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思維跳躍幅度還真是比較大,老夫都有些跟不上。」

「喂,現在跟上了吧,可以回答了吧,如果不能給我一個滿意的答案,小爺可就不客氣了。」

「呵呵,因為太陽一直都掛在天上。」老頭說道。

「放屁,那晚上它去哪了?」

「晚上它在另外一邊。」

「另外一邊?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我們生活的這個地方是個圓的,每天圍繞太陽旋轉,所以就這樣咯。」

「你丫忽悠我吧,我書讀的少,可也不會連這個都不知道,我們這要是個圓的,怎麼路都是平的?」


老頭一臉懊惱,估計是在後悔不該和這二愣子說這麼多,不是有一句話說千萬別和傻子理論,因為他會把你的智商拉到傻子的水準然後利用自己多年傻子經驗擊敗你。

「老前輩,我想請問,這裡是太陽神殿嗎?」凌風雲插嘴問道。

「不是,都說了太陽是掛在天空之中,所以自然就沒有太陽神殿這個地方。」老頭吹了下鬍子表示有些不耐煩。

「那你這裡有沒有精華?」

「沒有。」老頭吹鬍子瞪眼道。

「咦,你這老頭什麼意思,我們好聲好氣和你說話,你咋這態度呢?」柳瘋子就差上前用手指戳著老頭開訓了。

「你們這四個小屁孩到我的地盤還要我看你們臉色?我跟你們說,老夫心情好陪你們聊聊,心情不好,直接一巴掌全部拍出去。」

「前輩,說一說的條件吧。」方世銘突然開口說道,其實他也是在賭,他自然知道眼前這個老頭實力非凡,不然怎麼可能在這深海之中擁有一個不會進水的空間,他相信老頭說的是真的,他完全有能力驅逐自己四人,但現在沒趕,肯定是有原因的,所以說他在賭,即便輸了貌似也沒關係。


「呵呵,還是你這小子開竅,不過心眼倒是不少。」老頭不屑的說道。

「那邊那個二愣子,別罵我,小心我抽你,不懂得尊老愛幼,一看就是小時候沒挨過打。」老頭突然轉過身對柳瘋子說道。

「還有你,不要計算著我們打一架有多少幾率能夠逃出去,我告訴你逃出去的幾率是零。」老頭轉過身對凌道。

凌風雲心中一驚,若是說他猜到柳瘋子的心理,這很正常,因為碰到這樣的事情難免不會在心裡抱怨幾句,但是自己,一直都沒有表明過意思,怎麼也會被猜到?

「哈哈,你們別猜我為什麼會知道你們的想法了,告訴你,這是一項能力,既然我出現在你們面前而且讓你們留下,那麼自然和這個有關,我們做一個交易怎麼樣。」

「什麼交易?」方世銘開口問道。

「你們想要的東西我一清二楚,但是我準確的告訴你們,我沒有,而且那個傳說是假的。」

「但是我要給你們的東西絕對會比那個東西好。」

四人沉默,不過腦中也不敢有什麼不敬,生怕又被這個看似普通的老頭給一眼看穿了。

「交易的內容是,你們三個人之中選一個人繼承我的這項能力,然後我就放你們走。」從始至終老頭都沒看過海狗一眼,看來他已經知道海狗與三人的地位不相同,沒有話語權與決定權,所以選擇直接忽略了。

「記住,只有一個人能夠獲得,而且這個能力是無法學會的,這就意味著得到的那個人天下無雙,獨一無二,你們是打一架決出勝利者還是怎麼樣?」

三人對視一眼,即便沒有說話心中也是十分清楚,若是其他人說不定現在已經狂熱起來了,但是他們三人都是深知天上不會掉餡餅的主,今天這掉的哪是餡餅簡直就是金條,就怕還沒撿到就被砸死了。

三人就是一個眼神交流,各自心裡還未產生想法時,方世銘突然走出來道,「我們決定好了,我來做前輩的繼承者。」

老頭臉色有些難看,不過也就是一剎那,然後道,「你們倆也是這麼決定的嗎?」

凌風雲和柳瘋子點點頭,柳瘋子叫囂道,「怎麼老頭,你還捨不得啊,你不要反悔,不然你為老不尊就別怪我不尊老愛幼了。」

老頭笑道,「來,來,小夥子,過來。」

老頭對著柳瘋子手一鉤,柳瘋子竟然不受控制的朝老頭靠近。

「我覺得,你們做這個決定太草率了,所以想讓你們清楚的了解到這個能力的好處,以免你們以後會為了這個倉促的決定後悔。」

「對於武者而言,什麼最重要?」老頭突然問道。

「當然是能夠清楚的知道對手會出什麼招。」老頭自顧自的回答。

「比如此刻,我知道他要功我上路,那麼我自然會提前做出最優反應同時尋找出他的破綻。」老頭一邊控制著柳瘋子的身體配合自己的話做一個個的動作,柳瘋子想要反抗卻無能為力,憋著一張漲紅的臉,無限委屈。

「怎麼樣?」老頭鬆開柳瘋子,柳瘋子差點直接摔在地上。

「我和你拼了。」柳瘋子站定身形,直接抽劍而上,對於他而言,何時受過如此巨大的委屈?

「來的好,就是這樣才能讓你們更加清楚這項能力是何等的厲害。」

… 然而柳瘋子才剛出劍便被老頭一手扼住手腕,根本無法動彈,見了此時情景,方世銘也是抽扇而上,凌風雲幾乎同一時間沖了上去。

在這種環境之中突然出來的老人本來就是三人所懷疑的對象,而之後的言行舉止暗中都隱含著挑撥氣息,此時柳瘋子一怒而上自然是成了這場鬥爭的導火索。

老頭見方世銘和凌風雲聯手攻來反而是一笑,將柳瘋子逼開之後雙手迎接方世銘和凌風雲。

此時海狗默默站在一旁,因為他的特長不過就是在水中尋物,而非戰鬥上,他知道這種層次的戰鬥自己完全無法插手,所以乾脆選擇旁觀。

柳瘋子一頓,又撲了上來,頓時三人包夾老頭,然而老頭卻遊刃有餘,偶爾還出聲提示某人的進攻應該打向其他地方。

「你要攻我上盤路,而你則是要刺我下盤,不錯,想法很好,但是都被我知道了。」

「我覺得你的扇子可以直接攻我側面效果會更好。」

「春雨拳果然不錯,只不過你還只會第一式,可惜。」

「裂風劍法,嘖嘖,不錯,不過火候不夠。」

……

……

啪啪啪。老頭連擊三掌將三人逼退。

「還要繼續打嗎?」

凌風雲三人相視一眼,保持防禦姿勢並未進攻,剛才這番交手,他們三人自然清楚雙方實力上面的差距。

「你們根本無法戰勝我,不說我實力超出你們多少,即便實力相當,你們三人依然無法戰勝我,因為我對你們的想法一清二楚,知道你們要使用什麼招數,知道你們要攻我哪裡,除非你們能夠改變你們的思維意識,比如腦海之中攻左,但實際卻是攻右,腦中想著出腿,但卻是出手,懂了嗎?」

三人知道老頭所說屬實,所以嘴上也無法反擊。

「這樣吧,我降低一點難度,這裡有三層,你們一人去一層,看看你們誰能最終領悟到這項能力,切記不要嘗試強行離開這裡,不然我想你們應該會知道結果意味著什麼,哦,還有他,我先帶他走,放心,只要你們按照我說的去做,我不會為難你們任何一個人。」老頭說完,揮一揮手帶著海狗如同出現那般,消失在牆壁之中。

「這老頭究竟是什麼意思?要殺要刮給個痛快,說是傳授我們能力,但卻推三阻四,這不是把我們當猴耍嗎?」柳瘋子見老頭消失后不滿抱怨道,不過他說的卻是事實,老頭卻是將他們三個當猴耍,而且似乎只要沒有老頭的允許,三人根本無法離開這裡。

「看來我們只有按照他說的去做了。」方世銘沉思道。

「嗯,既然如此那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這樣,我去一樓,方大哥你去二樓,柳二哥你就在三樓。」這樣分配最合理,因為三人之中凌風雲實力最強而且他對光亮沒有依賴,沒有了之前的顧忌他可以用精神力清楚的看到一樓所有的事物。

「好,那就按雲弟說的去做,瘋子,記住,千萬要冷靜,我可不希望上來給你收屍。」

「滾蛋,我怕是要下去給你收屍。」柳瘋子罵罵咧咧的將凌風雲與方世銘趕下樓,現在的情況他自然清楚,即便他再瘋也知道蠻橫上是沒有好結果的,以前他之所以瘋狂,那是因為知道當自己不要命的時候便會多幾分活下去的希望,而現在不管如何似乎都沒有勝算。

站在二樓樓梯口,方世銘拍了拍凌風雲的肩膀,道了聲保重。

下一樓前,凌風雲乾脆直接閉著雙眼,這樣反而更加適合使用精神力,當精神力遍布整一樓的時候,情況發生了變化。

「很久以前,諸神創造這個世界的時候,設立四柱,這四柱分佈在極東極西極北極南四地,支撐天空,而我則是這極東支柱的守護神,不,我不能稱自己為神,我只不過是一個守柱人罷了。」

「我們每位守柱人都有一項責任,同時因為這項責任而會多一個能力,我是負責監聽,所以我的能力是看透所有人內心的想法,如果發現異常則直接進行處理,多為一些對神不敬的人,極西負責監察,他擁有一雙能夠看穿一切,甚至能夠一眼將大陸盡收眼底的雙眼,極南負責防禦,他擁有一付無人能夠擊破的身體,極東負責進攻,他被封為戰神。」

「我從未見過神,但我從有意識那一刻開始便知道自己的責任以及任務,而同樣我對神的敬畏亦是深刻在心中,是他們創造了我,是他們創造了一切。」

「就這樣,我們四個守柱人日日夜夜監視並且保護這塊大陸,保護著神創造出來的萬事萬物。」

「然而,直到有一天,我已經忘記是哪一天也忘記是我出現之後多少年後的一天,那一天我們的能力失控了,我無法去迴避任何的人想法,也就是說,只要我站在人群中,我身邊所有人的思想都會出現在我腦中,而極西也出現了同樣的狀況,他的雙眼開始不受控制,無法關閉,而在有一次注視天空之時,他說我看到的是一片黑暗,黑暗要降臨了。相對而言,極南與極北影響較小,不過他們決定去天空一探究竟,想看看創造我們的神究竟發生了什麼變故,然而,他們一去就再也沒有回來,而再一次注視天空之時,極西的雙眼被刺瞎,莫名死亡,四位守柱人只剩下我,我活在人群之中,痛苦的掙扎,我的腦海之中無時無刻不都是周圍人的思想,它讓我隨時隨地都處在一種無法思考的狀態,最後我選擇了逃離,我知道只有遠離人類才能讓我脫離這種困境,我越走越遠,最後深入海底,只有在這深海之中,我才能感受到絲絲安寧,但是我存活的時間太漫長了,我對一切都感到厭倦,但是我必須活下去,因為我要找到傳承的人,我不能讓神留給我的能力毀在自己手中,我相信神他需要我……」

所有的一切再度恢復正常,凌風雲依然站在樓梯口處,之前眼前出現的所有畫面都不過是幻覺。

原來如此。

… 凌風雲緩緩登上二樓,此時方世銘依舊站在樓梯口,顯然他也正在經歷凌風雲所經歷的一切,只不過此刻他的還未結束。

「難道我們看到的不同?」凌風雲並未打攪方世銘,而是繼續登上三樓,此時柳瘋子正一臉的木訥,不過看他的情況似乎已經結束了,只是還沉浸在其中並未醒來。


凌風雲拍了拍柳瘋子的肩膀問道,「你看到了什麼?」

柳瘋子回過神,看著凌道,「未來。」

「未來?」


「還記得大長老說的九九歸一嗎?我看到了,戰火硝煙,烽火連綿。」此時若是方世銘在一定會吐槽柳瘋子最後使用的這兩個詞語,簡直就是突破了他對柳瘋子的認知。

「是嗎?看來我們看到的都不相同。」

「你看到了什麼?」柳瘋子問道。

「我,我看到了這項能力的弊端,以及從前。」

「從前?」

「是的,據說諸神創立這個大陸的時候一個有四位守護者,我們碰到的這個老頭是其中一個,他們四人擁有不同能力,然而有一天,天空黑暗,諸神消失,能力失控,其他三人全部死亡……」

「那方世銘看到了什麼?」柳瘋子問道。


「我看到了現在。」方世銘的聲音從凌風雲身後傳來。

「現在?」

「準確來說是現在之後而在你的未來之前。」方世銘沉思道,從他臉上的表情可以知道他看到的情景並不讓人輕鬆。

「夜魔族入侵,不死已經降臨大陸,魚人能在蘇醒……馬上就要大亂了。」

「他為什麼給我們看這些?」

「不,不是我讓你們看這些,而是你們看到了你們想要看到的。」老頭再次從牆壁之中出來。

「這樣說吧,柳瘋子,你是一個孤兒,你厭惡戰爭,你希望天下太平,你希望未來世界沒有戰爭,人們幸福安康,所以你看到了未來,方世銘,你雖然為修行者,但你出生皇家,你那侍女身份母親告訴過你最下層人群的生活,而你的父親一國之君卻讓你體驗著上層生活,直到凌風雲提醒你,你找到了自己的武道,你的武道便是這天下,所以你看到了現在,凌風雲,你從一開始就沒有放鬆過警惕,你認為我的出現目的不簡單,認為即便我想傳承能力,但這能力背後一定有不為人知的秘密或者弊端,所以你看到了這項能力的產生已經經歷。」

「其實,從一開始,這一切都是註定的,這項能力的承載者應該是凌風雲,但是一切都已經在悄然之中發生了改變,所以這項能力的承載者也將發生變化。」

「前輩,如果我們看到的都是真實的,那麼我們應該怎麼做?」

「不,除了你看到的是真實的,其他都未必,記住,只有過去是真實的,未來是不斷變幻的,你們看到的未來,不過是現在的未來,但不意味著那就是未來,只要現在發生改變未來便就會發生改變,所以,你們要做什麼,我也不知道,按照你們自己的計劃去做,秉承自己的內心,你們便會找到自己的路,那條路會帶你們走向你們想要的未來。」

「那麼,前輩,你所選擇的繼承者是誰?」凌風雲沉思道,此刻他清楚,三人之中唯有自己是知道這項能力的弊端的,這對方世銘和柳瘋子而言是不公平的。

「方世銘,你願意接受這項能力嗎?」老頭此時看著方世銘,輕聲問道。

方世銘此刻有些不知所措,之前他之所以站出來是因為他不相信老頭的話,只不過是用自己以身試法而已,而此刻老頭的態度顯然是認真的,所以他要考慮清楚,因為如果真如老頭所說,這項能力對於武者而言擁有極大的誘惑力,而且自己擁有了它是不是會改變現在的未來。

「前輩,我認為這不公平,既然你之前選擇是我,那麼現在我願意接受這項能力。」凌風雲出聲道。

此時柳瘋子與方世銘都看向了凌風雲,他們不知道為何凌風雲會突然轉變︶態度,他究竟看到了什麼?如果只是想要得到這項能力的話,為何之前不說?

「好吧,我知道你們都在想些什麼,既然如此,那麼我開誠布公,讓你們都得到所謂的公平。我想作為武者,你們對丹藥及其了解,特別是短時間提升能力的,提升的能力越強,那麼它的副作用也就越大,這項能力也是如此,它的副作用就是你無法選擇什麼時候使用它什麼時候關閉它,只要得到它,你便一生一世都無法關閉,你方圓十丈之內,只要有生物有思維存在不限於人類,他們的想法便會不受阻止的出現在你的腦中,我之所以隱居在此地,就是因為這裡沒有人的存在,只有思維簡單的海底生物,而且我可以輕易的驅逐它們。」

「好了,凌風雲,現在你們三人都是知情人,所以不存在公平不公平,你們自己商量做出選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