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打孩子,你打她有什麼用?」

在關鍵時刻,陳雪攔住了李青山,李青山的巴掌這才沒有下去。

「出去兩年學會犟嘴了你,好啊!」

李青山被陳雪抱着,他用手指著李月姍,眼中帶着恨鐵不成鋼的怒意。

「爸,李月姍能夠選擇我,自然是有她的道理,難道你還不相信你女兒的眼光嗎?」

葉飛此時開口說話,異常平靜,既然對方不接受自己,那沒有辦法,只有證明自己。

「滾,別叫我爸,我沒有你這麼丟人的女婿,你告訴我,你有什麼?」

「你有背景嗎?你有公司嗎?你有房子嗎?」

「別跟我說中海你有,中海那鳥不拉屎的地方,在我們西涼城什麼都不是!」

李青山有些憤怒,指著葉飛靈魂三連問,話都讓李青山說了,葉飛也沒有什麼好說的,只有用時間來證明自己。

「別吵了,在街上呢。」

陳雪對着李青山小聲的說着,讓他注意形象。

「那你想要怎樣?」

葉飛問著李青山。

「離婚,現在就離婚,然後滾,你和月姍結婚的事情,不許傳出去,誰也不許知道。」

「你要敢傳出去,就是害了了我女兒。」

李青山氣喘吁吁的說着,這件事對李青山的打擊太大,多年歸來的女兒,竟然帶了一個什麼都沒有的男人回來,還結婚了,這怎麼能讓李青山接受。

「爸,我不會同意的,你放心吧,我和葉飛至死不渝!」

「爹爹,你知道我的性格的,我的執拗,不是你能搬得動的!」

李月姍眼神堅定的說着,一點都不讓步。

「你……,我打死你!」

李青山被李月姍氣得半死,再次朝着李月姍揚起巴掌,李月姍連忙向後退,好在陳雪抱住了李青山,這才沒有打在李月姍的身上。

葉飛深吸一口氣,沒想到李月姍的父母這麼反對自己,看來自己遇到的麻煩不小啊。

「行了,行了,回家在說,這是大街上,別丟人了。」

此時陳雪安撫著李青山,不想在大街上丟人現眼。

「你給我等著!」

李青山怒喝一聲,便是上了車子,自己開走了,根本不管李月姍陳雪二人,李青山被氣得不輕。

「唉,你說你這孩子,怎麼那麼愛先斬後奏啊?」

「結婚這麼大的事情,你怎麼就不跟我們商量呢?」

陳雪看着李青山離開,就是嘆息一聲斥責著李月姍。

「媽,葉飛很優秀的,要是沒有葉飛,就沒有我的華鼎集團。」

李月姍攬住陳雪的胳膊,撒嬌似的說着。

「媽,你要幫我啊,我和葉飛不能分開,也不想離婚。」

李月姍繼續說着。

「你啊你啊,氣死我了你。」

「走吧,走吧,回家再說。」

陳雪無奈的看了一眼李月姍,在怎麼樣也是自己的女兒,既然女兒不願意,也不能生硬的強迫。

陳雪開着車,在路上轉悠了幾圈,等著李青山的氣消的差不多了,然後才往家開去。

葉飛望着西涼城的景色,路上行人匆匆,燈紅酒綠,道路建設比中海好了不知道多少倍,果然是大城市啊。

「哎,雕像,西涼城的景色真好啊。」

李月姍透過窗口,看到了兩個挖掘機,在搬運著雕像,擺放在道路的兩旁,後邊是花草樹木。

「哎,西涼城老瞎弄,就我們走的這條路,一個月前剛修好,結果又挖了,然後鋪上紅顏色的馬路,然後前幾天又挖了,又鋪上了綠顏色的馬路,一天天瞎搞,西涼城有錢沒地方用了。」

「還有這幾個雕像,從上午一直搬運到下午,搬這裏,擺那裏,磨磨唧唧的,真想罵他們,搬運一次的人工費多少錢啊這得,煩人。」

陳雪開着車,開始埋怨著西涼城的管理。

「哎呀,常態了,每個城市都這樣,在中海也是這樣,主要是有人撈油水,媽你看哈,這馬路修一次,是不是得要錢,人工費,材料費,都要錢,然後有人就向上級稟報,然後多餘的錢就到自己兜里了,每一次動工,都會有人撈油水的。」

「還有這雕像,來來回回搬運幾次,用的是挖掘機,然後給工人費用少一點,多餘的就落到了某些人的手裏,天高皇帝遠,誰也管不了,我們都是百姓,自然是敢怒不敢言。」

李月姍此時說着,對這裏邊的門門道道懂得不少。

葉飛在後排聽着,竟然還有這種事情,很多事情光鮮亮麗的表面,是醜惡的面容。

很快,陳雪就開着車到了李月姍的家裏,李月姍家裏是一個小別墅,佈置典雅,乾淨和清新,但是在西涼城,這算是普通的。

「走吧,待會說話小心點,別惹怒了你爸爸。」

「我們可以用緩兵之計。」

「還有你葉飛,少說話,讓他叨叨兩句就完了。」

陳雪對着李月姍和葉飛說着,葉飛點頭,雖然陳雪內心不接受自己,但是還是比較慈祥的,疼愛李月姍,李月姍想要幹什麼,陳雪多少會幫助一點。

上了樓,李青山在沙發上坐着,手裏拿着一根香煙抽著,陰沉着臉,好像是誰欠他幾萬塊錢似的。

葉飛深吸了一口氣,什麼時候遇到過這種情況,他是李月姍的父親,掛着長輩的名號,葉飛有事只好忍着,用時間來證明一切。

「葉飛,你過來。」

葉飛此時正在朝着屋裏放着箱子,李青山忽然叫着葉飛,葉飛緩緩的來到了李青山的面前。

「岳父,什麼事情?」

葉飛問著李青山,李月姍在旁邊站着,生怕自己父親為難葉飛。

「你打算就這樣吃我們家軟飯?自己什麼都沒有,當贅婿?」

李青山問著葉飛。

「不,我不是來當贅婿的,我是來幫助李月姍拿下李家的,在家族地位之中顯著提升的,我不想要李月姍在家族之中這麼沒有地位。」

葉飛直接說着,來西涼城的目的是兩個,一是找到自己滅族仇人,二是幫助李月姍在家族站穩腳跟,自己的老婆,怎麼忍心看着李月姍總是寄人籬下。

「說的好有氣勢啊,但是,小夥子,你這一口伶牙俐齒,騙的了我閨女,騙不了我,光說不練可不行,我看啊,你也沒有那個本事。」

「離婚吧,你要多少錢?開個價。」

李青山直接說着,望着葉飛的眼睛,好像已經把葉飛給看穿了一般。

葉飛嘴角上揚了一下,有些無奈,第一印象全毀了,人啊,總是愛以貌取人。

「李月姍無法用金錢衡量,我喜歡李月姍,我也願意一輩子守護她,我不會放棄她的,讓我現在拿着錢走?那我做不到!」

葉飛直接說着,李月姍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覺得選擇葉飛沒有錯。

「啪!」

李青山猛的一下在桌子上拍了一下,桌子上的杯具搖晃着發出碰撞聲。

「說的真他媽的好啊,你就是靠着這張嘴來花言巧語才騙到我女兒的吧,我告訴你,這個時代,不是靠花言巧語能站穩腳跟的,廢物就是廢物,跟你的花言巧語沒有關係!」

李青山憤怒的說着,雙眼瞪圓,呼吸急促,臉紅脖子粗的,那架勢,就好像葉飛今天不走,就殺了葉飛一般。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我一路狂奔回到家門口,看著虛掩的房門,心中忍不住一陣吐槽。

尼瑪,沒想到現在就連出家人也開始玩起破門而入了。關鍵你事後幫我把門修好啊,你難道還以為現在是夜不閉戶的年代嗎?萬一進小偷怎麼辦!

我忍不住的問候了一下主持全家,然後推開房門開始檢查。

萬幸,屋裡值錢的東西一樣沒丟,看來樓道口的監控還是很有威懾力的!

不過東西雖然沒丟,但是我刻畫在地上的陣圖卻消失不見了。看起來應該是主持怕引起不必要的的麻煩,所以將其清理掉了。

但這些都不是我狂奔回來的重點,我急忙拿起那本任務書,想要看看自己任務的完成情況。

因為我現在除了身體恢復正常外,並沒有什麼其他感覺,這讓我懷疑自己究竟有沒有得到那所謂的魔力。

翻開任務書,就見上面清楚的寫著幾行大字。

「由於書主之前未按時完成任務,且在最後任務完成期間被正道人士發現,還遭到襲擊,所以獎勵將極大幅度減少。

任務評價:極差

任務獎勵:100點魔力(由於任務完成評價過低,獎勵減少97點魔力)

恭喜書主獲得三點魔力,可以選擇製作相應的恐懼種子,完成後開啟後續任務。」

看到這裡我頓時一陣頭大無語,感慨自己就是作,正應了之前的老話,no作no死!

我感覺就這三點魔力,應該還是魔神看在我最後完成儀式,且沒有完全暴露,這才施捨給我的。要不然憑我這糟糕的開局,只怕會直接抹殺掉吧!

無奈,我只能查看當前可以兌換的恐懼種子,卻發現上面孤零零的只有喪屍一個選項。而且不多不少,居然正好需要三點魔力。

這讓我更加無語起來,畢竟我之前還幻想召喚狼人,吸血鬼之類的!

喪屍,可進化物種,初始為最普通的行屍,移動速度慢,被攻擊頭部會致死,感染力較弱。(被行屍攻擊受傷,需要五到十五天的時間轉化)會隨著感染者的增加而進化。

而在書籍最下面寫著喪屍病毒傳播的幾種方式。

空氣傳播,需一百五十點魔力

液體傳播,需八十點魔力

固體傳播,需二十點魔力

看到這,我的心裡頓時哇涼哇涼的,我實在沒想到病毒傳播還要魔力,這簡直是把我往絕路上逼啊!

所幸,任務書的最後有一行小字,寫著由於書主魔力過低,所以免費給與一次固體傳播機會,但任務難度增加一次!

「額~,看來事情還沒有糟糕到無可救藥的地步。」

於是我果斷的選擇了喪屍作為我傳播恐懼的種子,而後就見任務書的空白頁上出現新的任務。

「恭喜書主選則喪屍作為自己的恐懼種子,現在開啟魔王成長任務。

任務一:讓喪屍襲擊人類,每襲擊一名人類,獎勵一點魔力。

任務二:散播恐懼,淪陷一座村莊或者縣城,讓整個世界出現關於喪屍的傳說,獎勵魔力點一百,以及其他恐懼物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