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得有數才行。」

李和點頭,趙金虎拍了拍他的肩膀,收隊離去了,包括那十名受害者,都需要去警局做一下口供。

機場,出口。

看着趙金虎的車隊離開,李和正在想事情,尚雲芝忽然說道:「被盯上了。」

「要去開闊地打么?」

「不用。」

一身白色長衣,尚雲芝含笑將手伸出,說道:「劍借我一下。」

李和將劍遞過。

拿着劍的尚雲芝,和不拿劍的她,完全是兩種姿態,那一刻氣勢的轉換,李和明明與她只有一步的距離,卻感覺她彷彿在雲端一樣……

「你覺得,你現在實力如何?」

她前行一步,背對着李和,輕聲問道。

「自我感覺還行,但好像在白澤他們看來,不過是螻蟻。」李和很認真的答道。

「是嗎?」

尚雲芝微微一笑,前踏一步。

數百裏外,隱藏在空間間隙中觀察的聖堂武士驟然一驚,瞬間將一切保命和逃命手段用上,什麼「無敵藥水」、「重生十字章」、「巫毒娃娃」全部激活……

但,無用。

一劍霜寒,氣沖鬥牛。

那劍意中不蘊含半點殺意,只是很自然的衝過天空,彷彿出劍之人,只是想在天空塗畫而已,至於,有路過什麼東西嗎?有什麼死在了劍下嗎?或許有吧。

毀滅你,與你何干。

白澤看李和,認為是螻蟻。

而尚雲芝看白澤他們……或許,是塵埃?

「好了。」

將劍歸鞘,還給李和,尚雲芝輕輕拍了拍手,李玥在一旁看着那道聲勢「普通」的劍氣,嘀咕道:「看着普普通通啊。」

尚雲芝也不生氣。

因為,李和望着那一劍的痕迹,嘴張大的都能塞下一個蘋果了。

瞧著都快嚇傻了。

許久。

李和艱澀的說道:「幻想時代,是這麼恐怖的嗎?」

尚雲芝思考了一下,笑道:「你現在這麼理解,也沒有什麼問題,哦,對了,這個你記住,如果看到敵人也有這個的話……趁著走馬燈回味下人生?」

李和緊張的咽了口口水,問道:「這個是……」

「曙光勳章。」

曙光勳章,即,曾經人類的曙光……

在那個時代。

諸天對她的稱呼為……劍皇。

皇是實力,更是位格。

……

。軟玉溫香抱滿懷,李曉凡在她的耳邊輕聲誇道:「馨怡,你的身材好漂亮,真讓人心動!」

唐馨怡頑皮地柔聲嗔道:「與葉姨和安娜她們母女倆相比,怎麼樣?」

「當然是你漂亮,你更有味道!」李曉凡笑道。

不料,馨怡冷不丁道:「其實我媽咪比我更漂亮、更有味道,可是阿爸為什麼會去喜歡

《重歸新加坡1995》第148章東京馬桶故事 「是是是。」獵人依舊是畢恭畢敬。

我看着那空空的飼料包,又看了看人手一隻妖怪的弟子,當然還有那個因青面鬼逃跑而兩手空空的弟子,心裏對那個「隔壁村仙人」不免更加好奇。

「這人究竟是何方神聖?竟然能準確算到獵人七天捕獲妖怪的數量?」

抓齊了妖怪,那群人扭頭就走,連聲招呼也不打,獵人忙示意我攙着他跟上。

出了木屋,弟子們發現獵人沒有跟來,扭頭看向他:「趕快收拾收拾出發。」

「這······」獵人面露難色。

顯然他現在的身體根本不可能外出。

「這什麼這,仙人吩咐過,你必須跟着一起走,以防路上出什麼意外。」那弟子彷彿沒有看到獵人渾身的傷勢,依舊蠻橫地要他同行。

獵人依舊沒有動,臉色很難看。

「你到底走不走!」那群人見狀,竟然突然惱怒,空手的那人拎起套馬桿便朝獵人擊打,彷彿在趕一隻畜生。

木棍還未碰到獵人,便早已被我迅速接住。

「媽的欺人太甚!」我再也無法忍受。

這群人從進門開始就惹得我心中不快,一切行為更是傲慢無比,現在竟然還蠻不講理地要求獵人同行。

這一棍更是成了引燃炸彈的導火索。

「真當自己是天王老子了!忍你們一時你們還蹬鼻子上臉?給臉不要臉的東西!」

我順勢把獵人扶到小門柱上,抽出掛在腰間的鋼刀,一刀剁斷了那人的套馬桿。

眾人見我這小個子竟然敢反抗,也都罵罵咧咧地丟下肩膀上扛着的妖怪,一齊向我展開圍攻。

眾人都有些身手,顯然或多或少都經過一些訓練,不過水準確實一般。

以我現在的本事,連蝌蚪眼的畫皮鬼都不怵,更何況這一群普通人?

見眾人一窩蜂湧上來,我心裏暗酌要給那個未曾謀面的仙人留個面子,所以僅用刀背迎接,片刻之間便把一群人砍了個落花流水,躺在地上嗷嗷喊疼。

「趕快帶着妖怪滾蛋!」

我又衝過去給剛才那個試圖攻擊獵人的弟子補了一刀背。

「嗷嗷~~~是是是是。」

剛剛還仰著鼻孔傲慢無比的弟子們瞬間換了臉皮,唯唯諾諾,低頭俯首地扛起妖怪,一溜煙跑了個沒影。

「哼,比畫皮鬼變臉還快。」我朝着他們離去的方向啐了一口吐沫,「呸,人不如鬼。」

「孩子,孩子。」獵人輕聲呼喚。

「誒。」我出了惡氣,這才恍然想起獵人還在一邊扶著門柱,於是趕忙把他扶進屋。

獵人連連責怪我不應該如此衝動,那些人怎麼說也是「仙人」的弟子,打了他們難免於仙人臉上無光,對着我一陣語重心長的教育,我只能低着頭連連說是。

我的心性果然還是不夠成熟,心裏想的沒有那麼多,在心底里其實對此很不以為然。

我一貫認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可這種耿直而簡單的思想註定是要吃虧的。

吃過午飯,我躺在屋裏小憩。

門口突然傳來了「咚咚」的敲門聲,攪擾了我的午覺,我有些不悅,壓着火氣下樓開門。

門前站着的還是上午那波人,只是這次個個低眉順眼,後面還有八個人抬着兩頂簡單的竹轎。

「你們來幹什麼?」

「嗯,這個~~~小爺,是仙人派我們來的,有事情要和小爺還有楊大爺商量。」

「哦?」我冷笑着挑了挑眉毛,心想伸手不打笑臉人,便開門把他們讓了進來。

只有五個人進來,另外八個人還在外面站着看轎子,這群人似乎並不打算長待。

「坐吧,我去叫先生。」我學着他們上午那副傲慢地樣子,沖着椅子努努嘴。

「豈敢豈敢。」來人滿臉堆笑,胖圓的腦袋搖的像個撥浪鼓,「我們站着等就是了,嘿嘿,站着等。」

我沒有再理睬,只是小聲嘟囔了一句:「這變化真夠大的。」而後便飛身上樓,輕輕扣了扣獵人的屋門,對獵人講述了下面的情況。

獵人聽完后不假思索地道:「咱們快出發,仙人親自派人來接,一定是出大事了。」

「哦?」我看獵人表情十分嚴肅,也不敢耽擱,立馬攙著獵人下了樓。

站在大廳的五人見我們二人出現,立馬滿臉堆笑迎上來,硬要背着獵人走。

帶上一壺水,鎖好門,給小白狐留好食物和水,叮囑它要乖乖待着。

又拿了一塊鹿皮給獵人的轎子鋪上,我自己也舒舒服服躺到了轎子上。

一路晃晃悠悠不知走了多久,我在椅子上不知不覺地打起了呼嚕。

到了黃昏時分,耳旁嘈雜的聲音把我從睡夢中喚醒,一睜眼,發現自己已經到了一個人聲鼎沸的小村鎮。

鎮子位於兩山之間,一眼望不到盡頭,也算得個小城了,人丁興旺,熱鬧非凡。

轎子穿過大路,路邊的人紛紛向轎子上的我們問好。

我一臉懵逼,支支吾吾回應着。

顯然這群人並不是真正在向我打招呼,畢竟他們連我是誰都不知道,只是見了仙人的轎子所產生的一種自然而然的行為。

又走了很長時間,轎子在一方高宅大院前停下。

院門高約一丈八,朱紅上覆,門釘足有七縱七橫,椒圖獸門環威風凜凜,門上覆青磚綠瓦,脊雕螭吻。

「好大的派頭!」

我在電視上看過不少官宦人家的建築,但也沒見過這麼奢華的房子,心裏多少覺得這仙人的生活有些太過奢華。

「貴客到!」

一人在門外喊,門內立刻有人接着喊:

「貴客到!」

就這麼一重重向內延伸,直到最後已經聽不到聲音,從聲音來判斷,這宅子恐怕大的快沒邊了。

等了約莫一刻有餘,朱門緩緩打開,一人在一眾弟子的簇擁下踱步而出,朗聲道:「未曾遠迎,恕罪恕罪。」

聲音極具磁性,我聽到后不免一愣,細看那人:

身着紫袍,頭戴綸巾,手持疙黎木杖,面如冠玉,目若朗星,端得是漂亮之極。

「這就是那個傳說中的『隔壁村仙人』?」我探著腦袋,皺着眉頭,眯着眼睛,耷拉着下巴,看着那仙人發愣,「我還以為是個白髮蒼蒼的老道士呢,沒想到竟然是個帥小伙!」 究竟前線出了什麼事情?

孫震很想攔住鄧錫候,問個明白,可是老鄧看見他望過來的眼神,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沒有說法,就跟着侍從室的衛士,朝會議室外面走去。

路上的鄧錫候卻開口了,壓低了聲音,用只有兩人能聽見話提醒陳離。

「到了裏面,不要亂開口,尤其不能說你下令把部隊交給周小山指揮。」

剛才劉湘宣佈炮擊大汶口機場成功消息,馮天魁,潘文華跟劉湘的舉動,都落在他的眼裏,別人看不懂,不代表他看不懂。

「這是為什麼?」

「沒工夫給你解釋,記住了嗎?」

「記住了!」

陳離和鄧錫候這才發現,原來會見室就在會議室旁邊,甚至在裏面都能聽見會議室里的人在說話。

讓他們奇怪的是,一戰區司令程潛,彷彿被人遺忘了,論說他的身份,不應該在隔壁會議室晾著。

看見委員長眉飛色舞的神采,一進門就握住鄧錫候的手。

「晉康辛苦了,山西轉戰山東,你們二十二集團軍沒有被動的等軍事命令,抓住戰機,就能狠狠的打擊鬼子,在此國難危亡之際,堪稱黨國中流柱石!」

這評價太高了。

兩人頓時都有點受寵若驚的趕腳。

鄧錫候抬手行禮的時候,看見劉湘意味深長的眼神,他哪裏不知道,就在這時候,蔣某人還在略施小計,也不放棄抬高其他四川軍閥,制約劉湘。

「職部是軍人,保家衛國,是軍人本分,日寇侵略華夏,我輩四川軍人願為黨國盡忠,為民族殉難。」

「川軍自出川抗戰開始,不顧生死榮辱,貢獻卓越,堪稱抗日之表率,等這仗打完,我親自為你們授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