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真是挺有臉的,陪你玩玩?你一個四階的魔導士要跟我們打嗎?」扎西冷嘲熱諷道。

「切,那又如何?要不,我保證只使用一成的力氣?」哈里斯吐出舌頭,弔兒郎當的模樣。

「嘿,瞧我這暴脾氣!」扎西這脾氣那裡受得住別人這樣嘲諷,擼起袖子便想衝上台去。

嗖!

一道黑影飄忽,徑直駐留在金屬台上,卻是快了扎西一步。

「哦?有個人了嗎?」哈里斯挑挑眉頭。

「嘶——薩帝這小子下手真快。」扎西齜牙咧嘴著,一副懊惱的模樣。「這小子不會是在逞能吧?」

「薩帝哥哥一定會贏得!」溫妮舞著小拳頭。

「薩帝大哥很厲害。」但丁開口道,他們這兩個月可是一直在一塊做任務,進入戰鬥狀態的阿爾薩帝簡直就像是一條瘋狗,一條可怕的瘋狗。

「你放心,我會手下留情的,畢竟你只是一個新生,哈哈哈哈!」哈里斯擠眉弄眼著,開始舒活起身子來,壓根就沒把這場戰鬥放在心上。

而這一句話顯然將所有的新生嘲諷進去,這讓台下不少人怒目而視,他們開始自發的替阿爾薩帝加起油來。

「這傢伙是越來越自大了。」人群中的蒙多搖著頭。

「哥,我都想要上台了。」狄迪爾憋著一口氣,什麼叫做畢竟你只是一個新生?是看不起他們?這個哈里斯不就是仗著自己年長几歲嗎?這有什麼好驕傲的?你厲害你怎麼不是萊爾瑪吉斯的最強者呢?

「靜心寧神,狄迪爾,哈里斯本來就是這樣性格,總是一副天老大,他老二的模樣,不用替這種人上火。」蒙多淡淡道。

「哥,我只是氣不過而已。」狄迪爾雙手抱胸,「真希望阿爾薩帝擊敗他。」

「這可能嗎?若真要是那樣,萊爾瑪吉斯的天就要變了。」蒙多渾不在意,雖然哈里斯這人嘴臭了些,性格欠扁了些,但能力確實實打實的,兩人的差距無法彌補。

「我可以先讓你三招哦。」這個時候,哈里斯又開啟嘲諷技能了,伸出自己的三根手指在阿爾薩帝的面前晃了晃。

「這他媽能忍?阿爾薩帝!給老子乾死他!」扎西又陷入狂暴狀態,振臂高呼。

潛行!強化!

阿爾薩帝拔出長刀,身影瞬間消散。

「盜賊的手段?還真是見不得光的老鼠。」哈里斯也不動作,就站在原地,這種莫名的自信很符合他的性格。

空切!強化!

滋滋!

就在哈里斯的背後,一道細線般的刀鋒砍來,捲起呼嘯的風聲,速度快若閃電。

二星·炎盾!

哈里斯嘴角翹起,猛然轉身,面前出現了橘紅色的火盾,熊熊燃燒著。

當!

火焰破碎,附著在阿爾薩帝的刀身上,霎時間,那漆黑的刀身被燙紅,熱量通過刀柄傳遞到他的手上,頓時灼燒起數個燎泡。

仇恨之傷!

阿爾薩帝體內的力量增強一分,他冷冷的望著哈里斯,仿若一尊亘古的雕塑。

「喜歡這個見面禮嗎?」哈里斯得意的大笑著。

他擁有一個古代魔法——火焰源泉!

這是一個罕見的古代被動魔法,可以讓使用者所有的火系魔法都附帶上高溫灼燒效果。

「戰!」阿爾薩帝低吼一聲,簡單的爆步挪移了大段的距離!

「又是強化?」哈里斯心中詫異,縱觀阿爾薩帝的攻擊手段,都是一星的基礎兵術,但都到了三階強化階段。

這就是阿爾薩帝的武道,平凡中的強大!通過無數次的鍛煉而來的兵術!

影斬!四境極效!

阿爾薩帝這一刀仿若遁入黑影之中,刀影重重瀰漫,又歸於黑暗之中,只留下一刀陰影,飄忽而來。

三星火系魔法·叉字火!

哈里斯雙手交錯,形成一個大大的X形狀,兩道爆裂的火焰成型,猛烈的碰撞過去。

轟!

叉字火在瞬間爆炸,而影斬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瀰漫的煙霧與勁風讓哈里斯後退數步,場面看起來頗為狼狽。

「幹得好!薩帝!」扎西興奮的捏緊拳頭,狠狠揮舞起來。

「四境極效,他到底忍受了多少孤寂。」欄杆之上豪斯鄭重道,能將這種最基礎的兵術修鍊到四境的人無異都是瘋子,他們的瘋真誠炙熱,是對武道的熱愛。這個遺忘之街,果然還有很多的秘密呢。

哈里斯臉色一紅,心中燃燒起一團怒火,這個新人,這個新人竟敢讓他狼狽至斯?

「嘖嘖,牛皮吹破了。」狄迪爾一拍手樂了。

「我說狄迪爾,你到底是站在哪一邊?」蒙多打趣道。

「咳咳,我站在新生這一邊。」狄迪爾狡猾一笑。

蒙多聳聳肩,他還是很樂意看到哈里斯出醜的。

「小子!我不會再給你機會了!」哈里斯咬牙切齒道。

「不咬人的狗叫的最歡。」阿爾薩帝淡淡道。

什麼?

哈里斯面色青紫,阿爾薩帝話中的意思他哪能不明白。

古代魔法·炎龍轉!

哈里斯飽含著怒火的情感宣洩著,隨著吟唱的結束,一條碩大的炎龍出現在空中。

此龍模樣奇秀,不同於一般的龍族,而是以巨獸時代的真龍為原型,狀若長蛇,身披鱗甲。

不過哈里斯顯然也只是修鍊到了一境釋放,炎龍的模樣有些模糊不清。

嗖!

吼!

炎龍咆哮著,身子螺旋似的轉向阿爾薩帝,火焰炙熱的溫度令四周的空氣都灼灼起來。

一星·格擋!

四境極效!

阿爾薩帝持著黑刀,面色沉穩,一道道厚重的光彩流轉於刀身之上,泛起波紋似的漣漪蕩漾開來。

啪!

炎龍巨大的衝擊力使其一路滑行,留下一條淺淺的痕迹。

沒一會的功夫便把阿爾薩帝頂到了金屬台邊緣。

阿爾薩帝咬牙堅持著,感受著身上被灼燒的痛感,一股股力量自體內傳出,仇恨之傷正在發揮作用。

火焰蟲!

炎鳥!

大字火!

···

哈里斯儘力發泄著,將掌握的魔法一一甩出,那瀰漫的火光幾乎佔據了大半個擂台。

狂轟亂炸的聲音刺激著眾人的耳朵,位於火焰中央的阿爾薩帝逐漸變為一道黑影,誰都不知曉他承受了多少的傷害。

「呼——哈里斯下手可真是沒有輕重,出了事恐怕連學生會都保不住他。」穆琳皺起黛眉,話語有些氣憤。

「哼,對一個學弟還要如此下死手,心性還真是一點都沒有變。」莫納不屑道。

一旁的北極熊憨笑著,眼底的冷意也是暴露了其想法。

「果然,不是對手啊。」蒙多搖著頭。

「哥,哈里斯未免欺人太甚!」狄迪爾握緊拳頭,同仇敵愾道。

「狄迪爾,這就是現實,誰的拳頭大誰就是主宰者。」蒙多淡漠道,他早已看透一切。

「想要掌握命運就要變得更為強大!年齡差距?修鍊差距?那都不是問題,看你敢不敢拿命拼!」

啪!

彷彿在應和著蒙多的話語,阿爾薩帝衝出了火焰的包圍,身上焦黑一片,好不凄慘。

暗·刀術·怒焰斬!

阿爾薩帝嘶吼著,乾枯的音符自喉嚨口吐出,陡然間化為無形的怒火。

黑刀渾厚的刀身燃燒起來,那是來自心底的怒焰!

暗騎士原本就是自地獄而來,秉持怒火與仇恨而生!

哈里斯萬萬沒有想到阿爾薩帝還有衝出封鎖的力量,這個學弟似乎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弱小。

轟!

怒焰成型,滔滔遮蔽。

一抹刀芒延伸數十丈,帶著怒焰鬥氣!

炎盾!

哈里斯感受到了這一擊的力量,心中頓時慎重起來。

轟!

在刀芒即將落下的剎那,金屬台四周的保護魔法陣發出咔咔的撞擊聲,擂台表面竟有一絲絲的龜裂!

咚!

卡擦!

炎盾在接觸的第一時間便碎裂了,刀芒之鋒直直劈在哈里斯的腦袋上。(未完待續。) ?碰!

阿爾薩帝在一股強大力量的作用下反退十數步,淡淡的望著眼前的哈里斯。

哈里斯一身華貴的魔法袍早已在幾股力量的碰撞之下撕扯為碎片,露出精瘦的身子。一道道火焰如同繩索一般纏繞在他的身上,散發出灼熱的溫度。

火之奧義·燃燒!

這是真正陷入打磨的奧義,遠非奧義雛形可比。

當奧義誕生雛形之後隨著積累的增加會進入打磨狀態,打磨十成,才會變為真正的奧義!

哈里斯的燃燒奧義已經有四成之多,足以輕鬆抗下阿爾薩帝的怒焰斬。

「哈里斯也是被逼的不行了,竟然把燃燒奧義都使出來了。」蒙多鄙夷道。

「前面把話說得那麼滿,原來也只是徒逞口舌之利。不過這樣也太不公平了!」狄迪爾忿忿不平,以阿爾薩帝三階大戰士的境界並不足以對抗進入打磨狀態的奧義。

「該結束了。」蒙多點點頭,雖然哈里斯會獲得勝利,但他的名聲也就臭了。

「你死定了!」哈里斯惱羞成怒,也管不得那麼多,燃燒奧義頓時爆發起來。

爆裂魔法·焰潮!

前綴魔法!

十大神殿之一熔炎座塔傳承的前綴魔法,擁有碎光特性——轟炸爆裂!所有的魔法附帶炸裂效果。

轟!

空無一物的金屬台上,已過火焰構造的浪潮自哈里斯的腳下湧起,浪焰翻騰,卷攜滔滔氣勢,似有鋪天蓋地之形。

燃燒奧義以及火焰源泉的增幅讓這個魔法更為可怖。

早已傷痕纍纍的阿爾薩帝淡漠的觀望著,那漆黑的瞳孔中分出九瓣月。

黑暗奧義·死亡!

死氣浮沉,地獄之門大開,於阿爾薩帝的背後形成陰森幻影,眾人的耳中彷彿響起了一陣陣屬於鐘擺搖晃的聲音,清脆而又律動。

死亡鐘擺!

咔噠!

半空中無形的鐘擺划動一下,阿爾薩帝的身形動了,手中的黑刀於自身融為一體,劈出一下。

滋啦!

哈里斯白嫩的胸前出現一抹血痕,若是細細瞧來,便會發現一縷縷死氣猶如跗骨之蛆,不斷嚙噬著血肉。

咔噠!

又一下!

又是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