」

時間過了沒多久,棺材突然發出一聲巨響,便碎成無數的碎片朝著四周飛濺開來。

書萱還來不及反應,鳳九歌便一個側身,幫書萱擋住了飛來的木塊。

「哈哈哈哈…本尊終於出來了。」

木塊散開之後,原本棺材所在的地方站著一個身穿黑色華服的男子,此時他現在一堆碎木中,雙手伸開仰天長笑道。

「差點忘了你還在這裡呢!」

男子在那裡笑了一陣,好像才突然想起似的,看著書萱說道。

只是當他看到鳳九歌時,眼中劃過一抹疑惑的神色,接著便聽到他問道,「你是誰?你怎麼會在這裡?」

聽到他的問話,鳳九歌倒是沒什麼反應,只是書萱卻在心底暗自奇怪了,之前書萱還一些自己和鳳九歌的實力也就相差無幾,自己不能發現鳳九歌的跟蹤,還可以認為是鳳九歌擅長隱匿之法。

可是眼前這個陌生的男子,書萱能很明顯的感覺到他身上那影藏起來的強大壓力,但是連他都不能一開始就發現這個鳳九歌的存在,難道鳳九歌的實力還在他之上?

「我跟著這位姑娘就進來了啊!難道你這裡是什麼隱秘的地方,別人還不能來了?」

鳳九歌面對這個不知名的強大存在,卻沒有一點的膽怯,只是揚了揚眉說道。

此時書萱我不得不佩服他了,不管他是因為實力強大還是心態好,這都不是沒經歷過什麼事情的書萱能比的。

「這裡雖然不算是什麼隱秘的地方,不過這也不是一般人能來的。」

陌生男子說著認真的打量了一下鳳九歌,眼裡出現了一抹瞭然的神色,嘴裡喃喃自語道,「原來如此!原來這東西在你那裡,這樣你能出現在這裡倒也不奇怪了!」

「既然那東西在你手裡,我希望你能好好的利用它,不要浪費了。」

男子自言自語完了,又對著鳳九歌說道,此時他的臉上還露出了懷念的表情,看來他對那個東西也是很熟悉了。

「那是自然,我當然不會讓它浪費了。」

鳳九歌底細被人看穿了,卻沒有一點緊張的感覺,反而是自信的說道。

「希望你能一直保持你現在的心態吧!這東西曾經有過許多任主人,其中不乏精才絕艷之輩,可是它的每一任主人到最後都會被迷惑了心智,最終落得個身死道消的結果。本來若是沒有這個東西,那些人能修鍊成仙的可能還是很大的,只是可惜了…」

男子看著鳳九歌感慨的說道,臉上還出現了遺憾的神情。

「那是因為他們心智不堅定,我可和那些人不一樣!」

鳳九歌對於男子的話可一點也沒放在心上,只是自信的說道。

「年輕人有自信那是好事!希望你能一直保持本心,不要被那些虛無飄渺的東西所誘惑!」

聽到兩人的對話,書萱有些好奇到底鳳九歌身上有什麼東西了,竟然能讓這個神秘的男子有著這樣的感嘆。

「對了,這次我能這麼快蘇醒還多虧了你,我也算欠你一個人情了,若是你以後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可以來找我。」

這時男子終於想起來還站在一旁的書萱,轉過身對書萱說道。

「我?我什麼都沒做啊?」

書萱對於男子突然冒出來的話給驚的莫名其妙,難道自己在不知道的情況下做了什麼事情幫助了這個人嗎?

「這對你來說可能只是舉手之勞,可是卻幫了我一個大忙,否則我到底什麼時候能醒過來還是和未知數呢!」

男子感激的看著書萱說道。

「舉手之勞?難道是木木他們?」

書萱皺著眉頭重複了一遍,再回想了一下自己進入這個遺迹以來的經歷,除了收走了木木那一片樹林之外便再也沒有其它了。

「哈哈…不過是一片幻靈樹而已,這個對我又沒有什麼影響,怎麼可能會是他呢!」

聽到書萱的猜測,男子忍不住大笑出聲。

「不是?那我進來之後也沒有再做其他事情啊?總不可能是因為我殺了一些靈獸吧?這進來的這麼多人,他們殺的數量也不比我少啊?你也可能因為這個就感謝我啊?」

書萱被男子的話給說迷糊了,疑惑的看著男子問道。

「你該不會是故意這樣說想迷惑我們的吧?你現在剛剛突破封印出來,實力還未完全恢復,所以你想說這些廢話來拖延時間,好趁機恢復實力,然後再一舉殺掉我們。」

書萱剛說完自己的疑問,還沒等男子說話,突然又好像想到了這點防備的對著男子說道,越說她越覺得自己是知道真相了。

男子聽到書萱的話,頓時就愣住了,書萱便趁著男子走神的機會朝著男子攻擊而去。

男子哭笑不得的揮手將書萱給揮了回去,不過他實力雖然比書萱強大了許多,可是卻沒有傷害海書萱半點。

「萱萱,你這想象力可真豐富,不過這記性是真的差!難道你就真的對我一點印象都沒有了嗎?你再仔細想想呢?」

書萱落到地面上了,正對男子的行為感到奇怪呢,就見他指著自己的臉對著書萱問道。

。m.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書萱被這個男子的稱呼給驚到了,聽這個男子的稱呼,他應該是在自己穿越到清朝之後才認識自己的,可是書萱努力的回想了一下,卻並沒有從記憶中找到這個人的存在啊?

「我從小就沒有在外人面前高調過,他不可能在外面見過我呢啊?而且若是真的見過,我不可能一點印象也沒有啊?可是到底是在哪裡見過他呢?」

書萱皺著眉頭苦惱的想道。

「呵呵,看來你是真不記得我了,那你看看這個,說不定還能想起什麼來。」

紅包萬歲 男子看著書萱輕笑兩聲說道,說著手一翻一個不明物體便朝著書萱扔了過來。

「咦?這不是我送給青菱的墜子嗎?這怎麼會在你手裡?」

書萱接過男子扔過來的東西,發現這是一枚水滴形的墜子,驚訝的叫出聲來。

「我這麼好辨認,難道你還認不出來嗎?我這模樣也沒什麼變化啊?」

男子說著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臉。

「可是,這你…她…你們…這怎麼可能嘛?」

書萱忍不住再仔細的觀察了一下男子的容貌,結結巴巴的說道。

這不是書萱記性不好,可是一個是溫柔小意的軟妹子,一個是陽剛帥氣的硬漢子,這樣完全不同的兩個人,若不是有人提醒,書萱怎麼也無法將他們聯繫在一起啊!

「這有什麼不可能,她也不過是我一縷神念輪迴的身份而已,我和她也可以說是同一個人,你既然當初幫了她,現在我自然也會承你這份情的。」

男子倒是沒有在意書萱的震驚,只是故作高深的說道。

「完了,完了,怎麼會這樣呢?我這次肯定死定了!真是的,當初那麼多的冤魂,我怎麼就手賤的偏偏抓了這個呢?」

書萱在聽到男子確認的話后,整個人都傻了,在心裡不聽的哀嚎道。至於男子所說的自己幫了青菱,這個男子會報答自己,書萱是完全不相信的,自己當初可是看到了這人轉世成女子的模樣的黑歷史,為了保密他一定會殺了自己滅口的吧?

書萱這時也有些鬱悶了,當初不過是想找個和鈕祜祿妃有仇的人去折騰一下她而已,可是誰知道這隨手抓來的一個靈魂,竟然有這麼厲害的背景,還真是倒了大霉了!

「你這副表情是要做什麼?難道你以為我還會對你做什麼不成?」

男子看到書萱那一副快要死了的表情,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說道,「你放心吧!不管怎麼說你也算是幫過我,我也不是那種不明是非的人,不會把你怎麼樣的!」

「真的?你真的不會殺人滅口?」

書萱聽到男子竟然這麼大度,不敢相信的問了一句?

「怎麼?你不相信我?不信你可以出去問問,本尊何時騙過人?」

面對書萱質疑的眼神,男子也沒有生氣,只是平靜的說道。

「我又不認識你,上哪兒問去。」

聽到男子的話,書萱小聲的在那裡嘀咕道。

「你也不想想,我有騙你的必要嗎?就你那點實力,我若是想要對付你,直接就動手了,哪兒還用得著在這裡騙你?」

書萱的嘀咕即使很小聲,可是卻逃不過男子的耳朵,可是奇怪的是被人這麼懷疑,他竟然沒有生氣,還面帶無奈的對書萱解釋。

「這樣說也對!可是……算了,反正我也打不過你。」

書萱聽男子這樣說,心裡雖然還是有疑慮,但是也不再糾結了,反正他現在是不會對自己動手了,至於以後,那就到時候再說吧。

「既然事情你已經弄清楚了,那我的東西你也該還我了吧!」

男子見書萱不說話了,又才看著她的手說道。

「你還要這個墜子?你都這麼厲害了,那這個墜子對於你來說,應該也就沒什麼用處了吧!而且這個墜子還是女子用的,你拿著也不合適吧?」

經男子這麼一提醒,書萱才發現自己手裡還拿著那個曾經送給青菱的墜子,便有些奇怪的說道。

「哎!你…」

「這送出去的東西哪裡還有收回去的道理?」

只是書萱話剛說完,就看見墜子突然就朝著男子的方向飛了過去。

「雖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麼身份,可是這只是一個普通的儲物空間而已,應該還入不了你的眼吧?」

書萱奇怪的看著飛快的將墜子收回去男子說道。

「一個普通的儲物空間?呵呵…看來你還真是不懂啊!」

男子聽了書萱的話,把玩著墜子輕笑了兩聲說道,「給你一個忠告,以後不要再隨便送人東西,這對你可沒有好處!」

「不能送別人東西?難道我的東西還有什麼我不知道的特殊之處嗎?」

書萱聽了男子的話徹底的迷茫了,完全不懂他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反正話我也給你說了,信不信由你!若是之後真的出了什麼事,你自己別後悔就是了!」

男子聽到書萱的疑惑,卻沒有為她解惑的意思,只是自顧自的把玩著手中的墜子說道。

「這麼嚇人?大不了以後我不隨便送人東西就是了。」

雖然男子不肯說是什麼原因,可是書萱想著他那麼厲害的一個人,應該也不可能無緣無故的來騙自己吧,於是便決定以後除了自己信任的人,再也不隨便給別人東西了,雖然不知道這裡面到底有什麼不對,可是反正對自己也沒有壞處。

「要怎麼做隨你吧!我被困了這麼多年終於出來了,我也該去先我那個朋友聊聊了,也不知道他將我困了這麼些年,到底還記不記得我呢!」

說道最後的時候,男子臉上說不出到底是個什麼表情,只是對於那個將他封印在這裡的那個人並沒有怨恨的感覺。

「難道封印他的是一個女人,而且還是他喜歡的女人,所以他才會出來以後並不想去報復,只是想著要去看看那個人?看來他還真是愛那人呢!」

看到男子奇怪的反應書萱不由得在心裡暗暗猜測道。

「這個東西給你,若果你以後有需要幫助的時候,直接將靈力輸入進去,這樣我就能感應到了,不過機會只有一次,你可要省著點用哦!」

就在書萱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男子卻突然遞過來一個石頭樣的東西,對書萱說道。

「這個就不用了吧!雖然你說我曾經幫過你,可是我除了當初將青菱的魂魄重新凝聚起來,便再也沒有做什麼其他的事情了!而且你不是說那只是你的一抹神念嗎?那時的她還沒有關於你的記憶,這樣算來我對你的的幫助並不大,現在又怎麼好意思接受這個呢?」

書萱看著男子遞過來的石頭,連忙後退幾步擺了擺手說道。

「讓你拿著你就拿著,廢話那麼多做什麼?我說的幫助並不只是那一點,只是有些東西現在你還不知道,等到了時候你會明白的。」

男子見到書萱的動作,皺了皺眉依舊維持著遞東西的動作說道。

「不用了,我這也沒什麼需要你幫助的地方,你不是還有事要忙嗎?那你趕緊去吧!我就不耽誤你的時間了。」

可是書萱見了男子的動作,擺手的幅度更加的大了,對於這個來歷不明的人的東西,還是不要為好。

「你不用這樣防備我,我剛才叫你別隨便給人東西,是因為你身上有秘密,如果被人發現了,對你是沒好處的!不過我現在已經知道了,你再防備也沒用了。」

這時男子大概也猜到了書萱的想法,他瞪了書萱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呵呵…原來是這樣啊!」

被男子看穿了心思,書萱不好意思的笑了兩聲才接過那塊石頭。

「行了,既然東西也已經給你了,那我就先走了,你們自便吧!」

「哎!等等!」

可是男子還沒來的及離開,卻又聽到了書萱的聲音。

「怎麼還有什麼事嗎?」

男子回過頭來,疑惑的看著書萱問道,

「你這個宮殿到處都封得死死的,我要怎麼才能出去啊?」

書萱見男子停下了,指了指周圍光滑的牆壁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