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猜,約翰·塞納來這想幹什麼?」

布拉德沉吟,往角落裡看了一眼。

「他不會蠢到在伊斯坦布爾搞事的,他不比我聰明,也不比我勇敢。」

「這麼說,你認識他?」

聞言,布拉德咧嘴一笑。

「不僅認識還很熟,他是英格蘭人,十六歲時在劍術比賽上輸給了我,後來他發誓一定要超過我,但不管是馬術、射擊還是搏鬥,我永遠領先他一點點,再後來……我就做了殺手,而他加入了頗有威名的哈里森家族。」

「哦,他是你的手下敗將~」

「也不能這麼說吧,畢竟過去了十多年,誰都無法得知他成長了多少,我想他現在應該很厲害吧。」

說話時,布拉德的神情很是輕鬆,悠閑享用鄭飛分的雪利酒,沒有一絲緊張之意。

他是在謙虛,他很清楚約翰·塞納不是自己的對手,出來混連易容術都不會,走到哪都可能被仇家認出來,要不是背後有哈里森家族罩著,那傢伙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那你覺得,約翰是想做什麼?」不知為何,鄭飛心頭總有著隱隱的擔憂,即便他不清楚約翰·塞納是個怎樣的人。

「估計他只是接了個任務,路過伊斯坦布爾罷了,不過去哪我就不知道了,可以猜一下,他大概是要去羅馬尼亞,那邊正打仗,雇傭兵哪裡亂就去哪裡發財。」

羅馬尼亞?

倏然,鄭飛怔了一下。

剎那間,他聯想到了斯巴達後裔,雖然這個聯想毫無緣由,但他還是產生了深深的危機感。

「布拉德,我可以委託你辦件事嗎?」

「當然。」

「幫我盯著約翰·塞納,片刻不離。」

「好吧,但你要給我點錢,我身上半塊銀幣都沒有,剛才的酒還是拿東西換的。」

鄭飛剛要應允,忽聽一聲友好的打招呼。

「嘿,幾位先生,介不介意跟我喝一杯?」(未完待續。) 「蘇爺爺,昨天你給我的那些藥粉是什麼成分啊,為什麼我給何家豪還有劉哲服用后他們一直到早上都是藥效未去,這和之前描述的情況不符啊。」

明浩心中還惦記著這個類似於前世毒品一樣的藥物。

「你是說他們在剛剛你回來前還是處在癲狂的狀態?這個藥粉我試驗過很多次啊,每次都是開始的一個時辰服用之人會出現時間暫停的感覺,之後的數個時辰會有癲狂的情況,不過這個是隨著時間遞減的,明浩,你把藥粉拿來我看看是不是成分配錯了?」

「藥粉?蘇爺爺藥粉我都給他們兩個都下了啊,此時一點都沒有了。」

「明浩,那是十人的量。」

…………………………

明浩也很無辜,出發的時候蘇興波也沒有告訴他那是十人的量啊,而且明浩在給何家豪和劉哲下藥時還怕這點藥粉不夠迷倒二人,還十分謹慎的分出鬥氣去聚攏周圍散落的藥粉,這麼說來,他們每人都吸食了五人的分量,明浩心中為何家豪默哀五分鐘,對於這個藥粉的成分蘇興波也告訴了明浩,那是一株名叫迷魂草的東西製作而成,而且長期服用迷魂草會出現依賴性,也就是常說的上癮,而且明浩已經斷定,玄天大陸真的有毒品,不過迷魂草十分難以培育,這也是它沒有辦法流通的原因。

…………………

「明浩,侯東侯剛剛我也是有事找你們倆。」公孫戰天平淡的說道。

「天殺堂來了。」

「天殺堂?」

聽到這個消息,明浩和侯東侯互相看了一眼:「爺爺,你是說天殺堂來聖都了?來了多少高手?他們的目標還是侯東侯嗎?」

侯東侯也是關心的看向公孫戰天,天殺堂這三個字困擾侯東侯已經數年之久,有很多時候侯東侯都想直接去找天殺堂做個了斷,不過各種原因逼迫下,侯東侯只能想一想就算了,並且現在有公孫家一心要保住自己,侯東侯此時也不是很怕天殺堂了。

「接到消息,天殺堂此次應該是大舉來犯,任天殺親自過來的,而他手下的天殺五虎應該至少來了三頭,現在就在聖都之中。」對於任天殺,公孫戰天並沒有懼怕,聖都是什麼地方,是神龍帝國的都城,是神龍帝國守衛最嚴密的地方,並且這裡是公孫家的根本之地,如果任天殺暗中隱藏起來,可能公孫戰天還會忌憚一些,既然他都露面了,任天殺的威脅也不會太大了。

「公孫元帥,你是說任天殺已經來到聖都?可是憑藉任天殺的本事應該不至於這麼輕易就會被發現吧,要不我晚上去查看一番,以防其中有詐。」侯東侯對於這個尊級的刺客的強大可是很了解的,就算公孫家族耳目眾多,掌控軍方的情報系統,可是對於任天殺來說也不會這麼輕易就暴露出來,侯東侯感覺其中一定有詐。

而一旁的明浩雖然沒有見過任天殺也感覺其中有些問題,就憑藉他能創建天殺堂還經營這麼多年,任天殺一定是個聰明人,至少不會做這些傻事。

「不用了,我剛剛也是不信,已經派人再三探查,確實是任天殺,而且他好像是故意露出的馬腳,隨身還帶著幾名女子前來。」公孫戰天因為侯東侯和天殺堂已經對抗一年多了,雖說雙方都有顧忌沒有徹底撕破臉面,但公孫戰天是什麼人啊,那可是被尊為軍神的人,對於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公孫戰天早就吃透了這個道理,所以在一年前,公孫戰天就使用了巨大的力量用來探查天殺堂的一切,特別是作為堂主的任天殺,公孫戰天可是狠下了一番功夫。

也正是這一年的探查,現在公孫戰天才能這麼確定的告訴他們,是任天殺本人到來,其實早在之前,公孫戰天接到消息的時候也如二人一般不信,不過公孫戰天派出數批密探再三確認后得到的結果還是任天殺來了,並且光明正大的住在客棧之中,就連登記時都是以任天殺的名字登記的。

「爺爺,任天殺現在在哪裡落腳?我晚上去看看情況。」明浩對於這個享譽大陸的刺客也是有些好奇,並且任天殺既然這麼光明正大的前來,看情況應該是想要和公孫家先進行談判,而且,現在自己還是死神之塔的塔主,這件事情還需要自己去。

「明浩你去太危險了,還是我去吧,而且我對於任天殺和天殺堂都很是了解,能夠避免很多麻煩的。」不知道為什麼,明浩總感覺面對天殺堂侯東侯怪怪的,如果不是天殺堂這一年多對於侯東侯的追殺鬧得滿城風雨,明浩甚至都會懷疑侯東侯是天殺堂派來打入公孫家的棋子。

聽到二人的話,公孫戰天閉目沉思起來,此時蘇興波插話道:「明浩,昨晚的事情雖然你並無大礙,但是一切都是蘇爺爺不好,今晚我就陪你一起去見見任天殺吧,也算讓你蘇爺爺我安心。」

聽完,明浩也是點了點頭,如果有蘇興波在至少能保證安全,並且天殺堂應該沒有劉家那種隨隨便便就是幾十名王階的強大實力吧?

此時公孫戰天也是點頭同意,對於蘇興波這個老夥計,公孫戰天還是十分信任的。

清穿之嬌養皇妃 結果定了下來,晚上由蘇興波帶著明浩和侯東侯前去,而且侯東侯看到這幾個人好像有話要說,就識趣的提出要回去準備一下,離開了此地。

「蘇爺爺,昨晚劉家那兩個尊級高手你認得嗎?」當時明浩一路被追殺,雖然在途中隱隱聽到蘇興波和那名阻攔他的劉家人說著什麼,但是明浩在危機時刻並沒有聽清,而且公孫戰天也把注意力放了過來,剛剛蘇興波也只是和他說劉家有兩個尊級的武者,並沒有告知是劉家的什麼人。

公孫戰天也被吸引過來,對於劉家這個老對手,公孫戰天也很是好奇。

「你應該還記得劉家水火兄弟吧?」

「你是說劉家最強者的劉水和劉火?我當然記得,當年他們就是在我指揮下的一次行動中和天炎帝國的高手拚鬥致死,因為此事劉家那幾年都是處處針對與我,我也是心中有愧才放任當時的劉家進入軍方的。」

「拚鬥致死嗎?可是我昨晚見到的劉家兩名尊級高手就是他們兩個,而把明浩打下懸崖的就是劉火。」

「當日我們是親眼所見劉家王階上級的水火二人死在天炎帝國高手手上啊,之後我們還衝鋒幾次想要奪回他們的屍體不過都失敗了。」

「難道這是一場戲?」

隨後,對於劉水和劉火的問題明浩等人商討了一番,得出一個在明浩意料之中卻在公孫戰天意料之外的結果,那就是劉家早就和天炎帝國有所牽連,並且在十幾年前就進行了布局和陰謀。

「難道劉家真的要背叛帝國?龍傲天對他劉震可是寵愛有加,就連現在皇后都是劉家之人,三皇子龍柯也是流著他們劉家的血液,這……..」

公孫戰天還是不願意相信劉家會勾結天炎帝國。

「爺爺,現在咱們也只是猜測沒有任何證據,畢竟我那手易容術你也看到了,誰敢保證世間不會再擁有類似的此等技術,所以咱們看到的劉水和劉火併不一定是真實的,而且就算他們真的沒死,也不一定就是和天炎帝國聯合,這其中有可能的原因太多了,咱們還是想慢慢詳查吧,並且之前也說過,面對劉家就算三大帝國合起來怕是也找不出能夠打動他們的東西,既然這樣,那劉家的人只要智力沒有缺陷就完全沒有必要冒險啊。此事也可能是歹人冒充劉家所為,就是為了讓咱們神龍帝國內亂。」明浩在當時聽到劉水和劉火說出刺殺龍傲天時就知道了一切,不過對於明浩和公孫家族來說死了的龍傲天遠遠比活著的龍傲天要好上很多。

「應該就是劉家水火兄弟不會錯,我在十幾年前就認得他們,昨日雖然他們已經是尊級高手但是招式和習慣都是沒有變的,特別是劉水,他簡直和之前一樣,完全沒有身為尊級應該有的感悟,現在只是一個有著尊級實力的王階武者罷了。」

「孫福」

得到這個糾結的結論后,公孫戰天就叫來早就等在門前的管家孫福,想要帶領血衛去明浩他們剛剛說的村莊查探一番,雖然現在劉家人應該早就撤離了,不過明浩和蘇興波也沒有阻攔他,早在昨晚蘇興波就已經被認了出來,現在公孫戰天也沒有必要隱藏,而且公孫戰天被稱為軍神那麼就一定有他獨到之處,萬一能在劉家匆匆撤離的村莊找到點什麼那,如果不是公孫戰天不準,明浩都想陪他一起去。

現在公孫戰天不想明浩被擺在明面上,那樣的話對於明浩還是太危險了,至於蘇興波說是有事就沒有和公孫戰天一同前去。 不急是什麼意思?

顧小姐,餘生請多關照 等孩子生下來之後,再領?

他……在懷疑什麼?

還是說,他想確認孩子究竟是不是他的?

唇畔的笑意,僵硬了幾分,紀傾心神色柔弱:「靖西,這是為什麼?」

如果她非要一個理由,那麼……

只有給了。

「我在保護喬安,已婚身份不方便。」

紀傾心苦澀一笑,「為什麼不方便?難道已婚就不能執行任務了么?」

借口!

這根本就是他推脫的借口!

「我可以承受那些傷人的流言蜚語,那孩子怎麼辦?」紀傾心淚如雨下,「你要讓孩子一出生,就背負著非婚生子的罪名么?」

慕靖西抬手揉著額角。

「我受多大的委屈都可以,但是我決不能讓我的寶貝孩子受這份委屈。」

最後,她顫聲問,「靖西,你真的決定好了么?」

你真的決定好了么?

慕靖西頷首,「嗯。」

紀傾心笑了,有苦說不出的難受。

心臟鈍燉的痛著,她呼吸一窒,一手按住心口,身子踉蹌了兩下。

搖搖欲墜。

「傾心。」

慕靖西將她搖搖欲墜的身子,攬進懷裡,「還好么?」

「我好不好,對你而言,還重要麼?」

男人沉默。

有時候,沉默比語言更傷人。

她哽咽著,「靖西,你是不是……喜歡上了喬安,所以不想對我和孩子負責任了?」

「沒有。」男人冷聲否認,「你別胡思亂想。」

「那你為什麼……不想跟我領證?我們已經辦了婚禮,就差這最後一道程序……」

慕靖西叫來傭人,「扶傾心回卧室休息。」

「是,三少。」

紀傾心不肯走,固執的握住他的手,對傭人道:「你先出去,把門關上。」

傭人站著不動,目光徵詢著慕靖西的意見。

男人輕輕頷首。

傭人才離開。

紀傾心緊緊握住慕靖西的手,貼在自己臉上,「靖西,你告訴我,為什麼要推遲?你難道不知道么,我現在的身份有多尷尬,名不正言不順,就連喬小姐都可以隨意踩在我頭上踐踏我……」

「已經有了婚禮,還急於這一時么?」

與她的激動崩潰相比,慕靖西始終冷然從容。

「這不一樣!」紀傾心胡亂搖著頭,「只有領了結婚證,我們才是法律承認的夫妻。我才有資格趕跑那些覬覦我的丈夫,我孩子爸爸的女人。」

「傾心,你冷靜一點。」

「你告訴我,我該怎樣冷靜?」紀傾心撲進他懷裡,失聲痛哭,「我愛你,愛到患得患失,愛到失去自我……什麼時候你才能對我好一點,對我的感情給予一點回應呢?」

身子被人推開。

抬眸,她錯愕抬眸,便看到了男人冷漠的眉眼。

冷冽,森冷,沒有一絲感情。

就這麼冷漠的盯著她,彷彿在看一個陌生人。

「結婚之前,我告訴過你,我只負責,無法給你任何感情上的回應。你答應了。」

現在又來向他討要愛情,他不可能給。

一顆心,如墜冰窖。

紀傾心踉蹌著後退兩步,不敢置信的看著他。 來人,不是約翰·塞納。

和伊斯坦布爾很多人相同,這人擁有茂密的大鬍子,眼睛炯炯有神,身寬體胖但算不上強壯,略顯臃腫,五十歲出頭的樣子。

他披著厚厚的棕色長袍,手裡端的不是酒杯,是一個盆似的大碗,裡面還有半碗酒。

他在笑,很坦誠的那種,不含奸詐。

見鄭飛等人許久未應答,他有些難堪,但並沒有就此離開,而是聳聳肩找了張板凳坐下,笑意不減。

「看幾位都是生臉,不知從哪裡來?」

他吞了一大口酒,美滋滋地咽下。

鄭飛之所以沒睬他,是對他存在著敵意,確切來說,是警惕。

沉默,足有十來秒,鄭飛和布拉德偏頭望著窗外,聖地亞哥則是自顧自地大塞烤肉,吃得滿嘴油。

大鬍子的尷尬更上一層,怒意在瞳中一閃而過,但很快恢復鎮靜。

「我是這家酒館的老闆,你們想喝什麼酒可以儘管說,我請客。」

聞言,鄭飛不禁疑惑。

「為什麼呢?」

「初次見面,我覺得您和其他人不太一樣,出入我這家小酒館的,基本都是從碼頭過來的窮勞工窮水手,剩下的就是地痞混混了,像您這樣的闊佬,並不多見。」

大鬍子友好得很,始終和善笑著,就連冷冰冰的布拉德,都對他產生了些許好感。

鄭飛稍稍點了下頭,出於禮貌敬了他杯酒。

「那麼,你想和我聊點什麼呢?」

「隨便聊聊,我很想和您這樣的人交個朋友。」

聽了這話,鄭飛回了個微笑,便不再說什麼了。

鄭飛是那種不喜歡交很多朋友的人,在他的感覺中,只有很談得來彼此真誠相待的才算朋友,其他的都是過客,沒必要強行安上所謂的「朋友」的頭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