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吃的比我還多!」

「你也沒少吃!」

四個人說著話進了電梯,另一側的沙發上坐著一個人,他手裡拿著報紙,面前的桌上擺著咖啡,耳朵上帶著耳麥,低聲對著衣領處,把看到黑五他們和他們說的話全都用J國語重複了一遍。

之後,他「嗯嗯」了兩聲后,收起報紙,喝了咖啡,站起身往外走去,而他不遠的地方也有一個人,重複著那個人一樣的事情后,也起身離開了。

黑五四人回到總統套房,敲過門走了進去。

「老闆!廖小姐他們要吃的我們買回來了!」黑五幾人把塑料袋放在旁邊的桌子上后說道,然後微微鞠躬,「我們出去了!」 西非,A國的那些軍人駐紮在鑽石礦外面的山口處,幾個專家在帳篷里不停的忙碌著。

「還找不到原因嗎?」被稱為將軍的男人再次走進帳篷里問道。

戴眼鏡年紀大的專家搖搖頭,不停的翻著手裡的資料,最後乾脆把這些資料都放下了,兩手無奈的在空中比劃了一下,「簡直是見鬼了!」

三十多歲的那個人並沒有搭理進來的將軍,繼續盯著電腦看著,忽然,他大叫了一聲。

「教授!快看!」

年紀大的專家趕緊走了過去,半彎著腰看向電腦,屏幕上的數值變換不停,但是上面的一個箭頭始終指著一個方向。

「這是中心!中心!」他忽然大叫起來,站起來轉過身,有些激動的跟那個將軍說道,「將軍,我們終於找到中心點了!找到了!」

「那真是要祝賀你了!」將軍的情緒似乎沒有多大的起伏,「那就準備出發吧!」

說完,將軍走出了帳篷,在外面對著休息的軍人下了命令,外面立刻都動了起來,紛紛把帳篷拆卸掉,所有的東西都裝上了卡車。

「簡直是太棒了!」專家的激動並沒有因為將軍的冷漠受到任何打擊,「看來,那個人沒有說謊!」

他嘴裡說的那個人,不知道是誰,但是他現在得到證實了,就立刻拿出衛星電話跟國內進行彙報。

同時,外面的將軍也接到了一個衛星電話。

「我是威力仕將軍!」將軍說道,然後就是一連串的「嗯」之後,對著不遠處的一個士兵招了下手,「勒夫教授已經找到中心點,我們正準備出發前往……好的,替我謝謝總統閣下!」

掛了電話,威力仕眯著眼看著近在咫尺的群山。

在A國的一個秘密機構里,幾個人正在表情嚴肅的聽著一個人說著什麼。

那個人已經被折磨的不成人形,從他腫脹的無法睜開的眼睛上,還在不停的往外流著血。

「我……說過了……那裡就是一個……一個鑽石,鑽石礦……」那個人努力的說著,但是身體的傷害帶來的虛弱,讓他的聲音非常微弱。

這個連他媽都不一定能認出來的人,豁然正是從非洲逃出生天的乃坤。

他當時被周天和黑鷹他們給嚇壞了,後面又出來了那條巨大的黑曼巴蛇,下意識的讓他躲進了車底。

目睹了卡卡依和雇傭兵們全滅的整個過程,之後陰差陽錯的掛在車底被帶出了鑽石礦。

後來,他躲藏的車被遺棄,他才有機會逃了出來。

他不知道怎麼和上面交代鑽石礦的事情,約翰是他上司派來的,和上司有親戚關係。

不過,現如今,只有他一個人活了下來,他心存僥倖,偷偷的溜回了A國,想要把自己的一家老小送到M國去逃難。

但是,他自己不知道的是,他們去西非的每一個人都被政府監控著。

他回到A國的第一時間就被抓到了這裡,不停的審訊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乃坤實在是想不明白,自己就是幫助公司管理非洲鑽石礦的,他們究竟要問什麼?

他別無選擇,看著玻璃窗外自己的妻兒老小眼巴巴的看著他,他只能一字不漏的全部說了出來。

但是,他並不知道的是,那個鑽石礦所在的區域,政府早就盯上了,而上面也和政府有合作,派約翰過去,就是要進一步探查明白,他們通過衛星勘測到的能量波動究竟是怎麼回事。

誰料到,約翰去了非洲后,還沒有來得及對鑽石礦進行勘測,就死於非命,永遠留在了非洲。

自從約翰失聯超出一定日期后,A國立刻就派出了一個將軍,帶著人,協助幾個專家去了。

他們現在已經百分之百肯定,在那個區域有能源,只是還沒有實地勘測,還不知道能源的中心點在哪裡。

而那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以至於派出去的人全部都消失了,只留下了一個人。

而這個人,他們還不知道是誰,只能根據他大概的行程路線了解到,他曾經到過那個區域,現在正在返回A國途中。

最終,乃坤在機場被抓獲,才有了現在的場面。

「那裡……非常,非常恐怖……」乃坤繼續說著,說道這裡的時候,他腫脹的雙眼終於掙開了一條縫,露出驚恐的目光,「魔鬼……他們都是……都是……魔鬼……」

「那裡到底有什麼?」他前面的一個人厲聲問道,見乃坤沒有動靜,就走上前去,抓住他的衣領拎起來一點,「你快說!什麼魔鬼?」

「很大……很大……」乃坤幾乎說不出話來了,「能吃掉一頭大象!」

忽然,乃坤就像是迴光返照一般,大聲的說出了那句話,之後,頭一歪。

「他死了!」那人晦氣的把乃坤扔掉,連退了好幾步說道,「艹!什麼很大?你們聽明白了嗎?」他又問左右的同伴。

旁邊的人也都十分不解,都認為乃坤說的太誇張了,根本沒往心裡去。

那人擦了擦手,一擺手,旁邊兩個人走了過來,把乃坤拖了出去,另一側的玻璃牆後面,乃坤的妻兒老小早就泣不成聲,拚命的拍打著玻璃哭喊著。

但是很快,那邊的房間門就被打開了,進來很多人,把他們一起拖了出去。

威力仕將軍接到消息后,也只是皺了皺眉頭,看著面前的群山,心裡卻對什麼魔鬼的說法嗤之以鼻。

任何生物,在他們的炮火面前都不值一提!

勒夫教授三人忙亂的把資料收拾好,又把貴重的設備拆卸裝箱,讓士兵裝到車上。

整個車隊開始往山區里開去,他們得到了鑽石礦的具體坐標,和勒夫找到的中心點重合。

太陽快落山的時候,他們終於來到了鑽石礦外面,幾個士兵抓來了一個當地原住民,逼著他帶著人到了鑽石礦礦口。

礦洞外面,早就看不到什麼屍體,也不知道死去的那個該死的M國人,說的到底是真是假。

但是,他們沒有注意到,在他們踩過的地方,有一枚戒指被堅硬的皮靴踩到了土裡,如果熟悉約翰的人肯定能認出來,那枚戒指正是約翰一直戴在手上的藍寶石戒指。

勒夫選擇了礦洞右邊一塊空地作為自己的工作地點,士兵們幫他把帳篷搭好,設備抬進去,就各自忙碌自己的事情去了。

威力仕手掐著腰,看著面前不遠處的礦洞,不知道在想什麼。

旁邊有士兵給他送來一個飯盒,威力仕接過來,也不看是什麼,就挖了一勺子送進嘴裡咀嚼起來,但是眼睛始終沒有離開前面的礦洞。

天色漸漸的暗了下來,沒有人說話,都在各自休息,只有勒夫的帳篷里,不時傳來設備的「滴滴」聲或者「刷刷」的列印聲。

「將軍!」勒夫在帳篷里喊了一聲,威力仕轉身離開了礦洞往那邊走去。

他沒看到,礦洞里有一雙眼睛在暗處緊緊的盯著他,閃過一絲亮光后,消失在了黑暗裡。

勒夫激動的臉都有些漲紅,一把拉住走進來的威力仕,「將軍,就在這裡!就在這裡,你來看!」他把威力仕拉到一個電腦前,指著上面看不懂的圖形,「這裡的能量數值有兩萬!兩萬!」

威力仕抽回自己的胳膊,挑了下眉毛,「幹得好!」

他的反應讓勒夫有些不理解,雙手指向屏幕,「將軍,您不高興嗎?這說明我們找到了超越現有所有能源的一種不明能源,說不定以後我們A國就會成為統治世界的最強大的國家,不不,說不準能統治宇宙!」

威力仕看著勒夫,忽然一笑,「恭喜您!」說完轉身往外就走,在帳篷門口他又停下腳步,轉過身來又說道:「那您將是統治宇宙的第一功臣!」

勒夫有些瞠目結舌的看著遠去的威力仕,他只不過開了一個誇張的玩笑,為什麼他從將軍的話里聽出了嘲諷的味道。

旁邊年輕的專家走過來,「教授,接下來怎麼辦?」

「卡爾,立刻跟國內彙報!」勒夫看著帳篷外和士兵說笑著,還回頭往這邊看一眼的威力仕,「就說,我們已經找到數值超越現有所有能源的不明能源所在點,要求國內立刻派專業隊伍前來開發!」

名叫卡爾的年輕專家也看了眼帳篷外那些軍人,臉上也顯露出一絲不喜,「我這就去!」

A國總統辦公室,總統正在和幾個幕僚討論著世界上發生的災難,和未來要做的準備,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急匆匆的拿著一張紙走了進來。

「總統先生,勒夫教授剛剛發過來的!」她把那張紙放到總統面前的桌子上,然後按了一下手中的遙控器,背後牆上的大屏幕亮了。

總統暫停了討論,低頭仔細看起來,看過之後,他正色的對在座的幕僚說道:「各位,我們終於找到了!」他拿起那張紙,然後看向大屏幕,中年女人開始解說。

屏幕上先是顯示了一個圖表。

「之前,我們就在西非發現不同尋常的能量波動,但是一直沒有探查到具體地點,通過阿爾法公司在當地的關係,我們暗中讓他們進行探查,巧合的是,他們手裡的一個鑽石礦就在這一區域,我們就立即派出威力仕將軍帶著勒夫教授的團隊前往進行勘探!這個就是他們發回來!」

屏幕變換,變成了一個照片,正是鑽石礦的礦洞,女人拿起一個金屬棒指著大屏幕上繼續說道:「進入西非后,勒夫教授一度發現能量波動數值極其不穩定,最後終於在他們的努力下,找到了這個地方,正是阿爾法公司鑽石礦所在地!」

女人說完后,屏幕再次變化,變成了一個不停變化的圖表,「這是勒夫教授在那裡傳回來的數值圖表,可以看出來,數值從最初的一萬變成了兩萬,和之前勘測到的兩萬三極其接近,所以,他發出申請,要求我們立刻派出專業隊伍對那裡進行開發!」

說完這個,女人好像還不夠似的,又進一步說明道:「勒夫教授還強調,未知能源一旦開發成功,利用到我們的軍事上,我們A國極有可能強大到足以統治全世界!」

她的話說完,就一言不發的站在那裡,給總統和他的幕僚消化,只是她並沒有把勒夫教授最後一句話說出來,在她看來,勒夫簡直是在開玩笑。

勒夫說:一旦此處能源被證實可利用,A國將會具有向外太空發出攻擊的能力! J國,京都城四季酒店總統套房內,周天和次島大臣以及井村次正在商量去北部投資的事情。

「對於那邊,我的女人非常喜歡!」周天道,「那邊的雪和溫泉會是世界上所有人都會愛上的最好的東西!但據我所知,那裡並沒有像井村家開發著名景區那樣,建設自己的家鄉!」

周天的意思很明顯,那就是,你們井村家到處賺錢,曜日組遍布全國各地,卻對自己的家鄉沒有半分建設。

諷刺意味很濃,井村次的臉色很難看。

次島見狀,趕緊打圓場,「周天先生,您也知道,井村先生其實早有打算,就現在井村家族的實力來說,完全可以有能力建設家鄉,只是一時間計劃還沒有形成而已!」

這個圓場還不如不打,周天聽了只是微微一笑,話鋒一轉,「我雖然和井村寺先生認識的時間很短,但是相談卻很愉快,可能因為大家都是年輕人吧!」

「是是!」井村次現在真的把井村美子罵個底朝天,要不是她出的餿主意,怎麼可能自己主動送上門來找不自在。

井村美子說:「既然周天說和井村寺已經談好了,那麼就繼續好了!作為我侄子的父親,你也該為家族做出一點貢獻了!」

井村次是井村美子最小的弟弟,當年井村美子去華國的時候,他才出生,對於敢於為家族犧牲的親姐姐,充滿了崇拜。

後來,井村美子回來后,他更是把她視為至高無上的家族榮耀,再看到她把自己兒子當成自己的兒子的時候,心裡更是充滿了驕傲,更是對她言聽計從。

「次島大臣,對於北部的投資我不會改變主意的,但是,我們還是先把京都的事情先辦完之後,我們再一起去那邊考察一下再說!您看怎麼樣?」周天看了井村次一會兒,才跟次島大臣說道,他也算看出來了,這個井村次真的不如他兒子精明,只不過一個小小的會面談話,就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說什麼了。

次島趕緊點頭,「好,周天先生的要求非常合理!我們已經通知下去了,報名的人數也很多,我們正在組織專業人士進行初步篩選!一旦完成,我們就可以定下時間舉辦隆重的藝術節了!」

周天點點頭,次島接著又說道:「這次藝術節,也多虧井村家曜日組的支持,他們也有很多藝術品和藝術家,也都在國內非常有名氣!」

「哦?那可真是太好了!」周天立刻說道,臉上溫和微笑的表情一點都不讓人反感,反而精神為之放鬆下來。

「周天先生,您看,時間定在下個月可以嗎?」次島有些試探著問道,他實在是不能再加快速度了,也不知道周天能在J國停留多久。

周天思考了一會兒說道:「可以!只不過,我原計劃後天就回去!」

次島先是一喜,然後就有些愕然,「您,您要回去?」

「沒錯,我的時間很寶貴,很多事情都需要我去處理,不能在這裡耽擱很久,不過請放心,你們的工作可以繼續進行,下個月時間定好后,我會再來!到時候會把律師都帶來,同時進行投資意向具體商討事宜!這次只不過先過來看看!」

原來是這樣,次島鬆了口氣,只要還回來就好,但是,他又想起,來的時候總統交代的事情,一定想辦法把周天多留幾天。

「只是,周天先生,您看您能不能多停留幾天,很多想和您合作的企業都想和您見見面!」 一夜悍妃:王妃爆笑馴夫記 次島說道。

周天看了眼黑鷹,黑鷹拿出手機翻了幾下,「老闆,後天回去后處理美洲的事情,大概需要四天時間!」

周天點點,回頭跟次島說道:「您看,我實在是沒有時間多留幾天,不過,回去處理完美洲的事情,我倒是可以提前再來!」

次島在心裡計算了一下,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也不算沒完成總統的任務,只要周天還回來就行。

「好的!那就周末的時候,我再恭候您的大駕!那我們就不多打擾了!」次島站了起來,微微和周天鞠個躬后,帶著井村次離開了。

等兩人徹底離開后,黑鷹忍不住吐槽道:「沒想到井村家竟然會有這樣一個人物,存在感太低了!」

周天不置可否的笑笑,「是啊,我也沒想到,井村寺的父親竟然會是這樣一個人!」

說了幾句后,周天跟黑鷹細細的說起去北部的事情,聽得黑鷹熱血沸騰的,要不是因為要迷惑他人,他肯定要跟著去的。

而就在次島和井村次離開沒有多久,J國北部就傳來了一個爆炸性的消息。

井村家族,整個一個村子竟然發生了可怕的中毒事件,只有幾個孩子倖免,年紀大的都在當晚死去,青壯年也都紛紛被送到了醫院進行搶救,但是被救過來的寥寥無幾。

而在相隔村子不遠的那座寺廟裡,井村家幾個在此修行的長老都在睡夢中死去了,死因也是中毒。

而到底是中的什麼毒,醫院一時難以下結論,看化驗結果,應該是一種蛇毒,但是他們J國從來沒有出現過如此大範圍的中毒事件,也沒有發現過,有如此劇毒的毒蛇出現過,簡直讓人摸不著頭腦。

這個消息就像長了翅膀一樣,瞬間傳遍了整個J國,就連國外也都上了新聞。

井村美子第一個就想到了周天,認為是周天下的手。

可是,所有人都持反對意見,他們一直都派人盯著周天,他從來沒有離開過四季酒店,怎麼可能是他?

但是井村美子覺得就是周天乾的!

「不要被仇恨蒙蔽了!」井村千的堂兄說道。

「再去給我查!我就不信他不會偷偷離開!」井村美子很不甘心。

「都已經查了幾遍了,從上次回去他就沒出去過,第二天他的女人出去遊玩,他留在酒店裡,我們的人一直都在盯著,監控視頻也查了好幾遍!」另一個人說道,語氣顯得很不耐煩。

「對了!」井村美子忽然站了起來,眼睛瞪得老大的,「快派人去老家,寺廟的秘密不能泄露!」

在座的人忽然都像被突然點醒一般,頓時慌作一團,紛紛拿出電話打了出去。

原本,老家的事情都是井村千在管理,那裡的秘密只有家主和歷任退休的家主和長老才掌握,不過,為了以防萬一,那裡擁有家族最大的秘密這件事情,還是會跟一些人通個氣。

所以,這個時候,老家忽然出現大範圍中毒事件后,井村美子才後知後覺的想起這件事情來。

又過了一天,消息傳來,會議室里所有人聽了頓時亂做一團。

寺廟裡的人都死了,就連在山邊保護他們的四個忍者的屍體都被他們在後院的井裡發現了。

幸好山裡面的忍者訓練營沒有問題,也沒有發現有人進入的痕迹。

但是,家族的藏寶室,裡面的東西只剩下一點點,其餘的都不見了。

這個消息簡直是晴空霹靂。

「肯定是周天乾的!」井村美子咬牙切齒的說道,「除了他,我實在是想不出來還有誰對那些古董感興趣!」

其他人也都不說話了,井村家藏寶室歷經了一個多世紀,從世界各地掠奪回來的珍寶不計其數,現如今幾乎都讓人搬空了。

再結合整個寺廟的人都死光,全村人都中毒的事情,太巧合了!

要說不是人為的,誰能相信?