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能這樣說你表弟表妹?」

「他們怎麼可能會說這樣的話呢?」 雲霧山脈外圍,剛剛進階的秦風臉上露出了些許喜悅之色。

他本就是重修,肉息境對他來說,雖不算困難,但若沒有這妖獸食材當大補之物,怕是也難能以如此快的速度進階。

肉息境五重天。

秦風的拳頭猛地向前方空氣轟出,便是發出了音爆炸裂的聲音。

隨後,拳勁繼續向前,轟碎了前方的一棵百米大樹。

這肉息境五重天,倒是比尋常的五重天要兇悍許多。

向天看的真切,也有些奇怪。

而且更讓他驚奇的是,秦風在揮拳的過程中,身上浮現出淡淡的靈氣光暈。

這分明是靈武境才能擁有的特殊之處。

肉息境,增長的不過是肉身氣血之力。

說是踏入了修行者的大門,但實際上,也只能說是摸到了門檻。

只有實力到了靈武境,方才能夠運用自如靈氣,將靈氣化為靈力,供於自身修行。

「秦兄弟果然厲害。」向天輕輕撫掌,大讚了一聲。

秦風的面色上,有一閃而逝的驕傲。

他的臉色認真,輕聲道:「還不夠。我要在七日內,到達靈武境才行。」

七日內,從肉息境五重天進階突破至靈武境。

憑你?

向天的腦海里閃過了諸多的問號。

他只是覺得,以秦風這般年紀和這樣的修為來說,怕是欲速不達。

為此,向天的眉頭皺了起來。

只是僥倖突破,便因此自信心如此爆棚?

這怕是件壞事。

秦風見着向天皺着眉頭,誤以為對方不通修行之事,索性放下了這個話題。只是伸展了下懶腰,輕笑着道:「向兄弟還是儘早離開雲霧山脈的好。」

秦風轉頭,看向了前方,目光堅定且充滿希冀。

「我要繼續向前看看。雲霧山脈越向里,便越是危險,我一個人尚且自顧不暇,便不能照料你了。」

秦風說出了用意。

向天拍打了下身上的塵土。宗門派遣他與長老前來接引弟子,他提前來了幾日,到這聲名在外的雲霧山脈走了一遭,除了某些個他應付不了的凶獸,其餘的,不過爾爾。

而那幾個他應付不了的凶獸,同樣,對他也是畏之如虎。

向天沉默了三個呼吸,隨後輕輕點頭:「那就祝願秦兄弟一路順風,有所斬獲了。」

「不過,我想問一下,你又何必要在七日內突破靈武境?怎麼如此心急?」

七日內。

這個時間,還有些熟悉啊。

向天心中嘀咕了一聲。

隨即,他的眉毛一挑。

那似乎是宗門接引弟子的日子。

也不知道這兩者有什麼聯繫。

不過這雲霧山脈就在上關鎮附近,其中興許有些貓膩。

秦風的表情雖是平淡,但眼神充斥着掩蓋不住的恨意,平淡下的五官,藏着一顆復仇的心。

他輕聲道:「我要拿回屬於我的東西。」

說完,他抱了抱拳,「向天兄弟,咱們就此別過。」

秦風不再猶豫,大踏步向雲霧山脈深處而去。

向天在原地遲疑了好一會兒,也沒理清這個頭緒。

七日後,興許會熱鬧起來。

想到這裏,向天伸出如同雞爪一般乾枯的手掌撓了撓後腦勺,隨即,形如鬼魅消失在了原地,緊緊地跟上了秦風。

而秦風卻是渾然未覺。

「我倒是要看看你能不能在七日突破至靈武境。」

向天對此很感興趣。

同時,他也想看看這裏頭究竟有什麼樣的隱情。

再者說了,秦風的廚藝着實不錯。

就這樣錯過,屬實是暴殄天物!

不到上百個呼吸,秦風已是移動到了五里開外。

這裏,顯然是另外一個妖獸的地盤。

雲霧山脈,妖獸之間偶有爭鬥,但多數情況下,是井水不犯河水。

一旦犯了,便是不死不休。

秦風對此,心知肚明。

若是尋常時候,他自是會穩紮穩打,徐徐圖之。

不過,如今想要快速地進階,唯有與妖獸廝殺,虜獲其血肉為之用,修行方才能夠突飛猛進。

而且,一次次的生死廝殺,反而能夠助力秦風成長。

秦風對此,心知肚明。

再者,他的身體里還藏着黑色玄蛇那樣的巨獸,想要得到它更大的力量,他自己也得擁有駭人的實力不是?

當然,更重要的是,秦風想要看着腦海深處的那個賤胚子,在滿是希望的日子裏,喪失所有!

武魂是我的。

你奪走了,我會再度奪回來!

這宗門,你也進不去!

秦風眯了眯眼睛,思索之際,身上流淌出了狠厲的殺氣。

這一次,倒是成功吸引了一頭灰色的,身體大約有四米多長的斷尾豹。

它吐氣之間,身上的氣勢極盛。

雖和巨虎獸同為肉息境巔峰,可這頭斷尾豹給予秦風的壓力更強。

巨虎獸在肉息境巔峰的境界上,怕是連給對方提鞋的資格都沒有。

斷尾豹,以速度見長,極為兇猛。

其尾天生便是斷刃一般,被整齊地砍下一截一般。

這頭斷尾豹盯着秦風,仿若是盯上了獵物。

隨即,秦風的眼前一花,便是發現眼前出現了一道殘影,等他閃避之際,一隻利爪已是拍在了他的胸膛。

爪痕清晰可見。衣服破碎,胸膛鮮血淋漓。

「糊塗啊。」

趕過來躲在暗處的向天心中有些不忍。

畢竟,吃人家的嘴軟。

他對秦風,仍舊保持着善意。

斷尾豹的戰力可是比巨虎獸要強悍太多了。先前那隻巨虎獸因為飢餓,實力大打折扣。而眼前這頭斷尾豹,明顯是在戰力巔峰。

完全不能當做比較。

秦風這次,怕是會遭殃了。

向天仍舊覺得,以秦風的「天賦」,還是應該徐徐圖之,緩緩進階。

只要用心些,日後未嘗不會有所進步。

可他,偏偏是劍走偏鋒。

難道一個肉息境五重天,還能逆了天不成?

再者,這斷尾豹向來都是雌雄兩頭共同居住。

這雄的來了,雌的也就在不遠處。

呼。

呼吸聲而至。

秦風的身後也多出了幾乎一樣的斷尾豹。

兩頭肉息境巔峰妖獸。

而秦風僅僅只是肉息境五重天。

向天手心裏有些汗水,是為秦風緊張的。

他的小命,怕是要交待在此處吧。

不行,我得護着他。

想到秦風的烤肉,啊呸,想到秦風的恩情。

向天覺得,自己理當回報一番。

正當他想要出手之際,秦風的表情倒是流露出了些許的笑意。

只聽着秦風坦言道:「好啊。來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