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淡定,不怕我做出滅殺行動嗎?」聶瑜夏看著替身被抓回去隱秘基地,面板給的信息他們在秘密研究終極武器

用機械身軀模擬人的身體,創造一個具有毀滅世界的力量,可控制的自造人。

實驗階段為了收集大量信息,做出人神共憤的事情。無論生物還是科技,都是用犧牲來完成超越凡人理解軀體和力量。

經過十幾年實驗,接住極珀學校技術,才創造出一個近乎完美機器人。

到了最後關頭,無論如何不能被人發現。要是被人知道,一定要秘密處理。

按照正常人知道了他們做法,第一時間是想辦法通知相關人員逮捕他們。換做有正義感,有實力的人,一定會摧毀他們勢力。

可是,聶瑜夏和嫣曦無動於衷,淡漠看完一切信息沒有反應。

嫣曦認真炒菜專註火候變化,隨意回應「你要是想他們死,剛才他們就已經死了。」

聶瑜夏將話題轉向晚餐「菜什麼時候做好,我餓了。」

牽扯人性論,對他來說沒有一點好處。認為善則善,去摧毀邪惡勢力。認為惡則惡,喪心病狂冷漠無情。

「還有兩道菜就做好了,等等吧。」嫣曦已經做好六道菜放在桌面,還有兩道菜食物做著準備

「妮鈴,把我需要的指令數據,植入自造人核心中。」聶瑜夏決定參與一腳他們實驗

……

楚莜露收到聶瑜夏發來的視頻,觀看視頻之後一臉沉重。快速離開慶祝晚會,趕回學校一邊通報校內安全部門尋找聶瑜夏。

「你真是不讓人省心的一個人,居然給一大難題我處理。跟魔女交易,就不是一件好事。

雙極星又被外來勢力滲透了嗎?安全部門幹什麼吃的,居然看不到他們。」

其他三人臉色不太好,她們懂得聶瑜夏出事後果,引發魔女震怒將會是翻天覆地改變。

戴眼鏡御姐科技水平很高,她需要幫助找個地方分析視頻來源,從中獲得是由那些勢力參與進來,緊隨其後離開。

野性御姐難得平靜說話「麻煩了!好死不死,居然挑選棘手的人下手。」

優雅御姐掌握學校某些權利「真當校園平靜一段時間,就忘記學校定下規矩了,是時候清理一下垃圾了。」

野性御姐找到獵物一樣興奮道「你真要調動暗夜部門,去處理埋藏在學校的棋子嗎?」

優雅御姐有決心清理,時候卻不對道「靜觀其變一段時間,等她們彙報信息,看一看情況。這次動靜大,不能引起更多人注意。要是他們藉機對付學校,那會掉入他們布下陷阱。」

……

神秘勢力機甲人帶「聶瑜夏」回到基地,有三個人在此等候。

機甲人把機艙放在地面就離開,裡面躺著「聶瑜夏」。一位男科學第一時間,觀察他身體像是珍惜物品,慢慢都審視他身體。

一位上級領導是個女子,無論身材還是容貌都是一等一的好。有趣眼神看著「聶瑜夏」,就因為他冒著危險,出動一部分力量。

驚嘆他的生命力頑強。身體沒有一處是完好無塤,換做一般都早死早超生了。

他居然還有微弱呼吸,剛才還能動彈發出信息。不得不驚嘆,這就是擁有天賦進化人的身軀嗎?

一位老者作為主導,冷靜安排道「啟華,你帶著下去研究,一定要確保他不能死。剛才他說,他是魔神組織,一定要謹慎對待。

薰芝,他的身份就交給你核實了。一但確認是魔神組織,賠禮道歉,有必要用一些替死鬼消除他們憤怒。」

薰芝女子對於「聶瑜夏」感覺到有興趣了,就是見了一面產生興趣,這是前所未有的,道「放心,我的手段,連他祖宗十八代都能查出來。除非,他真是一個重要人物,沒有信息外露。」

啟華早就做好準備,調動三個機器人抬著機艙離開,道「我就不浪費時間了,有他作為研究資料,一定能加速計劃完成。

我保證他慢慢恢復過來,不會給你老添加麻煩。」

薰芝見「聶瑜夏」被抬走,沒有心情等待,直接離開回去調查。

……

「數據載入過緩,外加原本數據需要調整,用時大概需要一個月。由於自造人處於研發階段,身軀會出現一些細微問題。」妮鈴構建一個自造人模型,提示著裡面缺陷

「沒關係」聶瑜夏對此無所謂,只要破壞對方計劃,轉為自己的計劃就行

看著替身被運走畫面,難得露出淡淡微笑道「來吧!這是你們破壞我生活得代價,我們慢慢玩。」

提前預支精神力彌補現在劇烈消耗,會導致往後很長一段時間眩暈昏迷的。(這是后話)

。 「老爺,這個是夫人生下的妖怪嗎?」此時家丁看着眼前的肉球,驚恐地說道。

「胡說八道,什麼夫人生下的,不要亂說。」李靖陰沉地說道。

這個時代最可畏的就是人言,一旦被定義成生下妖怪,那麼殷夫人一輩子都會抬不起頭。

「看我寶劍!」李靖看到牆上掛着自己的長劍,提起劈下,將眼前的肉球一劈為二。

肉壁裂開,化成先天靈氣,進入眼前的小孩體內,小孩睜開眼睛,看到李靖的時候,笑着說道:「爹爹!」

李靖久經沙場,但是也被這一聲「爹爹」所俘虜,愛憐地抱着他,說道:「哪吒,你以後就叫哪吒。」

「我叫哪吒,爹爹,我餓了。」哪吒嬌聲說道。

「好好好,快把奶媽叫過來。」李靖抱着哪吒說道。

雖然哪吒一生下來能人言很奇怪,但是李靖接觸的怪事也不少,知道一些先天仙神降世會有異象。

「老爺,外面有一道人求見,聲稱是三公子的老師。」

「哪吒的老師?快快請進來。」李靖冷靜地說道。

「道長,你好,你說你是我兒子的老師,可是我的兒子剛剛出生,沒有老師,你這是?」李靖對着眼前鶴髮童顏的太乙說道。

「貧道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與貴公子天授師徒之緣,特意來此收他為徒,這是我的見面禮。」

太乙說完,將混天綾和乾坤圈拿出。這兩件法寶被太乙放開了禁錮,直接飛往哪吒所在的位置,化作他的手上的金鐲和肚兜。

「這,多謝道長了,不過此時犬子剛出生,尚年幼,可能不便於離開家,去山上修道。」李靖對着太乙說道。

「這是自然,一年後,我會接引其前往金光洞修行,而且哪吒七歲那年,命犯殺戒,屆時還請將軍多加照看。」太乙對着李靖說道。

「這是自然,道長,此時天時已晚,要不在府上休息如何?」李靖對着太乙真人說道。

「不必了,多謝將軍美意,貧道告辭。」說完,太乙真人直接化成虛影,在原地消失不見。

「這,真是一位得道高人。」李靖也不是庸人,自然看得出太乙真人的修為,感嘆道。

「裝神弄鬼。」這一幕自然被劉雲看到,忍不住搖了搖頭說道。

而當太乙說起殺戒的時候,劉雲想起這次殺戒不只是哪吒,連同太乙也犯了,把石磯給殺了。

劉雲接觸過石磯,是一個挺可愛的小女孩,對着劉雲總會禮貌地叫他師兄。

「看看,到時候能不能避免吧。」太乙的每一個做法都是極度地自私自利,殺了石磯就能斷絕哪吒射殺她童子的因果,所以他出手了。

……

「世上居然有如此相似的人!」新婚之夜后,帝辛坐在自己的王座,獃獃地望着前面的宮門,連比干到來都不知道。

「大王,大王!」比干在下面不斷叫喊著。

「抱歉,叔父,在思索一些事情。」帝辛對着比干說道。

「沒什麼大問題,不過大王切不可沉迷於兒女私情,大王,你要知道你的目標,兒女私情自會絆住你的腳步。」

比干一眼就看出帝辛在思考什麼,忍不住提醒道。

「放心吧,孤心中有數,聞太師怎麼樣了?」帝辛想起正事,對着比干問道。

「聞太師此戰大捷,不日將班師回朝。」比乾笑着說道。

「太好了,待聞太師歸來,孤一定親自給聞太師接風洗塵。」帝辛大笑着說道。

「但是西伯侯那邊不太平。」比干陰沉地說道。

「他又做什麼妖了?」帝辛眯着眼說道。

「鳳鳴岐山,大家都在說他是天命所得,許多人前往投靠他,還不少我們的要犯也過去了。」比干對着帝辛彙報道。

「你去讓崇侯虎,說孤邀請他姬昌來朝歌,就言孤有一事不解,求西伯侯幫孤占卜解惑。」帝辛對着比干說道。

「是,大王。」

……

「好無聊啊!」哪吒雙手托著下巴,看着明媚的陽光,無聊地說道。

「城牆上有好玩的,要不要去玩。」一個聲音在哪吒心裏響起。

「影子,你說的是真的嗎?」哪吒聽到好玩的,頓時來了精神。

「我騙過你嗎?」影子誘惑地說道。

「走,小桃,跟我娘說我出去玩一下,天黑前會回來的。」哪吒說了一句,沒等恢復,就離開了。

而原地清純靚麗的小桃,突然臉上浮上一抹詭異的笑容,隨後消失不見,好似一切沒有發生過一般。

……

「好玩的東西在哪?」哪吒對着影子問道。

因為哪吒的身份,所以那些衛兵沒有阻攔哪吒,讓哪吒直接進入城牆上的重地。

「看到那副弓箭了嗎?那是軒轅乾坤弓,超好玩的,不過你要先把震天箭放在上面。」

「是嗎?」哪吒總覺得怪怪的,但是因為太無聊了,所以就照着這個聲音的指示,把牆上的大弓拿下來。

然後發現一個尷尬的問題:手臂太短,拉不開。

這一幕連同影子也沒有想到,一時間也說不出話,但是哪吒並不是那種死腦筋,想到了另一個方法,用腳蹬。

乾坤弓的弓弦被緩緩拉開,哪吒將一支箭搭上,隨後放手,直接飛快地消失在天際。

「好玩吧?」影子對着哪吒說道。

「我感覺闖禍了。」哪吒看着被長箭刺穿的牆壁,哭喪地說道。

「我們還是先離開吧,就當沒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哪吒對於李靖還是有點恐懼的,雖然說打起來,哪吒不一定打不過,但是哪吒畢竟良心還在,不會忤逆父母。

長箭刺破雲霄,直接來到了骷髏山,這處是洪荒少有的陰脈之地適合馬瑙這種修鍊陰氣的修士。

石磯發現此地后,就將洞府安置在這裏,而這時一支長箭,刺穿了石磯佈下的防護陣法,將她的童子射殺。

「是誰?」石磯看着童子在自己面前慘死,暴怒地叫了一聲。

「這是軒轅震天箭,這東西怎麼會在這裏?」石磯看着眼前的長箭,認出來它的來由,但是不知道是誰射殺的。

「娘娘,這尾羽好像有字。」石磯的另一個童子將自己的同伴從牆上取下,整理遺容的時候,看到尾羽上刻着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