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你們域外不可能獨享藏寶圖,除了我們,萬絕谷中還有這麼多的絕強者,他們都對藏寶圖虎視眈眈,既然這樣,還不如大家一起,先尋出藏寶地,再憑本事取寶。」

.人族修士首領繼續開口說道。

精靈王沉吟了一下道:「這些,一會再說,我們先取到東西再談分配吧。」

「嗯,看,江寂塵已經被毒倒在地了!」

「誰過去取東西?」

這時候,所有的人都看到江寂塵倒在在了沼澤地上,面色青黑。

完全就是一副深度中毒的樣子。

「各派五人過去取東西吧!」

最終,精靈王和人族修士首領協定如此。

同時,他們分成兩邊,靠近江寂塵處,相距不到十米。

雙方,各派出五人,一名無上境,四名聖道八重境。

他們看到,江寂塵身體僵硬,呼吸虛無,只餘一息未死。

「哼,這傻逼還想通過絕望沼澤逃避過我們的追殺,真是異想天開。」

「確實,聖道二重境,進入絕望沼澤,那是自取滅亡;便是聖道七重境的修士,也無法支持超過一個時辰。」

「嗯,江寂塵自逃絕望沼澤到現,都已經半天的時間了,能支持到現在都沒死,確實不簡單了,要知道,便是無上境也未必能在絕望沼澤中支持一天。」

一群人,站在一邊,冷冷地開口議論著,同時對江寂塵進行嘲諷、恥笑。

而這時候,雙方已經各有五人走到江寂塵身邊,以無上境修士為首。

他們第一步,自然要完全的斬滅江寂塵的生機,讓他體內空間破滅,所有的東西都掉落出來。

然後,再進行清點、分類。

「讓我來斬滅他的生機吧!」

這時候,人族修士中的一名聖人八重境修士開口道。

同時,他也搶先一步,走到最前,手上凝著絕殺攻擊,拍擊江寂塵。

「嘿,什麼六道幻界的至尊、落塵門的門主、南州的新霸主,還不是像一條死狗一樣,要被本人斬滅。」

青年人冷冷地笑道。

說話之間,他已經舉掌拍下。

正常情況,一掌之下,江寂塵的肉身必然要化成飛灰。

然而,就他的掌力要落下之時,正在挺屍的江寂塵驀然睜眼。

「不好!」

看到江寂塵睜眼,最近十人,臉色大變。

那名隨手要拍殺江寂塵的青年修士,此時,手掌離江寂塵的氣海處只有一絲間隔。

但是,他再也拍不下去了。

因為,江寂塵出劍,比任何人都要快。

同步劍法,一劍九影。

噗!

眾人清晰的可以聽到那是靈嬰爆滅的聲音。

「這……」

青年修士的腹部炸開,同時,他的道體在潰滅消融。

不止他,還有其餘八人,包括兩名無上境的修士,也同樣如此。

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江寂塵一劍捅殺。

四方的人,反應過來。

但江寂塵比他們更快,快到所有的人都無法想象。

鳳唳九天:夫君請下堂 而此刻,江寂塵哪裡還有一絲中毒的樣子?

婚來孕轉:傅少醫見鍾情 「他使詐,根本沒有中毒!」

「可是,他怎麼可能不中毒?」

一眾人,震驚到極點。

而江寂塵,此時飄浮在空,手中驀然出現噬毒珠碎片。

「想要我身上的至寶,那便看你們有沒有命來拿!」

說話之間,江寂塵手中的噬毒珠碎片,暴發出驚天的毒意,籠襲而下。

這一次,噬毒珠碎片的威力,勝過任何一個時刻,因為,他是吞噬了絕亡沼澤中無盡的毒霧。

此時,凝成一片毒霧海洋,卷殺而至。 自噬毒珠碎片凝出法器空間之後,江寂塵就很少動用噬毒。【全文字閱讀.】

只把它當成儲物空間使用。

但事實上,噬毒珠碎片的威能,強大無邊,不比蒼天殺陣弱多少。

畢竟,噬毒珠碎片是六道界第一奇毒法器。

哪怕只是碎片,威力也不可想象。

不過,正常情況下,江寂塵手中的噬毒珠碎片,對無上境依舊難以造成致命的傷害。

只是現在並不是正常的情況。

絕望沼澤中,毒霧繚繞不息。

這裡的絕望毒霧,威能可怕驚人,便是無上境,都難以在這裡呆上半天。

然而,江寂塵卻根本不受半絲的影響。

他已融煉了噬毒珠碎片,身體根本無懼這些毒霧。

何況,有噬毒珠碎片在手,可以吞噬萬毒,何等可怕的能力?

進入絕望沼澤半天時間,江寂塵便一直催動著噬毒珠碎片,從沒有停止過吞噬絕望毒霧。

而經過噬毒珠碎片煉化的絕望毒霧,毒性會被強化、放大上千倍。

這是何等的恐怖?

吞噬了足夠的毒霧之後,江寂塵便以身為誘餌,引這些追殺者上勾。

若不然,在這片絕望沼澤中,以江寂塵無懼毒霧的體質,根本無人可以截殺到他。

以己身為誘餌,非常的成功。

這些人,以為他已深度中毒,卻不知,那只是他裝出來的樣子。

一劍九影,刺滅九人之後,江寂塵緊接著便是爆發出大招。

凝聚了足夠多毒霧的噬毒珠傾灑下如同汪洋一般的絕望毒霧。

進入了噬毒珠內的毒霧,就像是被千錘百鍊,毒性驚人,沾之即滅,直正的讓人陷入無盡的絕望中。

此時,這一方天地,由噬毒珠釋放出來的毒霧,一片深綠晶瑩之色。

他們雖然有所反應,但是,距離江寂塵太近了,根本無法逃離噬毒珠攻擊的範圍。

「啊…….不,這毒怎麼這麼強!」

「救命,我不想死!」

「為什麼,我的心已絕望?」

…….

一眾人慘叫,但只是瞬間便嘎然而止。

因為,他們的血R、靈嬰、靈魂都在綠色的毒霧之中,消融掉。

一些人,哪怕開啟驚人防禦,在綠霧之中,瞬間破滅,而後也身亡,化成虛無。

最後,只兩人滿身狼狽的衝出了綠色毒霧區域。

是那名人族在修士首領,還有精靈王。

二人此時,面目全非,血R模糊,慘不忍睹。

剛才,他們動用了一切手段,再加上遠比其餘人高深的修為,堪堪的逃過一劫。

但是他們一衝出綠色毒霧區域,江寂塵已經手持閃爍著血色鋒刃的黑色短劍殺出。

「江寂塵,你好狠!」

人族修士大叫道,滿面猙獰。

「啊,我美麗的面容,江寂塵我一定要將你碎屍萬段!」

精靈王也大叫。

但他第一在乎在的卻是自己的容顏

傳聞,精靈一族是出了名的在乎自己的容貌,無論男女,都是美到極點。

在他們看來,容貌勝於一切,甚至高於生命。

「你們要來殺我,現在被我反殺,卻說我好狠,聽起來,好有道理哦!」

江寂塵諷然而笑地說道。

而雖然說話,但江寂塵的動作沒有停留、慢下一絲。

驀然出現在人族修士身邊,手中的黑色短劍,如狂風驟雨一般點刺而出。

人族修士首領大驚!

他雖是無上境的修為,若是平時,滅殺江寂塵,絕對易如反掌。

但現在,中毒愈深,身受重傷,戰力十不餘三,面對殺至近身的江寂塵,境況顯得非常的不妙。

而江寂塵,在這片天地環境中,根本不受一絲的壓制和影響,可以把戰力發揮到極致。

精靈王和人族修士首領不同,受傷之下,受到絕望沼澤在這片天地環境影響更大,被壓製得更厲害。

「江寂塵,你竟然不受這裡環境的一絲影響,這……怎麼可能?」

精靈王,此時似忽然之間明白了過來,大聲驚叫道。

江寂塵森然一笑道:「現在才明白過來,本尊不得不佩服你們的智商和眼光!」

說話之間,江寂塵以超越閃電的速度,一劍刺入人族修士首領的心臟。

噗!

無上境的人族修士首領,身體一震,一身靈消散,再也無法凝聚。

九脈靈嬰衝出,欲要逃走。

但已經從沉睡中醒來的蒼天殺陣和煉魂幡衝出,一掃一卷,就將他的靈脈靈嬰掃成一片血霧,將之吞噬掉。

蒼天殺陣和煉魂幡皆露出滿足的情緒。

畢竟,之前在血芒林中,被江寂塵極限催動,消耗太驚人,短時間之內,無法再發出這麼威力驚人的攻擊了,需要繼續吞噬強者血霧。

現在,它們很飢餓!

所以,吞噬完人族修士首領的血霧之後,都面對著精靈王,一副視眈眈的樣子。

精靈王,此時眼中終於閃現出驚恐之色。

而江寂法塵根本不給他一絲的機會,欺身殺去。

精靈王欲逃,哪裡還有之里叫囂的樣子,說要把江寂塵碎屍萬段!

「現在才想逃,遲了!」

江寂塵冷冷地開口道。

說話之間,江寂塵一步踏出。

虛空無影,瞬移之道!

一個閃爍,便跨過數千米,出現在奪跑而逃的精靈王面前。

「江寂塵,你殺了我們這麼多的精靈,將來,我域外大軍,降臨人間界,將再無你容身之地。」

精靈石面對江寂塵綿綿無盡的攻擊,此時,根本無法脫身,只能開口威脅道。

「那也是以後的事,但現在,我只知道要殺你。」

「我這個人,從不喜歡想明天太遙遠的事,因為,我需要活過了今天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