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不回去,飯就涼了。」上官悠涼涼的說,眼神帶著淡淡的危險,鍾離玖轉過腦袋,好像發生了什麼有趣的事情看著他。

「上官悠,我發現,你現在沒有笑哎。」

上官悠這下真是要被氣笑了,這丫頭的關注點不應該是自己生氣了嗎!? 鍾離玖莫名感覺上官悠不笑的時候好像是比夏侯淵冷著臉發火的樣子更可怕啊!於是向後退了退「上官悠,你不會生氣了,吧?」鍾離玖最後一個「吧」說得極其不確定,看著她小心翼翼的表情,上官悠覺得自己本來憋了一肚子的氣莫名的消失了很多。

最後他就那麼看了她一眼「你說呢?」

鍾離玖吐了吐舌頭,看來這真的生氣了啊,鍾離玖一下乖覺了很多。

「好了,回去吃飯,你明天要出差的。」上官悠看到她乖巧的樣子,再大的氣也沒有了,揉了揉她的腦袋「明天韓明月要是敢對你做什麼,直接拿出我給你的私印,擁有那枚印章就是我們上官集團的一大董事可以代表我的話,她一個小助理你完全可以辭掉,後面的不良影響我來解決。」

鍾離玖眼睛一下亮了「哇,這是給我尚方寶劍讓我先斬後奏的節奏嗎?皇上!」

上官悠瞥她一眼,鍾離玖朝他做了個鬼臉,完全不慫。

吃完飯以後鍾離玖回房間習慣性打開電腦想工作,但是手機又來了一條新消息。

鍾離玖看到那條消息就沉默了,這也是一個好友申請而且還是熟人。「夏侯念。」

備註就這三個字,但是也代表了很多東西,如果昨天自己不出現去救人的話,是不會被認出的,鍾離玖並不後悔救夏侯念,就算是會被認出也不後悔,但是擔心還是有的,萬一她的身份被告訴夏侯淵了自己一切的準備全是無用功了。要想不被知道,只能先穩住夏侯念。

她點下同意。

對面給的信息很簡單。

思念:「玖公主」

鍾窈:「她已經死了,沒必要一直把我當做她,我是我,她是她。」

思念「我不會告訴兄長你的身份。但是,無論您承不承認自己的身份,您的血脈在那裡,就是掌刑堂的眼中刺肉中釘。」

鍾窈:「我與你並沒什麼交情,你為何提醒我?」

思念:「受人之託。」

受人之託,受誰之託?

鍾離玖想不到,見到對方不再發信息,乾脆將手機關機了,打開電腦,把事情處理完了,才關上電腦睡了。

上官悠在房間內傳出來均勻的呼吸聲時才輕輕推開門,走了進來。

給鍾離玖把被子蓋好,他輕輕拿起一旁的手機,眼底有紅色光芒緩緩流過。

「如果,你有傷害她的念頭,就算是皇甫辰護著你,我也會殺你到天涯海角。」走到門外,在走廊里看到屏幕上的消息后,上官悠輕聲說道。

轉過身,將手機放回原位,輕輕吻了下熟睡的女孩的額頭。

「我們的以後會很長很長,我等著你,我的公主。」

把門輕輕帶上,上官悠走到了小院門外,問忽然出現的徐默,「探查到了?」

「是,已經確定了是鍾離家和夏侯家的手筆。」

上官悠聞言,勾起一抹冷笑「鍾離家也參與了?」

他的笑一直都是溫和的,這一次的笑是冷的,冷得讓人難捱,那是一種深入骨髓的冷,讓徐默瞬間顫抖了一下,就連身為死士的他在這一刻都感覺到了深深的恐懼,遑論若是其他人了。

「看來是真的不在意玖玖的死了?」

「鍾離家內部確定,玖公主沒死,玖公主的命石一直亮著,所以他們無所顧忌的在私底下與夏侯家仍舊和作著,但是在明面上的交易是全部停止了。私底下的交易,似乎不歸鍾離家嫡系管。」

「都是旁系的人?」上官悠冷笑一聲「未必,若是沒有嫡系的人內部接應,是絕對不可能達到這種地步的。」

看來鍾離家的嫡系也是分成了不少派。

上官悠冷笑道「想要通過殺死十二家的嫡系女子控制十二家,很不錯!」

「可是根據十二家的規定,家主您是沒辦法插手掌刑堂的事情的,即使是想要去掌司彈劾,也沒辦法。何況對外,您沒有任何的古武與攻擊力,只是一個擁有天賦的靈力者。這樣的話,會對我們之後的計劃有影響。」

他覆上面具「上官悠不能做的事情,那就讓路西法來吧。」

身為上官家的家主,上官悠要顧慮的地方實在是太多了,但是路西法不一樣,血薔薇本身就是一個極為神秘的存在,其主人路西法更是沒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路西法行事本就隨心所欲,所以即使路西法對十二家掌刑堂動手了,夏侯淵也是看不出什麼端倪的。

「但是,皇甫家的人,對我們血薔薇最近盯得很嚴。」

「皇甫辰老婆懷孕了,他不會分多少精力來盯我們的,沒有皇甫辰坐鎮,我在這裡,你們怕什麼?」上官悠不緊不慢地說道「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你們商議好如何與掌刑堂的人周旋。」

他說完就緩緩邁著步子,走向車庫「讓徐言明天照顧好玖玖,就說我出差了。」

「家主是擔心?」

上官悠輕輕嘆了口氣「她比你們想象的還要冷靜睿智,甚至可以說,當敵人來看的話,是可怕。」

這是徐默第一聽家主評價一個女子有這樣高的評價,玖公主,真的有那麼強嗎?這幾天觀察下來,倒是更像一個心機不少的小女孩更多一點。

和仙女小姐姐的網戀 但是因為上官悠的權威,他沒有開口反駁。

鍾離玖醒來的時候,天還沒亮,她打開燈,走到梳妝鏡前,按住額頭「怎麼感覺有人來過我的房間?」

這是她的直覺,也是鍾離家特殊訓練的結果,可是一般情況下如果真的有人趁她睡著了來的話,自己是絕對能醒過來並給與反擊的,就連當年夏侯淵都結結實實被她來了幾個過肩摔,好在夏侯淵身手好沒被真正摔著。

「是我多疑了?」鍾離玖進洗漱間洗漱完了,才看到廚房冰箱上貼的便利貼。

「出差了嗎?」 從負二代到華娛大佬 她將便利貼上上下下看了看,才將它扔進垃圾桶,從冰箱里拿出牛奶溫熱著,順便煎了一個雞蛋,她的廚藝不如上官悠,但是簡單的吃食還是會一點的。

匆匆吃完早餐上好妝,鍾離玖就打車去了機場與一道去參加競標的眾人集合。 到了機場的時候他們集結的地方就來了王明一個人,鍾離玖有點意外,她以為這麼早自己會是第一個來著的,更意外的是王明居然一直在仔細的在看那本被調換了的競標書。見到她來了,開門見山的問道「鍾窈,你這份競標書,很有問題啊,這樣的霸王條目根本沒有任何公司願意合作的,何況我們這還是去競標,競爭壓力在那裡,給的資金價格還是這樣?」

鍾離玖笑著接過他遞來的競標書,其實這只是一份策劃書之類的,相關標書與證件都在她手裡,在韓明月想把這個鍋退給自己的的時候,鍾離玖就已經問她要來標書的一切自主權,相關證件什麼的,也是她獨立完成的,不然她這些天白天空餘時間和晚上在加班是在幹什麼?

說是公平競標,但是誰不知道這一回誰家財力比得過夏侯集團,上官集團倒是比得上,但是比不上夏侯集團與招標集團的關係啊。

但是存在著不穩定因素的,比如說這個項目,其實在夏侯集團就是她本人負責接手的,沒有人比她更清楚這個項目如何能讓雙方利益最大化。

當然,最重要的是,去見喬治。

她很想將見他,如果說夏侯淵時鐘離玖年少最喜歡的人的話,那麼喬治就是鍾離玖年少最志同道合的朋友,他們很多地方的興趣都十分相似,相處起來也最是自然親切,但那是友情,不是愛情,鍾離玖分得很清楚。

「我不會讓您失望的。」鍾離玖笑著補充道「不會讓公司白跑一趟。」

王明聽她這麼說,也知道這女孩怕是被韓明月為難了,更知道這回競標的幕後,嘆了口氣「競標不上也沒什麼,基本沒機會的,就是你恐怕會被……」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看著眼前女孩那雙清亮透徹的眼,王明忽然有一種她會成功的的荒唐的感覺。

自己這真是太瘋狂了嗎?

不過能成功就是賺的,不成功就算了,大不了自己在得罪韓明月一回!反正這回也是總裁一定要把自己派來的,出了事總裁應該會幫自己一點吧?

王明暗搓搓的想。

韓明月等人幾乎是掐著點來的,還好他們定的時間離上機還有一段時間,不然還真是有點可怕了。想到這裡,王明忍不住讚賞的看了眼一定要要求定好時間集合不然就分道行動的鐘離玖。

這女孩子的心思倒是夠細的。

韓明月看到王明眼中的讚許,更看見那目光是對鍾離玖去的,心中的妒火幾乎能將她生吞了,死死握著拳頭,冷笑一聲「鍾小姐好手段,不虧了你這張狐狸精一樣的臉。」

這話粗俗又具攻擊性,王明當即皺了皺眉,可是在這種小事上,他也不好插手人家小女孩的鬥嘴。

鍾離玖臉眼神都懶得給她一個,這樣的女人,你越理她她越是像條瘋狗一樣起勁,類似人型垃圾的存在,她一向本著能少接觸就少接觸的原則的。

韓明月見擊不到鍾離玖,反倒是自己被氣個半死,所以在飛機上的時候,倒是難得的不說話了。

下了飛機就打車去了預定好的酒店,鍾離玖將東西放好,看了下酒店的布置,將手中的房卡直接放進手機殼中,帶著手機沒帶其他東西就出了門,走之前直接將門鎖好。

不過她想了想,覺得自己多慮了,這個節點上了,韓明月自以為換了一個小小的策劃書就已經成功了的當下應該是干不出什麼打草驚蛇的蠢事的。

不過……鍾離玖垂眸,對這樣的女人,你對她的智商還是不能抱有太高的期待的啊。

索幸便請王明幫了個忙,約韓明月一眾人一起聚了個餐,自己則是以身體不適而不去了。

走在S市的街頭,鍾離玖緩緩地欣賞著周圍的景物,直到到了一個看起來破破爛爛的地方,那裡是S市大多數流浪貓狗的聚集區。

一隻三色的貓咪在她來的時候就從抱著它的人手中跳了下來,徑直奔向她。

「喵!」

鍾離玖將那隻貓咪抱起來,「你又重了哦。」

聽到不遠處傳來的腳步聲,鍾離玖放下貓咪,果不其然,看到了那張精緻到近乎有點女性的陰柔的感覺的臉。

「你認識這隻貓?」喬治看著這個長相帶著淡淡嫵媚氣質的女孩,看向那雙桃花眼,明明是兩張完全不一樣的臉,連氣質都不一樣,可是給他的感覺,為什麼會是和記憶中的那個人一模一樣的?

鍾離玖知道會在這裡找到他,喬治是一個很喜歡貓咪的人,他資助了很多家寵物醫院,這裡的貓咪聚集區本來也是要拆遷的,是他保下來的,而這裡的一些設備,是她買的,鍾離玖一開始是不喜歡貓的,後來被喬治帶著逛了幾次寵物店,也慢慢的喜歡上了這種毛茸茸的寵物。

大概是女孩子都拒絕不了這樣毛茸茸的寵物吧?

「我餵過它幾次。」鍾離玖道「是玖公主托我來喂它的。」

喬治的眼睛瞬間一亮,像盈滿了一個夜幕的星光一般閃亮「你說玖公主?!」

鍾離玖看著他這樣的反應,心中不可避免的一痛,故人相逢不相識,這是多麼可笑,又多麼可悲的事情。

「是的。」壓下心頭的悲楚,鍾離玖道。

「她還好嗎?她在哪裡?她還活著對不對!」喬治一連三個問句將鍾離玖問的有點無奈。

「她已經和我三個多月沒有聯繫了。」鍾離玖道。「她失聯之前托我來喂這隻貓咪的。」

不能直接說她死了,因為至今沒有人確定鍾離玖到底死了沒,如果說自己告訴喬治鍾離玖死了,她太了解喬治了,以喬治的個性絕對會懷疑自己的。

鍾離玖嘆了口氣「還有,玖公主有些東西希望我交給你。」她將一枚U盤遞給喬治,喬治雖然心裡有些懷疑,但是他實在太需要知道一些關於鍾離玖的消息了。

就是有可能是虛假的,他也要先看過才確定!萬一,是真的呢?

最最重要的是,眼前的這個女孩,給他的感覺確實是很像鍾離玖。 但是,還有一個問題「你認識我?」喬治問道。

這個女孩一來就說是玖公主托自己來喂貓的,而且看到自己剛剛明顯有些激動的反應,這個女孩十種表現的很淡定,她是怎麼確定自己就是玖公主想要將這個U盤給的人?萬一錯了呢?

鍾離玖面不改色「雖然您不認識我,但是我知道您的長相和與玖公主的關係。」

喬治接過U盤,看著鍾離玖的目光緩緩變得柔和,無論這個女孩與鍾離玖是什麼關係,鍾離玖那樣的性格既然會把這個東西托她交給自己,那麼關係一定不會差。

穿越后我被和尚搶了親 「她還說了什麼嗎?」喬治的語氣有點些許的急切,他自己很快也意識到了,這與他平時的風度翩翩,文雅從容有些不同。

鍾離玖注意到他的眼睛周圍深深的黑眼圈,以及略失血色的臉。抿了抿唇,她想過自己的「死」可能會影響到他,但是沒有想到他會這麼在意。

不過即使知道了,又能怎麼樣呢?她只能儘可能去彌補一些能夠彌補的傷害,至於感情,她很清楚自己對喬治是怎樣的感覺,不然當年也不會那麼果斷的拒絕了。

「玖公主說,後面的事情,是她想過的,她已經傷心過了,不希望其他人也沉浸在那種感覺里。」

喬治的眼一點點的紅了,聲音沙啞的問「不希望其他人也沉浸在傷心裡嗎?」

鍾離玖看著這樣的喬治,居然有點說不出後面想要請求的事情了。

喬治閉上眼,問出了一句讓鍾離玖很意外的話「她知道了之後的事情,那麼,她告訴過你,是誰想要害她了嗎?」

鍾離玖沉默,她沒法告訴喬治真相夏侯淵的勢力實在太過可怕,喬治再是青年俊才,也比不過十二家集大權於一人的掌司夏侯淵,很可能還會把夏侯淵惹怒,鍾離玖太清楚夏侯淵了,看起來是那樣冷心冷肺的一個人,生氣起來,是不擇手段的報復,這樣的後果,且不說喬治能不能抵抗得了,鍾離玖自己就沒有辦法接受。

「她告訴你了是不是?」喬治的聲音很輕「她沒死對不對?」

鍾離玖依舊沒有說話。

「只要沒看見屍體,只要還有一點點希望,我都不會相信她死了。」喬治緊緊握著拳「如果你看見她,告訴她,我一直在等她。」

鍾離玖道「抱歉,從三個月之前,我是真的沒有再見到玖公主,而且這一次,我想拜託您一件事,您的公司,似乎和夏侯集團還有意向合作,雖然現在改成了投標,但是事實上底下的意思我們都清楚,但是作為上官集團這一次投標的代表人,我希望您能給所有的集團一個公平競爭的機會。」

喬治的目光微微的變了,那僅有的溫和也變成了懷疑與冰冷,甚至有點嘲諷「你以為可以憑著和玖公主的關係對我請求些什麼?」

雖然這個女孩與鍾離玖很相似,但是也僅僅是相似了。

鍾離玖一頓「我並不想借著我與玖公主的關係請求什麼,但是我確實是要請求,我的請求是作為威亞集團的執行總裁,您應該需要對自己的公司負責,選擇一份能讓公司利益最大化的夥伴,我的請求是希望您讓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喬治的笑容慢慢的漾起,本來想說「你有什麼資格」,最後他沒說,「上官集團嗎?」他問「你是上官集團的人?」

「是。」鍾離玖道「我叫鍾窈,鍾愛的鐘,窈窕的窈。」

「鍾窈?重要,好名字。」喬治輕輕笑了一聲,「雖然對你的目的很不喜歡,但是你確實是讓我看到了關於她的一些活著的可能,我會好好考慮這次競標的。」

鍾離玖輕輕地呼出一口氣,喬治這麼說,就說明她的這次行動已經成功了,她對自己的策劃有著絕對的自信。

鍾離玖說了聲「謝謝。」

喬治沒有理她,看到她喂完了貓咪,才緩緩的說「但是如果你說的全是假的話,我會讓你死的很好看。」

敢拿玖公主的事情騙他,絕對是找死了!

鍾離玖笑著回答「您覺得,我這樣的一個上官集團的小職員為什麼會認識您呢?又為什麼會知道來這裡找您,一下就確定您是我要找的人?」

喬治沉默,他一開始懷疑的原因也是因這個女人一下就說玖公主有東西給他,且不說他從前沒有與這個女人見過,在自己一系列問題前她表現的實在是太平靜了,這樣的平靜和快速的判斷力,以及那種早就認識自己的感覺,本身就不正常。

「因為玖公主告訴過我您的身份,她給我看過您的照片,她說,您是她最好的朋友。但是,也僅僅只能是朋友。」

「這下我倒是相信你是真的認識她了。」喬治苦笑一聲「她總是把我們的關係分的這樣清楚。」

鍾離玖道「因為當時,玖公主有自己的未婚夫,她,摯愛的,未婚夫。」

這幾個字從唇中吐出,鍾離玖生生壓下了自己口腔中的血腥味,笑著說道「所以,她說您對她只能是朋友。」

喬治將手上的貓放下「謝謝了,」

「不,如果是平時,我是絕對見不到您的,只不過玖公主說過,見到的來這裡喂貓的很帥氣的Y國男生,就是要找的人。您與照片,還是有點差距。」

喬治不置可否,其實他流傳在外的照片很少,即使鍾離玖手上的也是經過處理的,他的身份並不是其他人想象的那麼簡單,就是鍾離玖也不知道他的身份是什麼。

「如果你知道了關於她的事情的什麼消息,我希望你告訴我。」

鍾離玖點點頭,同意是一回事,做不做又是一回事。

「我處理完這邊的事情,就要回Y國了,想聯繫我的話,去Y國行宮,我是Y國皇室的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