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您是門外那輛卡宴的車主吧。」手印小姑娘開口道。

「嗯對,現金不夠,給你卡。」

「哦先生不用了,剛才有個小姐姐付過了。」

「小姐姐?哪兒來的小姐姐,她是不是叫蘇墨雪?」陳浩第一個,就想到了蘇墨雪。

「不好意思,這個沒問,反正挺漂亮有氣質的。」

「那行吧,哦幫我拿包煙,紅色利群。」陳浩隨手掏出14塊錢,扔到了櫃檯上。

「先生給您煙,哦對了,剛才那個小姐姐除了加油,還買了一包煙。」

陳浩聽到買煙倆字,頓時就皺了皺眉頭,欲言又止的拿上香煙,快速朝車跟前走了過來。

他在聽到收銀小姑娘,說付油錢的小姐姐漂亮、還有氣質的時候,就已經確定了是蘇墨雪。

可眼下一聽買煙倆字,頓時又在心頭畫上了個問號,因為蘇墨雪不抽煙的。

哎不對,我只是沒見過小雪抽煙!

難道小雪,她還有抽煙的習慣?

陳浩在心裡嘀咕著,一想到蘇墨雪背著自己抽煙,就有種說不出的彆扭,感覺她這幾天對自己態度的改變,都跟這抽煙一樣是裝出來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或許是到現在還沒習慣,蘇墨雪從一開始的冰冰冷冷,變成現在的溫溫柔柔吧。

「老公,你回來了!」蘇墨雪從駕駛座的窗戶上,露出了個小腦袋。

「嗯?小雪你醒了,怎麼沒在副駕駛。」

「笨蛋,我要再不睡醒,你就把車開到家了。」

陳浩見她沖自己笑了笑,雖然很想回過去個笑臉,但擠了好半天也沒擠出來,索性就拽開車門坐到了副駕駛上。

「老公,你好像有點不開心?」蘇墨雪一邊開動車子,一邊看他道。

「啊?哦哈哈沒有,老婆怕我開車累,主動幫我開車,我怎麼可能不高興。」

「笨蛋,那有說謊還苦瓜臉的,不願說就算了。」

「不是不願意說,是真沒有不高興,哎對了小雪,剛才是你付的油錢?」陳浩一個沒忍住,就試探著問了過來。

「怎麼?你要把錢還給我!」

「還你個大頭鬼,你人都是我的哈哈,我就是隨口問問。」

「笨蛋呵呵,這還差不多,你要真敢還錢,我這輩子就不理你了!」

陳浩看她笑了,自己也就跟著笑了兩聲,但心裡卻是瞬間沒了底,因為加油站那小姑娘說的很清楚,說付錢的小姐姐不光付了錢,還順便買了包煙。

可他這把車裡看了一個遍,也沒找到香煙的影子,連空氣中都沒有香煙的味道。

蘇墨雪也不知道這些,光是看他在車裡胡亂瞄,以為陳浩想抽煙,才恍然想起什麼似的喊了聲老公。

「老公,我的包在你旁邊。」

「幹嘛,開車還化妝啊。」陳浩隨口說著,隨手把包遞了過來。

「笨蛋,我開車呢化什麼妝,你自己打開看看,包里有你想要的東西。」

「我想要的東西?香煙!小雪你包里,怎麼有煙啊。」陳浩看見包里的香煙,就故意咋混糊塗道。

「給你買的唄,睡了一路都沒聞見煙味兒,肯定是沒煙了吧,在加油站順便買了一包。」

蘇墨雪說的很輕鬆,也沒有扭頭看自己,光是攥著方向盤開車。

這時,陳浩攥著手裡的中華,卻把自己給恨的,都想揚胳膊扇自己倆耳光。

「小雪對不起哈,我剛才差點兒誤會你。」陳浩盯著她的側臉,忍不住苦笑道。

「誤會我?誤會我什麼。」蘇墨雪隨口道。

「哦沒什麼,就是我在加油站的時候,聽收銀的小姑娘說你買了包煙,我還以為你偷偷抽煙呢。」

「我抽煙?呵呵笨蛋,你老婆才不抽煙呢……哦我明白了,老公你剛才不高興,是以為我背著你偷偷抽煙吧。」

「你老公有這麼混蛋嗎?你老公比這個混蛋多了,我不光你以為你偷偷抽煙,還以為你從做了我老婆,就跟變了一個人似的……都跟抽煙一樣,是故意裝給我看。」

蘇墨雪聽完這話,瞬間就氣不打一處來。

「老公你,你是想氣死我嗎?我要跟你虛情假意,幹嘛會隨便給你碰身子,要不是這兩天來例假,估計都快懷上你的孩子了。」

「不是小雪,我不是這個意思……」

「你就是這個意思!」蘇墨雪猛打斷他話茬,繼續氣呼呼道,「老公,你真是快氣死我了。」

「從我答應做你老婆,這個問題都問過好幾次了,你老婆我就是這麼一個人,對於陌生人根本熱情不起來。」

「我以前的時候,是對你愛答不理的,很多時候還故意整你,但你那個時候又不是我老公,我幹嘛要對別人的老公好,反正你將來娶的是別人。」

「這一個女人,不管平時怎麼樣,只有在愛人面前才會收起獠牙,明白嗎我的笨蛋老公!」

蘇墨雪語速很快,聲音也很高,還有點著急。

陳浩沒再說話,只是從她這番標點符號……都包含著愛意的話里,終於看清楚了他可憐的自尊心。

哈真是可笑,小雪對我好,我竟然都不敢相信!

如果我比小雪有錢,比小雪有地位,小雪再對我這麼好,我應該就相信了吧?

「老公,老公?你不會生氣了吧。」蘇墨雪的聲音。

「啊?哦沒有。」陳浩猛回過神兒,沖她笑了笑,「就是有個太有錢的老婆,我這老公有點壓力。」

「笨蛋呵呵,這麼厲害的老婆都能給征服,那我老公得多厲害!」

「厲害嗎?等你例假完了,才知道更厲害的地方呢哈哈。」

「少來了你,小心到時候跟你分屋睡呵呵,哎呀真是煩人,剛回來就堵車。」

「到東南市了?」陳浩嘴裡嘀咕著,朝外面看了眼,「哦還真是,光顧跟你說話了,都沒注意看外面。」

「小雪,前面不是堵車是出車禍了。哎不對,你看前面出車禍的地方,怎麼看著像是菲菲跟人吵吵。」

「那兒呢我看,哎呀老公壞了,不是像菲菲……就是菲菲,她好像把別人的車給撞了。」

「啊?小雪快點靠邊停車!」陳浩脫口喊出來,就把一顆心懸到了嗓子眼。 「當然可以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這樣的話你們得到的積善點還可以說一些,要知道每個任務積善點都是固定的,少一個分那就多的一些嘛」孤狼笑著答道。

看著眼神中充滿期待的兩個人,趙信頓時明白了對方的真正意思,笑道:「你們是不是有什麼難以執行的任務?」。

「那……那個,互相幫助嘛」沒想到趙信這麼直接,古狼頓時憨笑道。

「好,我答應了」能夠讓這兩個大莽漢都難以對付的任務難度可見一斑,不過這倒是讓趙信找到了一個能夠幫助姒萌萌的辦法,還沒等對方興奮起來的時候,趙信又道:「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你說說,什麼條件?」這回古虎接過了話,看來趙信的加入讓他的信心又增加了不少。

「很簡單,那就是你要先幫姒萌萌她們三個完成任務」說著趙信指向了站在一旁,根本就沒有插話機會的姒萌萌和白澤兩人。

「什麼意思?」古虎疑問道。

「我現在需要閉關一段時間不能去執行任務,但是我答應了她們要幫她們完成任務,既然你要互相幫助,那麼你們兩個就先幫助她們完成一下,等我閉關完成之後,我就去幫你們,你看如此?」

「無言……」沒想到趙信的條件居然是這個,頓時讓姒萌萌和白澤兩人十分的感激,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好了。

「你這不就是空手套白狼嘛」這個時候古狼有些不高興了,確實趙信的條件實在是太過可笑了,只是給了他們兩人一個空口承諾,就讓他們兩個人去幫趙信賣命,如果要是接受的話,就是傻子了。

「當然,你們也可以這麼理解,不過我相信你們的任務也不簡單吧?我閉關也只是為了增強實力而已,如果你們兩個信得過的話就答應我,信不過的話那麼就對不起了,畢竟這就是我的條件」趙信攤了攤手,就算對方不答應也無所謂,大不了自己去幫助她們執行任務罷了。

「無言,要是你走不開的話,我們自己去就好了,沒有必要麻煩別人的」姒萌萌有些抹不開了,柔聲道。

「沒事,如果他們不去的話,我就跟你們去,答應的事實必須做到,肯定讓你聽到人聖的課」趙信朝姒萌萌微微一笑,自己對這兩個人的印象非常好,也根本就沒有想到誆他們,只是現在有這個機會,所以試著問一下而已。

「好,我答應你了,就沖著你這份講義氣我也相信你不是言而無信的人」看了趙信半晌后,古虎下定了決心,決然道。

「你們的任務是什麼?給我看看」見古虎答應了,古狼也沒有糾結,而只直接問向了姒萌萌兩人,如此輕易的就拉到了這兩個大漢的幫忙,讓姒萌萌和白澤絕對沒有想到。一時間有些愣住了,還是趙信出聲提醒,才讓他們緩過神來,將自己的玉簡遞出,古狼拿過看了一眼,頓時打了包票,似乎對他們來說沒有一絲的難度。

「無言,你將精血放入一下」有了古狼古虎兩兄弟的幫忙,姒萌萌也有了底氣,將玉簡遞給了趙信。

「不是說積善點是固定的嗎?那把我的那份給你不就好了嗎?」趙信輕聲道。

「那怎麼可以?這可都是你……」姒萌萌一下子慌了,她也知道古狼和古虎根本就看不上自己和白澤的,如果不是看來趙信的面子上,他們是絕對不會幫助自己忙的,而現在趙信居然連積善點都不要,姒萌萌實在是有些接受不了。積善點在罪孽學府的重要性是眾所周知的,趙信和他們說實在的話也只是比一面之緣要強一些而已,居然就能這樣無償的付出,讓看淡了人世冷暖的姒萌萌也不禁心生悸動。

「沒有什麼不可以的,快點去吧,我還要修行呢」趙信揮了揮手,現在對於自己來說,那積善點沒有任何用。荒石自己有,武器自己的雖說不上是最強的,但也是拿出來就能羨煞世人的,至於其他的東西,自己還真的沒有想要用的,所以對現在的自己來說,積善點沒有一絲的用處,給了也就給了。

「對,我的也給你了,這樣的話你就更快一些累計積善點了」就在幾人為趙信的慷慨而感到詫異的時候,白澤突然也說話了,這一點倒是讓趙信沒有想到的,頓時對這個不會說話的人刮目相看。

似乎是對幾人的眼神有些不適應,白澤也出聲解釋:「你不是要聽人聖的課嘛,我是妖族,也不會去,所以都給你了」。雖然白澤的話很簡潔,但是意思卻非常的明確,趙信都可以看到姒萌萌眼中隱隱的淚光了。

「你們兩個……」姒萌萌激動的都有些說不出話來了。

「好了,你們就別再這裡肉麻了,趕緊去做任務吧,你也別在這裡矯情了,領了情不就好了嘛」不解風情的古狼有些不耐煩了,但是隱隱中也能聽出一點醋意。

「夠義氣,沒想到你們這麼的講究,看來之前小看你了」倒是古虎舉起了一個大拇指,隨後還拍了一下白澤的肩膀,朗聲笑道:「既然這樣,沖著你們的這份義氣,你們幾個我們兩兄弟交定了,你不是要修行嗎?那就別在這裡了,我有自己單獨的房間,你去那裡特別適合一個人修行」。

「這麼大方?」趙信也被古虎這種真性情所打動了,不由開起了玩笑。

「這有什麼,你就別在那裡矯情了,走吧」古虎出手伸到了趙信的身前,趙信搖頭笑了笑,一把抓住了古虎那厚重的手掌站起了身子。

「好,皆大歡喜嘛,走,那個房間可是我們哥倆用全部的積善點兌換的呢,就是有點亂,多擔待啊」古狼見狀說了一聲矯情話,幾人有說有笑的在眾人滿是複雜的眼神中離開了房間。

…………

「這裡就是我們的房間了」一行五人走了不多時,就在一個房門前停下,幾人進去房間,房內不大,也就七十餘平的樣子,在房中放著兩個陣法,一個泛著紫色的幽芒,而另一個則閃爍著耀眼的綠光。除去了這兩個陣法外,房中皆是一個巨石或者巨大的鐵塊,看起來不像時一個房間,反倒頗像一個山洞。(未完待續。) 眼下正是傍晚,天色已經有點暗了下來。

蘇墨雪才剛把車停到路邊,車都沒停穩呢,陳浩就蹭的推開車門,撒腿朝車禍現場跑了過來。

蘇菲菲平時對他不錯,不管什麼事兒都幫自己,眼下又變成了自己貨真價實的小姨子,他當然不能袖手旁觀。

只是他這一路跑過來,越來越靠近車禍現場時,才發現有點不對勁兒。

蘇菲菲站在廣場邊上,正和一個胖男人吵架,旁邊還圍了一群人,陳浩眼下還沒跑到跟前,也聽不清他們在吵什麼。

在蘇菲菲的左前方,有一輛騷紅色的寶馬Z4,這Z4正是蘇菲菲的車,他前段日子還曾經開著它,帶蘇菲菲在東南市玩過一天。

只是這條路單行道,只允許從南向北開,而蘇菲菲的寶馬車頭向南,正頂著前面賓士的車屁股。

菲菲啊菲菲,你追尾就追尾唄!

幹嘛還要逆行,幸虧我是你姐夫,不是交警!

陳浩在心裡嘀咕著,也總算來到了跟前,他正想撥開人群衝進來呢,卻無意間瞄見旁邊有個勞保店。

他這猶豫了幾秒,不由自主的從嘴角劃過一絲壞笑,便扭頭朝勞保店跑了過來。

蘇菲菲也不知道這些,光是看身邊圍了一群人,跟前還有個戴金鏈子的男人,頓時就感覺特別的委屈,特想有個人能過來幫幫自己。

「算了算了,本姑娘今天認栽,你走吧我不計較了。」蘇菲菲猛甩短裙道。

「哎我說美女,你還講不講理,是你違規逆行還追我的尾,就沒見過你這路貨色!」

「你豬蹄子往哪兒指呢!」蘇菲菲忙捂上心口,就氣呼呼的大喊,「還說本姑娘貨色,我看你就是一色貨!」

「哎小姑娘,你要這樣說的話,那我就只能報警了,別忘了可是你撞的我。」

「報警就報警,誰不報警誰就是王八蛋!」蘇菲菲白他一眼,就隨手撥打了陳浩的電話。

反正這兩天,她都把陳浩的電話打了一百遍,也沒有一次打通的,權當嚇唬嚇唬這個色貨。

她又不傻,明明是自己違規逆行,還偏偏追了這色貨的車尾,要真打報警電話……那不等於往槍口上撞嗎。

不過眼下這時候,她還真特想陳浩,能突然出現在自己身邊。

「喂警察叔叔,這有個色貨非禮我!」蘇菲菲也不管電話通沒通,就裝著樣子說道,「

哦你們一會兒就到,好那我知道了。」

「讓一下,讓一下,別看熱鬧不嫌事兒大,剛才誰給我打的電話。」

「姐夫?啊姐夫真是你,你這幾天都跑那去了,菲菲都以為你失蹤了呢!」蘇菲菲看見陳浩走過來,就直接抱住了他胳膊。

「放心吧,姐夫就算失蹤了,只要有人敢欺負你,也會第一時間出現。」

「嗯嗯嗯,姐夫你真好呵呵,哦對了姐夫,這有個王八蛋欺負我,快揍他!」蘇菲菲這伸出個小手,就朝金鏈子指了過來。

這時,金鏈子猛的一愣,看看朝自己指過來的小手,再看看陳浩這身衣服,忙就張嘴喊交警叔叔。

「交警叔叔,您可是人民警察,不至於碰見小姨子出事兒,就徇私情吧。」

「滾蛋,我不是你叔也不是交警,我現在就是她姐夫!」陳浩這沒好氣的懟過去,就憐愛的摸上蘇菲菲腦袋晃了晃。

這時,大金鏈子是沒了聲音,但旁邊的一群吃瓜群眾,卻是朝他指指點點了議論了起來。

「壞嘍壞嘍,大金鏈子碰到岔子了,小姑娘她姐夫是交警!」

「可不是嘛,那有姐夫不護著小姨子的,咱們就準備看熱鬧吧!」

「不至於,小姑娘她姐夫再是交警,總不能當咱的徇私情吧,畢竟是這小姑娘的錯。」

這些聲音不大,還是交頭接耳的,生怕給陳浩聽見。

陳浩有沒有聽見,蘇菲菲也不知道,但蘇菲菲聽他們說交警,還聽大金鏈子喊交警叔叔,心想自己姐夫啥時候成交警了?

直到眼下,她朝陳浩身上看過來,見陳浩穿了身交警的衣服,才猛長大嘴巴喊了聲姐夫。

「姐夫!你,你啥時候成交警了。」

「嗯?我不是交警,就是你姐夫,別給人家交警臉上抹黑。」陳浩嘴上說的一本正經,也沒說這身交警衣服,是剛從路邊勞保店買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