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絕。」中年男人開口,隱月點頭,「冷前輩的名字果然……不一般。」

中年男人哈哈一笑,又喝了口酒,「小子,你有沒有離開這裡的打算?如果你想離開的話,我可以帶你走。」

隱月一怔,他的確想過離開這裡,應該說自來到這裡之後就發了瘋一樣的想!但隨著在這裡停留的時間加長,看過這些書籍過後,他的心態竟然慢慢的平靜下來,說實話,他比誰都更想知道自己的身世,他想要知道到底是哪一條龍和哪一個精靈的結合,才會有了他。

冷絕看著隱月沉默姿態,不禁挑眉,「小子,難不成你還想繼續呆在這裡?你自己不也說過,龍族對你不善甚至心存殺意,你繼續呆在這裡,難道要任由他們宰了你?」

隱月抬眸,「前輩,有些事情我很想知道,我是怎麼來到這個世界,我真正的父親和母親又是誰……」

「知道這些有用?」冷絕挑眉,「你的父親和母親若是有心,也不會讓你遭遇這麼多。」

隱月沉默,「不前輩,我對他們可謂是一無所知,在沒有了解到事情的真想之前,我不會妄下結論,從前我已經做了很多錯事,我不想以後也一直錯下去。」隱月的眼神堅定,「從前我一直被仇恨的心態所蒙蔽,現在,我想應該更看清一些事情。」

「怎麼,你小子打算對龍族另眼相看了?」

「不!龍族在我心裡種下的仇恨一直都在!我的人生可以說被他們毀了!但這仇恨再也不能驅使我,主宰我的一切!我現在只想做自己內心真正想做的事情,我現在要等待一個答案!」

冷絕沉默了一會兒,「哈哈,小子你也算一種成長吧,說實話,我也很好奇,生下你的到底是哪兩個……」冷絕撫摸著自己的下巴,繞著隱月走了一圈,「可以想見,一定是位十分美麗的精靈,而那條龍么……」冷絕伸手,扣住隱月的手掌,手指一劃,一道傷口便自隱月的掌心出現,殷紅的血液迅速流出,隱月瞪大眼睛,「冷前輩,你這是……!」

冷絕用手指沾取了新鮮血液,瞳孔在悄然變換著顏色,紅色的血液靜靜停留在他的指間,冷絕的瞳孔忽然狠狠一縮,這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聲由低到高,由小到大,冷絕在一陣狂笑之後,臉上也出現了瘋狂之意!這小子,這小子……!


「冷前輩,怎麼了?」隱月看著冷絕的瘋狂神色,不確定發生了什麼,冷絕收住笑聲,將指尖的血液抹去,「你說過,龍族的一位老祖留你性命,就是為了查明一切,現在,他有答案了?」

「我現在還活著,看來是沒有。」隱月抽回手掌,冷絕眼底閃現出瘋狂的愉悅,傲天,你知道真相之後會是什麼反應,我真是期待!當你知道這小子的血脈源自於哪兒,你要怎麼對付你口中必須除去的混血雜種!

「冷前輩知道些什麼?」隱月挑眉,冷絕哈哈一笑,「我怎麼可能會知道,我只是想看看,你這樣的混血種血液是不是很特殊。」

隱月的太陽穴跳了幾下,難道說剛才的那一下只是為了看個新鮮?冷前輩還真是……!「小子,就繼續呆在這裡吧,我想你會得到一個不錯的答案。」

隱月疑惑,冷絕哈哈一笑,「我出去隨便走走,不得不說,現在的心情真是不錯。」伴隨著一聲狂笑,冷絕直接推門而出,隱月想說什麼已經來不及,轉瞬間就沒了蹤影,隱月看著掌心的那道傷痕狠狠皺眉,能夠在這裡如此放肆的活動,還不驚動任何一位龍族老祖,冷前輩到底是什麼身份?


一小瓶血液在小巧的瓶子里來回晃動,傲天緊緊盯著小瓶子,紅色的血液在他的瞳孔中來迴流動,「刷!」一道氣息突然出現,傲天頭也不回的開口,「我以為你應該早就離開了。」

冷絕看著那一小瓶血液,眼中的瘋狂之意隱隱閃爍,「我怎麼知道你會不會對那小子動手,傲天,你要知道有時候承諾這玩意並不怎麼可靠。」

傲天老祖冷冷一笑,「哼,我如果要殺他,早就可以動手了。」

冷絕走過來,「這是那小子的血液?」

傲天轉身,「沒錯,我要弄清楚那個半龍的身世,我要清楚的知道龍族到底曾經發生過什麼。」

冷絕低聲一笑,「那麼,你弄清楚了沒有?」

傲天老祖的呼吸停頓,過了好一會兒才開口,「沒有,這小子的血液我完全看不出源自哪條龍,不過可以肯定,應該和特殊的龍無關。」

「傲天,別太早下結論,不然你可是會後悔的。」

傲天老祖狠狠皺眉,「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那小子和你說了什麼?冷絕,你為什麼要庇護那小子,你到底是因為什麼?」

「我維護他,只是因為看不慣你和沙雲的做法,和其他無關。至於他和我說了什麼,我當然不可能告訴你。」冷絕的眼神冰冷,「傲天,才過了幾百年而已,你的人類姿態竟然已經蒼老到如此地步了。」

傲天老祖沉默片刻,「對於拋棄過龍族的你來說,沒有資格嘲笑我。」

冷絕皺眉,「拋棄?我並沒有拋棄自己的種族,在我眼裡,純正與否的血脈真的不重要,傲天,你和沙雲到底還要頑固到什麼時候?我們種族從最開始的興盛強勢到如今的落魄、稀少,究竟是因為什麼,你們難道就沒有覺悟嗎?」

「這不一樣!龍族的血脈不得被侵佔!」

冷絕深吸一口氣,「種族的血脈當然不可以被侵佔,我要告訴你的是,對已經存在的混種血脈,你應該保持著寬容的態度,不應該趕盡殺絕!」

「冷絕,我們的觀點永遠不可能達成一致。」傲天退後一步,「龍族的事情你若是不肯幫忙,我也不會說什麼。」

真是老頑固!冷絕在心裡暗罵一句,低聲開口道,「既然我回來,也應該讓我見見這位龍族王者。」

傲天神情沉了幾分,冷絕冷笑,「放心,我什麼都不會做,我只是想要見一面,畢竟龍族王者血脈消失已經有幾百年,再出現,我當然不能錯過。」

巨大的氣泡之前,龍族的三位老祖人物齊齊站在一起,氣泡之內的巨龍始終沉睡著,巨大的身體隨著氣泡之內的液體來回晃動,冷絕挑眉,「這是你們找到的王者血脈?怎麼看都和其他的龍沒有什麼區別。」

「它有金色的眼睛。」傲天開口,「我親眼看到它有金色的眼睛,這已經說明一切。」

冷絕挑眉,金色的眼睛的確是王者血脈最明顯的標誌,只不過……「它沉睡多久了?看它的體型,似乎還是在幼龍階段?」

沙雲瞪了冷絕一眼,「傲天找到它的時候,它就是一條幼龍,看樣子應該孵化出沒多久。」

「哈哈哈!孵化?沙雲,你是在和我開玩笑?王者血脈……被誰孵化而出?別告訴我,是你們!」

沙雲的神情有些尷尬,「當然不是我們!我不是說過么,找到它的時候它已經是幼龍形態,跟在那個孽種身邊!」

傲天的眼神閃了幾下,「你的意思是,那小子將它孵化了出來?」

「怎麼可能!縱然是我們,也不可能將王者血脈喚醒,更別提是一個只有一半血脈的孽種!」沙雲搖頭,「一定是那孽種在什麼地方發現了它,尚處於幼龍階段的它怎麼能分辨是非,還好我們及早的將它帶回來,不然後果……」

冷絕挑眉,沙雲真的是夠頑固,不過她說的也有可能,不過么……冷絕揚起笑容,他知道這兩個老傢伙不知道的一些東西。「啊,你說的也有可能,我看完了。」冷絕打了一個哈欠,沙雲氣的雙眼冒火,「冷絕!你這是什麼態度!在你面前的可是我族的王者血脈,你就不能表現出應有的尊敬嗎!」

「尊敬我當然有,等我見到它那雙金色的眼睛之後再說吧。」冷絕伸了伸手臂,二話不說的轉身離開,傲天揚聲道,「既然你回來,就必須去龍墓一趟!這是規矩!」

「知道了!」冷絕有些煩躁的揮揮手,提到龍墓沙雲又是一肚子火,「那孽種將龍墓毀成那個樣子,不可原諒!」

傲天微微皺眉,「沙雲,冷絕一心要護著那小子,我們也沒有任何辦法。畢竟……你和我的實力都不如它。」實力當道,勝者為王!

沙雲的嘴角抽了抽,「難道眼睜睜看著他胡來嗎?我有的時候懷疑他到底是不是一條龍,為什麼對自己族群的事情能如此冷漠!而且還要護著一個孽種!」

傲天嘆口氣,看著氣泡中仍然沉睡的巨龍,「我們耐心等待吧,只要它醒來,龍族的真正時代會再次到來。」

「砰!」門再次被強行推開,隱月微微皺眉的回頭,他下意識的以為那煩人精也跟來了。「……冷前輩,你回來了。」隱月放下手中的書,冷絕哈哈一笑,「小子,收拾收拾,我們要離開這裡了。」

隱月驚訝,「離開這裡?去哪裡?」

冷絕勾起笑容,「當然是去一個好地方,你也去過的,而且還將那裡毀的不錯。」

「……你是說龍墓!」隱月睜大眼睛,冷絕哈哈一笑,「沒錯,就是那裡!龍墓裡面可是有不少好東西,你上次應該也得到不少益處,這次由我帶著你,你會平安回來的。」

隱月愣住了,再去龍墓?那裡是龍族的埋骨之地,內海從前被稱為禁地的地方,上一次他只是誤打誤撞的進入那裡,但並不代表是個誰就能隨便進入,那裡是龍族最神聖的地方,誰都能進入,龍族根本就無面子可言了。

「冷前輩,我進入龍墓也只是機緣巧合,不得不這麼做。 女配修仙記 ,我們還是不要去了。」

「怕什麼!其他龍進得去,我當然進得去!」冷絕哈哈一笑,「別廢話!你小子和我一起走就對了,快點!」


「冷前輩!」隱月還想說什麼,冷絕毫不客氣的抓住隱月的肩膀,將他強行拖了出來,「你還在廢話什麼,我說什麼你就做什麼,走了!」冷絕身形一晃,隱月也隨著這一個晃動,自原地瞬間消失!

「啊,這裡果然夠空曠。」冷絕看著四周寂靜無人的空間,還有巨龍們的遺骸,「小子,看來你毀的也只是龍墓的一小部分。」冷絕回頭看著隱月,「還愣在那裡做什麼,去找好東西去!」

隱月是蒙的,他有些不太明白怎麼就進來了?冷前輩到底是怎麼進來的?和上一次不同,並沒有經歷什麼黑霧,根本什麼都沒有,他們就已經進來了!隱月看著冷絕的背影,他到底是誰?是龍嗎?不被龍族老祖發現,還能如此輕易的進入龍墓,他是龍族的誰?如果他真的是龍,為什麼在知道他毀了龍墓,說了那麼多龍族壞話之後,還能如此心平氣和?尤其是知道自己是半龍血脈!

他是龍的話,對這一切都毫不在意,這怎麼可能?!

「小子!你還愣在那裡做什麼!」冷絕的聲音回蕩在龍墓之中,肅靜的氛圍被全部打破,這裡是龍族聖地,如果他真的是龍的話,就不可能這樣,更不可能……!

「咔嚓!」巨龍的一根白骨被掰斷,冷絕看著隱月,「快過來!」

隱月看著被掰斷的白骨,嘴角抽了抽,他想多了,一定是想多了,冷前輩怎麼可能會是龍呢?

「這可是好東西,哈哈!」一枚龍族內丹被挖了出來,隱月瞪大眼睛,冷絕將內丹拋給隱月,「可不能像上次一樣,在這裡弄出那麼大動靜,小子,你有點胡來。」

隱月笑笑,看著手中的這枚元氣丹, 萬界大債主 ,他能搜刮到更多。隱月實在沒有想到,會再次回到這裡,而且……再一次得到龍族元氣丹。

「這裡畢竟是龍族的埋骨之地,你在這裡胡鬧,龍族的人會放過你才怪,不過像現在這樣只挖取元氣丹的話,就另當別論了。」冷絕帶著隱月往前走,看著周圍聳立的森森白骨,冷絕的瞳孔微微一縮,不管是再如何強大的力量,最後不都是化作一堆白骨躺在這裡?所有的龍都是如此,他自己也沒有任何例外。 章節名:章203遭遇

「冷前輩,你到底是什麼人?」在挖去了第五枚龍族元氣丹之後,隱月再也忍不住開口,挖取龍族元氣丹絕對是靠運氣的事情,因為這裡沉睡了根本數不清的巨龍,無數的遺骸堆積,甚至有的已經不斷重合,元氣丹大部分已經被風化消失,能夠留存的很稀少,上一次隱月是一邊找一邊毀,他自己都記不清楚翻找了多少天巨龍遺骸,又毀了多少,但他收穫也只不超過十枚。然而這一次,在冷絕的帶領下,似乎每一次尋找都能正中紅心,基本都不會空手而出。

「小子,你問這個做什麼?」冷絕帶著他走在巨大的遺骸之內,高聳的白骨自兩人身旁不斷被略過,可以想見巨龍們生前的身姿是多麼巨大、富有力量,隱月跟在後面,微微皺眉,「為什麼冷前輩你,找的這麼精準?我是說……幾乎每一次都會有龍族元氣丹。」

「哈哈,我能說這是運氣么?」冷絕大笑一聲,隱月卻是搖頭,「不,這不是運氣,你並非每一處遺骸都要搜尋,你的樣子看上去就好像在說……你知道哪一處遺骸有元氣丹一樣……」

冷絕回頭,「小子,你到底想說什麼?」

隱月就此站定,「冷前輩,我先前一直否定你是龍族的某位人物,因為聽了我那麼多在龍族眼裡大逆不道的言論,還有我的半龍血脈,還有我毀了龍墓的事情,如果你是一條龍,絕對不可能和我這樣相處。」

冷絕也停下腳步,轉過身,「那麼,你現在認為我是一條龍?」

隱月沒有開口,這只是他的猜測,在來到龍墓之前他十分肯定冷前輩和龍無關,但到了這裡,隱月心中的疑惑又起,冷絕哈哈一笑,「我是什麼有什麼關係?對你有影響?」

「沒有影響,但是我……!」

「小子,我不會害你,你只要明確這點就足夠了,其他的,你現在不需要知道。」冷絕的眼神透出淡淡冷意,隱月的呼吸一緊,「冷前輩,我……知道了。」

「哈哈哈,這樣最好!走吧,這裡面可是還有這不少好東西,走完這一圈,你的實力也該提升個差不多了。」

龍族因為某條龍的回歸正發生著微妙的變化,就如蝴蝶效應,往往一個微小的動作都能在遙遠的未來,形成十分巨大的力量,甚至是…改變世界的力量!

「辛苦了。」羅德伊遞過來一條毛巾,看著大汗淋漓的憐,笑著開口道,「憐,這一次真的感謝你的幫忙。」

「這是我答應你的事情,你不需要這樣。」憐隨手擦了擦自己額頭上的汗水,空間傳送陣已經構建完成,這花費了憐不少時間,憐所搭建的空間傳送陣也只是個基本,如果想要頻繁的使用這個空間傳送陣,還需要進一步的鞏固,當然,如果想要依靠這個傳送陣運輸大批量的人,那還需要後續,但這些憐都不會關心,她答應羅德伊的條件僅僅是搭建空間傳送陣。

「要不要和琥珀見上一面?」羅德伊呵呵一笑,憐的心頭一動,她的確很想見琥珀,尤其是在薔薇的事情發生之後。他們兄妹也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見面了。

「可以么?」憐問了一句,羅德伊當下點頭,「可以!當然可以!只不過你要在這裡等一下,你要知道,黑暗教廷的地方還是不要回去的好。」

「知道了,我就在這裡等。」憐看了看四周,還算安靜,似乎離黑暗教廷的據點很遠的樣子,也不曾出現什麼黑暗教廷的相關人員,羅德伊揚起嘴角,「好的,我會儘快將他帶過來,這需要一定時間,希望你不要等的不耐煩。」

憐掃了他一眼,羅德伊呵呵一笑,「我先走了,我保證,很快就會帶他過來。」羅德伊的身形一晃,直接自原地消失不見,憐看著隱藏在地面之下的傳送陣地點,始終都有些想不透,傳送陣搭建在這裡到底是為什麼?是為了對付教廷還是黑暗教廷?

「琥珀呢?」羅德伊手中的聯石閃爍了幾下,「王,琥珀大人一直在處理您交代的事情,琥珀大人的心情最近很不好,有些焦頭爛額的樣子。」

「琥珀那小子有罵我吧?」羅德伊的嘴角上揚,聯石閃爍了幾下,「……沒錯,王。」

羅德伊的笑聲愉悅,「跟在琥珀身邊的那個傀儡呢?」

「不清楚,王有什麼吩咐?」

「告訴琥珀,那個傀儡先借我用一下,很快就會還給他,如果他不同意的話,那就別想我親自送他走了,現在就去告訴他,我馬上就要他的答案。」

「遵命!」黑色聯石沉寂了一會兒,接著瘋狂的閃爍,琥珀有些慍怒的聲音傳來,「羅德伊,你又想做什麼!」


「啊,琥珀,聽到你的聲音真親切。」羅德伊笑著回答,似乎能想象到此刻聯石那段琥珀的表情,「廢話少說!你什麼時候回來!你將這個爛攤子丟給我,我還沒找你算賬!」

「我親愛的朋友,先不要這麼憤怒,我現在就要告訴你一個好笑,不過么……你的那個傀儡要先借我用一下。」

「你能有什麼好消息!」

「這個消息和憐有關,怎麼樣,算不算好消息?」

聯石那邊突然沉默,羅德伊保持著微笑,他等來的答案只有一個,「羅德伊,你最好說實話!不然的話……!」

「好了老朋友,我會哄騙別人,但對你,我可是不說一句假話,怎麼樣,你的那個寶貝傀儡可以借我用一下了?」

「你到底想做什麼?」琥珀的聲音透著懷疑,羅德伊哈哈一笑,「這樣吧,你的傀儡如果借我用,我就回去帶你去見憐,自此以後,你可以有自己想要的生活,怎麼樣?」

「羅德伊!你這話說的是真的?!」興奮的聲音傳來,羅德伊的嘴角笑意加深,眼神里涌動著一股別人根本看不透的寒意,「當然朋友,這次之後我絕對不會再去打擾你。」

「好!」琥珀的聲音傳來,羅德伊呵呵一笑,「我保證,你的寶貝傀儡回去的時候一定毫髮無損。」

「王,琥珀大人看上去似乎很開心的樣子。」

羅德伊笑道,「他當然要開心,這對於他是一個無與倫比的好消息,只不過么……呵呵,讓琥珀的傀儡到底這個坐標附近。」

「僅僅是到達坐標附近就可以了?」

「到達這個坐標之後,攻擊在那裡的人。記住,我的指示不許告訴第三個人,包括琥珀。」羅德伊低聲開口,聯石那邊閃爍了幾下,「是,屬下絕對遵守王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