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殿下,你也來說她幾句吧……」

少女扭轉身,卻發現原先還坐在後面的蓬萊山輝夜,已經是不知所蹤了。

「啊咧?啊咧啊咧?!」

對方是什麼時候離開了的?自己竟然完全沒有察覺到,難怪很久都沒有聽到她的說話聲了呀!

「哇啊啊啊啊!公主殿下到底去哪裡啦?」

鈴仙不由抱頭叫去了起來,這下子可糟了,出發的時候,八意永琳可是一再囑咐她,必須照顧好蓬萊山輝夜的啊!可就是稍微疏忽了一下,這個人就去向不明了。

「一早就跑了喲!」

因幡帝吃乾淨剩餘的胡蘿蔔,不慌不忙地對她說道。

「誒誒誒誒誒!」

竟然跑掉了,公主殿下也太肆意妄為了吧?至少也應該說一聲啊!

「這件事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的?」

「我這不是看見你太忙了嘛!」

「嗚……」

現在說什麼也沒用了,本身蓬萊山輝夜就不是個能夠靜得下心來的人,這次會跟來,也不過是一時心血來潮罷了。

等到感覺無聊了的時候,毫無疑問是會撒手不管自己兩個的。

「總而言之,你先去把公主找回來吧!」

沒有一個侍從跟在身邊,很難說那位公主會不會鬧出什麼亂子來。

「不需要我來幫你的忙嗎?」

即便實際上沒有那種意願,因幡帝還是假惺惺的問了句。

「我一個人就可以了。」

鈴仙悶悶不樂的回答道,反正這傢伙不願意幫忙,留下來還十分礙眼,倒不如將她打發走更好些。

「這可是你說的喲!」

有了這句話,因幡帝哪裡還會客氣,當即飛快的起身溜之大吉。

「記得要快一點回……嗚啊啊啊!」

回頭望了一眼被人海淹沒的鈴仙,兔子妖怪不由得聳了聳肩。


「嗯……」

她點著下巴,目光在喧鬧的街市中來回移動。

「總之還是先去好好遊玩一下好了。」

至於那位公主的事情,等她玩夠了再說。

打定主意,兔耳女孩蹦蹦跳跳的走掉了。

=============================分隔線=============================

在被人群衝散之後,音無千葉走了大半條街,才很偶然的遇到了莉格露和大妖精兩個。然後她們一起行動,最後找到了正在某家甜點屋前面轉悠的露米婭。

「真是的,你的腦子裡頭到底在想些什麼啊?整天就惦記著吃。」


諸天獵手 ,氣呼呼的說道。

另外幾個人不知道如今身在何處呢!尤其是wo醬那孩子,必須要儘快找到她才行。獨自來到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一定會感到緊張的吧!而且這孩子的戒心特彆強,只要感受到了威脅,就會毫不猶豫的發動進攻的。更為糟糕的是,目前她的自控能力還不怎麼行,最終很容易會演變成一種無差別的攻擊。

以她的實力,估計轉眼間周圍就會倒下一大片的人吧!

「只是看一下又沒有什麼關係……」

露米婭委屈的想要解釋,不過被音無千葉瞪了一眼,就連忙閉上了嘴巴。

「好了好了,這些事就先不說了。」

這種時候,莉格露不得不出來緩和一下氣氛了。

「總而言之,還是先去把她們找到好嗎?」

「嗯。」

對於這一點,所有人也是贊同的。

「啊啦,果然是你們幾位,我還以為是自己看錯了呢!」

聽到聲音,女孩子們回頭看去,便見到一名女僕打扮的少女正往這邊走了過來。

「貴安,幾位小姐。」

女僕來到了她們面前,首先向幾人鞠了個躬。

「哦,原來是咲夜你呀!」

沒想到居然會在這裡遇到對方,音無千葉四人也同樣感到十分驚訝。

「是來買東西的嗎?」

對方雙手各提著一個黑色的塑料袋,脹脹鼓鼓的,裡面似乎裝有不少的東西。


「是的。奉大小姐的命令,出來採購一些日常用品。」

十六夜咲夜點了下頭,除了集市日,有些東西在平時是沒辦法買得到的。

「哦……」

「那芙蘭醬呢?她有沒有跟著一起來啊?」

雖然不太可能,但是音無千葉姑且還是問了句。

「沒有,二小姐和大小姐都留在家裡呢!」

二小姐確實是打算跟著一起來的,不過被大小姐攔下來了。

「是嗎?」

跟預料的差不多,女孩的心中稍微感到有一點點的失望。

「嗯,對了,幾位小姐在這裡做什麼啊?」

女僕長問道,不是聽到了大家的爭吵聲,十六夜咲夜也不會注意到她們幾個的。

「我們正在找人呢!」

露米婭搶在其他人開口之前,回答了對方的問題。

「找人?」

銀髮少女低下頭,沉思了一會兒。

「如果是琪露諾小姐的話,我剛才從那邊過來的時候,正好見到了她哦!」

女僕長轉身抬起手,指向了街道的另一頭。

「還有那位wo醬小姐也和她在一起。」

「真的嗎?太好啦!」

總算掌握到另外兩個人的消息了啊!女孩們都不禁喜形於色。

「那我們就不打擾你了。」

既然已經得知了其他人的所在地,大家自然希望快點見到她們了。

「再見了,咲夜,有時間記得帶芙蘭醬來我們家裡玩哦!」

「好的。」

十六夜咲夜面帶微笑,輕輕揮著手,目送四名女孩行色匆匆的快速離去。

「嗯……好像……少了米婭小姐耶?」


遭到藤原妹紅的驅逐,圍觀的人們也慢慢的散去了。

「謝謝你了,妹紅。」

儘管算不上是什麼危機,不過既然對方幫自己解決了一個麻煩,冰之妖精對此還是十分感激的。

「沒什麼,這本來就是我的工作。」

即便換成是其他人,藤原妹紅也同樣會出手的,這也是為了減輕上白澤慧音的負擔。

「ヲ。」

wo醬也學琪露諾那樣,接著朝少女鞠了一躬。

「喂喂,等一下,還有本公主呢?」

看見她們光是向藤原妹紅道謝,卻忽略了自己,蓬萊山輝夜表現出強烈的不滿。

「別忘了本公主也有幫忙的啊!」

怎麼可以厚此薄彼的?必須一視同仁才行。

「嗯,你幫過什麼忙呀?我怎麼沒有看到的?」

藤原妹紅忍不住冷哼了一聲,這傢伙根本就沒出過手,虧她還好意思說出來呢!

並且這傢伙一出來就開始拆自己的台,自己沒找她算賬就很不錯了。

「你敢說沒有?沒見到那兩個傢伙一見到本公主,就被嚇得屁滾尿流了嗎?」

蓬萊山輝夜叉起了腰來,非常不忿自己的功績被人抹殺掉了。

沒有自己在場,對方別想這般容易便鎮壓得住那些傢伙。


「哈啊?說什麼蠢話呢!我本來就已經控制好局面了,你的存在只是多餘的。」

「這可不見得……」

琪露諾站在旁邊,一臉無聊的看著她們兩個旁若無人的在那裡吵架。

居然只是為了這麼一點小事就吵起來,簡直太幼稚了。

「wo醬,我們走吧!」

沒辦法奉陪下去了,自己還要去找到其他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