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忘了,我是帝境,你們不過只是王境或者皇境罷了。」

素銘輕笑道:「若真是如此簡單,你又何必費這麼多話,動手便是。」

「我不想現在動手,因為帝藏馬上就要開啟了,若是現在動手,對我不利,於你們更是絕境。所以我覺得雙方都應該給對方一個機會,同時也給自己一個方便。你們覺得如何?」

靈秘道:「也不用著急回答,反正我們有的是時間。」

蠢狗其實是意動的,他很清楚,靈秘絕對有殺他們的能力,不過是要費些代價罷了。與其現在送死,不如離開,以後再請人幫忙才是正道。

素銘沉吟不語,這是一次機會,但他也清楚,靈秘說的沒錯,靈秘的確能夠殺了他們。

「或者你們還不知道帝藏吧?你們可知帝藏裡面有什麼?帝階功法那是基本,帝器也絕對能夠見到,帝階起死回生的丹藥,若是運氣好,不定能獲得數十顆。」靈秘繼續誘惑著說道。

「但其實你所說的這些都並不是最貴重的,最重要的乃是荒天古境的地圖!」素銘搖頭道。

靈秘身體微動,隨即一笑:「看來你知道得很清楚,既然如此,我也不用多說。我看你也是聰明人,想來也應該知道什麼才是正確的決定吧!」

「但是荒天古境的地圖你不可能得到,而帝藏里其他的東西,想來你也未必看得上。」

「這你不用擔心,也不是你能擔心得了的,你只要離開這裡,你對我的圖謀以及你們打擾了我成帝的心境,導致我受到重傷的這些恩怨,都可以一筆勾銷。」靈秘妖火溫文爾雅地笑著,和煦如一陣清風。

「汪!我們走吧,離開是我們最好的選擇。」蠢狗也說道,它想趕快離開這裡,一刻也不想停留。

素銘抬起一隻手,讓蠢狗住嘴。

靈秘目光變得凌厲起來,彷彿殺人的利刃,要將素銘千刀萬剮。

「別誤會,只是我如此空手而歸,白白浪費了這麼多時間,這些你需要補償我們。」

蠢狗驚呆了,這靈秘都放過他們了,素銘居然還要討價還價,這不是找死嗎?

蠢狗扯了扯素銘的衣角,那可愛的樣子真是令人不忍心拒絕。

靈秘讚賞道:「真是一隻可愛的小狗。」

若是平常,一般人這麼說蠢狗,蠢狗一定跳起來咬人。但是因為說話的是一位帝境強者,蠢狗也就接受了下來,不敢有任何錶示。


「別扯開話題,我要賠償!」素銘開門見山道。

靈秘臉瞬間黑了下來:「你們找死!」

話音落,龐大的威壓橫掃天境,讓素銘兩人連連退開數步。

「還是省省力氣吧,不然帝藏就沒有你的份了。」素銘笑道,「反正那些東西對你的用處也不大了,不如給我們這些可憐人,讓我們也感受一番靈秘帝者你博大的胸襟才是。」

素銘若閑庭看花,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靈秘死死地盯著素銘,就像看著一具屍體般。

蠢狗尿都快要被嚇出來了,心裡暗罵著素銘真該死,本來已經走了的,現在居然還要在這裡擔驚受怕。

不知過了多久,靈秘才哈哈大笑一聲:「年輕人,你得寸進尺了。」

「不過,你這種無畏的精神我十分欣賞,所以罷了,我就送一件東西給你們好了。」

靈秘妖火手指一點,肉痛地將一塊古樸的方印拿了出來。

帝器方天印!

他不是不想隨便拿出一件皇器將素銘打發走,但是一看到素銘那灼灼的目光,他知道素銘絕非那麼好打發的,只好掏出這麼一件寶貝來。

蠢狗見靈秘妖火居然將帝器方天印拿出來,驚得腿一哆嗦,差點跪了下來。

這蠢狗真是要給素銘跪了,這種不要命也要寶貝的人,實在是他的楷模啊。

見素銘接過方天印,蠢狗鬆了一口氣。

「走吧!」蠢狗趴趴爪子道。

蠢狗正要轉身走,素銘一腳踩住了蠢狗的尾巴。

「汪!」蠢狗痛得大叫,「你妹啊!小心我分分鐘咬死你!」

靈秘動怒:「怎麼,你還嫌不夠?年輕人,太得寸進尺,可不是一個很好的習慣,你要知道,每個人都有底線,一旦觸及底線,可是要焚身的!」

素銘笑道:「不是我貪心,實在是前輩你沒有拿出真正令我心動的那個東西。而至於令我心動的那個東西是什麼,我相信前輩一定心知肚明。」

靈秘眉頭一皺,他知道,素銘所說的乃是道火源晶。

道火源晶乃是天火晉階帝境時所產生的晶石,每一顆都價值連城,其中蘊含的無盡火能,絕對可以令天下任何人都怦然心動。

這是可遇不可求之物,即便是中州五大家族,這種東西也不見得會有多少。

但是無論哪種天火,對於道火源晶都是十分忌諱贈予他人的,因為道火源晶乃是天火悟道的結晶,如同天火的孩子一般,需要的是珍藏,絕對不可能拿出來送人。

素銘看著靈秘那舉棋不定的樣子,一笑:「既然前輩捨不得,那我們也只好得罪了!蠢狗,上吧,讓他看看我們的力量!」

蠢狗忿忿看著素銘,暗道:「你妹啊,這種事情請不要拉我下水好嗎?」

不過,想到元神印記被拿捏在素銘手上,它不得不勉強得顯化出自己的法相來。

素銘同時取出山河圖,面對帝境強者的壓迫,山河圖點點道韻流轉,同樣反斥出恐怖的氣息來。

「你在威脅我?」靈秘冷冷壓迫般問道。<

。 「不是威脅,是提醒!」素銘道,「我相信前輩是個聰明人,應該能像我一般做出聰明的決定吧?」

靈秘妖火冷笑:「大不了我不要荒天古藏的地圖便是,對我來說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但是道火源晶對我來說很重要,你的這個威脅你覺得有用嗎?」

「快離開吧,在我後悔之前!」靈秘妖火輕輕拂袖,一震狂猛的風吹了起來。

素銘被直接扇退數十丈,飛倒在地上,而這還是蠢狗法相擋住的結果,不然情況會十分糟糕。

說到底,素銘的底氣也僅只在於小白狗而已。

素銘這時不但不緊張,反而變得興奮起來,因為他深深感覺到了靈秘妖火的無力感。蠢狗也感應到了,但是它不敢亂動,畢竟它是一個極為膽小的傢伙。

素銘嗪著絲絲笑意站了起來,低著頭,迅速向前走了走過,宛如一陣颶風。

靈秘妖火大怒:「你找死不成!」

無盡的威壓如同一堵綿密的牆,將素銘擋下,素銘如墜深澤。但是素銘卻是無懼,直接拔出太淵,猛力劈砍。熾烈的秋玄聖火熊熊燃起,皇境火焰發出呲啦呲啦的炸響,那無比強大的威壓竟是在太淵和秋玄聖火的攻擊下出現了一道小裂口。

「蠢狗,還不快上!這傢伙不行了,他根本沒有對付我們的辦法!」

蠢狗一驚,卻是不敢動:「你怎麼確定,萬一他只是不想魚死破呢?」

靈秘妖火輕笑:「我的確比你們想象得傷得還要嚴重,但是如這隻蠢狗所言,我也只不過是不想魚死破而已,而你們也最好不要太得意忘形!」

「是嗎?我倒是想來驗證一番你的話了!」素銘旋劍便是亂舞山河劍法的最後一式,嗡嗡涌動的靈力在火海中狂涌,無數隕火自天空上落下,而地面咔咔裂開,狂暴的岩漿將整個火海淹沒!

「真是可笑!」靈符妖火手指輕輕在地面一點,地面的裂縫竟是全數彌合,又彺天空一點,無數火焰在半天中爆發出璀璨的焰火來。

「我乃是火中聖者,你居然想用火來對付我,不覺得太愚蠢了嗎?」

素銘呸了一下道:「若真是無用,我看你應該不會只是在這裡和我磨嘴皮,而不採取反制措施吧!」

靈秘妖火搖頭:「你的激將法對我沒用,想引我對你出手,然後讓這隻蠢狗偷襲我?」

小白狗此刻緊張無比,同時又很茫然,不知道到底該怎麼做。如果它不是被威脅,它現在絕對要馬上灰溜溜走掉。

素銘臉色陰沉,這靈秘妖火果然智慧不低,不但輕易瓦解了他的攻勢,而且還動搖了蠢狗的意志。

「我可沒想到要這麼做,不過既然你提醒,我就不得不試試了。」

素銘威脅道:「蠢狗,你再不動手,我現在就送你做火海的養料!」

靈秘妖火陰惻惻笑道:「蠢狗,如果你敢動手,我保證第一個死的是你而不會是我!」

蠢狗頭大了:「媽的,怎麼會讓我碰上這種事情。」

進攻是死,不進攻也是死,兩者都是死,那他還怎麼玩?

蠢狗突然急中生智,既不逃跑,也不進攻,讓素銘和那靈秘妖火僵持。

素銘要被這蠢狗氣死了:「蠢狗,難道我會害死你嗎?你死了,我可是要跟著陪葬!快去拿下靈秘,他是真的不行了!」

靈秘也隨即道:「我真的不行了嗎?蠢狗,你要想清楚,你認為他的感知會比你的感知更強大嗎?」

蠢狗真想把自己的耳朵塞住,不想再聽。

靈秘得意地看著素銘,而素銘此刻真想把這隻死狗給活活掐死。

「太可恨了!」素銘心裡暗怒道,「這次是絕佳的機會,一旦錯過,下次還想要將靈秘妖火拿下,便是痴人說夢!」

「一定不能錯過機會!」素銘暗自咬牙,手中的劍流出一串血花來。

「走吧,再不走我真的要生氣了!」靈秘做出要動怒的樣子,想要將小白狗嚇跑。

小白狗神色不定,而就在此時,素銘對著小白狗發出了千重幻!

千重幻乃是精神類幻術,並非簡單的眼前重現而已,所以當小白狗舉棋不定,精神動搖的時候,任憑蠢狗有皇境的逆天修為,也要在千重幻上折戟沉沙!

蠢狗突然看見靈秘吐出了一口血來,臉色慘白,奄奄一息。

而素銘在這時,大喊道:「蠢狗,抓住機會!」

小白狗誤以為靈秘真的奄奄一息,遂興奮的毫不遲疑地就沖了上去,但是路走到一半,他就瞬間察覺,可惜這時候已經抽身不得了。

蠢狗心裡大罵素銘,心想著這素銘實在是壞透了。不過沒辦法,此時只能硬著頭皮上!

蠢狗幻化出手有史以來的最**相,那恐怖的威壓讓人忍不住跪伏下來。

「好哇,沒想到你這蠢狗平時打架還留下一手!」素銘揶揄道。

蠢狗理也不理素銘,那浩大的爪子從天而降,萬千陣紋在其爪子上浮現出來,一掌便是將靈秘牢牢鎖定住,讓靈秘避無可避!


靈秘心中一驚,此刻再也顧不得身體的傷勢,一手擎天而起,龐大的氣流沖向天穹,與那萬千陣紋交擊!

轟!蠢狗豁盡一身道力,狠狠壓了下來,靈秘的一手竟然是阻擋不住!

「該死的蠢狗,你找死!」靈秘此刻終於是怒不可遏,再保留實力,恐怕只能死路一條,倒不如拚命一擊,或者還能撿起一條命來!

靈秘解開身上壓制傷勢的力量,已經不能僅僅用龐大浩瀚來形容的力量從其體內爆發出來,萬千火焰在這等威壓下盡皆臣服!

嗡!浩大的威壓從天穹一直擊穿地底,萬里都能感受到天地在震顫!

這就是天火,天地孕育出的至強之火,晉階帝境之後,靈秘妖火連帝境中期的強者也不會懼怕。

蠢狗的法相在這道強大到不可阻擋的威壓下被盡數碾碎成灰,蠢狗本體亦是驟然吐出一口血來。

素銘儘管有山河圖的保護,但是在如此威壓下,同樣是遭到重創。

素銘被這浩瀚的威壓擊飛,整個身體都支離破碎!

好可怕的靈秘妖火!素銘心中暗嘆道,不過儘管如此,事已至此,他已經是不能後退半步!

素銘嗡然一聲將秋玄聖火召喚出來,對著靈秘妖火射去。

靈秘妖火冷笑,只是冷笑,秋玄聖火竟然驚懼地沖回素銘體內。

素銘沒辦法,只能揮劍出太淵。

沒有複雜的技巧,只有至極簡單地一劍,一劍揮出,素銘整個身體都彈射出去。

素銘背後的鳳凰印記在漸漸擴大,並迅速修復著素銘的傷勢。

素銘終是一劍斬來,太淵可怕的劍威,綿延千里,震蕩天宇,便是連一劍天峽內的皇者都有些吃驚。

「不過螻蟻罷了,也敢與日月爭輝!」靈秘妖火冷喝,一指點在虛空之中,虛空都破裂開來!

那些帝戰的道紋轟隆隆地在潰散,那恐怖的一指,宛如連接著天堂與地獄,又似是要從天庭擊穿地府!

轟!浩瀚無匹的力量席捲,原本已經受傷的蠢狗再受震蕩,嗚嗚地低呼一聲,身體出現了一個可怕的道力傷痕,一時之間竟是難以癒合!

素銘臉色白若秋霜,從靈秘身邊倒飛千萬丈。而那幅山河圖受到帝力衝擊,霎那間湧現出滔天江河,江河之上竟是旋起無邊的漩渦!

漩渦瘋狂地扯著周圍的事物。靈氣被迅速抽干,無盡的火海被全部吸收,便是連靈秘妖火,也要被吞噬進去!

靈秘妖火猛然吐出一口血來,此時他再也壓制不住傷痕,一道無邊道力擊穿了靈秘的身體,靈秘奄奄一息!<

。 「對不起啊,我們又不是故意的,只是他剛好撞上來,我們才會跑步,遮攔的罵了一句,也沒想到他會直接給走了,而且我們好快就放寒假了,到時候你去言謙公司上班,見他的機會也多了呀!」

妍希想了想也覺得他說的挺對的,但是他覺得今天在歐陽面前真的很丟臉,他拿出手機想要跟他在微信上解釋一下,但又覺得挺唐突的,想了很久都沒有下定決心,梁思雨直接將他的手機搶了過來,關掉了電話,望著妍希,恨鐵不成鋼。

「怎麼可以為了一個男人這麼恐怖,手上連東西都不吃了,你就這麼喜歡他嗎?而且你覺得你自己有錯嗎?如果他真的會對你有感覺的話,無論你的吃相是多麼的嚇死人,他都不會介意的,有沒有聽過一句話,愛一個人就要愛他的全部,就算是不愛就不要欺騙,如果一旦愛了,肯定會喜歡你的所有的,而不是專門挑他想要的,這根本就不是喜歡你,只是在自己騙自己,騙你又騙他而已。」

顏色根本就聽不進去,他滿腦子都是歐陽想著要怎麼跟他說話,但是想了很久都沒有想出一句開頭,或者是開場白,想了很久才打出了一個贊,然後發了送出去讓他發送出去的,下一秒又直接把它給撤回。

糾結的舉動讓梁思雨更無語了,他就站在一邊也不再浪費口舌,反正他說什麼他都沒有聽進去,滿腦子都是在想著歐陽要怎麼跟他說話,而且對方還一句話都沒有回復他,搞了很久很久快要散場一半的時候。

妍希的手機才想了一下,妍希就像一個關著的燈突然被打開。,全身充滿著能量,拿起手機期待以及忐忑在他的心裡左右,最後看到了對方只是單純的發了個問號句過來時妍希不禁感到一絲失望。

不過其實細想一下突然發送消息出去,但是卻撤回來了,誰都會有很多疑問,只不過每個人的表達方式都不一樣,而他確實簡略了一點而已。


妍希正想著怎麼跟他解釋時,歐陽再一次發送信息過來,「怎麼了?是有什麼想要跟我說的嗎?怎麼發過來又撤回了呢?我沒有看到的東西會很勁爆嗎?如果想跟我說跟我商量的話,就直接告訴我吧,如果不想的話我也不勉強。」

眼睛咬著唇,一時間更加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看著他打過來的每一個字都格外珍惜想要郵寄那些自的行間之中成為一份子,但不太可能的,只好靜靜的看著,就算沒有想要回復的話語,但還是想要看著就這樣靜靜的就好,就看一兩眼,也是很滿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